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出尔反尔,种魔水魔兽

  “哈哈哈!哈哈哈!老祖我是何等存在,岂是你区区一后辈蝼蚁能捆束的?待我出去之后,非要将你抽筋扒皮,抽魂炼魄点天灯不可!”水魔兽话语里满是狠辣,自己这次差点阴沟里翻了船,安能不恼怒?

  只是就在其要跨过出口的那一刻,心中已经开始预警,但瞧着张百仁癫狂的面孔,水魔兽冷然一笑,二话不说径直冲了出去。

  就算是外界不妥,有埋伏那又能如何?

  及得上这空旷世界的憋屈吗?

  只要叫自己到达大千世界,到时候凭借水之法则的力量,天大凶险自己也不放在眼中。

  难不成这小子还能登临太阳星,外面世界的出口是太阳星不成?

  纵使是这小子实力不凡,也休想靠近太阳星,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已经下意识的被水魔兽给排除了。

  水魔兽化作一颗水蓝色珠子,击穿了世界屏障,冲出张百仁的世界,下一刻感受到那铺天盖地的火之法则,水魔兽勃然变色,一声惊呼便要往后退,退回张百仁的掌中世界。

  可此时张百仁早就已经收了世界,将水魔兽所化的珠子暴漏在太阳星中。

  水火不相容,此时水魔兽的难受,怕是只有他自己知晓。

  天地间到处都是浩浩荡荡至阳法则,自己感受不到水之法则的存在,似乎下一刻自己就要被那浩瀚的太阳法则蒸发。

  “这不可能!这里是太阳星!你怎么能登临太阳星!”水魔兽一声惊呼,眼中满是骇然:“自古以来,唯有天帝才能登临太阳星,你怎么可能!”

  瞧着站在不远处一袭紫袍的张百仁,水魔兽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

  “呵呵!”

  笑声不是张百仁发出的,而是太阳法身发出的。

  此时虚空扭曲,身披帝王法袍的太阳法身缓缓走了出来,一双眼睛扫过水魔兽,露出好奇之色。

  “这是……”瞧着眼前的两具法身,一模一样的面孔,水魔兽心中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似乎眼前的青年有什么大恐怖一般,那金袍青年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却不由自主的吸引了水魔兽的目光,就仿佛那青年本来就应该万众瞩目,成为天地的中心。

  纯阳的气息自天地间飘荡,面对着太阳法身,水魔兽似乎看到了太阳的意志。

  似乎眼前的青年念动间便可以将自己彻底自天地间抹去。

  “这是……这不可能……”水魔兽面色骇然,不断在火焰中挣扎。

  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眼前虚空,落在了水魔兽身上,此时水蓝色的珠子已经开始沾染了淡淡的红色,一层层水雾不断弥漫扩散,自珠子内被太阳神火法则煅烧出来。

  “我也不瞒你,我如今已经吞噬了太阳的七成元魄,取代了太阳的意志,凝聚出一尊无上法身”张百仁手掌一招,水魔兽所化的珠子毫无反抗之力的落在了张百仁手中。

  珠子纯净,婴孩头颅大小,散发着莹莹之光,倒映着无穷火海:“我已经证就了不死之身,日后再不济也是太阳之主,先天神祗!”

  水魔兽在对抗太阳法则的侵袭,根本就无力抗衡张百仁的力道。

  “你若识相,臣服于本座,日后老祖我赐予你一场造化。你若冥顽不灵,不知太阳的意志能不能将你彻底抹去,太阳星中可没有水之法则,你也是太不小心,居然不多在世间留几尊化身,否则也不会落得这般被动境地”张百仁眼中满是戏虐。

  “你好狠毒!所有人都小瞧你了!你若现在出手,横扫天下不过弹指之间,你这般隐忍究竟在谋划什么?”水晶球中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臣服,或者死!”

  没有回答水魔兽的话,张百仁冰冷冷的话语在水魔兽耳边响起。

  瞧着那无穷无尽的火海,自己不断沸腾蒸发的本源,水魔兽眼中满是屈辱之色。

  这里是太阳星,哪怕是太阴星,自己都会叫这小子好看。但偏偏这里是太阳星,已经彻底被太阳星中的至阳法则遮掩,你叫水魔兽怎么办?

  他也很无奈,他也很绝望!他此时纵使是有天大的本事,有不死不灭的威能也发挥不出来啊?

  水魔兽很绝望,他虽是先天生灵,活了不知多少万年,但他还没有活够,他还不想死。

  但凡世间诸般种族,都是不大愿意死的,更不会从容看穿生死。

  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视着眼前的水魔兽,一点点杀机在不断酝酿,可以看得出张百仁绝不是在开玩笑。

  但正是因为这般,水魔兽的眼中才越加的凝重,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双唇上似乎被胶水黏住,有千万斤重,迟迟无法开口。

  “怎么,莫非阁下选择了死亡?我倒挺佩服尔等先天种族的生灵,居然将自由看的这般重要,纵使是死也绝不妥协”张百仁颠了颠手中的水魔兽:“既然如此,本座岂能不成人之美?那阁下便去死吧!”

  说着话,张百仁手掌一紧,便要抓住水魔兽扔入太阳星内部。

  “且慢!”水魔兽猛然一声怒吼,声如惊雷震动了眼前火海,叫张百仁抛掷的动作顿住。

  “谁说老祖我愿意死!你们全家才愿意死呢!”水魔兽骂骂咧咧哭丧着一张脸道:“不就是投降吗?好死不如赖活着,老祖我投降!老祖我投降就是了。”

  水魔兽的眼中满是不甘之色,心中却暗道:“大不了出了太阳星,老祖我找个机会逃离这小子的控制,到时候这小子又能奈我何?”

  “愿降?”张百仁闻言拖住水魔兽,眼中露出好奇之色,手指点了点水魔兽圆滚滚水晶球般的身躯:“既然如此,那你就放开自家精气神守护,待我在你神魂中种下禁制,然后便可还你自由。”

  水魔兽大眼睛一转,滴溜溜的扫过张百仁,心中暗自冷笑:“爷我可是先天魔神,岂是那么容易降服的?你等后天手段也想控制我?”

  水魔兽心中满是不屑,面上不动声色乖乖的放开了自家心神:“快点!快点!这该死的太阳星,老祖我受够了。”

  一点魔种凝聚,与寻常的魔种不同,这一道魔种内带有一丝丝晶莹之光,寄托了世界的神性分散出一丝丝玄妙力量混入魔种内,打入了水魔兽体内。

  先天神灵就像是水,后天生灵的手段就像是石头,石头岂能溶于水中?

  出了太阳星,自家念动间便可借助水之法则的纯净特性,将其手段逼迫出来。

  对于张百仁的魔种,水魔兽也是不以为意,静静的接纳着魔种,但是下一刻却见魔种入水即溶,与其神魂一接触,居然主动融入了水魔兽的神魂内。

  如果说后天生灵的禁制是砂石,那么张百仁的禁制便是墨汁,彻底的与水融为一体。

  张百仁自家就有五尊先天神祗,岂能不懂先天神祗的特性?

  更何况这一道魔种内还是融入了张百仁的一缕诛仙神祗的神魂,在其内模拟出一只迷你版的诛仙大阵。

  张百仁眼中满是笑容,水魔兽似乎察觉到了不妙,回过神来想要拒绝魔种的融入,可惜已经晚了。

  一滴墨汁滴入水中,想要收回来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这是什么手段?”水魔兽勃然变色。

  张百仁笑了笑,把玩着手中的水魔兽,周身虚空扭曲,再出现已经到了涿郡。

  水魔兽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张百仁,感受到天地间那熟悉的水之法则,却没有妄动。

  来自于心中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超乎了自己的控制。

  “不过一些小把戏罢了,我还以为老祖会趁机逃走”张百仁看着水魔兽。

  “你不该将我带回大千世界,不该将我带出太阳星”水魔兽周身散发出一股寒冰,瞬间冰封了张百仁手掌,然后缓缓悬浮而起,眼中满是怒火:“你敢折辱老祖,使用阴谋诡计设计陷害老祖我,简直是罪该万死!你说你想怎么死!”

  自己是先天生灵,水魔兽不相信对方的本事可以限制住自己,后天生灵的术法神通在水魔兽眼中太简陋了。

  “哦?”张百仁看着被冰封的手掌,一双眼睛看向水魔兽:“老祖想要反悔?”

  “你这卑贱的人类,也想奴役老祖我?当年女娲娘娘尚且只能将我镇压,你又算得了什么?”水魔兽扫视着涿郡山头:“我会毁了你的涿郡,杀掉你关心的人,用来宣泄老祖我心头的怒火。”

  “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水魔兽看起来萌萌哒,仿佛是一只水晶球,但话语中杀机却叫涿郡飘落了道道雪花。

  不远处

  看守墓碑的袁守城瞳孔紧缩,失声惊呼:“水魔兽!”

  “大都督,你没事吧?”

  张百仁摆了摆手,示意袁天罡后退,自家一双眼睛看着水魔兽。

  他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水魔兽的寒冰,可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老祖不怕我的禁制?”张百仁双眸淡然的看着水魔兽,不见丝毫惊容。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