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英雄之殇

  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赛巴斯站在了守军的前面,独自一人对战杜兰,为不死之王的到来拖延时间。

  一切都是为了不死之王的任务,他必须让不死之王成为英雄,刷到声望。

  轰,所以赛巴斯稳住阵脚,双脚在地上摩擦借力停止后退的趋势。同时他忍住倒下的冲动,用魔力压制痛楚。

  嘴角挂着血,但眼神坚定。

  街道的青石地面已经碎裂,两旁的房屋也摇摇欲坠,屋顶已经被掀飞。

  只是短暂的交手,就已经造成了不少的破坏。在远处的首都守军看到之后,根本不敢靠前,他们只能祈祷赛巴斯能挡住这个手持火焰长剑的可怕男人。

  “火之高兴饿了。”杜兰看着赛巴斯,缓缓地挽剑花。

  赛巴斯没有说话,他只是继续发动了攻势,魔力包裹全身,他就是今天最凶猛的勇士。

  轰,赛巴斯两道拳头化作牢笼笼罩而来,就要将杜兰浑身骨骼都打断,这就是他的战技——骨碎!

  杜兰手中火之高兴迅速窜出一道橘红火焰化作围墙包裹杜兰。

  “你的战技是不可能打败我的火之高兴的,这道墙壁是高兴之墙,是善良之墙。”杜兰表示对方不管怎么捶打也不会有用的。

  轰轰轰……

  火焰墙壁挡住了拳头和魔力,同时高温辐射也在和敌人的魔力对抗。

  赛巴斯的拳头被火焰的温度反伤,但他依旧义无反顾地出拳。

  “很好,很好,你的气势开始压制我了。”杜兰站在火墙之后,任由对方如何攻击岿然不动。但这样对比,赛巴斯的气势就强大了很多,可惜光是气势强没有什么用。

  轰隆,周围的房子终于全部坍塌了,大量灰尘飞扬,将整个战场笼罩,大家只能大约看到一个轮廓。

  灰尘被搅动,劲气将周围的一切都震开,灰尘聚散之间,就证明赛巴斯的攻击是多么努力。

  但让人绝望的事情是杜兰依旧完好无损,反而是赛巴斯的手臂已经被严重烧伤了,他的西装袖子都被烧完了,现在两条胳膊血肉模糊。

  只是拳头的力道不减,拳劲依旧呼啸。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震惊,特别是守军们都呆呆地看着单独战斗的老绅士,感受到了一股不屈和勇气。

  每一个守军都因为这股不屈而鼓舞着,心中的勇气似乎也被唤醒了。

  “我们不能让英雄独自作战。”突然有人说道。

  所有守卫心头一震,没错,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英雄一个人对战如此强敌,他们必须和英雄一样战斗才行。或许他们没有英雄的实力,但他们也一样可以用行为证明自己,也为向英雄证明英雄的付出是值得的。

  “大家跟我冲!”一声令下,护卫云集。

  长枪利剑朝前,此时形式逆转,节节败退的守卫军竟然发动了反冲锋。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杜兰看着这个不知疲倦的老绅士说道:“你这样的人才留在大坟墓里,和那些将人类当成两脚羊的恶魔为伍,真的是可惜了。看看吧,本来你可以成为人类的偶像和英雄。可是你却注定要辜负这些因你而挺身而出的人,因为你会和不死之王一样做戏,让他们成为大坟墓的牺牲品。”

  听了杜兰的话,老绅士的攻势出现了明显的呆滞。因为他是偏正义的,当然是看不惯某些恶魔的所作所为的,可是正因为他是正义所以他不能背叛不死之王:“我会用我的行为来影响不死之王,不让他伤害这些人。”

  可以说是愚忠,但这种坚定的信念是不会改变的。正因为不死之王身边全是恶魔,赛巴斯才认为自己更加应该留在大坟墓,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不让不死之王彻底堕落。

  “那么你的忠诚源于何处?”杜兰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那就是赛巴斯的忠诚来自何方?对不死之王的忠诚是出于对王实力的臣服,还是对王品格的敬佩,到底不死之王哪里值得他效忠,他忠诚的源头在哪?

  当然是设定了,设定说了他要忠诚。至于具体原因,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赛巴斯又被问住了。

  “上!”此时守军已经冲过来了,杜兰看他们穿着重甲辛辛苦苦跑到了面前,这才让身后的雇佣兵们出动。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撞击声,惨叫声,还有喊杀声不绝于耳。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的,我绝对不会背叛不死之王,我只知道他的大业中有我一席之地这就足够了!”赛巴斯还真是个忠臣啊。

  “还就太可惜了。”杜兰甩动火之高兴,火墙迅速转动起来,火焰在离心力的作用下扩大,瞬间将赛巴斯吞噬。

  钻心的痛楚袭来,就算是赛巴斯也忍不住惨叫。

  “赛巴斯大人!”此时战场的边缘,被赛巴斯拯救的失足少女正好看到这一幕,她实在放心不下才来到战场的,却看到了让她心碎的一幕。

  那个拯救她的老绅士、大英雄竟然被火焰包裹,成为了战场之上最为惨烈悲壮的一幕。

  在火焰之中接受煎熬的赛巴斯听到了,那是少女哭泣的声音,那是眼泪的声音。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竟然被不死之王的敌人打成了这样,自己还说要成就王的大业,难道只是吹牛么?

  不,自己要让杜兰见证,让他的双眼看清自己的决心,自己要让人知道王的霸业无人可挡:“杜兰,这是我最后的战技!”

  咚咚!

  火焰之中传来了心跳的律动,澎湃的魔力涌出,将火焰吹散。

  遍体鳞伤的绅士虽然狼狈,但此时他的气势却是无比强盛:“粉碎吧!”

  攻击来了,那是绝对无法躲避的攻击,赛巴斯赌上自己的一切,精神、魔力、生命,这就是最后的‘骨碎’。

  轰,杜兰周围的一切都被粉碎了,看到这一招的所有战士都是精神振奋,因为他们相信英雄的最后一击一定会胜利。

  当然如果是普通故事的话,确实会以英雄的胜利为结局,可惜杜兰却要演绎一场悲剧。

  所谓悲剧就是将大家都认为美的事情打碎,英雄战胜邪恶就很美丽,所以就要被打碎。杜兰说道:“你确实是个很好的战士,可惜你选错了对手。”杜兰举起了火之高兴:“圣剑。”

  圣剑对骨碎。

  两股无坚不摧的力量相撞,光芒将整个战场包裹,照亮半座城市。

  失足少女被风吹了出去,落在地上,她感觉心中又什么东西消失,她很难受,心酸和悲痛忍不住地溢出,眼泪鼻涕挂满脸蛋。

  老绅士赛巴斯倒下了,英雄倒下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