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准备工作

  “你认识五哥?!”

  听到林铮的话,敖螭顿时便惊喜了起来,见得林铮点头,更是喜不胜收,“太好了!终于有他的消息了,他人呢?”

  “五哥现在在魔界饕餮城那边,估计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那里!”第五家乱糟糟的,小姑不把家里打点好,肯定是不会走的,她不走,五哥哪儿也不会去!

  话音刚落,第五长生便恭敬地说道:“老祖宗,我是长生!”

  “长生?!”

  见得敖螭露出纳闷之色,林铮便笑道:“这是五哥家出色的子弟,本来是要成为族长的,结果不小心被困在云海好些年,家里还以为他遇难了!”

  “原来是五哥家的孩子啊!”敖螭乐呵了起来,自家人,怎么看怎么顺眼,说着目光便落到了文谦身上,“那这也是五哥家的孩子?”

  “这个么……”林铮看了下一脸苦笑的文谦,笑道:“这么说也对!文谦大哥是小姑家二哥的孩子,这是他妹妹小铃,反正都是一家人就对了!”

  林铮介绍完,文谦这就硬着头皮问候道:“您好敖螭叔叔!”小铃也乖巧地叫道:“敖螭叔叔您好!”

  敖螭微微一愣,想到了小姑的身份之后,这就哑然而笑,都这么多年了,这时候再提起两族的恩怨,未免太过小家子气!这就笑着点头道:“你们父亲可还安好?”

  “不太好!”小铃天真地摇起头,“前阵子吃错东西了,拉了好几天呢!”

  小铃的回答让人莞尔,却也让敖螭对她们兄妹多了几分好感,这样活泼可爱的孩子,确实不该再卷入两族无谓的纷争里面了!

  “对了九哥,有件事儿,还得麻烦您一下!”

  闻言,敖螭这就望向林铮,笑道:“都是一家人,谈什么麻烦,有事就说!”

  “是这样的!”林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家有人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按照永琳的诊断,如果能够进行一次人鱼祭,大概能够治好!”

  “原来如此,我还当是什么大事!”敖螭哑然一笑,“人要是在身边的话,回头就和狄李思一块进行吧!”

  “那我就代替她说声谢谢了!”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听到敖螭这么干脆地答应下来,林铮还是相当的高兴,可算是能把耶梦加得那条笨蛇给治好了!

  这时,永琳随口问道:“人鱼祭的具体步骤,能否告知在下呢?”

  永琳话音刚落,林铮便连忙解释道:“永琳发现,血脉爆发,虽然非常危险,不过却也是巨大的机遇,直接用人鱼祭完成血脉蜕变的话,实在有些可惜了,或许咱们可以把人鱼祭给改良一下!”

  敖螭听着便是一阵苦笑,眉宇间更是露出了几许痛苦之色,“我也知道血脉爆发带来的机遇,可是,能熬过去的孩子,太少太少了!人鱼祭虽然有缺点,但至少,孩子们能把性命保全下来了!”

  敖螭实在不愿意回忆起当年的时光,人鱼祭没有完成之前,他的子孙虽然熬得过第一次爆发,可第二次,能迈过去的孩子,实在太少太少了!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至亲在自己面前被烧成灰烬,敖螭的心都滴血,那种时候,敖螭都无比痛恨自己霸道的血脉,如果不是螭吻的血脉排外性太过强烈霸道,他的子孙何必遭受这样的厄运?!

  敖螭身后的子孙一阵黯然,龙族的繁衍能力本来就比较低,每一个子嗣,都极为宝贵!因为早期没有人鱼祭,螭吻一脉,已经痛失了许多人丁!如今敖螭直系只剩下这点人数,便是最惨痛的证明!

  永琳轻轻叹了口气,“在无法确保族群的延续之前,这样的选择虽然无奈,却是最好的办法!”

  “多年来,我也探索过改善人鱼祭的方法,可惜……”敖螭摇起了头,“血脉的秘密太过深奥,不论如何改善,都难以让血脉激发出更多的潜力!”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永琳微笑道,“虽然还不清楚你们的人鱼祭到底是如何进行的,不过,想来绕不过对肉身的强化,可对?”

  敖螭点了点头,“人鱼祭,是以所有人鱼祈福而汇聚的愿力为基础所进行的一个仪式,在仪式进行的过程中,接受洗礼的对象,会受到这股愿力的滋养,从而让肉身与精魂都得到强化!龙族的血脉之力,便蕴含在肉身与精魂之中,两者得到强化之后,自然会轻易地吞噬掉体内博杂的血脉,由此体内的血脉力量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趋于稳定,避免了血脉大爆发的危机,但也就导致血脉的潜力难以再有显著的突破!”

  “和我所设想的差不多,当初为了这个问题,我也是琢磨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有些收获,效果虽然差强人意了,但依然不够完美!”

  敖螭听得精神便是一振,连忙便道:“还请大师指点!”认识永琳都知道,她比较喜欢追求完美,在她口中说出的差强人意,对别人来说,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了!目前的人鱼祭虽然不至于将血脉之力一棒子打死,但对血脉的利用效率,实在太过有限!如果永琳有改良的方案,那么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敖螭也会尽力地争取到,毕竟,这关乎到螭吻一族永久的利益!

  “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么?”永琳没好气地笑道,看到敖螭讪讪的模样,这就轻轻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前阵子,一平得到了一株灵根,利用那株灵根的功效,大概可以在进行人鱼祭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洗礼者的血脉之力,不过详细的改良方案,还需要了解过人鱼祭的具体过程才能实施!”

  永琳话音一落,敖螭一家子顿时便两眼发光,最大限度地激发出血脉之力?!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敖螭他们肯定会不屑一顾,但说出来这番话的可是永琳,那么可信度至少就得有八成!

  没等望过来的敖螭开口,林铮便说道:“客套话就别说了,我那株灵根比较特别,需要的话,甚至可以分出来一部分到人鱼岛这边,至于要怎么利用,这个就得看永琳的了!”

  敖螭满脸笑意地点了点头,既然林铮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自然不会矫情,何况为了螭吻一族的未来,也不允许他矫情!一想到美好的远景,敖螭便有些坐不住了,当下便对永琳说道:“宏影正在准备人鱼祭,大师既然想看的话,那咱们这就过去吧!至于需要如何改良,届时还需要大师多多指点才是!”

  永琳笑而颔首,本来她特意跟过来,就是为了人鱼祭,现在敖螭邀请了,她自然不会拒绝!见得永琳答应,敖螭神色便越发高兴,一声招待不周,向众人表示歉意之后,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带着众人一块前去观看人鱼祭的准备工作。

  进行人鱼祭的地方,位于道宫的中央庭院,一到来,林铮等人的注意力便被庭院天空给吸引了过去,因为那里漂浮着一颗巨大的碧蓝晶体。见众人注视着那晶体,敖螭便介绍道:“这便是我们一族多年积攒下来的愿力!”说着敖螭便一脸笑意地对玄冥道:“说起来,能够完成人鱼祭,巫族还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当年为了解决血脉的问题,我寻遍了诸天万界,最终才在共工部落看到了一点儿希望,这收集愿力的方法,就是部落的大祭司传授给我的!”

  玄冥听罢,脸上便有了温和的笑容,敖螭能在共工部落得到收集愿力的方法,证明敖螭已经得到了共工部落的友谊,巫族是一体的,既然敖螭是共工部落的朋友,自然也会得到其他部落的认可,这让玄冥一下感觉这里亲切了许多。

  愿力结晶的下方,建造着一个水池,此时,霜霜的父亲宏影,正指挥着十几名族人,在水池中忙碌地工作着,看到众人过来,宏影连忙便迎了上前问候一声。

  “准备得怎么样了宏影?”

  闻言,宏影这就神色无奈地说道:“您也看到了,大家都在尽量地加快速度赶工了,材料倒是不缺,就是布置起来实在繁琐,恐怕最快,也得在后天才能完成!”

  敖螭微微点头,人鱼祭的准备工作本就非常麻烦,往常都是提前几天甚至个把月才开始准备的,如今将工作量集中到一块,只是两天时间,已经非常快了!

  带领着众人来到水池旁边,敖螭指着水池道:“人鱼祭的奥秘,便在于孩子们正在布置的这个洗礼法阵,我虽然已经尽量地精简了这个法阵,然而它的布置工作依然相当繁琐!”

  在敖螭说话时,众人的目光已经落到了水池中。水池很大却不深,超过三十米宽的水池中,镌刻着一个复杂的法阵,十几个人蹲在上面,正忙碌地往法阵上填充各种材料。

  见状,狄李思这就说道:“只有我一个人要进行人鱼祭,就算加上大姐头,那也只是两个,用不着这么大一个池塘吧老祖宗!?这样太浪费了!”

  听罢,敖螭这就摇起头道:“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必须如此!法阵的规模,是经过我多次推演之后才最终确定的,这个大小,正好能最大限度地利用天地元气,形成最佳的洗礼空间,人鱼祭对你们非常重要,一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事关你们终身的修行,吝惜不得!”

  永琳绕着水池缓缓行走,一边打量着水池中的法阵,一边留意着已经布置好的材料,片刻后,脸上便不由露出了赞叹之色!为了后代子孙的未来,敖螭的确是呕心沥血了!光是创造这个法阵,便需要耗费大量的心力,而在完成法阵之后,敖螭还在布阵的材料上下了苦功,哪个环节使用什么材料,用多少,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敖螭都没有一点儿含糊,如今布置法阵的十几个人,便在严格地按照敖螭所设计的方案进行布置,虽然还未完成,但永琳已经可以预见到,完整的法阵,会是多么的壮丽!

  当永琳绕了一圈回来,敖螭立刻便谦虚地问道:“大师,您看我这法阵设计的,可有什么不足之处?”

  “很好!很完美!”永琳笑着点了点头,“按照你的设计,完整的法阵,应该是最完美的了,并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非要说的话,也就是布置起来的效率太过低下了!”

  敖螭听着便有些无奈地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东西说小也不小,法阵的用料又需要讲究,除了这些熟悉工作的孩子,还真没几个人干的来!”

  “其实,只要加一点儿小小的设置,就可以让你这个法阵布置得非常轻松了!”

  巽忽然开口,听得敖螭神色有些诧异,因为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说话的是巽!”林铮介绍道,“巽是和我一体的巽风,在阵法的布置上倒是有一些造诣!”

  敖螭双眼一亮,如果有办法提高布置法阵的速度,自然是好事一件,当下连忙道:“愿闻其详!”

  “很简单的哦!”巽信心十足地说道,“法阵的设计图你应该有带在身上吧九哥?”

  “有的!”说着,九哥抬手便抓出来一张兽皮,随着兽皮展开,复杂的法阵设计图,便映入了林铮等人眼中。

  恩!恩!巽观察着设计图一阵沉吟,片刻之后,这就说道:“好了九哥,现在,你让水池里面的大家都上来!”

  这……宏影露出迟疑之色,但敖螭却很是干脆地走上前,大声地对水池中的众人喊道:“孩子们!先上来一下吧!”

  水池中的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之后,到底是从水池里面跳了上来,而就在他们跳上来之后,一阵怪风忽然便朝水池中席卷而去,一下将他们之前的努力全部卷走!顿时十几人便大叫了起来,那可是他们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布置好的啊混蛋!

  敖螭将激动的众人给安抚下来,而后便聚精会神地留意起法阵的变化,很快,敖螭便发现,一股巽风正在侵蚀着水池中的法阵,心下猛地一跳之后,到底是按捺了下来,只是眼神中不免多了几分紧张。毕竟,虽说这法阵不是不可复制的,但是要弄出来一个,还是挺费事儿的,而狄李思现在的状况,已经非常迫切了,等不了太长时间。

  巽的动作非常之快,作为巽风,又是一个阵法大师,她可以轻易而举地进行大范围的阵纹刻画!所谓术业有专攻,专业的阵法大师,和外行人的效率比起来,自然不能相提并论!敖螭一开始还有些紧张,但很快脸上便露出了惊愕之色,太快了!在他的注意下,巽在顷刻之间,便已在原有的法阵上,蚀刻下了大量的阵纹!为了创造人鱼祭的这个法阵,敖螭对阵法也算是有点儿心得的了,然而此时,他竟然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巽所蚀刻下的阵纹!

  没等敖螭反应过来,一道巽风便水池中飞出,在水池的边沿上蚀刻出来一道显眼的痕迹,很快,巽风一卷,地面上便多了一个圆圈,最后,一个奇怪的道纹便浮现在那圆圈里面,这时便听巽得意地说道:“好了!”

  “这就好了?!”林铮都有些莫名其妙,就更别说其他人了。

  但巽却非常坚定地说道:“恩!接下来,九哥只要把脚踩到旁边那个道纹上面,再朝上面灌注神力就可以了!试试吧九哥!”

  敖螭眉头一挑,巽那信心十足的声音,让他心下踏实了不少,当下,这就在众人的注视中,抬脚踩到了水池边上的道纹中。

  随着敖螭的神力注入,他脚下的道纹顿时便绽放出一阵金光,转眼间,金光便从敖螭的脚下,顺着那被蚀刻出来的痕迹,蔓延到了整个水池中,一时间,水池内金光点点,宛若绚烂的星空,漂亮得让人忍不住一声惊叹。

  但就在惊叹声才刚响起之时,之前被巽卷走的那些材料,忽然便朝水池中飞了进去,而后便在一双双惊愕的目光下,准确地落到了法阵的各个环节上。

  没等布置法阵的众人反应过来,巽便大声喊道:“快!把布置法阵需要的材料拿出来!”

  听到巽的声音,回过神来的一行人连忙便取出了用于布置法阵的各种材料,结果材料刚取出来,立刻便被吸引了过去,见状,众人动手的速度就更快了,他们取出来多少,便给水池中的法阵吸走了多少。

  阵阵惊呼不断地在四周响起,敖螭目瞪口呆地盯着不断完善的法阵,而宏影已经绕着水池走了好几个圈,再次回到敖螭身边之后,神色兴奋地说道:“老祖宗,没有问题,所有材料都对,没有一点儿出错!”听罢,敖螭这就笑着点了点头,脚下积蓄灌注着神力。

  不久之后,水池的动静停止了,不管再怎么拿出材料,水池中的法阵也不为所动,这个时候,激动中的一行人,这才连忙走了上前,睁大了眼睛注视起水池中绚烂多彩的复杂法阵。长久以来,他们便是专门负责法阵的布置工作的,对于这个法阵的完整形态,早已了若指掌!再三观察之后,确定没有任何问题的一行人,顿时便欢呼了起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