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朋友,战友

  伸个剪刀手出来,结果比划的是一千一,您怎么这么有才呢?欺负谁不会肢体语言咋的?

  “如果是一天能够重新炼制一千一百件法器盔甲,那速度已经不算慢了,”钟玉堂说道。

  吕树想了想说道:“我要求必须优先炼制我武卫军的装备,因为这空间通道说不准什么时候开启之后,我们便要启程了。而且我们离开只会带走欧阳立尚,那群炼器专家还给你留在这里,我也会让欧阳立尚尽可能多的教他们炼器学识,为天罗地网留下传承,到时候你们慢慢炼制也无妨。”

  这话说的钟玉堂心里一紧,怎么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种无法再回来的感觉呢,尤其是“为天罗地网留下传承”这句。

  “你也没把握吗?”钟玉堂愣愣的说道。

  他跟吕树打交道太久了,第一次北邙遗迹就是他来带队的,结果在北邙遗迹里面他就被吕树给恶心到了,到后来拒接吕树电话被吕树爬了窗户,然后与聂天罗一起配合着逼吕树当天罗。

  这一路走来大家其实也没一起喝过酒,也没有在酒后脸红脖子粗的哥俩好,但不知道为什么钟玉堂看着吕树时心中产生了巨大的不舍感。

  虽然谁也没说过对方是自己的好朋友,但是到现在谁又能否认呢?如果这个时候有人问钟玉堂,你和吕树到底是不是朋友。

  那么钟玉堂一定会非常肯定的回答,是朋友。

  吕树看着钟玉堂咧嘴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你应该为我的敌人感到担心。”

  钟玉堂诚恳到:“你们双方,我都挺担心的……”

  吕树琢磨了半天嘬着牙花子说道:“咋有点听不明白这是好话还是坏话呢?”

  “希望你们能平安回来……”钟玉堂说道:“如果你们还愿意回来的话。”

  “放心,”吕树认真的看着钟玉堂笑道:“能活着,就一定会回来。”

  钟玉堂是天罗地网的大管家,而天罗地网守护着这里,这样他们没办法擅离职守去帮助吕树,很难受。如果他们现在是自由身,可能就跟着吕树走了,但是他们不能。

  “对了,一天炼制一千一百件,需要那些炼器专家工作多久?”钟玉堂忽然问道。

  “我说的就是一天啊……”吕树解释道。

  钟玉堂震惊了:“工作一整天?你是把他们当驴用呢吧?”

  “放心,死不了人,”吕树摆了摆手回家去了。

  这个时候炼器专家们都快疯了,一开始欧阳立尚便非常快速的给他们灌输着炼器技巧,然后以练习的名义让他们开始在头盔上试手,反正就算出岔子了他也能改回来。

  这个时候炼器专家们就发现了,他们哪是来学习的啊,完全就是来当工人的。

  虽说实际练手中能够更快的实践理论,但这特么实践的时间也太长了吧?!就是上个世纪万恶的旧社会里学徒工也不能这么使唤的吧?

  平日里海外的炼器专家都把天罗地网的制式法器工艺给吹上天了,谁能想到现在就是这么一群业界顶尖的大拿,被人这样剥削压榨劳动力?

  好在大家都是修行者,还能抗住。不过慢慢的他们发现这中间穿插的作息时间绝对是为各等级修行者量身定制的。

  等级低的一天穿插着睡3个小时左右,等级稍微高点的睡2个小时左右,大家被折磨的想死,可偏偏身体还没什么事……

  订制这个作息表的人,一定是非常熟悉修行的人因为他得知道每个修行等级的极限才行,这个时候大家就在想,这特么不会是第九天罗亲自订的时间吧。

  以前就听说过第九天罗很贱来着,现在终于领教到了……

  当然,让大家感到欣慰的是,如今他们的炼器总算是“入门”了,起码知道往后的炼器之路该怎么走了。

  大家对于欧阳立尚还是发自内心敬佩的,所谓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便是如此。

  只不过欧阳立尚就像是个小作坊里的老师傅一样,对待学徒工那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发现有人出错了踹一两脚、打上一拳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说实话,欧阳立尚一直都是这么带学徒的,而且他只带“儿徒”,也就是说这小徒弟到他家里面吃他的、喝他的,长大了就跟儿子与父亲一样,所以欧阳立尚带徒弟的时候真的一点情面都不讲。

  谁家爸爸跟儿子还讲情面的?在欧阳立尚看来太客气就带不出好徒弟,严师出高徒就是至理!

  那位年纪最大的老者琢磨着老这样也不是事儿啊,他就跟欧阳立尚商量:“你看我们年纪也不小了,您老是这样又踹又训的……”

  欧阳立尚眼睛一瞪:“学徒工还想要尊严?你年纪不小了?我问你,你今年多大?”

  老者愣了一下:“我今年都快七十了。”

  “才70岁,我都快900岁了,”欧阳立尚不屑道。

  炼器专家:“???”

  炼器专家们面面相觑,这特么上哪说理去?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形容70岁时,前面加个“才”字的……

  后来吕树偶然来到炼器大楼发现了这个现象便及时制止了欧阳立尚,他对欧阳立尚说道:“时代不一样了,不能再用你那老一套带学徒了知道吗,要讲文明树新风!”

  欧阳立尚面对别人都傲气的不行,结果遇到吕树就立刻言听计从,看得炼器专家们都目瞪口呆……

  “大王您老人家放心,我这边肯定注意,讲文明树新风!”欧阳立尚拍起马屁都不用过脑子的,张口就来。

  这个时候炼器专家们都愣住了,快900岁的欧阳立尚管吕树喊您老人家?那吕树多大……?

  不是说第九天罗才十几岁吗,一群炼器专家站在炼器实验室里都凌乱了……

  过了两天,大家发现吕树说的话对欧阳立尚是真管用啊,说讲文明树新风,那就一定会讲文明树新风。

  “咱们就知足吧,”专家团的那位首席老者叹息道:“现在踹咱们之前还能给咱们鞠个躬,已经很不错了……”

  ……

  今天两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