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月薪二十万

  叶轻雪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位男人虽然相貌平凡,但是那双眼睛异常的深邃,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让人琢磨不透。

  “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

  “请问我的职责是什么,是像大厦的保安那样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这月薪二十万我受之有愧。”林炎道。

  叶轻雪轻轻一笑道:“当然不是,我需要你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我。”

  说完可能觉得贴身二字有些不妥,双颊微微泛红道:“想必陈叔叔已经告诉过你我现在的处境。”

  林炎点了点头。

  叶轻雪再次说道:“我的公司在新能源的领域掌握了一些技术,如果应用成功将会引发一场全世界的能源革命。所以有很多国际势力在暗中窥视,目前为止我已经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几次的危险。他们只想要我手中的技术,还不会置我于死地,但以后就不好说了。我需要一位身经百战的人来保护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林炎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即说道:“我有一个要求,在特殊的时刻你必须听我的。”

  叶轻雪沉吟片刻道:“这个我尽量吧。”

  “不是尽量,是必须。假如你做不到的话,我这个保镖做的也没有意义,你应该明白你面对的是哪些人。这才是刚开始,局势只会越来越危险。”

  面对着林炎的强势,也许是这些年的身处高位,无人在她面前敢说不。也许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出于对她安全的保护,尽管这里面有雇佣的成分在里面。

  她还是妥协了,出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好吧,我听你的。”

  林炎嘴角一扬,伸出了手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林炎拿起合同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便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个……林先生。”

  “叫我林炎吧。”

  “好吧,林炎你什么时候上班,我这里好安排一下。”叶轻雪收起合同,开口问道。

  “明天吧,我今晚上还要去看一个人。”

  林炎背起了背包,准备往外走,待走到门口时,叶轻雪叫住了他。

  “林炎,恕我冒昧,有些问题我知道不该问,但我很好奇。我听我陈叔叔说起过你,也听过你的一些事迹。你这些年横扫美欧非三个洲,军功无数,怎么会想到来我这里当一个保镖?当然,如果你不想回答也可以不回答。”

  林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第一我现在退役了,不再是一名军人。第二我需要钱,就这么简单,这个回答还满意么?”

  “对不起,是我冒昧了……”

  林炎转过身,举起右手挥了挥,走了出去。

  等林炎走远后,叶轻雪拿起手机播出了一个电话。

  “喂,陈叔叔是我,轻雪。”

  “哦!轻雪呀,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陈叔叔,他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林炎他的伤好了吗?”

  “看样子好像是没有问题了,我按照你说的办法布置我这栋大厦的保安,您猜猜他用了多久?”叶轻雪道。

  “按他以往的成绩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吧。”

  叶轻雪有些调皮道:“陈叔叔您猜错了哟。”

  “难道他的伤还没有好完全,如果是这样的话,四十分钟也在情理之中。”

  叶轻雪哈哈一笑道:“算了,不要您猜了,告诉你吧,他只用了十分钟。”

  啪!叶轻雪听到了听筒砸在桌上的声音。

  “陈叔叔,您在听吗?”

  过了好一会电话里才传来声音:“这不可能,你是说他才用了十分钟?”

  “对啊,他只用了十分钟,而且我看他身上背的背包还挺沉的,应该有二十公斤吧。”

  “身上还有二十公斤的负重?天……这不科学,应该是你的保安太水了。”

  “陈叔叔您开什么玩笑,我这里招聘的保安全是退伍军人呀,而且还有本地军区派来保护我的人。”

  “难道这小子以前还隐藏了实力?”

  说完那边便挂了电话,明显有些不相信叶轻雪的话。

  叶轻雪冲了一杯咖啡,端起来走到玻璃窗前看着楼下的林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久经沙场的人都有着敏锐的第六感,他感觉到有人正注视着他,回头几乎一瞬间就锁定了目标。

  原来是叶轻雪,三十八层的层高,作为曾经最优秀的狙击手,林炎站在大厦脚下毫不费力的看到了叶轻雪ol裙下雪白的玉腿。

  而叶轻雪却没有这么好的目力,她只能大概的看见林炎正提示着她什么。

  聪明的她一下就明白了林炎的意思,气的跺跺脚走了。

  林炎嘿嘿的笑了两声,伸手拦下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到砂尾村。”

  半个小时后林炎下了出租车,望着眼前的环境,皱起了眉头。

  砂尾村对于鹏城市来说就是贫民窟,环境自然比不上鹏城市的其他地方,这里来往着各个地方的三教九流。

  林炎是来看望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家属的。

  战友已经牺牲在了欧洲的那场任务中,林炎受伤后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誓绝对要让战友的家属过上好日子。

  不然以他的性格不会委身于去当一名保镖。

  每一位兄弟的住处他都清楚的记得,甚至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当初发誓如果谁不幸牺牲了,那么就由活着的兄弟照顾家人。

  “咚咚咚!”林炎敲响了门。

  门开了,一位年纪大约在五十岁左右的妇人疑惑的看着林炎。

  “你是……”

  “阿姨您好!我是张雷的战友,我叫林炎。这次是来看望二老的。”林炎开口道。

  “哦,原来是雷雷的战友,快请进!”阿姨拉着林炎的手将他请进了屋里。

  林炎四下打量着屋里的情况,陈旧的家具说明二老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富裕。

  阿姨给林炎泡了一杯清茶,拉着林炎的手坐在沙发上道:“你说你这孩子,要来的话提前打个电话就好了,家里现在也没什么吃的,委屈你了。”

  林炎慌忙道:“阿姨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怎么不见叔叔,他老人家去哪了?”

  “你叔叔刚好去买菜了,这个点应该快回来了。”

  话音刚落,张叔叔就开门进来了,林炎见张叔叔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全白。想来也是经历了丧子之痛才会这样的。

  阿姨拉起了林炎的手站起来说道:“老头子,你看谁来了。”

  张叔叔只看了一眼便开口说道:“你是林炎吧?”

  林炎有些吃惊道:“张叔叔怎么认识我?”

  “雷雷的每一张照片我都记着,你出现的次数最多,你说认不认得你,快坐下来,咱爷俩坐着说。”张叔叔拍了拍林炎的肩膀,招呼他坐下。

  林炎坐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递给二老:“叔叔阿姨,这次来没给二老带什么礼物,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叔叔阿姨不要推辞,密码是张雷的生日。”

  二老一看,慌忙道:“这可不行,雷雷牺牲后,国家给的抚恤金足够我们晚年生活了,你们也不容易,快收回去。”

  “哎!”林炎轻叹一声,随即说道:“我和张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早已亲如兄弟,他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给自己的父母一点零花钱,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叔叔阿姨你们要是不收下,我会觉得人活一世没什么意义。”

  林炎说的是实话,他受伤后醒来身边的战友兄弟全部牺牲,支撑他生活的信念就是照顾好战友的父母。

  二老听见林炎这样说以后,才接过那张银行卡,小心的收了起来。

  “林炎,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我家雷雷是怎么牺牲的,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这一年一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问题,今天还请你告诉我们。”

  这个问题何尝不是一直困扰着林炎,这是他心里最撕心裂肺的痛。

  他起伏着胸膛,赤红着双目,开始回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