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再战江湖

  熟悉林炎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没有失去理智大开杀戒,只因为张静还在这里,而叔叔阿姨还在等着张静回家吃饭,他现在只想先送她回家。

  眼前的这些人,林炎心里已经想好了,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

  自从兄弟们牺牲后,林炎就决不允许他们的家人受到任何的欺负。

  “啪啪啪……”吴天拍着手掌说道:“好功夫,听说你以前是军人?”

  “像你这种垃圾不配提这两个字。”林炎扬起嘴角,一丝冷笑挂在嘴边。

  吴天笑了笑说道:“你应该不认识我,或者说你不了解这个城市的夜晚谁说了算。不然你绝对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接着把头转向旁边的俱乐部老板:“你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

  “整个鹏城市有谁不认识咱们吴少,他让这位美女陪他喝酒,是这位美女的福分。”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你嘛,今晚就别想走出这条街了,你选个死法吧,是让兄弟们把你剁了喂狗还是你自己了断。”

  俱乐部老板话一说完,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人,把包间围的水泄不通,门外估摸着还有几十个人围在门口。

  他们个个手里都拿着片刀,用刀背敲击这围栏。

  “铛铛铛……”俱乐部内的音乐声都被这声势掩盖了下去。

  “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哎!我本来只想接个人回家,你们非要把问题搞的这么复杂,这可如何是好。”

  林炎扶起了沙发上昏睡不醒的张静,刹那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一人手中的片刀,顺势架在了吴天的脖子上。

  这一刻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吴天更是惊骇,他本来也有些身手,可怎么也没想到林炎的的速度居然那么快。

  林炎一只手扶住张静,另一只手握住刀柄,缓缓的开口说道:“现在听我说,所有人离我三米远。”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炎见他们没有照做,将架在吴天脖子上的刀柄紧了紧,随即说道:“你如果不想脖子里的血溅出几米远,就马上让他们按照我说的做。”

  “你要知道我如果出了事,整个鹏城市的地下世界都会沸腾,你和这个女人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林炎呵呵笑道:“你们地下世界的事关我屁事,顺便说一句,老子杀人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现在我数到三,要是你的人还不让开,就顺便让他们给你收尸吧!”

  “一!”

  “二!”

  ……

  “等等……,玛德,让他们走!”

  吴天的脖子上已经被刀划出了一条淡淡的口子,鲜血正一点一点的往外面渗。

  “对嘛,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况且我只是想先把她送回家,等下还会过来的。”林炎慢慢的往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还要麻烦你送我们一程。”

  吴天被林炎挟持着,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跟随着林炎的脚步。

  到了俱乐部门口,林炎对吴天说:“你的车呢?把车钥匙给我。”

  吴天被逼无奈只能把车钥匙递给林炎,林炎拿着遥控器一按,路边的一辆法拉利812superfast的车灯闪了两下。

  “车不错,现在你把车门打开,然后轻轻的把这位女孩放到副驾驶位。”

  吴天只能照做,也许是因为心里的极度不爽,他开口道:“这么好的车,给你你会开吗?”

  “我要是说老子连直升机都开过,你肯定不信吧!”

  等到吴天将一切都做好以后,林炎一脚将吴天踹了出去,这一脚踹的不轻,直接将吴天从路边踹到了酒门口。

  上车,打火,一脚油门,车子像野兽般的窜了出去,从俱乐部里冲出来的人在后面穷追不舍,可是人怎么可能跑的赢法拉利。

  将张静送回到家之后,顺便向二老解释了事情的前因经过,林炎要回去善后,可二老拉住他的手死活不让他走。

  林炎再三向二老保证了不会出事,并且向他们说了如果不做好善后工作,张静以后会有麻烦,二老才让林炎走了。

  走之前,林炎让二老不要再让张静去那种地方上班了,并且告诉二老,如果缺钱的话,他来想办法,让张静好好的完成学业。

  林炎再次的回到了皇朝俱乐部,眼尖的小弟立马进去汇报了。

  包间内,吴天原本有些平复的伤势,再次被激起的怒火搞得复发起来。

  “咳咳咳……”

  在咳出了几口鲜血之后,吴天狰狞着狂叫道:“把他给我剁碎了喂狗!”

  身边的一些人开始拿起了手机叫人,一个个电话拨了出去。

  林炎站在俱乐部门口,看着往这边冲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足足有好几百人。

  他转身进了俱乐部里面,尽管像他这样的身手,也不敢在空旷的地方面对几百号人的攻击,那样无异于找死,只有把空间压缩在一定的范围内,他的优势才能发挥的出来。

  他来到舞池的中央故意大喊道:“那个叫吴少的滚出来,老子回来砸场子来了。”说完手一抛,那串法拉利的车钥匙被他扔进了包间。

  俱乐部里开始混乱起来,这样的局势对林炎有利,林炎随手扯过一条装饰用的铁链,将它牢牢的缠在手上。

  包间内的吴天干脆拿起麦克风喊到:“给我打,不论死活!”

  音乐声、喊杀声和金属碰撞声交织在一起,林炎手缠铁链如入无人之境,从舞池慢慢的打到楼梯口,再从楼梯口打到二楼,在他身下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终于,他再次的站在了吴天的面前,吴天本来已经被林炎一脚伤的不轻,现在的他没有多少行动能力。

  林炎抓着吴天的衣襟,将他举了起来,开口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我告诉你我之所以会回来,是因为我想告诉你,你做错了一件事,一件不值得原谅的事。”

  “本来你可以好好的当你的吴大少,我们也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但你偏偏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别人了。”

  “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负责,比如说你嘴巴犯贱,那就抽你的嘴巴。你今天可能是体内的淫虫在作祟,那我只好废了你的命根子,希望它以后能够老实一点。”

  吴天瞪着双眼看着林炎,他哼了一声道:“你如果敢那样做,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让你和你身边的人生不如死。”

  林炎哈哈一笑道:“咱俩好歹刚刚也算经历了一些事情,我还以为你会多少了解了我一些,看样子你的印象还不够深刻。”

  吴天被重重的摔倒到了地上,林炎抬起一只脚就要朝着吴天的裆部踩去。

  “住手!”

  门外一人风一般的冲了进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来人二话不说,抬手一拳向着林炎袭来。

  那一拳异常刚猛,高速袭来的拳头与空气产生摩擦,发出“咻”的一声。

  林炎不想这么快暴露自己的实力,假装不敢硬接,闪身避开了去。

  那人则全速把吴天从林炎脚下拉开,淡淡的开口说道:“年轻人好手段,下手如此狠辣,动不动就要废人子孙根。”

  “我以为江湖上的人都会讲一个理字,没想到阁下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数落我的不是,你怎么不问问他都干了些什么。”林炎看着这位高手。

  那人年纪大约在半百左右,微微有些驼背,蓄着山羊胡,太阳穴鼓起,眼神泛着精光。一看之下,林炎就知道这人是个内家高手,已经修成真气。

  如果按照华夏武学境界来区分的话,这人应该是先天境界。

  但是林炎未必会怕他,他也有秘密,只是他不想将自己的秘密暴露。今晚打也打了,砸也砸了,心里的那口气也出的差不多了。

  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毕竟从明天开始,他的身份是叶轻雪的私人保镖,说白了他不想给叶轻雪惹麻烦,毕竟那月薪二十万不是白给的。

  那人左右看了看,他这边的人全被林炎收拾的躺在地上,一个二个爬不起来。再结合吴天一贯的行事作风,心里也明白的七七八八。

  只是凭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此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林炎能轻易的避开他的全力一击,说明林炎也绝非易于之辈。

  “我叫雷军,是吴天爸爸的管家,今天的事我会查清楚的,现在我要带着吴少去治伤,以后少不得要向你讨教讨教。”雷军说完便带着吴天出了包间的门。

  “随时恭候!”林炎朗声道。

  路上吴天不甘的吼道:“为什么刚刚不杀了他,你知道你如果再来晚一步,我就废了。”

  “我杀不了他,此人藏的很深,我看不透。若是与他交手的过程中他再对你下杀手,我怎么跟你爸爸交代。放心吧,你会有机会报仇的。”

  “我不管,我就要他死!”

  “会有机会的。”

  林炎看着他们走出俱乐部,背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

  随后他也出来俱乐部的门,做出租车回了事先定好的酒店。

  林炎站在浴室里,任由花洒里的热水冲洗着伤口。

  令人惊讶的是,林炎背上的刀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愈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