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一吼湮鬼鹤

  砰砰砰……

  吼吼吼……

  武殿群上空,血色殿宇不断撞击黑鹤之影,鬼鹤王愤怒的吼叫响彻云霄。

  这情景,落在外界人群眼中,无数人呆呆看着半空,皆是身躯僵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武灵吗?怎么看像是一座武殿啊?”

  “这哪里是武灵,根本就是一座武殿!”

  “可是,武殿是怎么飞起来的?你们有听说过吗……”

  无数人互相询问,都觉得是不是眼花了,因为情绪太过激愤,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从未有谁听过,武殿群的武殿还能移动,并且是飞上夜空,像一块巨大的板砖,狠狠砸在鬼鹤王的背上。

  这样的事情,刚才很多人或许这样幻想过,但是,终究只是幻想而已。

  观武台上,各大势力的首脑们已是瞪大眼珠,一个个懵了,他们对于武殿群的种种事迹,也是有着相当的了解,却从未听闻这样的事情。

  “怎么回事?一座武殿自主攻击鬼鹤王之影?”

  “难道是武殿群的最强防御手段?不对啊!从未听先辈们说起过。”

  “这座武殿猩红如血,里面封存的是什么样的绝学?会是如此奇异?”

  一群大高手们亦是怔然,对于这样诡异而震撼的情景,皆是一无所知。

  不过,在场数位西翎军团的大将,则是盯着半空的血色殿堂,露出惊异不定之色。

  “大帅,这气息似乎有些熟悉……”一位须发尽白的老将开口,声音有些发颤。

  “是的,这个气息,难道是……”另一个老将军嘴唇颤抖,眼眶竟是有些湿润。

  观武台边缘,羿武狂、米风狂并肩而立,两人抬头仰望,注视这座血色殿堂,皆是神情变幻,浮现一股激动之色。

  轰隆……

  正在这时,夜空中的绝武光碑颤动起来,这座光碑之前已是被灰气侵袭,几乎完全被覆盖。

  突然之间,碑体的下部,灰气受到某种力量的冲击,呈现一道道裂纹,一缕缕血光透射出来。

  继而——,砰得一声,灰气如同瓦砾尘埃,崩散无踪。

  光碑底部,缕缕血光滋生,迅速凝结,化为一片血云,灿烂璀璨,却是散发无比悲怆壮烈之气息。

  轰隆——

  一声巨响,在无数人震撼的注视下,一片血云从光碑底部,一飞冲天,如同冲破黑暗的曙光,将绝武光碑上的灰雾鬼霾,摧枯拉朽一般摧毁。

  而后,这片血云不断蹿升,仅是一闪,就已冲至光碑最顶部,将此次武殿试炼,所有的绝世武学,纷纷压了下去。

  见此情景,无数人倒吸一口凉气,难道说,此次武殿试炼中,出现了一门绝世武学,比【六极幻月斩】更强?

  这可能吗?似乎武殿群封存的武学中,从未听闻有天级武学的存在。

  即便是【六极幻月斩】,也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天技,需要与【涅凤吞月刀】相辅相成,才能发挥天技的无上威力。

  这个时候,无数人发现,绝武光碑的变化并未停止,在碑体的顶部,那片血云不断翻腾,熠熠生辉。

  继而砰得一声,以碑顶为源头,蔓延出一道道血光,笼罩向整座碑体,形成一个血色光罩,将绝武光碑笼罩其中,轰散四周的灰雾鬼霾,使之鬼邪之气难以靠近。

  “这是怎么回事?这片血云,难道是镇国天技吗?”

  “名字呢?这门武学的名字呢?为什么看不到,难道真是天技吗?”

  这一刻,地上的无数人沸腾了,人群嘶声狂吼,充满了期盼。他们想到一个可能,若是真有一门天技出世,那鬼鹤王之影被压制,也就说得通了。

  真正的镇国天技之武灵,说不定就能压制气焰滔天的鬼鹤王……

  “不……,武殿群中,不会有天技封存。”

  观武台上,三大天武之一的一位老者,缓缓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

  各大势力首脑则是震撼而迷惑,既是武殿群中,不可能存在天技之武灵,那鬼鹤王之虚影,又是如何被压制的呢?

  这座血色武殿,又是如何出现,并能自主攻击呢?

  “除非……”另一位天武强者神情微动,看向羿武狂、米风狂,已是察觉到两人的异常。

  砰咚……

  正在此时,半空中,巨大的黑鹤之影忽然砰得消散,漫天的黑羽消失,化为一股股浓烈的灰气,朝着一处汇聚。

  一瞬间,一具黑鹤的身影出现,高约三丈,双翼如刀,黑色羽毛宛如蛟鳞,散发着诡异的光泽。

  一股冰冷、孤傲,而邪恶的气息,如同轰然爆发的火山,轰轰得喷发出来,比之刚才的鬼鹤王之巨影,更加的恐怖。

  这是……,以【鬼王降临图】中的一丝鬼鹤王神魂,凝聚的一道鬼鹤王分身吗?

  这一霎,一些大高手脸色骤变,清楚鬼鹤王彻底暴怒,欲不惜一切动手了。

  因为在遥远的鬼族地界,以绝强力量操控,在人族地界凝聚这种分身,不仅要耗费极大的力量,同时,还要损耗掉【鬼王降临图】中的一丝神魂。

  越是传说境界以上的绝世强者,对于自身神魂的重要,越发的重视爱惜。因为损耗一丝神魂,等若是损耗自身的一丝本源,想要恢复起来极是困难。

  现在,一具鬼鹤王的分身出现,代表这位鬼族王者真的暴怒了,决定不惜一切灭杀对手。

  轰隆……

  半空中,鬼鹤王扇动双翼,一股股灰风席卷,包裹着它的身躯,在其身周形成九根黑羽,宛如黑色凤羽,诡异而瑰丽。

  “自主攻击的武殿?很好,不管这是武殿群的何种手段,都成功的激怒了本座!”

  “既是如此,本座就损耗一丝神魂之力,将你们西翎战城的武殿群彻底摧毁。”

  “顺便,再吸收千万人族之魂魄,作为本座牺牲一丝神魂的补偿!”

  一声鹤鸣,鬼鹤王双翅一振,身影已经消失,宛如瞬间移动,已是冲至血色武殿的大门,长长的鹤嘴闪烁黑光,可以想象这根鹤嘴之锋利,不逊色任何一柄神兵利器。

  并且,这根鹤嘴不仅锋利无比,对于魂魄之体的杀伤力更是惊人。

  砰!

  就在这时,血煞殿宇的大门,忽然是洞开,一个身影伫立,远望过去,看不清面容,只是看到一条血色披风,随风狂舞,猎猎作响。

  “嗯?这是……,不是武灵……”

  鬼鹤王俯冲而来,冰冷双眸一闪,已是认了出来,那身影不是一位武灵,却是散发着令它忌惮的气息。

  突然,只见大门处,那具身躯昂头,胸膛高高鼓起,犹如膨胀的气球,一股股血煞之气暴动,发出疯狂的爆鸣。

  下一刻,那具身躯猛地吼叫出来,却是无声无息,却是无边无尽的血煞之潮喷薄而起,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

  眨眼之间,就见夜空之上,一道万丈血涛冲天而起,如同垂天之滔,一下子将鬼鹤王湮没,仿佛是怒海湮飞鹤,就见一头大鹤的身影在里面扑腾了几下,随之就被吞没了。

  紧跟着,那道万丈血涛再变,迅速凝聚成一个血球,将鬼鹤王分身困在其中。

  而后,血球爆碎开来,化为无数道血羽,朝着鬼鹤王身上疯狂射去。

  嗖嗖嗖……

  鬼鹤王以双翼,将整个身躯包裹其中,但是,如无比坚固的双翼,却是抵御不住血羽的侵袭,被割裂出无数道口子,流出一缕缕灰气般的物质。

  吼……

  鬼鹤王怒吼,猛地振动双翼,爆出万丈灰光,将无数血羽震散。

  “你……,是谁!?”鬼鹤王分身暴怒,这般询问,它心中的愤怒,已是达到了一个极致。

  它乃是鬼族一代王者,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样的遭遇,被人一吼之下,弄得遍体鳞伤,狼狈不堪,并且,还是在无数卑微人族的注视下。

  即便这仅是它的一具神魂分身,也是奇耻大辱!

  血煞殿宇门口,那个身影动了,踏足而出,在虚空迈步,站至鬼鹤王分身面前。

  赤发红眉,周身披着血甲,猩红披风迎风狂舞,一片肃杀……

  无数人这才看清,这是一个少年,眉清目秀,却是散发无穷威势。

  “人族秦墨,替‘血煞’前辈建此武殿,承其遗志,今夜在此斩你!”

  清朗的声音,在夜空缓缓传开,并不响亮,却如一道巨雷,在无数人耳边炸开,震耳欲聋。

  一时间,无数人只觉耳朵一阵轰鸣,头皮跳动不停,仿佛脑袋要炸开一样,一片空白。

  家中有事,这两天更新不会太稳定,欠章8号后补上。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