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十章 鬼河漩涡

  “糟糕!本狐大人上当了!”

  “小老儿不该冒犯,求放过!”

  银澄、胡三爷连声叫嚷,吓得魂飞魄散,这样的情形太凶险了,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若是神魂被吸走,他们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此前,在鬼树入口处遇到的鬼河意志,显然就是想将他们吸噬入这里,现在他们竟是自投罗网。

  此时,秦墨出剑,【狂月地阙剑】发光,斩出一道剑华,浩瀚如海的剑势卷起,没有袭向那处漩涡,而是朝着银澄、胡三爷两个家伙而去。

  这座庞大宫殿震动起来,垂落一股股如鬼蛟般的力柱,封锁秦墨的剑势,阻止其解救同伴。

  轰隆……

  下一刻,银澄、胡三爷,秦墨都是喷血,连连后退,终是摆脱了那恐怖的吸力,退至宫殿的另一侧。

  然而,宫殿深处,鬼河漩涡并未停止,狂暴吸力席卷,朝着一行强者涌去,要将他们拖入可怕的深渊漩涡中。

  “呜呜呜……”

  小家伙则是跳起来,一下子悬浮于空,发出愤怒的低吼,瞬间龙啸之声传出,虽是并不响亮,却是有一**龙威扩散开来,抵挡住这股可怕吸力。

  轰……

  一声闷响,鬼河漩涡退缩,不敢与小家伙的龙威碰触,如同是兔子遇到苍鹰一样,一下子缩了回去。

  宫殿中,一道道鬼气回缩,恢复了平静,似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小家伙真厉害!鬼河漩涡对他的龙威不敢冒犯分毫。”

  秦墨等惊愕莫名,本以为陷入了绝境,却是没有想到,这小家伙一站出来,就化解了危局,这种天赋神通太强大了,在神魂层面近乎无敌。

  “小家伙,干得漂亮!”秦墨捧着小家伙,赞许道。

  “呀呀呀……”小东西手舞足蹈,对于这样的夸奖很受用。

  青年神魂也是惊叹,同时,他也有种怀疑,为何小家伙的龙族天赋神通,是神魂方面的天赋。难道说,远古龙族在消逝前,就预测到幕后黑手,很可能是与鬼族相似的存在。

  此时,宫殿的断裂处开始变化,无尽鬼气凝聚,形成一面壁障,阻隔了一行同伴的前进,将之与鬼河漩涡分隔开来。

  “强大的神魂啊……,为何不加入我们,不仅能获得永生,还能成为七界的主宰……”

  那个幽远的声音再次响起,从鬼河漩涡中传出,回荡在众强者耳边,充斥着莫名的蛊惑。

  这时候,秦墨才是看清楚,在鬼河漩涡中,有着无数的尸骸,鬼族大统领的尸首也在其中,随着漩涡不断旋转,竟是在渐渐融化,似是在转化成某种其他的存在。

  这样的情景,使得秦墨等毛骨悚然,传闻果然是真的,不仅是闯入鬼族领地的强者神魂被变成其他的怪物,就是鬼族自身也会遭到这样的下场。

  “她不在这里……”源刀尊则是如释重负,他一直凝视着鬼河漩涡,寻找昔日爱侣的身影,并没有找到,莫名的有种轻松的感觉。

  事实上,谁也不清楚,这些尸骸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这里的一切都如同虚幻一样,又是如此真实。

  “那漩涡中心有东西!”胡三爷这般提醒。

  鬼河漩涡中心,有着浓烈的鬼气盘旋,忽然亮起一双眼睛,迸射出无尽的幽光,朝着秦墨等人笼罩而来。

  “糟糕!”

  秦墨大吃一惊,知晓鬼河意志并未放弃,依然要将他们拖入漩涡中,现在施展起杀手锏了。

  一阵巨响,整个宫殿中充斥着暴风骤雨般的压力,一行同伴如同是怒海中的小舟,随时可能有船毁的下场。

  这是纯粹神魂层面的攻势,其力量庞大到了极点,即使是小家伙的神魂龙焰,也只能自保,无法帮其他同伴抵挡,这是量上的差距,毕竟,这小家伙太年幼了,距离真正的成长还差得太远。

  一刹那,秦墨一行都被湮没了,那恐怖的神魂攻势席卷了他们,其中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吸噬力,要将他们的神魂从肉身中抽离。

  此刻,一行同伴才真正体会到,昔日鬼都的可怕,已经残破至此,鬼河意志应该不足昔日万分之一的威能,竟还有这样碾压般的力量。

  秦墨悚然,知晓己方托大了,认为鬼都彻底残破了,几近消逝,并没有什么威胁。然而,事实是如此残酷,这样残破的鬼都,残留的鬼河意志竟是如此强大,在神魂攻势方面恐怖的令人难以想象。

  现在,形势太危急了,若是不能想出对策,己方这一行都可能交代在这里。

  “小子,静心。感悟神魂中的力量,与鬼河意志对抗。”青年神魂的传音响起,同时,传出一缕神魂之力。

  顿时,秦墨只觉一阵沁凉传来,脑海清醒过来,神魂也迅速停止躁动,发觉同伴们都陷入昏朦状态,神魂即将被抽离。

  “感悟神魂中的力量,是感悟青金神焰的存在吗?”

  秦墨彻底平静下来,从焦急的心绪中剥离,施展【锻神八法】,寻找神魂中存在的力量。

  之前,他也曾这般尝试过,却是毫无所获,那缕青金神焰似是不存在一样,唯有在最危难的时刻,才会显现出来。

  现在的情况,对于秦墨来说,并不算最危难的时刻,鬼河意志固然恐怖,想要将他的神魂抽离,还有一定的难度,但是,一行同伴的处境却是岌岌可危。

  然而,随着【锻神八法】的运转,神魂越发清澈,却是没有青金神焰的踪迹。

  “我的神魂之中,真的存在这种力量吗?”秦墨这般自问,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怀疑。

  事实上,他只在模糊中,感受到过这种力量的存在,如同是在梦中一样,一直让他怀疑是否是梦境中的虚幻。

  连续的尝试,神魂中依然很平静,没有任何奇异之事发生,秦墨沉思,并不急躁,他清楚是缺乏触发的契机,必定是在某种危急的情况下,青金神焰才能自显。

  此时,银澄等同伴的处境已是非常危险,源刀尊、刀谷太上大长老的神魂已是离体,被一只只鬼手束缚,正被拖向鬼河漩涡中。在一行同伴中,他们两人的神魂之力最弱,已是率先支撑不住。

  银澄等的情况也很糟糕,肉身不断颤抖,也是快要支撑不住。

  “拼了。”

  一瞬间,秦墨有了决断,将【锻神八法】运转到极致,疯狂提升神魂之力,使之神魂率先离体而出,朝着前方直撞而去。

  这是孤注一掷,使自身神魂陷入绝境,来触动青金神焰触发的契机。

  与此同时。

  鬼河漩涡中,那个幽远声音响起得意的笑声,充斥着讥讽,似是在嘲弄生灵的弱点,为了同伴会牺牲自身,这是愚蠢的行为。

  砰!

  沉闷的声音传开,秦墨的神魂与无边鬼气撞在一起,如同一块神铁撞在坚不可摧的岩石上,震得秦墨神魂颤抖,仿佛神魂下一刻就要炸裂开来。

  一阵惊悸的危险,从秦墨心中涌现,这是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即便是在万年古墓中,也未曾有这样的感觉,因为那时他的神魂并未受到破坏。

  下一刻,异变突生,在他神魂深处,一道光焰亮起,青金之光浮现,那缕青金神焰顿时浮现,从其神魂中显化出来。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