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祖阵之眼

  “需要你们俩出手,那里的禁制很玄奥,非当世阵道大宗师不能破除。”圆盘之灵道。

  当即,一行同伴没有停留,跟随着圆盘之灵凝成的那道身影,潜入这处仿池中。

  池水中,光雾越发弥漫,形成一股可怕的压力,阻止秦墨一行的下潜。

  “这处仿池真的快要干涸了么?为何比上次的压力,还要大上许多。”秦墨有些吃惊,感到不解。

  不过,他随后就发现了不对劲,池水中的这股压力,有着后继无力之感。

  这种压力,就仿佛回光返照的生灵,已是快要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

  银澄已是出手,取出一根根阵旗,投向池水中,使之池水的压力不断减弱。

  这狐狸看出来了,池水中的这种压力,一是来源于残余的轮回神液,二是池水中布有禁制,乃是后来者布下的。

  “这些禁制手段很不错啊!上一次竟没有触动,真是奇怪,难道并非是白泽宗主,赵岛主布置的?”

  银澄有些奇怪,产生这样的猜测,因为,这些禁制很古老,存留的时间非常久远,并非是最近才布置的。

  “【寂淼覆地盘】、【碧波罗天门】的作用,恐怕不仅是防备外敌,也是为了镇压池水中的禁制吧。”古老神魂开口,说出其猜测。

  秦墨等对此很赞同,这确是可能,若真是如此,也揭示一个惊人的真相,这处仿池绝非白泽宗第一任宗主建造的。

  此时,银澄又投出一根阵旗,镇在这些禁制的一处中心,立时压力骤减,能够不断下潜了。

  “那里就是池中的裂隙。”

  秦墨指向一处所在,那里有着一道裂痕,若非惊人的感知,难以察觉到其存在。

  那道裂痕中,正是产出轮回水晶的地方。

  上一次,秦墨等在那里,采到了许多轮回水晶,收获极丰。

  “你小子有天眷神焰,能够轻松炼化轮回水晶,换成其他人,很可能在炼化吸收中,被轮回水晶反噬。”

  圆盘之灵开口,道出轮回水晶虽是神物,但是,吸收炼化也有着极大的凶险。

  那些微小的轮回水晶,吸收起来并无大碍,但是,大一些的轮回水晶,吸收起来则要谨慎。

  秦墨则是一个例外,拥有天眷神焰的生灵,能够直接吸收水晶中的力量,这也是天眷生灵强大的地方。

  一行同伴继续下潜,没有了池水的压力,他们感到很轻松。

  在那道空间裂痕之下,则似是真正的池底,那里有一处凹地,再无其他的东西。

  “那里有问题!”

  “真的另有玄机!”

  秦墨等都是震动,他们的感知都是无比敏锐,发现了那处凹地的不同寻常。

  尤其是在秦墨、银澄眼中,那处凹地,竟是天然的阵眼,其中有着无数阵纹交织,其中有着种种祖阵的纹路。

  “这是天然形成的祖阵之眼么?”银澄倒吸凉气,非常震惊。

  祖阵之眼!?

  安雷城,圆盘之灵,古老神魂都是吃惊,他们对于阵道有所了解,知晓祖阵阵眼的可怕。

  在远古时代,阵道惊天动地的阵道师,就曾以祖阵之技,布置祖阵阵眼,在阵眼周围,万物皆会被转化,成为祖阵的一部分。

  在古时,这样的阵眼附近,乃是禁地,寻常生灵根本不敢靠近。

  天然形成的祖阵阵眼,单是这一点,就让人心惊肉跳。

  秦墨眉头狂跳,拥有地脉阵道师的体质,他对于祖阵阵眼最是敏感,在他的视野中,似是看到一道道祖阵阵纹在游动,一股股明悟在心中升起。

  “糟了!”

  当即,秦墨沉淀心神,切断了种种明悟,才是松了口气。

  旁边,银澄则是瞪视过来,嘀咕道:“白瞎了地脉阵道师的体质。”

  秦墨撇嘴,不予争辩,他知晓狐狸为何这般不痛快。

  刚才的情况,对于阵道师来说,乃是难以想象的大机缘,能够参悟到种种祖阵之技的奥义。

  可是,对于秦墨来说,他在阵道上的造诣,终究是不太到家,若是此时顿悟,则很可能陷入长眠。

  若是换成银澄,则说不定能在这样的顿悟中,阵道造诣更进一步。

  不过,秦墨也明白过来,为何圆盘之灵说,需要他和银澄一起,才能破除这里的禁制。

  “有把握破除这处祖阵阵眼吗?”圆盘之灵问道,却也是不确定。

  真正深入到池底,它才是看出来,这里布满了玄机,这处祖阵阵眼相当于一处门户,打开之后,里面很可能有着无比惊人的东西。

  “非常麻烦。不过,有这小子配合本狐大人,应该没问题。”银澄答道,却是有着相当的把握。

  在破解大阵上,若是秦墨与银澄联手,就算是奕铭风亲至,恐怕也是逊色一些。

  毕竟,地脉阵道师的体质太强,能够分辨出无比细微的阵纹,捕捉到踪迹。

  而银澄在阵道上的天赋,实则比奕铭风还要出色一些,两者联手,单单是破阵一途,古幽大陆上根本无人可敌。

  “别太自信,还是小心一点。”秦墨说道。

  一人一狐随即联手,尝试破解这处祖阵阵眼,前者将祖级阵盘取出,借助阵盘之力,将祖阵阵眼中可怕的杀意阵纹,一一推演出来。

  “麒麟阵纹,大梦孔雀翎阵纹,贪狼阵纹……,这是传说中的朱雀炎天祖阵吗……”

  银澄连连惊呼,传说中的祖阵之技,其中大半都失传,却在这里见到各种祖阵阵纹,着实是一场奇观。

  不过,这也让狐狸越发小心,知晓若是一个不好,触动了祖阵阵眼,就会引发可怕的反噬。

  此时,秦墨的额头,已是布满汗水,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分辨推演这些阵纹,如同是抽丝剖茧,太损耗心神了。

  幸亏,在祖地中,经历那一段奇妙的事情,秦墨的神魂之力,有了不小的增长,才能够支撑住。

  另一边,银澄也是一样的状况,它也是在抽丝剖茧,不断解开祖阵阵眼。

  终于,这处凹地闪烁光辉,呈现螺旋一般的光球,呈现在高矮子等面前。

  “祖阵阵眼,竟是这般模样!”

  高矮子、安雷城很吃惊,这颗光球很诡异,其中有裂痕正在扩大,稍一注视,仿佛神魂都被吸噬进去。

  “不要久看,否则有不测。”古老神魂的声音响起,蕴着清心之音,将高矮子、安雷城震醒。

  所谓祖阵阵眼,可以说蕴含着世间种种阵纹,自然也包括幻阵,若是久视,稍不留神,就会陷入进去。

  这就是祖阵阵眼的可怕,在远古时代,也是让人闻之色变,不敢靠近。

  片刻,圆盘之灵出手,一道圆盘光影凝成,朝着光球的中心切去,将一道道阵纹强行切开,却没有触动祖阵阵眼。

  “不愧是远古时代的神盘……”古老神魂赞叹。

  “差不多了,可以进去了。”圆盘之灵道。

  那颗光球中央,一道裂痕出现,这是秦墨、银澄,圆盘之灵合力,打通的一条通道。

  “这里面会不会有恐怖的凶物?埋藏着可怕的强者。”安雷城有些踌躇,担心出现意外。

  从那道裂痕中,能够感受到可怕的气息,让人很不安。

  砰!

  此时,安雷城的双枪震动,散发出锋锐的枪意,枪身变得通红起来。

  “好。我进去,这就进去。”安雷城一惊,苦笑道。

  一行同伴侧目,看来从祖地大殿中,跟随安雷城出来的那道枪道强者残魂,实是寂寞太久了,迫不及待要四处走动。

  当即,秦墨等没有迟疑,由圆盘之灵带路,相继进入那道裂痕中。

  轰!

  四周传来轰鸣,一行同伴眼前一暗,陷入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中,一头头神兽、凶兽的影像,在身周盘旋,似是进入了一个神兽的世界。

  “勿要被干扰,沉淀心神。”圆盘之灵告诫道。

  这些影像,乃是祖阵阵纹所化,虽是不会有危险,但是,一旦与之产生触动,会引发诡异的事情。

  “奇怪,这条通道怎么……”

  突然,秦墨惊异一声,却让其他同伴心中一紧,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

  紧跟着,银澄也是一声惊疑,使得高矮子,安雷城心中狂跳,当场就想退出去。

  这也太吓人了,这可是在祖阵阵眼的通道中,任何一个意外,都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对于矬子,安雷城来说,若是与强敌拼死一搏,倒是并不可怕。

  但是,对于阵道,这两个家伙实是门外汉,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恐惧。

  此时,圆盘之灵也是一样,传出惊异之声,让高矮子,安雷城头皮发麻,差点当场脚底抹油了。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