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五章 剑阁之锁

  有关黄金剑傀的操控之术,王氏一族也是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在中古时代,王氏一族对于黄金剑傀,仅能简单操控,根本无法用以对敌。

  这也是为何,在中古时代,王氏一族要遁世,就是为了潜心研究,要掌握黄金剑傀的操控之术。

  这一次,王氏一族如此高调出世,就是掌控了黄金剑傀的操控之术,自以为能够纵横天下,所向披靡。

  却是不料,竟在此地,被一个少年转而控制了黄金剑傀,这让王氏一族那老者惊骇欲绝。

  此时,这老者也是明了,这少年参悟的剑技,与黄金剑傀的剑势,很可能同为一源,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转而掌控这些黄金剑傀。

  “此子一定不能留!要擒拿下来,夺走其所有造化,再将之挫骨扬灰。”王氏一族这老者心中恶毒思忖。

  噗噗噗……

  黄金剑势横扫而过,一颗颗头颅飞起,面对黄金剑傀组成的剑阵,无人是其一合之将。

  四周,各大势力众强者纷纷后退,都是无比惊惧,不敢再靠近。

  咚!

  虚空震动,忽然裂开一个窟窿,一只巨掌拍出,与秦墨的佩剑狠狠撞在一起,将后者震飞出去。

  “好机敏的小子!”

  虚空中,一个苍老声音响起,有着震惊,也有着冰冷的杀气。

  “无光窟的那个老家伙!”

  秦墨也是震惊,身形飞退,认出了这个苍老声音的来历,他曾与之有过碰撞,在从七界之墙中刚出来时。

  这个苍老声音的主人,正是无光窟,洛云王所属一脉的首领,在秦墨刚从七界之墙中出来时,此人以一道投影,曾对秦墨等出手。

  “小子,老夫悉心培养的传人,就这样载在你手中。今日,你若是跪地认罪,并继承老夫的衣钵,呈上所有的造化,老夫可以做主,饶你一命。”那个苍老声音响起,如此说道。

  “你这老东西,说这些话,就不要脸面么?”

  秦墨冷笑,猛地大喝,身形飞退之时,左臂连挥,凌空虚按,一股无比浩瀚的气劲涌现。

  这是【荒龙四极劲】,秦墨修炼有成后,第一次全力施展,狂暴气劲轰鸣,震得天地颤动,几乎将这片空间撑爆。

  四周,“三天境”的空间之力躁动,竟是无法遏制【荒龙四极劲】,虚空开始扭曲起来,出现一道道裂痕。

  “这是……”

  “超越大陆级的绝学!”

  许多强者大吼,充满了贪婪,他们并未认出【荒龙四极劲】的来历,却也看出来,这门绝学无比惊人,超越了大陆级的层次。

  一时间,在场众强者即便心中惊惧,也是难掩贪念,若是能将此子诛杀,夺取身上造化一二,也是一场惊世机缘。

  轰轰轰……

  众强者齐齐大吼,根本不需要互通有无,都是施展起杀招,动用起了重器,一起朝前轰杀而来,竟是将黄金剑傀们的剑阵遏制。

  在场的这些强者,都是当世高手,修为到了皇主境的层次,不计后果出手,这些黄金剑傀也是无法震慑。

  这也是秦墨的短板,修为上终是欠缺了,若是再进一步,达到主宰境的层次,无论是操控黄金剑傀,还是催动【人族圣灯】,其威力都是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秦墨深吸口气,目光深邃起来,神光内蕴,身形陡得虚无,竟是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已是在一处空间裂痕旁,闪身钻了进去。

  这一情景,让一众强者们急红了眼,若是任这少年遁走,将会有无边后患。

  然而,那些黄金剑傀却是挡在前方,面对黄金剑傀组成的可怕剑阵,使得众强者难以追赶。

  “不慌,此子多情,一定是赶往剑阁。”

  “剑阁四周,早已布下天罗地网,此子走不脱的。”

  有人低语,充满了笃定,战天城剑阁的区域,早就已是龙潭虎穴,秦墨若是闯过去,必定有去无回。

  ……

  与此同时。

  战天城,剑阁。

  剑阁大殿中,剑阁众门人端坐,都是坐立不安,不时看向大殿首位上的那个身影,充满了畏惧之色。

  确切的说,在场剑阁众门人真正畏惧的,乃是那身影头顶,悬浮的一座若有若无的黄金山之影。

  之前,在战天城外,这座黄金山释放的威能,实是太过可怕,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端坐在大殿首位的,自是王熙,他此刻脸色苍白,华美衣袍下依然渗出鲜血,无论如何疗伤,都一时难以止血。

  秦墨的那一剑,蕴着【开天剑魂】之力,侵入王熙体内,让其一时难以驱除,伤口也是难以愈合。

  极道剑魂的力量,即使是王氏一族的神妙功法,想要在短时间内化解,也是难以做到。

  “秦墨……”王熙低吼,充满了杀意,屈辱,和愤怒,却是不自禁咳血。

  皇者擂台上的一战,让他无比挫败,表面上,他是以一敌三,从而败走。

  事实上,王熙很清楚,围攻他的三大年轻天才,即使是实力稍逊的罗姓青年,他也没有把握战胜。

  至于秦墨,那少年的剑技之高,更是超乎想象,若非黄金山的护持,那少年的一剑就会致命。

  此时,王熙头顶,那座黄金山震动,传来前方的战况,秦墨竟是在重重围杀下,依然杀出重围,似是朝着剑阁赶来了。

  这一消息,让王熙脸色顿变,脸庞浮现狰狞,心中的杀意更甚,那少年的实力太过出乎意料,竟能这样杀过来,简直惊世骇俗。

  “你们阁主真的在闭关!?”王熙抬头,扫视大殿,目光直刺向剑阁众强者。

  在场剑阁门人都是凛然,而后纷纷颔首,萧阁主从骨塔返回后,就一直在闭关,至今都未出关,这在整个战天城中人尽皆知。

  “哼哼……”

  王熙冷笑,猛地起身,朝着剑阁深处而去,他已是无法忍耐,要将萧雪晨挟持在手,以此来逼迫秦墨就范。

  脑海中,浮现萧雪晨的倩影,这是一个绝代风华的女子,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美丽,让人不禁迷醉。

  当初,王熙在战天城,初见萧雪晨时,就是不禁惊艳。却是想不到,此女早已属意秦墨,让王熙嫉恨不已。

  “秦墨,你就算天资无双又如何,你的女人还是落在我手中,你也要陨落在战天城中……”

  王熙心中充满怨毒,这般思忖。

  剑阁深处,有着一栋阁楼,其形如剑,也正是剑阁的由来。

  这是历代剑阁阁主的闭关之地,有着严密的禁制,足以抵御强敌的入侵。

  从骨塔归来后,萧雪晨就隐入其中,闭关不见客。

  战天城中有传闻,萧雪晨在骨塔中,有了莫大的收获,一旦出关,其实力必定大进,很可能突破皇主境,成为战天城有史以来的最强剑阁阁主。

  此刻,剑阁周围很安静,这里一尘不染,流转着一种神秘的气机。

  若是有心人在此,则能发现,这里的禁制很可怕,贸然闯过去,会遭来雷霆反噬。

  “哼!”

  王熙冷哼,催动黄金山,朝着那栋阁楼压去,一股浩荡之力碾压过去,将空间压出一道道裂痕。

  凭着黄金山的威力,即便这里布置着祖级大阵,王熙也有信心,能够以力破之。

  然而,黄金山的力量垂落,达到这栋阁楼的上空,竟是难以寸进,力量被卸去了七七八八。

  “这是……”王熙一惊,这绝不是战天城的禁制,而是一种可怕的防御禁制,竟能抵挡黄金山的力量。

  黄金山震动,一道意念传递过来,告知王熙,这是远古时代的禁制,绝非战天城所有。

  “此女与秦墨亲近,也必然分到一些气运,想必在其身上的机缘,也是非常惊人。”

  这道意念如此告知,这是王氏一族的族长的意念,洞悉了这里的虚实。

  并命令王熙,一定要将此女擒获,其价值也非常惊人。

  “此女,与秦墨那小崽子,都是极道剑魂的拥有者,这很可能是一种天运,若是结合在一起,恐怕将来的古幽大陆,无人能与之抗衡……”

  王氏一族的族长这般推断,也透着一种贪婪。

  这对男女,很可能承载着莫大的气运,若是能够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对于王氏一族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对男女若是结合,将来的人族,哪里还有我们王氏一族的立足之地。幸亏,我们一族及时出世,若是再晚三十载,根本无法与之相争。”王氏族长的声音响起。

  轰隆!

  黄金山震动,无穷无尽的力量垂落,如一座巨岳压在阁楼上空,要以绝对的力量破开这里。

  咚!

  阁楼晃动,竟是开始发光,缕缕轻烟萦绕,如同轻纱一样,雾笼阁楼,封锁了这片区域,将黄金山的力量隔绝在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