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禁柱

  轰轰轰……

  皇都运河潮起潮落,传出轰然之声,震耳欲聋,站在运河岸边,这潮声如雷鸣,将远处人群的喧闹声彻底盖过。更新最快

  此时,秦墨耳边才传来潮水之声,还有远处人群的喧哗,以及一草一木,天地万物的律动之声。

  刚才一瞬间,他心神凝固,彻底封固自身,消化着萧雪晨所说的镇天国王朝秘辛。

  脑海中,关于镇天国的种种传闻,一一联系起来,构成一个最真实的史。

  所谓的史真实,竟是如此……

  结合前世的经,秦墨总是隐隐觉得,以萧雪晨这样的绝世奇才,萧庄那样的神秘势力,应该是凌驾于镇天国皇室之上,甚至远远超过。

  那为何,萧庄这样的势力,为何要允许镇天国皇室在皇都落地生根?

  现在,才是彻底弄了清楚,一是因为第一代栾皇获得了残缺的古皇器,二则是,在萧庄眼中,根本没有将栾皇一脉,乃至于整个镇天国放在心上。

  就如同现在的秦墨,也从未将六品,七品势力放在心上,这是一个道理。

  望着波涛汹涌的运河,秦墨长吁一口气,看向萧雪晨,道:“雪晨,你告诉我这些?是想我相助你什么?请说吧,镇天国栾皇一脉,还有那个残缺的鬼核,必须彻底镇压掉,否则,整个镇天国永无宁日。”

  说出这番话时,秦墨有着一个奇怪的猜测,若是平定了栾皇一脉,镇压了那残缺的鬼核,是否前世的大陆巨变,就不会发生了呢?

  脑海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秦墨目光凝实,彻底坚定起来。

  “秦墨,我会与你说这些秘密,就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参与到镇压残缺鬼核的意志的战斗中。你凝聚的剑魂之力,正是针对这个意志的最强武器!”

  萧雪晨轻笑,言语之中,透着一种淡淡的轻松,似是秦墨的答应,让她放下了心中的一个包袱。

  “我的剑魂之力?是针对残缺鬼核意志的最强武器?我的剑魂之力,是什么?雪晨你知道?”秦墨目光微微睁大,作出一副很惊奇的模样。

  事实上,他是在试探,关于自身的剑魂之力,虽是有初步的了解,却还是知之甚少。

  确切的说,奕铭风、银澄、高矮子对秦墨的剑魂,都是相当清楚,唯独秦墨自己不甚了解,这种感觉让他很憋屈。

  现在,萧雪晨言语之间,似也对他的剑魂很了解,正好趁此机会,探听一下自身剑魂的秘密。

  “哦?”萧雪晨一愣,旋即浅笑,“原来秦墨你对自身的剑魂,还没有到‘彻魂’的地步。”

  “彻魂?洞彻剑魂么……”

  瞧着秦墨微愣的模样,萧雪晨则是确定,这少年对于自身的剑魂之力,根本不甚了解。

  “是的,‘彻魂’!唯有达到这一步,你才能对自身的剑魂之力,有着足够的明悟,也是剑魂彻底凝成的关键一步。至于你的剑魂为何,也要等到那时,才能自悟哦。”萧雪晨开口道。

  秦墨不禁咧嘴,这人儿一如前世,太过聪慧了,想要套她的话确实很困难。

  两人并肩而立,传音秘议了一番,随即身形一动,竟是双双消失,没了踪影。

  ……

  轰轰轰……

  皇都的皇宫城墙上,一个个巨大火炬燃起,却是升腾着黑焰,一股股黑气升腾直上,交织于半空,形成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屏障。

  皇宫内部,充斥着一种诡异的黑雾气息,来往的禁军行走之间,皆是步履僵硬,面上笼着黑气。

  整个皇宫静悄悄的,明明有成千上万的禁军,侍卫等往来不停,却是毫无一丝生气。

  轰隆隆……

  皇宫四方的大道上,一股股黑色洪流出现,那是来自十大战城的骑兵。

  万艘战舰自运河叩关,再到围困皇宫,前后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已是彻底占领了整个皇都,只剩现在的皇宫。

  这样的神速,实难相信是十大战城的联军,根本如同一个军营中训练出来的百战精兵,指挥起来犹如臂使。也正是这样的雄兵,才能镇守十大战城的区域,千百年来不受外族侵袭。

  “栾皇的皇宫,真是没想到啊!”

  “我们十大战城为栾皇一脉镇守边陲千百年,想不到今日,却要叩关皇宫,将这个王朝彻底覆灭。”

  “这一结果,早在千年前,我狂冬战城的统帅就预见到这一点。第一代栾皇心似虎狼,却还有雄韬,之后的栾皇一代不如一代,到今日的情景,是他们栾皇一脉咎由自取。”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与鬼族结盟,想要凭借外族之力来巩固王朝统治。那我们十大战城驻守边陲,与外族交战至今,又是为了什么?一个笑话么?”

  ……

  皇宫外的各处要道上,一个个伟岸的身影伫立,气势雄浑如山,以传音相互交流,这是十大战城的统帅在交谈。

  彼此之间,皆有着愤怒,他们可以忍受栾皇一脉收编十大战城的心思,却是不能忍受,与外族勾结的行为。

  “行了。覆灭栾皇一脉,我等在商议镇天王朝之事。”西翎铁骑军团中,羿武狂的传音低沉响起。

  其余九大统帅皆是沉默,而后纷纷赞同,对于羿武狂的话语赞同。

  这样的态度,分明是此次战争,以西翎军团为首。这样的事情,若是在一个月前,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十大战城之间,千百年来对于栾皇一脉,固然是同样的抵制,但是,想要十大战城真正的联合,却是难以办到。

  因为,十大战城的力量固然有所差异,但是,差距终究不大,想要真正的达到联合,必须要有一个绝对强大的战城出现。

  在一个月前,十大战城之间的势力还是保持均衡,以西翎、东烈、狂冬三大战城最强,却也强不了太多。至多,也只是在顶级战力上,这三大战城皆有三大王者统帅坐镇。

  可是,这一个月来,西翎战城连续爆发惊人风波,羿武狂、秦墨大战七大王者,简月玑的“西翎刀姬”之名横空出世,再加之西翎年轻一辈纷纷崛起……

  这样的势头太强盛了,令得其余九大战城震撼之余,也知晓未来百年,必定要以西翎战城为首。

  千百年来,十大战城固然天才辈出,但是,从未像西翎战城这样,出现这样的绝世天才井喷。

  秦墨、简月玑倒也算了,据其他九大战城了解,左熙天、冬东咚等千元宗门人,皆已是年轻一辈的翘楚,远远凌驾在十大战城的年轻一辈之上。

  一方战城的年轻一辈,强盛到这等程度,其余战城的总帅们只能感叹,承认这个事实。

  “动手吧!勿要夜长梦多。”

  “不错。栾皇一脉也该消亡了,这等虎狼之性,着实令人心寒。”

  十大战城的总帅迅速达成一致,当即下达命令,对栾皇皇宫发起总攻。

  轰隆隆……

  一股股黑色洪流当即奔腾起来,一列列铁骑方阵发起冲击,地面都为之颤抖,轰轰的蹄声响彻整个皇都上空。

  远处,成千上万的身影出现,伫立在皇都外城,眺望着十大战城的军团总攻。

  这些身影,皆是皇都各大势力的大高手,在十大战城的军团侵入皇都时,皇都各大势力都很默契,选择了避让,任十大战城的军团长驱直入。

  对于这些悠久的势力来说,皇都皇宫中的主人是谁,他们根本不关心。只要最后的胜利者,能够与各大势力结成联盟,互惠互利,就是他们需要的结果。

  “十大总帅皆是神将啊!这么庞大的军团,竟能悄无声息的抵达皇都郊外。”

  “早在数年前,老夫就预料到这一幕,十大战城日益强盛,栾皇一脉日暮西山,这是必然的结果。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快。”

  “若没有十大战城的收编,栾皇一脉至少还能在皇宫中,待上两代以上。可惜,越是衰落之时,越想要巩固自身的地位。”

  ……

  一个个声音相互交谈,慨叹不已,默默等待着这场大战的结果。

  然而,就在皇都各大势力的大高手交谈的时候,在皇宫方向,一道黑雾气柱突得冲起,冲破天空的白云,其幽黑之气迅速蔓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将皇都天空的云层彻底染成了黑色。

  轰轰……

  整个天地在此时骤然昏暗,四周弥漫的地气迅速凝滞,而后如狂潮一般,疯狂絮乱起来,寻常武者只是吸上一口,就哼声连连,竟是经脉都为之损伤。

  这样的变故,使得皇都内城、外城的无数强者色变,他们预料到栾皇一脉必定准备了杀手锏,却是没有想到,其声势如此浩大,产生的力场如此诡异。

  噗通、噗通……

  通往皇宫的一条条大道上,一股股铁骑方阵冲至一半,竟是纷纷跌倒,如同被收割的麦子一样,一**的倒了下去,噼里啪啦的骨骼碎裂声响起,却是没有一个唿疼声传出。

  这些铁骑,以及骑手,全部瘫倒在地上,竟是睡着了一样,整齐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嗡嗡嗡……

  皇宫上空,一团团幽黑气息涌动,迅速凝聚,形成一个黑色柱子,且是由虚转实,迅速的化为一根巨大黑柱。

  “出现了。【鬼神禁柱】!这是制造一具完美鬼神禁卫的茧。”

  远处,一座尖塔顶端,萧雪晨注视着这一幕,传音对秦墨说道。

  “现在动手吗?”秦墨望着前方,眉头皱起,眼眸跳动森冷光芒,在那黑色柱子旁边,他看到一个黑色身影,正是失去理智的东圣海。

  想以东圣海为诱饵,引他出来吗?

  “老鬼,那就让你如愿!?”秦墨眼眸中,跳动着无比冷厉的光芒。(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