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只有玉玺是不够的

  “吼!”杨广脸上的魔气剧烈地浮动,猛然间消退了一半,露出了棱角分明的半张脸。

  水雾退散,杨广的左半边脸露出,右半边脸被魔气遮盖住,显得很诡异。

  杨广的五官线条感很强,嘴唇上方蓄着一撮胡子,下巴也留着精干的胡须。

  我只是匆匆一瞥,就感受到杨广身上恐怖的帝王威压,他露出的半边脸充满了阳刚之气。我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了那坚毅的五官。

  杨广闭着的左眼陡然间张开,平淡无奇的瞳孔如星空般深邃,内蕴无穷玄机,深不见底。

  有了铜棺的辅助,将杨广体内的大片魔障吞噬之后,杨广沉睡的意志苏醒了。

  “醒了,有戏。”我眉头一挑,心情激昂。

  “父亲!”高阳公主听到那道雄浑的声音,露出了惊喜之色。

  “嗡,”杨广面色变化无常,仰天看向高阳公主,“这些年来,辛苦你了,背负了这么重的包袱。”

  “父亲,你终于醒了,”高阳公主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只要父亲平安无事,孩儿甘愿付出一切。”

  “吼!”就在杨广父女说话的当头,魔障在杨广体内大吼,想要侵袭杨广的灵魂,再次夺取杨广的躯体控制权。

  “葬天!”我的眼眶中精光闪烁,将体内的力量尽数灌输到铜棺中,把铜棺的威能催发到了我所能调动的极限。

  “哗啦,”浩浩荡荡的能量从铜棺之中冲出,狂猛地拍打着杨广的躯体。

  “砰,”杨广身躯巨震,大片的魔气从他的身上飘出,被铜棺吞噬了。

  随着魔气不断被铜棺吞噬,杨广躯体内的魔障逐渐失去了掌控权。

  杨广的意志迅速复苏,从沉睡中苏醒。

  “轰隆,”杨广体内爆发出磅礴的金光,震出了大片魔气。

  “嗷吼!”

  魔气凝聚出模糊的人影,对着杨广狂吼,破碎空间,想要冲回杨广体内。

  “铜棺。”杨广看到了面前的铜棺,而后目光放在我身上,冲着我微微点头。

  “嗯。”我明白杨广的意思,葬天神通席卷魔气,狠狠地拉扯。打开的铜棺正面着魔气所化的人影,将其吸进了铜棺之中。

  “哐当,”铜棺剧烈地震动,魔障在内部挣扎,想要破棺而出。

  铜棺威能炸开,凶悍地泯灭了魔障,将其炼化了。

  “呼,”杨广身上的魔气淡化了不少,脸部的魔气也消散了大半。

  “父亲,我调用血脉之力渡入你体内,帮你震出魔障。”高阳公主长袖一甩,铺天盖地的血光光华从每一位杨家大能身上涌出,顺着血色锁链汇聚到杨广体内。

  “咔咔咔。。。”,

  骤然间,所有缠着杨广的锁链刺进了他体内,狰狞的锁链融化成血色能量,被杨广吸收。

  “啊啊啊!”

  杨广仰天狂吼,滔天的血脉之力在他体内涌动。

  “砰,”他双拳狠狠地锤击在悬台上,毁灭般的力量爆发,将巨大的悬台打出了遍地裂缝。

  “哗啦,”杨广披散在肩部的长发无风自动,可怖的力量从灵魂中席卷出来,将他魔障全都震到体外。

  在这瞬间,杨广吸收了无数杨家大能的血脉之力,爆发出天荒战体的威能,将体内的魔障尽数驱除了。

  他脸部的魔气迅速消散,露出一张坚毅威严的面容。

  “不!”漂浮在杨广身前的魔气中传出狰狞而恐惧的吼声,这是魔障不甘的惊惧声。

  “死吧。”我没有迟疑,骤然间祭出葬天神通,铜棺盖下,将所有的魔气都吸收了。

  “落盖。”我手掌虚拍,古朴的棺盖从远处飞来,轰然盖在铜棺上,将魔障镇压在铜棺内部。

  “轰隆,”铜棺中传出阵阵闷响声,无形的力量透过铜棺轰击在我身上,让我气血翻涌,接连喷出好几口血液。

  “这魔障经过了上千年的修炼,已经有了气候了,脱离了杨广躯体,居然还能有这么强大的威能。”

  我将嘴角的血渍抹去,脸色难看。

  魔障是在杨广祭炼铜棺的时候,从铜棺中流进杨广体内的。铜棺自天地初开之时就存在了,经过这么长岁月,内部肯定汇聚着污秽,这些污秽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就化为魔障了。

  之所以魔障这么强大,能够威胁杨家长达1400多年,是因为他寄居在杨广体内,借助了杨广的力量,魔障本身不可怕,主要就看他寄居在谁身上了。

  “炼化!”我眼睛一瞪,将铜棺威能催发到最大,凶猛地绞杀魔障。

  魔障本就是铜棺中产生的,面对铜棺自然没有抵抗力,片刻之后,铜棺安静下来了,内部再也没有动静了,一切归于平静。

  没有费多大功夫,铜棺就将魔障彻底炼化了,丝丝缕缕的黑烟从铜棺的棺盖接缝处飘出。

  魔障都是天地间的污秽所化,炼化了之后,没有任何用处,除了杂质还是杂质。

  炼化魔障之后,铜棺威能逐渐消退,漂浮在空中,化为一口平凡普通的棺材。

  高阳公主也收敛了杀招,悬浮在虚空,冲我微微点头。

  此时杨广闭着眼睛,盘坐在悬台上,气息内敛,就像个普通人一样,在他身下布满了细密的裂缝。

  驱除了魔障之后,杨广的意志重新接管躯体,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自己的躯体。

  我和高阳公主没有出声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梳理己身。

  “大隋灭亡了吧。”不知过了多久,杨广嘴唇微动,语气中充满了惆怅。

  高阳公主叹了口气,“是的,父亲,在你自我封印后,大隋就陷入了混乱之中,我们杨家无力回天,孩儿就带着一众杨家血脉退出了大隋。”

  沉默许久,杨广再次出声,“大隋是怎么灭亡的。”

  “父亲不在之后,大隋失去了支柱,陷入了动乱,各大将领和外戚造反,割据一方,将我们杨家的三位后人培植为傀儡皇帝。”

  “那三个傀儡有没有杀掉?”

  “儿臣亲自动手杀了他们。”高阳公主面色坚毅。

  “贪欲啊,都是贪欲,毁了大隋。”杨广禁闭双眼,身上传出萧瑟悲凉的气息。

  1400多年过去了,朝代都更迭了无数代了,当年辉煌的大隋已经淹没在尘土中了,如今也能够在史书上缅怀那段岁月了。

  “大隋之后,就是唐朝,唐朝的开国皇帝唐高祖,是李渊。”高阳公主面色平静。

  “李渊?好深的城府,居然是他这个废物推翻了我大隋。”杨广陡然间张开双眼,冷冽的眸光打穿了虚空。

  我眉头一挑,李渊和杨广的关系可不浅,他们两个是表兄弟,杨广和李渊的外祖父都是独孤信。而且李渊还是杨广的大将。

  隋朝的灭亡,几乎就是李渊一手促成的。

  虽然现在的历史掩盖了很多真相,但还是有一些是真实的。

  “无论什么朝代都避免不了兴衰,如今唐朝也灭亡了,唐朝之后经历了无数朝代,当今天下局势稳定,统治者还算是明主。”高阳公主向杨广解释道。

  “嗯。”杨广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他的目光突然放在了我身上。

  “后代子孙,杨云,杨家第18世帝,拜见世祖。”

  我神情自如,郑重地对着杨广一拜,他是我祖先,我们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脉,我这一拜,心甘情愿。

  “铜棺竟然认你为主了?”杨广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身边的铜棺。

  “侥幸而已。”我惭愧一笑。

  杨广仔细地打量我,满脸的欣慰,“很好,杨家能出你这么一个天才,是我杨家之幸。虽然我的躯体被魔障控制,但是刚才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

  “我能够摆脱魔障的束缚,多亏了你,”杨广神色肃穆,“你过来。”

  我没有犹豫,飞身降落在悬台上,走到了他面前。

  “既然是第18世帝,只有玉玺是不够的。”杨广一指点在眉心,顿时恐怖的帝王威压传出,紧接着,一枚三角形的未知物体浮现在他眉心,璀璨的金光将偌大的异次元都照亮。

  “帝王命格!”我瞳孔紧缩,心脏一阵狂跳,浩瀚的气息不断地从杨广眉心传出,狠狠地冲击着我的心灵。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