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最后8天

  南阳公主打开了异次元,外界的气息飘了进来,墓地之中的阴气滚滚地涌入异次元。

  我沉着脸,瞬间勾连了血傀的意志,将这里的空间坐标通知给她。而后身在鬼世界的血傀打开了阴阳路。

  “嗡,”一个黑色的漩涡陡然间出现在异次元之外,气旋流转间,一道身披黑金龙袍,头戴平天冠的威严男子走了出来。

  血傀走出阴阳路之后,对着本体点点头,而后看向杨广他们,“老祖,南阳公主。”

  “阴转轮转?”南阳公主惊骇地看着异次元外部的黑色气旋。

  “一点小小的机缘罢了。”血傀笑了笑。

  “有趣,”杨广饶有趣味地打量血傀,“一体两份,居然拥有独立的思想,但是灵魂却是想通的,我还从未见过这种存在。”

  “老祖,这是后辈机缘巧合,得到了某件逆天神物,从而分化出来的分身,虽然身体分化出去了,但是灵魂是连同的,因此也拥有杨家血脉。”

  血傀开口道。

  “嗯,”杨广点头,“如果是逆天神物的话,那倒是不稀奇。看你这具身体的状态,应该是鬼修,而且还是王城之主吧?”

  “老祖是如何看出我是王城之主的?”血傀心中一惊。

  “你的命格透露了很多讯息。”杨广微笑。

  “原来如此,”我明悟地点点头,而后郑重地看向杨广,“请求老祖为我这具身体点化血脉之力,我的血脉也被逆天神物压制住了。”

  “可以。”杨广满意地看着我,越看越是高兴。

  “我在这就行了,你赶快去雅琳那吧,时间也不多了,好好珍惜。”血傀对着本体开口道。

  “嗯。”本体点头之后,对杨广和南阳公主道别,腾飞而起,顺着异次元缺口飞了出去,回到了墓地之中。

  异次元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墓地某处的地底,而南阳公主打开的缺口,直接连通到墓地的边缘,想来是方便我离开。

  看着本体离开,血傀不由地谈了一口气,虽然有了铜棺的下落,但这只是猜测,创世铜棺不一定在乾陵中。

  不过还是有一个好消息,混沌铜棺可以暂时封印安雅琳,将她的生机和命格冻结。

  “开始点化血脉吧。”杨广出声打断了血傀的思绪。

  “好。”血傀走到杨广身前。

  。。。。

  本体出了异次元之后,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这里是墓地的边缘,我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墓地外围的一圈树木了,铜棺一直跟在我身边,散发出古老的气息。

  我将手掌贴在铜棺上,“你是母棺,应该能感应到子棺的气息,我要去寻找创世铜棺,就要靠你了。”

  “嗡,”混沌铜棺上弥漫出浓郁的光芒,似乎在回应着我。

  我微微点头,心念一动,将铜棺收进了神识海之中。

  铜棺虽为逆天神物,但终究属于外物。凡是鬼皇器以上,都能够随意变幻大小,而且可以被收进神识海之中,像是齐天的铜棍就是中等鬼皇器。

  一道青铜光芒从我体内爆发,片刻后,光芒收敛。

  我走到树林之中,回头看了一眼无边无际的墓地,这里沉睡着无数的杨家大能,虽然他们暂时无法出世,但终有一天,他们会让这片天地知道杨家的底蕴。

  墓地之行,我拿回了铜棺,觉醒了天荒战体,得到了帝王命格,也获得了救安雅琳的办法,还帮杨家解除了隐患,救回了杨广。

  我是下午3点进墓地的,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2点多了,过去了11个小时。还好镇压魔障的过程中没有出现大问题,比较顺利。

  我转身离开墓地,穿越密林,迅速向着山村走去,安雅琳就只有9天时间了,不管怎样,我都要好好珍惜。

  5分钟之后,我回到了山村,这个时间,所有村民都进入了梦乡,整个山村一片漆黑。我有夜视能力,黑暗并不能对我造成影响。

  拐过几个弯,我看到了远处的一间屋子的灯还亮着,昏暗的灯光在漆黑的夜晚显得那么寂寥,随时都可能被黑夜侵蚀。

  在屋前坐着一道单薄的倩影,她托着腮帮,怔怔地看着夜空中的皎月,入迷了。

  我走近了,她也没有发现,依旧仰天看着月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她的身影,我莫名地觉得鼻子发酸,杀人如麻的心也不禁柔软起来。

  总有一个人,会让你甘愿放下一切,你说没有,只是你还没有遇到。

  这么晚了,她怎么还坐在外面?是在等我吗?

  “怎么坐在外面?”我轻轻地走到她面前,柔声说道。

  安雅琳听到我的声音,转头看向我,脸上绽开了笑容,“不想闭眼睛,月光这么漂亮,我怕眼睛一闭,就再也看不到了。”

  “怎么会呢,别乱想,你想看多久就能看多久。”我心中一痛,坐到了她身边,地面很凉,空气中带着湿气,整个山区中都弥漫着萧瑟的氛围。

  “铜棺拿到了?”安雅琳的声音很柔和,没有了往常的疏远。

  “嗯,拿到了,而且我也找到了救你的方法。。。”

  “明天再说好吗,陪我坐坐,”安雅琳打断了我的话,“晚上的山景,很美,整个世界都被月光遮盖。”

  “是啊,很美。”我仰天看着夜空。

  “呼,”夜风吹过,吹在安雅琳身上,将她的衣服吹动。她不禁抱住双臂,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冷了吧。”我伸手将安雅琳抱在怀里,温热的能量从我体内席卷,把她笼罩。

  气数消散,她会一天天虚弱,现在的她,早已没有了中等鬼将的修为,连普通人都不如了。

  “你不是会法术嘛,婚礼的时候,我要你凝聚出漫天的凤凰,让凤凰们在我们头顶上飞舞,这样吉祥。”安雅琳笑了。

  “这不够好吗,我再让凤凰洒圣水,那样逼格才高。”

  我指着天空,“到时候,我们在正东,面对月亮,然后周围全都是。。。”

  夜色逐渐深沉,月光映射在两道依偎的身影上,宛若两尊雕像烙印在月色山景之中。。。

  第二天,清脆的鸟鸣声唤醒了清晨,我紧紧地抱着安雅琳,她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她现在比普通人还不堪,需要睡眠保存静力。

  “唉。”苍老的身影站在屋中,透过窗户看着我们,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呼,”安雅琳缓缓地张开双眼,她的眸光比昨天黯淡,身体更加轻了,这是倒数第9天。

  “醒了?”我抚摸着她的头发。

  “嗯,没有力气,比昨天虚弱多了。”安雅琳声音细微。

  “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救你的办法,只要再帮你找一口铜棺,你就不用死了,而且能跟我一样,成为逆天者,获得永续的生命。”

  “来不及了。”安雅琳摇头。

  “不,来得及,我可以将你封印在我的铜棺中,再去帮你找铜棺。”我面色坚毅。

  “那你会很辛苦的。”

  “再辛苦我也要做到,我会在你的气数彻底消散之前,把你封印到铜棺中。”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但是感觉不到半点温度了,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温度。

  “还有几天时间,我可以安心地和你一起渡过,等你救好了我,我再回来虐待你。”安雅琳瞪了我一眼。

  “好,等你回来虐我。”我笑了。

  “小云,事情都办完了?”爷爷走出石屋。

  “都办完了,救安雅琳的办法都找到了。”我冲爷爷说道。

  “好,刚才你们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虽然很艰难,但是爷爷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心中有信念之人,一切的艰难险阻都会为其让道。”

  我扶起安雅琳,带着她回到了屋中。

  “爷爷,过会我就要带雅琳离开了,在最后的9天时间,我想带她到处走走。”

  “嗯,”爷爷语重心长地拍拍我的肩膀,“去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杨家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再待一天吧,这是你长大的地方,你陪我到处走走。”安雅琳出声道。

  “好。”

  在屋里休息了一会,我背着安雅琳走出了山村,山里路不好走,背着她方便。

  我带着她去了很多地方,我小时候的秘密基地,埋葬我的墓地,山里的小溪等等。

  一天时间,我带她走遍了整座祁门山,将我们的足迹烙印在山区各处。

  傍晚时分,我们回山村和爷爷道别之后,在村民相送下,离开了山村,踏上了归途。

  而这时候,安雅琳的时间只剩下8天了,她呼吸微弱,脸色苍白,就像是得了重病,就算是平缓的道路都要我搀扶着才能勉强走动。

  坐在返程的大巴上,我将手掌贴在她后背上,将帝王命格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度化到她体内,不求能够延缓她气数消散的时间,只求能够稳固她的身体,让她别这么虚弱。

  奈何,就像杨广说的那样,帝王命格尽管强大,但也无法对安雅琳起到任何作用,安雅琳的身体无法吸收能量,就像是一只布满了孔洞的木桶,灌进去多少水,全都流出来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