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帝器,九狱剑

  “让剑做出选择?”

  怒之分身奇怪地盯着我:

  “断魂剑是一柄魔剑,是我偶然间在一处秘境中得到,前任主人是上古时期的九狱大帝,原本是帝器,只是经历过大战之后损毁了,而九狱大帝也在那一战中陨落,从而留下了受损的剑器。”

  他将暗红色的残阳剑召回,长剑在他身前缓缓地旋转,散发出阳刚的剑意。

  “九狱大帝?”我轻声念叨了一声,“这么说来,这柄剑的真实名字不叫断魂,而是九狱?”

  “没错。”怒之分身点头。

  我细细地看了看手上的桃木剑,还真没有想到,这柄好似有点名堂的剑,居然是大帝的贴身道器,虽然是损毁的,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帝器啊!

  上古?现在修士们口中的上古,大概是夏商周时期。而远古时期,就是神农氏,轩辕氏,燧人氏的部落时期了。

  上古时期,天地尚未大变,那个时候,大帝都有陨落的危险,强者遍地。

  而怒之分身口中的九狱大帝,就是上古时期的大帝,也不知道是陨落在谁手上,大帝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每一尊大帝都拥有不死之身,只要有一滴精血就能重生。要想彻底灭杀大帝,必须要将其每一个细胞都粉碎。

  从九狱剑就能看出当年那一战的惨烈,如今的九狱剑即使跟着我一起吞噬了无数精血和灵魂,也只是上等王器的品阶,要知道当初它可是帝器,受损这么严重。

  “难怪这柄剑能够吞噬精血和灵魂,原来它本就是一尊魔帝的贴身道器。”我感慨地摩挲着九狱剑。

  主人是什么性格,道器也会是什么性格。帝器就能产高等器灵了,帝器器灵也就是灵修,跟人类,异兽是一个层次的生命存在。

  而皇器也能产生器灵,但是器灵的生命层次不能和帝器比较,一个只有基础的灵智,另一个却有着不弱于人类的智慧。

  “受创够狠的,器灵都磨灭了。”我无奈。

  “你不要想着可以驾驭这柄剑,一旦器灵重新凝聚,主人的神志会被吞噬掉,从而成为剑奴,丧失自我,被剑控制。”怒之分身凝重地劝谏我。

  我并没有回答他,饶有兴致地抚摸着剑身:“照你这么说来,这柄剑不是和残阳剑一对的,两者并不是依存关系,也不是子母关系。”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想的太简单了。我意外得到九狱剑之后,担心它重新凝聚魔灵,所以就施展封禁术封印了九狱剑的力量。”

  “然后,我将断魂剑强行融入了九狱剑中,利用断魂剑的镇邪力量压制九狱剑的魔性。所以我之前说这是断魂剑,也没有错。”

  怒之分身眉头紧蹙。

  “卧槽,你把断魂剑和魔剑融合?”袁天罡大惊失色,“码的,幸好道门没有察觉,否则你绝对要被镇压关禁闭。”

  “断魂剑是阴性的,在能量上和九狱剑很契合,没有特殊事件发生,九狱剑不会摆脱断魂剑的压制,因为器灵被磨灭了,九狱剑会把断魂剑当成自身的一部分,不会起疑排斥。”

  “但是现在,九狱剑的魔性好像显露出来了。”我看着剑身上模糊的血眼,满脸的怪异。

  “那是因为你操作不当,让九狱剑饮血了。”

  “难怪九狱剑只有上等王器的层次,合着力量一直被断魂剑压制着,而且断魂剑也要分出大半力量镇压九狱剑,两者的力量互相抵消,导致了剑器的品阶低成这样。”

  我也是醉了,就现在的上等王器品阶,还是我一点一滴地提升上去的,刚拿到的时候,顶多也就是将器的水准。

  根据怒之分身所说,既然是断魂剑和九狱剑融合而成的,那么现在的桃木外形应该是属于断魂剑,而剑身上的血纹和血眼属于九狱剑。

  难怪镇邪的桃木剑会变得邪气凛冽,其实这根本就是一柄魔剑啊!

  “你这么一说,事情就好办多了。”我手臂一抖,右手握住剑柄。

  “你要断魂剑,而我也不舍得把这柄剑给你,现在有一个两全的办法。你拿走断魂剑,将九狱剑留给我。”

  “不行,九狱剑的魔性太大了,诞生了魔灵,魔灵把你吞噬了,将你转化成剑奴的话,世间会大乱的,在当今人世界,你要是发起疯来,没人能杀得了你。”

  怒之分身断然否决了,坚决不同意我的建议。

  “你这是在变相地夸我实力强大吗?”我满脸黑线。

  “隐患太大了,我当初带出九狱剑并不是为了借用它的力量,而是为了镇压它。”

  听着怒之分身义正言辞的话语,我们5个都无奈了,道门的人都这样,太大公无私,只要是跟邪魔有关的事情,他们打死都不松口,总觉得邪魔会毁灭世界,隐患意识非常强。

  “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买点菜。”听着怒之分身喋喋不休的大道理,安雅琳头都大了,连忙找借口出门了。

  “等等,我帮你啊,雅琳妹子。”老龟撒腿就追了上去。

  “我帮你拎菜。”赤炼愣了片刻,也走了。

  “我。。。”袁天罡也想找借口开溜,被我一把拽了回来。

  “停停停,”我打断了怒之分身,“这样吧,我知道你过来是传达本体的旨意,你能跟他联络的,你现在跟他联系一下。”

  “如果他将九狱剑给我作为报酬,那么我就一次性答应他要我做的事情,不管是杀人放火,还是打家劫舍。要是不给我,那我就一直拒绝,拒绝到他老死为止。”

  “呃,”怒之分身愣了一会,“好吧,我试着联系一下。”

  “去吧。”我微笑道。

  跟怒之分身说没用,不如直接跟本体对话,毕竟本体才是老大,他说了算。而且本体只凭理智处理问题,从理智层面上看,他会答应我的要求的。

  怒之分身就是一根筋,顽固得要死,“怒”的情感占据了全部心灵,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十三道分身,除了意之分身外,其他的都是奇葩!

  “嗡,”就在我愣神之际,怒之分身躯体山绽放出纯白色的光芒,一股绝强的气息破空降临了。

  “你想要九狱剑作为报酬?”淡漠的声音从怒之分身口中吐出,他原先板着的脸倏然松懈。

  “对,你意下如何?”就算是看了很多次本体降临,但再次看到,我还是觉得很有趣,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川剧的变脸。

  “报酬是创世铜棺,已经提前预支给你了。”

  “我帮你办事的报酬你是预支给我了,但是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这一次,我想用一次性答应你交付的任务,来交换九狱剑。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说过的,我拥有无限拒绝权。”

  我眯着眼睛悠悠地说道。

  “好,成交。”撂下三个字,本体瞬间消失了。

  看着恢复状态中的怒之分身,我惊得张大了嘴巴,有没有搞错,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好伐!

  很快,怒之分身就回神了,他对着我无奈摇头,“你就是个无赖,泼皮。”

  “哎,怎么说话呢,本体亲口答应的,我可没有逼他,我们这是交易,懂吗?还说我无赖?shit!”我瞪了他一眼。

  “剑拿来,我把断魂剑分离出来,”怒之分身不情不愿地伸出手,“虽然我是一万个不情愿,但是本体都同意了,我也没法拒绝。”

  “快分离吧,九狱剑在你手里真浪费,这么强大的一柄剑器愣是被你埋没了。”我将九狱剑递给怒之分身。

  我很期待,分离之后的九狱剑将会达到什么品阶?至少也该是下等皇器。虽然受损了,但也相当于是一柄可成长的帝器,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和能量,总有一天会重新成为帝器。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