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解脱

  魔气海狂暴地倾洒着,在魔气海中央,我们5个加上徐叔正对峙着。

  “爸,你!”安雅琳震惊地看着徐叔。

  “这!”我和袁天罡他们跌倒在魔气海中,听到徐叔的声音,一时间也愣住了。

  徐叔妖魔化的手掌轻轻落在安雅琳的头发上,艰难地笑了:“我家女儿,长大了。”

  “爸。”久违的声音响起,安雅琳的泪水收不住,一把扑进了徐叔怀里。

  “嗡。”徐叔眼中血光骤闪,魔性的力量不断地冲击徐叔的神志,但最终还是被徐叔压制了。

  “徐叔,你,醒了?”我不可思议地望着徐叔,他入魔那么深,居然都醒了!

  尽管我知道,徐叔只是暂时地醒转,很快就会再度丧失神志,但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杨云,你没有让我失望。”徐叔声音低沉,抱着安雅琳转身看我。

  “徐叔,你这些年是?”

  “我,时间不多了。”徐叔身上的血袍颜色逐渐黯淡,转化成了黑金色的长袍,血色的长发也转变成黑发,暴虐的气息暂时消失了,此刻的徐叔,才是我所认识的徐叔。

  “发生了很多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这些年,我做过好事,也做过错事。这一劫是命中注定的,躲不开,我唯一担心的,就是雅琳,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她,而且都这么出落了。”

  徐叔轻轻抚摸着安雅琳的脑袋,手臂却在颤抖,他正承受着魔性的反攻,随时都可能重新化为魔。

  “爸,要怎么才能救你?你说啊,肯定是有办法的,世上没有绝对的死路。”安雅琳从徐叔怀中脱离,紧张地看着他。

  “没有办法,这次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都不会有短暂的清醒时间,即便是现在,我也随时会丧失神志。”

  徐叔风轻云淡。

  “不,肯定有办法的。”安雅琳焦急地抓着徐叔的衣襟。

  “徐叔,用铜棺能不能帮你驱除魔障?我的一位祖先也入魔,后来是我控制混沌铜棺将他体内的魔障吸进铜棺粉碎的。”

  我将自己的想法快速地跟徐叔说了,希望铜棺可以救他,他是当事人,对自己的情况最了解。

  “不行,”徐叔摇头,“你祖先那个情况,是被外魔入体导致的,而我却是自身产生了问题,魔由心生,只有我自己才能驱除,外物无法驱魔。”

  “而且,你祖先体内的魔障正好是混沌铜棺总诞生的浊气,所以铜棺能够镇压魔障。这件事是偶然事件,铜棺逆天是逆天,但并不具备驱除魔障的功用。”

  “有没有一丝丝的可能,你只要告诉我们,该从哪方面下手。”我面色坚定。

  “嗡。”没有任何预兆,徐叔清明的目光突然变化,双眼红得能滴血,体内魔气升腾,黑发再次变成血发,黑金色的长袍在呼吸间成了黑红色的战袍。

  “雅琳,快回来!快!”我面色剧变,冲着安雅琳大吼。

  安雅琳并没有听我的,在她看来,徐叔刚才在电光火石间停下了攻击,那么现在肯定也不会伤害她。

  “吼!”徐叔血发飘扬,一掌刺穿了安雅琳的躯体,将她的心脏打碎,继而手掌上魔气肆虐,就要将安雅琳的躯体和灵魂全都破灭。

  “徐叔,不要。”我已经脱离了魔气海的控制,大叫着冲到安雅琳身前,想要救她,但是还晚了一步。

  “不,不可以。”徐叔的气质再次变幻,停下攻击,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显然是在经受着非人般的折磨,在和自己的“魔”抗争。

  “呼。”就在徐叔停顿的刹那,我已经到了安雅琳身边,将她救走了。

  “杀了我!快!来不及了,我已经回不了头了。”徐叔抱着脑袋冲着狂吼,他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在努力地支撑着。

  “我绝对不会杀你,肯定有办法救你的,徐叔,撑住。”我咬牙看着徐叔。

  “混蛋,你听说过哪个入魔的人能回头的,我做了太多错事,只有死才能赎罪。我的情况自己最清楚,如果你再不动手,我会做出更大的错事,我不想安雅琳和你死在我手里。”

  徐叔低沉地吼着,“这是我最后一次神志清醒,我已经透支了灵魂力量,这次的沉沦之后,我仅存的一丝神志也会被吞噬,成为杀戮机器。”

  看着徐叔憔悴而狰狞的面容,我的心脏都在颤抖。徐叔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他最后一次清醒了,如若不是安雅琳的气息刺激了他,他是不会有清醒的时候的。

  徐叔现在的情况,是回光返照,支撑不了多久。

  入魔的修士是无法自杀的,因为他们控制不了自己的躯体,即使短暂的清醒,也没法自杀。

  “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徐叔的话,就将我杀了,在我的眉心有个转轮印记,祭出全力轰击转轮印记,就能将我的灵魂打碎。”

  “啊啊啊!”徐叔咬牙切齿,嘴唇都被咬破了,他紧紧地抱着脑袋,痛苦地仰天大吼,最后的神志在迅速沉沦。

  他入魔时间并不短,魔化的过程非常快,从入魔到程度魔化,只需要不到2年的时间。

  而徐叔无疑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魔化阶段,他入魔的时间绝对不止2年,一直没有彻底魔化,恐怕就是对安雅琳的想念在支撑着他。

  现在见过安雅琳之后,他的心愿也了结了。

  “我已经没用了,杀了我。你不杀我,过后我会比死还痛苦,而且人世界会因为我的存在而被搅乱,会有无数人死在我手中。”

  我双拳紧握,低着头,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救徐叔,但徐叔撑不下去了,最多5分钟之后,他就会彻底成为魔。

  5分钟的时间,我能做什么?难道,我真的要亲手杀了徐叔?

  “杨云,不要,你别杀他。”安雅琳心脏破碎,被袁天罡他们扶着无法动弹,短时间内,铜棺之力无法帮她修复好心脏。

  “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帮我照顾好雅琳,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唯一不能对不起的,就是雅琳。”

  徐叔的眼睛完全成了血色,狰狞可怖的模样让我鼻尖发酸。

  “没有时间了,动手吧,能死在你的手上,是我最好的归宿。当年是你救了我,现在,照样由你帮我解脱吧。”

  “咔咔咔,”

  我双拳捏得骨节爆响,为什么会这样,我没有想过徐叔会杀我们,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亲自了解徐叔。

  “我是罪人,当年我进入蓬莱仙岛,被后代羽化门门主,羽化子看中收为传人,他待我如己出。但是我在5年前入魔了,将羽化门的门人全都杀了。”

  “羽化子想救我,跟雅琳一样,坚信能救我,但是被我误伤而陷入重伤沉睡了。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个无私待我的老人,我对不起他,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徐叔眼中的血光流淌下来,将硬朗的面容都染红了。

  “后代羽化门门主?”徐叔口中的羽化门,应该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羽化门,听他那么说,这片建筑群的确是后来建造的。

  原来那些被吸干了的修士,是徐叔杀的,难怪尸体上沾染着魔气。

  “动手,别犹豫。”徐叔陡然间看向我,凌厉而决绝的目光摄人心魄。

  “唰。”我手腕一抖,九狱剑凭空出现在掌心。

  “杨云,你给我住手!”安雅琳狂吼。

  “老袁,你们帮我挡住安雅琳,凝聚大道世界把她隔离。”我已经做出决定了,不想让她看到。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无奈。

  “来吧。”徐叔欣慰地冲我点头。

  “呲吟。”九狱剑震颤间,剑尖闪烁出锋锐的死亡光华,向着徐叔的眉心刺去。

  “不,”剑尖刺破了徐叔眉心的皮肤,剑招被我强行压下了,“不,我下不了手。”

  “闭上眼睛,伸手就行,一下子就过去了。”徐叔轻声道。

  我咬咬牙,怔怔地看着徐叔,他对我颔首,眼中满是狰狞的血液。

  “徐叔,走好,我会照顾好雅琳,我发誓。”我眼眶湿润了,手掌紧握剑柄,轰然刺穿了徐叔的眉心,锋芒的剑气向着他的神识海中冲去。

  徐叔硬朗的脸上露出了解脱的神色。

  “唉。”

  突然间,一道苍老的感叹悠悠响起,继而柔和的白光凭空浮现,进入徐叔眉心中,将九狱剑弹开,同时也化解了九狱剑的锋芒。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