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没用的

  所有的鬼修们全都愣愣地看着归塘界主,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七重封印的事情,所以对归塘界主莫名来的力量感到十分奇怪。

  不过他们能感应得到,归塘界主的气息比起之前又有了提升,而且增幅非常明显,至少也有一倍以上了。

  “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底蕴和极致的力量!”归塘界主冷笑着看着我,体内的力量涌动,形成了一大片外放的域场。

  “呼。”我只觉得一阵巨力将我包裹了起来,然后整个人的行动变得迟缓,一时间倒无法正常动作了。

  “是不是觉得自己被一座小山压住了?”

  归塘界主已经从我的神色里知道自己的域场镇压住了我,狰狞的脸上现出了得意的笑容。

  “嘶啦。”

  他的笑声还没有落下,只听得域场中传来一阵破碎声,原本强大的域场,就这么被生生撕成了两半。

  域场被撕开的同时,我明显地感觉到归塘界主的身体颤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稳定住了。

  但是他外放出来的能量域场,已经裂成了两半,露出了域场正中的我。

  “怎么可能!”

  归塘界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

  旁观的人或许不太清楚,可是归塘界主自己却知道他解开的第四重封印,威能有多么强大。

  虽然说只那是一重封印,但是力量却是跟前三重叠加在一起的,直接将他的战力增幅到了顶尖界主中的巅峰层次。

  这们的战力已经达到了界主中最高的层次,但是才刚刚祭出,就被我给生生撕碎了,这让归塘界主几乎快要怀疑人生了。

  归塘星域在场的高层们也全都愣了,他们都知道归塘界主内体封印着力量,不过并没有想到被这么轻易被我破开。

  其实归塘界主体内的七层封印,也是归塘星域七位最强大的领主的全力一击,这七位领主的力量,按照战力和境界由强至弱,层层封印着。

  不过上一任的归塘领主,在将这些力量转移给自己的宝贝儿子时,将其稍稍改造了一下,让每一层的力量都能够叠加起来。

  归塘界主现在所解开的第四层封印,是七层封印里居中的力量,也算是一位相当强大的领主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知道你体内的秘密,你也别一个个来了,直接解开第七层封印,让我见识一下归塘星域的真正实力。”我带着平静的笑意看着归塘界主,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关于他体内印封那些力量,我已经从子树界主那里了解得很详细了。

  从第一层封印的中等界主,再到第七层的大神,全都是相当强大的存在,如果被普通的界主们遇上,确实是很难会有生还的可能。

  可是归塘界主这一次碰到了我,就算他倒霉了。

  虽然那些攻击都很强大,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其化解。

  就算是他将全部的封印解开,我动用所有的底牌,也应该可以一并挡下。

  “这么狂?”归塘界主恨恨地看了子树界主一眼,知道是他将自己的秘密透露给我的。

  “怎么,你怕了?”我已经摸清了归塘界主的性子,这家伙倒也不是完全没脑子,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受刺激,一个不小心就会冲动。

  在这样的战斗之中,就算是有再好的底牌,只要头脑开始发热,就很可能被对方找到空子。

  “我会怕你!”果然,归塘界主被我稍稍一挑衅,就开始有了暴走的趋势。

  “领主,不要冲动,慢慢来,慢慢来。”

  “老领主的封印要一层层解开才能将威能发挥到最大!”归塘星域在场的那些高层们立刻大叫起来,提醒归塘界主不要忘记了封印的使用方法。

  那些力量被封印在归塘界主的体内,是独立存在的,如果是对付一般的对手,随便打开其中的一个就行。

  可是如果想要将封印内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就需要一个个去解开封印,这样才能达到力量叠加的效果。

  归塘界主之前就是太过于自信,所以根本没有解开第一层和第二层封印,直接动用了第三层。

  不过第一层和第二层都是两位中等界主,就算是损失了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越往后,每一层封印都蕴含着高等界主的力量,浪费的话就太可惜了。

  “呃,差点儿被你的激将法给蒙骗了。”归塘界主这一次倒是理性了不少,毕竟之前他在我手中吃了太大的亏,不敢再随便冒险了。

  “你愿意的话,一个一个来也无所谓的。”

  我耸了耸肩膀,这倒是我的心里话。

  虽然要逐个解开三层封印需要时间,但是时间拖得越久,子树界主阵法就能绞杀更多的敌军,供给血海吞噬。

  因为被绞杀的全部都是鬼修,血海炼化起血气能量时速度相当快,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我已经感应到它的气息上涨了不少。

  虽然到了我这个层次,血海反馈过来的力量对我来说已经不足挂齿,但是却能为他提供增幅,我自然是乐意的。

  “我看你能狂多久!”

  归塘界主哪里被人这样轻视过,想也不想解开了第五层封印,狂暴的力量顷刻之间灌输到了他的体内。

  “咔咔咔。。”在那些力的灌输之下,归塘界主的身体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膨胀,很快就涨到了四五米高的样子,体内幅散出了强大的压迫感。

  “第一星域还是第一星域,底牌还是相当多的。”归墟的鬼修们大多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不过他们都明白,归塘界主肯定是底牌的,否则根本不敢跟我独斗。

  “你们知道什么,那可是历任归塘领主在战斗。”

  也有少部分鬼修知道归塘界主体内是有封印的,见怪不怪地说道。

  其实普通鬼修里有这样的反应倒是正常,更多关注着这一战的星域领袖们,心情却更加复杂。

  自从归墟之主闭关到现在,原本还算是恭敬的归墟各星域领袖们,多少都有些心情起伏。

  这倒不是老转轮王治理不善,而是冥王一直在暗中联系这些星域领袖,鼓动他们反抗归墟之主。

  虽然这些星域领袖们并没有被冥王直接说服,可是他们的心里多少都生出了波动,开始向往冥王所谓的自由。

  所以当归墟之主和冥王宣战以来,基本上大多数星域都选择了静观其变,除了少数星域宣布要脱离归墟以外,大多数都在观望着,也并没有派出军队支援归墟星域。

  他们之所以按兵不动,一来是归墟星域和冥王星域暂时还没有分出高下来,另一方面也是在等待着冥王和归墟之主之间的对战结束。

  这些星域领袖都是人精,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们是不敢公然起事的,万一归墟之主完成了晋升,那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在归塘界主宣布要跟归墟脱离以后,这些星域的领袖都有些期待,甚至有不少在暗中打算着效仿归塘界主的作法。

  不过转轮星域的加入,将原本已经不占优势的归墟星域又出现了新的可能,所以他们格外关注着这一战。

  特别是我的身份曝光以后,更是让原本就微妙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让他们不敢轻易表态了。

  “我就不相信,你能一直这么嚣张下去!”只是短短10多秒的时间,归塘界主就完成了新一轮蓄力,身后升起了一大片能量域场。

  “呼呼呼。”能量域场刚一凝聚出来,内部的星力就开始不断增强,很快就覆盖了小半战场上的空间,并将空间都压迫得轻微扭曲了起来。

  “有趣了。”我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眼见域场内凝聚出了一小片星域群。

  虽然看规模域场内只有不到10个星域,可是每一个星域的体型都相当庞大,几乎可以赶上一个小型域界了。

  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那片星域群的气息有些古老,比起其他界主体内的域界,明显要浑厚得多。

  “那是前前前任归塘领主的域界,他在陨落之前,将域界分离出了一部分,交给了前前任领主。”子树界主稍稍感应了一下,很快就分辨出了这一层封印的原主人。

  虽然子树界主一直没有担任过归塘星域的高层,可是他是无双域主的徒弟,对归塘星域的历史还是相当了解的。

  “难怪了,那片星域群给我的压迫特别明显。”我点了点头,看着归塘界主的眼神也变得郑重了起来。

  归塘界主已经解开了第五重封印,再加上前两重力量的叠加,他现在的战力已经快要达到大神的层次了。

  “等你体验一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趣了。”归塘界主早就按捺不住了,直接操控着域界向我袭来。

  “血之域界!”

  我知道现在冰火拳套已经不够看了,所以一个心念过去,直接祭出了体内的域界。

  血之域界刚刚一出现,恐怖的气息立刻席卷而出,径直对着那片星域群撞去。

  “轰隆隆。”呼啸声在阵法上空响起,很快就跟星域群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恐怖的撞击声。

  随着撞击的发生,无穷无尽的冲击波也随之一起出现,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去。

  “不好。”了树界主看了一眼冲击波的方向,立刻指挥着阵法中的军队稍稍移动了一下,加强的阵法的坚固度。

  我们对战的位置正是在阵法的上方,如果任由冲击波作用来下,对阵法肯定会有不小的影响。

  幸好子树界主反应及时,在冲击波幅散到阵法上时,我方的军队已经发生了改变,足以抵抗得了那些狂暴的冲击波了。

  不过归塘星域的修士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们本来就被阵法分成了一盘散沙,哪里还有力量抵抗冲击波。

  “啊啊啊。”

  随着一阵绝望的惨叫,归塘星域的鬼修被碾压了近十分之一,数量更是少得可怜了。

  不过没有人关注着他们,所有有人注意力都在我和归塘界主身上,大家都伸着脖子,等待着这一轮碰撞的结果。

  碰撞的中心早就被浓浓的迷雾笼罩着,阻止了神识的探入,所以他们也无法一眼看到最后的结果。

  “咔嚓!”

  没过多久,逐渐消散的迷雾中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破裂声,与时同时,归塘界的愤怒的吼声也随之响起。

  “我就不相信了!”

  他的吼声划过了寂静的星空,很明显是星域群被我给击破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归塘界主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只得继续解开了第六层封印。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