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潜伏了4万多年的灵智

  “麻痹的,再来点。”

  我满头黑线,几拳下去,又打碎了十多颗残破的宇宙之心。

  铜棺的尿性我是最清楚的,这货向来挑嘴,不管多么珍贵的力量,它在吸收一些以后,就会产生抗体。

  现在的迹象,正是铜棺开始不需要宇宙之心碎片的表现,至于是因为内部的力量饱和了,还是因为厌倦,我也无法准确地了解到。

  铜棺在我的控制之下,不情不愿地靠近了那些碎片,十分勉强地将它们纳入了体内。

  “嗡嗡嗡。”

  我正准备再控制铜棺吞噬一些碎片时,永恒之塔的深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能量涌动的声音,继而剩下的那些宇宙之心似乎是感应到了召唤一样,迅速向着同一个方向聚集而去。

  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这些宇宙之心就聚集成了一个塔状形状,出现在了离我不远的位置。

  “又作什么妖?”我很快就认出那是永恒之塔的模样,看来永恒之塔的灵智比我想像得要高级一些,知道单打独斗不是我和铜棺的对手,所以干脆抱成了一团。

  宇宙之心本身是不带任何属性和意识的,除了宿主以外,能够控制它们的就只剩下永恒之塔这个容器了。

  “看来它知道宇宙之心被你打碎了不少,所以开始反击了。”

  血傀一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永恒之塔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内部以后,对外的攻势有所减弱,所以血傀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看来有得爽了。”

  我摸了摸鼻子,这么多的宇宙之心同时攻击,可见永恒之塔这次是相当认真。

  之前那些宇宙之心相对分散,就算是幅散出强大的威压,也是相对分散,对我来还算是可以承受。

  可是现在聚集在一起的宇宙之心,直接从正面散发出了杀气,让我的眼皮不由自主地狂跳了起来。

  “嗡!”

  我刚刚调整好铜棺准备迎战,宇宙之心组成的永恒之塔里突然席卷出强大的杀气,瞬间跨过距离,作用在了我的身上。

  “咔咔咔。”

  一阵细密的爆裂声从我身上传来,却是我的躯体在不知不觉之间,直接被碾压出无数的裂缝。

  “嘭!”我还没有来得及祭出力量修复躯体上的伤势,一股巨力再次袭来,让我的身体变在成了无数个碎片。

  “卧槽,这么强大的?”我被宇宙之心的破坏力给吓坏了,忙不迭地就要祭出铜棺的力量,修复自己的身体。

  可是我很快就发现,自己被宇宙之心的破坏力牢牢地锁定住了,别说是恢复身体,那些碎片甚至被固定在了星空之中,根本就没有办法移动。

  “轰!”

  紧接着,我就感应到强大的力量再一次镇压下来,这一次直接作用在我的灵魂之上,让我感应到了滔天的痛楚。

  我无法准确地形容出那种痛楚有多么恐怖,只不过才短短2、3秒钟的时间,我的意识就被镇压得慢快要崩溃了。

  宇宙之心内部蕴含着极为精纯的宇宙法则,这些法则会对修士的**和灵魂带来极大的损伤,这一点我心里非常清楚。

  而且宇宙法则对灵魂的破坏是无法逆转的,一旦长时间地暴露在宇宙法则下,修士的灵魂会迅速被磨灭成为泡影。

  “坚持住!”

  血傀大惊失色,急忙祭出力量向着永恒之塔的塔身攻击了起来。

  他本来还是抱着看戏的心情,可是没想到这才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我就被虐待得不成人形,可见宇宙之心的攻击有多么可怕。

  其实这些宇宙之心的威能本来就很恐怖,可是之前永恒之塔的灵智并没有将主要注意力放在内部,而是试图对血傀展开攻击。

  直到发现我一连轰碎了几十颗宇宙之心,并被铜棺吞噬,永恒之塔的灵智怒了,开始有意控制宇宙之心集中对我进行攻击。

  这也是有意识的攻击和无意识攻击的区别,无意识的攻击只能简单地执行着命令,而有意识的攻击,会将力量汇聚在一起,两者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这特么怎么坚持得住。”我拼命发出了灵魂波动,血傀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算是他在这里,处境也不一定会比我好多少。

  “嘭嘭嘭!”

  铜棺不断撞击着永恒之塔笼罩着我的域场,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可是这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模糊了起来,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涣散了。

  “麻痹的,该不会真的被永恒之塔给玩完吧。”

  我拼命想挣扎抵抗,可是却被镇压得完全无法动弹,所有感官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心情十分沉重。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离天界主会冒险从我手里抢走宇宙之心,原来宇宙之心攻击起来,能有这么恐怕的威能。

  这还是由残破的宇宙之心发出的攻击,如果换成是完整的,更是无法想象。

  不过现在我知道这些似乎已经有些来不及了,我的**被撕成了碎片,灵魂则直接暴露在宇宙法则之下,就连一直仰仗的铜棺,也无法冲破被永恒之塔灵智控制着的宇宙之心。

  我想要利用最后的一丝清醒调动体内的其他底牌,但是灵魂力量的大量流逝,让我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很快,我的灵魂力量就迅速退散下去,整个人已经进入了混沌不清的状态,任由宇宙之心攻击着。

  “看来我不在,你还是蛮凄惨的。”就在我的意识快要完全进入黑暗之前,一个熟悉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让我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那个声音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正是一直在沉睡着的始母虫。

  “废话辣么多。。”我知道自己算是躲过了这一次劫难,可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发出一阵灵魂波动,然后就任由自己进入了沉睡的状态之中。

  等到我的意识再一次清醒时,我发现自己身在铜棺之中,青金色的光芒将我笼罩着,让我感到无比安心。

  “这是什么?”我还来不及回忆自己沉睡之前发生的事情,突然发现头顶的棺盖上,似乎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闪耀,这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在凡人时期,在明亮的月光下,看着满天繁星的那种即视感。

  那些光芒就像是漫天的繁星,或者三五成群,或者绝世独立,将铜棺的内部照耀得发出了异样的光彩。

  但是就在我瞪大了眼睛准备细看时,那些光芒猛地一下消失了,似乎刚才那些只是我的幻觉一样。

  我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让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呻吟。

  “你醒了?”血傀和始母虫的灵魂波动直接在我的脑海里响起,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昏睡之前,正在宇宙法则的力量攻击着。

  可是现在,我的身体和灵魂却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似乎我之前的那些记忆,只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没事了就出来吧。”始母虫和血傀感应到我的想法,再一次对我发来了灵魂波动。

  我心念一动,铜棺的棺盖自动打开,我从铜棺内部飞了出来。

  “这是在域外?”我第一时间环顾着四周,却发现我们还在域外,血傀和始母虫都在盘坐在铜棺边上,神色平静地看着我。

  而之前在这片空间里相当明显的永恒之塔,早已经不见了踪迹,这让我感到十分疑惑。

  “是的,你已经安全了。”

  始母虫点了点头,他知道我还记着之前那危机的局面,所以主动对我解释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古怪地看着血傀和始母虫,整个人还处在懵圈状态,无法从血傀和始母虫的记忆里共享到我沉睡的那一段记忆。

  “就在你的灵魂快要被永恒之塔磨灭时,我醒了,然后战胜了灵智,成功将你救了回来。”始母虫和血傀相视一笑,对我这种离线的状态感到有些可笑。

  这么多年来,我的三具身体的都能共享,特别是这么近的距离,根本就不用费太大的力气,轻松就能感应得到。

  “是这样吗?”我有些古怪地看着始母虫,这家伙明明就是一直沉睡着,怎么可能会突然苏醒了。

  而且不论是**强度还是灵魂力量,始母虫跟我都相去甚远,连我都无法抗拒得了宇宙之心的攻击,始母虫是怎么做到的。

  “你别忘记了,他可是永恒之塔的主人。”血傀接过了话锋,他可是一直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一切,始母虫说得确实是实话。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以后,沉下心将自己的灵魂勾连上了他们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足足过了两分钟,我才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始母虫。

  “多亏你向我的体内灌输了大量的铜棺力量,才稳定住了我的灵魂,否则我恐怕已经被它给吞噬了。”

  始母虫冲着我笑了一下,其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还能从永恒之塔内部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它会存在了那么久,甚至连你这个宿主也没有感应到。”血傀拍了拍始母虫的肩膀,他知道始母虫一直为这个耿耿于怀。

  “从它当初选择你开始,就一直在筹谋着这一天。”我也摇了摇头,想到了几万年前,始母虫被永恒之塔选择成为宿主的时候。

  当时始母虫是在平定域外的过程里,被永恒之塔的前主人攻击,因为永恒之塔对灵魂的攻击力十分强大,始母虫差一点就死在了他的手里。

  可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就在始母虫快要陨落时,永恒之塔叛变了,抛弃了前任主人,选择了始母虫这个宿主。

  其实当时我的三具身体就感到十分奇怪,永恒之塔明明没有灵智,怎么会自动择主的。

  直到现在我们才知道,永恒之塔在那个时候已经拥有了简单的灵智,只不过始母虫当时还没有达到界主的层次,所以它才选择了隐藏自己。

  以我们三个当时的眼力,根本就不可能看出永恒之塔内部还隐藏着灵智。

  我带着地球进入到了星空以后,始母虫在大量灵气的灌输之下,可以突破到域主了,永恒之塔内的灵智知道机会来了,所以直接祭出内部的宇宙法则,将始母虫灌输到了界主。

  “幸好你的灵魂已经足够强大了,否则还真的很难逃过这一劫。”血傀也忍不住感叹道,他实在是无法想象,永恒之塔的灵智会隐藏得这么深。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