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安雅琳被绑架

  “72岁?这袁天罡岁数这么大,腿脚倒是灵活。”我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钞票,放到桌子上。

  “你可别把道士当成普通人看,72岁不算什么。就说那个刘渊然吧,他至少活了300多年,之所以受朱元璋的器重,就是因为刘渊然在朱元璋起义推翻元朝的时候,帮了他很大的忙。”

  老龟抱着牙签,别扭地剔着牙齿。

  “活了那么久,最终不还得死。”我起身,拎起老龟走出了这家小店。

  老龟顺势钻进了我口袋,“袁天罡不是说了吗,大学城地底下的神珍,有长生不死的功效。”

  “长生不死?太儿戏了,不可能的事情。”我笑着摇头。

  不对,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又算什么?只要我每隔一段时间,吸一次人血,我的身体永远不会衰弱。

  这能算是长生不死吗?

  “想什么呢?”老龟抠着鼻子。

  “额,没什么,就是想今晚进王雅洁家,该先迈哪只脚,才会显得酷一点。”

  “大?潘浚?阌?恕!?br />
  我带着老龟,向家里走去。到了家附近,我看到大门是半开的,门口有凌乱的脚印,空气中有陌生的气味。

  “安雅琳不会将房门半开的!要么就是关着,要么就是全部敞开,她有一点强迫症。”

  我有了不详的预感。

  “安雅琳不在客厅?”我走进房屋,从窗户里,没有看到安雅琳的身影,心中不由地沉重起来。

  “出事了?”老龟站在我肩膀上,跟我对视了一眼。

  “有陌生人来了!”我急忙跑进房屋,看到房间里的景象,我的心瞬间沉谷底。

  房间里一片狼藉,桌上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板上,客厅的茶几上有着斑斑血迹。

  我拧着眉头,伸出手指沾染血迹,捏了捏,很湿润,还带着一丝的温热,这血液很新鲜。

  我将血液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混账。”我脸色阴沉,一掌将茶几打碎了,压抑的怒火让我心中发闷。

  “怎么了?”老龟担心地问我。

  “这是安雅琳的血液,她血液的气味我不会记错的。”

  在祁门山区的断崖下,在救安雅琳的时候,我曾经舔舐过她伤口的血液。

  我站起身,走到一只破碎的花瓶前,捡起一片碎瓷,上面的断口处有枪击的弹道,瓷片上还残余着淡淡的火药味。

  “恐怕安雅琳是被绑架了,她想要反抗,但是对方有枪,他故意把花瓶打破,威胁安雅琳。”

  我板着脸,推开安雅琳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但是房间很整洁,只有客厅一片凌乱。

  这说明来人只有一个,而且那个人实力不是很强,安雅琳拼命地反抗,将客厅搞得一片狼藉。

  他掏出手枪打碎花瓶,将安雅琳镇住,才成功地将安雅琳绑走!

  我心念急转,迅速地将现场分析,突然间,桌角一滩暗红的血渍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我走过去,粘上血液反复地放在鼻尖嗅了一会,这血液的味道,我非常熟悉,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叮”,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掏出手机,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毫不犹豫地接听了。

  “杨云,你家里的小美女,在我手上,半小时之内,到郊区的承德生态园来,否则,我就录一段视频给你看看,让你看看帮小萝莉开苞的场面。嘎嘎,一定很鲜美。”

  声音经过了特殊处理,听上去不男不女的。

  “杨云,过来杀了他!”电话那边,传来了安雅琳冷冽的声音。

  “啪”,一声脆响,“我的手掌有点大,打起你这小脸蛋,应该很疼吧!喔哈哈。。。”

  “别伤害她!”我压抑住狂涌的怒火,“我马上就去。”

  挂上电话,我来不及思考凶手是谁,披上外衣,出门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奔向郊区。

  “砰”,15分钟后,我下了车,重重地合上车门,不管你是谁,我绝对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老龟趴在我肩上,脸色也不好看,“哪个畜生,就算看你不顺眼,也不能对安雅琳妹子动手啊。”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我到了,怎么走?”

  “速度挺快,穿过生态园,在尽头处,有一间废弃的民房,我在里面等你,快点来送死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直接挂了电话,懒得听他废话,按照他说的,穿过了生态园,在园子的最深处,找到了一间砖瓦房。房子很破旧,显然很多年没有住人了。

  “用不用提防着点?”老龟手掌拖着下巴,坐在我肩膀上,晃悠着双腿。

  “不需要,他绑架安雅琳,用她威胁我,就说明他没有勇气跟我正面交锋,这种人都是弱者。”

  我冷笑一声,推开了两扇木门,踏进了民房。

  “欢迎来到地狱!”刚进门,阴冷的声音就将我包围了。

  我环顾房间,房间里面很空旷,除了一张木板床,一张桌子和两个板凳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而安雅琳此时,正被铁链绑在板凳上,她的身上绑满了炸药,炸药的液晶显示屏上面,浮动着折线状的心电波纹图表。

  “别怕,有我在。”我给了安雅琳一个坚定的目光。

  安雅琳嘴巴被宽胶带封住,不能说话,只是目光剧烈地波动了一下,她的手臂受伤了,殷红的血液将白衬衫都染红一片。

  安雅琳的左脸通红一片,显然是被人掌掴了。

  “咔咔”,

  我紧握拳头,安雅琳这傲娇兽,失去了亲人,表面上无所谓,很高冷,但是我知道她心里孤独。这一次,又因为我受了这么大的苦难,我很自责。

  “杨云,你看看,我是谁?”从安雅琳身后的阴影中,走出一个衣着凌乱,头发枯黄无光的男子。

  他满脸的胡渣,脸上满是灰尘,不知道多久没洗脸了。他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右手关节处还打着绷带。

  只是,本来白色的绷带,已经变得黑漆漆的,沾满了污垢灰尘。

  “你是?”我犹豫了,这人的气息,我很熟悉,只是,我似乎不认识这人。

  “我是王辉,怎么,把我弄到这步田地,你就把我忘了?果真是贵人多忘事。”

  这男子面色狰狞,浑浊的双眼,在看到我的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你是王辉?”我不敢相信,这人的模样太凄惨了,我无论怎样,都无法与那个趾高气昂的富家公子哥联系到一起去。

  “怎么,连你都认不出我了?”

  王辉突然笑了,“说实话,我自己都认不出我了,这都是拜你所赐啊,我爸的企业破产了,我被我爸扫地出门,冻结了一切的资金。”

  “很好的结局啊。”我阴冷一笑。

  “是的,很好的结局,我一度想要自杀,你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

  王辉将风衣掀开,露出了里面精密的电子仪器,液晶显示屏上同样是心电图。

  “高科技,花了我所有的钱,心电感应炸药,那个女的身上捆绑了炸药,只要我心脏停止跳动了,她身上的炸药会瞬间引爆。怎么样,满意吗?”

  王辉狰狞地望着我。

  “没事,把安雅琳身上的炸药拆了就行。”老龟开口了。

  “嗯?乌龟会说人话?”王辉惊奇了片刻,而后冷笑,“没用的,因为我手上还有一个手动引爆装置,你们有什么异动,我直接手动引爆了。”

  “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王辉大吼,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对着我腿关节。

  “我想你生不如死!”

  “砰”,扳机扣动,一颗子弹被击出枪膛,撕裂开空气,打在了我腿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