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最后决战,铜棺惊变(为雨天的路加更)

  “怎么了?”我反而懵了,他瞎叫个什么劲?演戏呢?

  “那个,那里面。。。”

  玄冥惊叫之后,发现自己的面容展露出来了,连忙收回黑雾重新遮住面容。

  即便如此,他依旧沉陷在刚才的惊吓中,脑袋对着铜棺,手臂指着铜棺,支支吾吾地,一直在重复“那个”,“那个”,就是不说完整了。

  能把我急死!

  “你看到了什么?”我看他也不像是在演戏,沉着脸问道。

  “不不不,不是的,肯定是我看错了。”

  玄冥无视了我的问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语气不时地变换,时而惧怕,时而颤抖,时而沉默。

  “祖巫大人出什么事了?”

  阵法外面,盘坐在虚空中的巫族族人们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他们眼中,玄冥往铜棺里看了一眼,就受了急剧的惊吓,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祖巫在搞什么?”

  巫族不明就里,阵法内观望的修士们更不清楚了。

  “告诉我,你在铜棺里看到了什么。”我再次出声,试探着问道。

  玄冥离奇的反应,让别人感到疑惑,却让我惊慌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别人进入你的卧室看了一眼,恐惧地大叫着逃走了,可我自己却不知道卧室里有什么不对劲的。

  正是这样的未知,最让人恐惧。

  “铜棺,铜棺,死了。。。”玄冥语无伦次地说出一些奇怪的词语,我没法将那些词语拼接在一起。

  “喂,喂,玄冥。”我高声大叫,想叫醒他。

  堂堂一个大帝,一个洪荒时期的祖巫,怎么就能被铜棺惊吓成这样?令人费解。

  我拧着眉头观察玄冥,根据他的反应来看,不像是故意做出来的反应,这么浮夸的演技,演出来给谁看?根本没有必要。

  玄冥发生了这样的事,把阵法内外的修士们都看懵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

  我不断尝试和他交流,他看到的东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铜棺的棺盖在打开的时候,刚好是背对我,面对玄冥的,因此他看到了内部的场景,但我只看到了铜棺的棺底。

  “呼。”

  我赶紧飞到玄冥那边,转身面对铜棺,顺着打开的棺盖看了过去。

  在我的视线中,什么都是黑色的,满眼的黑暗,没什么特殊的,就是一片模糊的场景而已。

  “奇了怪了。”

  前后的反差,让我惊疑的同时,也让我毛骨悚然,玄冥肯定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否则不会惊吓成那样,可我这个铜棺宿主却看不到。

  这件事细想就觉得背后冒冷气,铜棺跟了我几十年,我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能把玄冥吓成那样,码的!究竟是什么!

  “啪。”

  我祭出兵之天脉,手臂挥动间,悍然轰在玄冥那巨大的脑袋上,把他的脑袋轰得“啪啪”作响,想打醒他。

  “真硬啊。”

  一连轰了几十下,我也只是把玄冥脑袋周边的黑雾打散一些,没有收到实际的效果,反而把自己的手打麻了。“杨云,怎么了,玄冥被你制住了?”安雅琳传音询问我。

  “不是,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就刚才看了眼铜棺内部,然后变成了这样。”我传音回道。

  “小心点,你还是防备着他为好,说不定他是炸你的呢。”袁天罡传音提醒我。

  落月手上的弓箭拉成了满月,在远处防备着玄冥,只要玄冥有什么动静,他就会动手。

  “呼,呼。”

  足足过了10分钟的样子,玄冥才回过神来,恢复了平静。

  “玄冥,你看到了什么?”我退出一段距离,隔空问道。

  “你是那口铜棺的第几任宿主?”玄冥没有正面回答我,却问了我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我捻着手指盘算了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宿主。”

  其实我是骗他的,我知道自己是混沌铜棺的第一个宿主,开天辟地,母棺诞生以来的第一个宿主。

  “到你了,说吧,看到了什么。”

  “杀了你,把你杀了就什么事都没了,你死了,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玄冥完全无视了我,突然间发神经似的杀了过来。

  “神经病啊!”

  我催动行之天脉,连忙后退,同时硬着头皮取回铜棺,挡在玄冥身前。

  “呼。”

  面对铜棺,玄冥几乎是下意识地停住了身形,显然是被吓得不轻,现在还心有余悸。

  “嗡,嗡。”

  玄冥身周的黑雾剧烈地晃动着,最终凝固住,恢复平静。

  “吼!杀!”

  他似乎做出了某个决定,怒吼着脚踏两条青蛇,破碎虚空,绕过铜棺,到了我面前,身上的骨刺如雨点般爆射而出。

  铺天盖地的骨刺向我射来,封死了我的退路。

  “铜棺在此,再过来试试看!”

  我灵机一动,隔空把铜棺取回来,挡在我面前。

  虽然不知道玄冥看到了什么,但他好像很畏惧铜棺。

  “铛挡挡。。。”,

  密集的骨刺撞在铜棺上,发出了令人牙酸的脆响。

  “噗。”尽管铜棺挡住了骨刺,但依旧有一些暗劲透过铜棺,轰在了我身上,把我轰击得吐血不止。

  “不愧是大帝,还不是我能对付的。”我擦干嘴角的血渍。

  “没用!”

  玄冥大吼着,一拳轰出,锤击在铜棺上,把铜棺震退了。

  “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我就把天脉给你。”我大叫。

  “这一招,你用过了,我不会再上当,愚蠢的人。”玄冥的手掌遽然变成了尖锐的钻子。

  说话间,他手臂摆动,径直对着我的眉心刺来。

  “哐当。”

  我瞳孔收缩,在天脉力量加持己身的同时,引动了铜棺的威能,一连施展出镇世,葬天,封天三大铜棺神通。

  “砰砰砰。”

  玄冥力量剧增,手臂摆动间,将铜棺神通尽数破灭,一路逼近了我。

  “行。”

  眼看玄冥就要接近我,我心中默念一声,勾连行之天脉,脚下小幅度地移动,瞬间从原地消失。

  “想跑?”

  我刚出现在2公里外,耳边却传来了阴森而熟悉的声音。

  “嗯?”我回头看去,看到了一片浓烈的黑雾。

  是玄冥,他的速度和之前相比,提升了很多,竟然能跟上行之天脉的移动速度。

  这就是肉体通神么?再拖下去的话,恐怕我会死在他手上的,他体内的力量在飞快地觉醒。

  “轰轰。”

  我第一时间轰出双拳,想打退他,却被玄冥一巴掌横扫在脑袋上,差点被他打爆了脑袋。

  “滚。”我的双眼中血光弥漫,头顶上空飘出了一道庞大无边的帝王虚影。

  这是神识海和灵魂力量外放的产物,战力不俗。

  “吼。”玄冥也低吼一声,原先身后的虚影上升到头顶,和我头顶的帝王虚影分庭抗礼。

  他头顶的虚影很模糊,9成的区域是无法辨认的,非要描述的话,大致是一个残破的洪荒世界。

  “杀了你,一切都会终结,铜棺会再次沉沦,你必死无疑!”

  玄冥狰狞地大吼,杀我的意志无比坚定。

  “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我是你想杀就杀的?”

  我压制住入主君念帝骨的念头,和他对轰了几下,再次从原地消失。

  从对轰的那几招中,我估算出玄冥此时的修为,提升到了中等大帝,难怪我落在了绝对的下风。

  “呼。”细微的破空声中,玄冥挪移到了我身后,阴冷的气息将我包裹,顽固的力量弥漫,将我禁锢在原地。

  “死吧。”

  玄冥双手变成了两道尖刺,从上而下刺向我的头盖骨。

  这一下要被他刺中,我必死无疑,神仙都救不回我。

  “铜棺!”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沉着心神,召唤铜棺。

  “轰。”

  收到我的指引,混沌铜棺自动飞了过来,悬停在玄冥头顶,棺盖自动打开。

  “嗡。”

  在玄冥动手杀我的千钧一发之时,铜棺内部蓦然间投射下一股氤氲的能量,将玄冥笼罩,把他禁锢在原地。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