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灵魂夺舍

  “其他人先别急,我要先和木耳叙叙旧。”

  我们被禁锢之后,神秘的存在并没有立即对我们做什么,反而是将目标转移到了铁木耳身上。

  “不是铁木真就是拖雷,果然没错。”

  我和安雅琳交换过眼神,心中暗道。

  和铁木耳叙旧,也就只有拖雷和铁木真了,忽必烈应该是被铁木真杀了。

  我们在上一个空间中的行动,肯定都被这位神秘的存在看在眼里,所以他知道我是铜棺宿主,一般的大帝是看不出来的,除非宿主祭出铜棺,暴露身份。

  正因为如此,神秘的存在才不知道安雅琳也是铜棺宿主,只知道我。

  之前安雅琳是没有取出创世铜棺的。

  “轰。”

  我的拳头上裹挟着盘古血脉的力量,猛然间一拳轰在屏障上,只是将屏障打得颤抖,无法破开屏障。

  “这是哪种力量,居然能禁锢住我。”

  我惊讶地看着身周的屏障。

  以我如今的实力,任意施展肉体或者修为,都可以和大圆满半帝搏杀,甚至能和低阶大帝短时间激战。

  就是这么强大的战力,却被一个小小的能量屏障给罩住了。

  “那位铜棺宿主,不要白费力气了,屏障是利用整座陵墓的风水加上数亿生灵的怨气和周边的天地之力组成的。短时间内困住你不在话下。”

  “你究竟是谁?故弄玄虚。”我脸色阴沉。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铁木耳一言不发,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嗡。”

  空间如水波状泛动,一道浑身散发着光芒的人影从天而降,悬浮在我们面前,平静地看着我们。

  “这是。”看到他的刹那,我神色微变。

  站在我们面前的人影并不大,也就是巴掌般大小,而且他还没有真实的躯体。

  他就是一个灵魂体!

  “灵魂体。”

  我们面面相觑之后,全都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木耳。”

  那道灵魂体没有理会我们,径直踩踏着虚空,走到铁木耳身前。

  “爷爷?你是忽必烈?”

  铁木耳早就惊得语无伦次了,张嘴说话都说不利索。

  “我等了你太长时间,你总算来了。”灵魂体对着铁木耳露出了笑容,那种笑容看得我脊背生出凉意。

  “爷爷,真的是你?”铁木耳和他的2位下属也被屏障禁锢住了。

  “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可是外面的那具尸体。。。”铁木耳迟疑了。

  “那是我自己剥离的,用来守卫我的灵魂体的。”

  “为,为什么?”铁木耳不解。

  “呵呵。”

  面对铁木耳疑惑,灵魂体淡淡地笑着,极其神秘而又诡异。

  “居然是忽必烈!”

  看到灵魂体的时候,我就觉得灵魂气息很熟悉,因为在忽必烈的尸体中神识海也残留着这种灵魂气息。

  直到灵魂体和铁木耳对话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竟然就是忽必烈的灵魂体。

  灵魂体说话的声音,和刚才的声音是一样的,那么忽必烈的灵魂体就是刚才那位神秘的存在。

  我们对视间,尽皆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没有想到忽必烈的灵魂体就在我们面前。

  我还以为忽必烈死了,但事实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什么铁木真,什么拖雷,都错了,他是忽必烈啊!

  “你为什么要放弃躯体?灵魂体是无法单独存在的,必须要依托躯体。你不是在自己的陵墓中沉睡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帝陵中?”

  铁木真不断地发问,“是曾祖父让你来守卫天帝陵的?”

  “不,这些问题都不要问,我等会就全部告诉你,今天看到你,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等你等了很久!”忽必烈板着脸。

  “当年,我在沉睡之前,将铁木真拥有龙脉的事情告诉了你,就是希望你有朝一日会前来天帝陵,盗取铁木真的龙脉。”

  “你当时登基的时候,太软弱了,没有胆量去窃取龙脉,所以我等你,等你成长。等你的胆量增长,于是我一等就是将近1千年。”

  忽必烈飘浮在铁木耳的屏障外,严肃地说着。

  “你总算是来了,再不来,就快来不及了。”忽必烈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什么意思?爷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铁木耳愕然问道。

  铁木耳作为局内人都听不懂,我这个局外人就更加不懂了。

  忽必烈的话,跨度太大了,思维跳来逃去地,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忽必烈的灵魂力量并不是很强,只有顶尖半帝的层次,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势。

  外面的那具尸体,是利用种种手段炼制出来的残次大帝,不,现在应该说是我铜棺里的尸体。

  从忽必烈的灵魂气息看来,他的伤势好像是冲击大帝的时候失败,从而留下的。

  本来他的灵魂力量应该是大圆满层次的,受伤之后下降了一个小境界,掉到了顶尖半帝层次。

  如果不是眼前的奇怪屏障把我困住了,我冲出去就能灭了忽必烈的灵魂体。

  一个顶尖半帝程度的灵魂体,还不是我的对手。

  “马上就会明白的,你要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蒙古族。”

  说话间,忽必烈的灵魂上绽放出炽烈的光芒,将昏沉的世界映射出一片光亮。

  “爷爷,你要做什么。”铁木耳忽然间升起了畏惧之情,眼前的爷爷变得陌生起来。

  “吼!”

  不管铁木耳的叫喊,忽必烈蓦然间低吼,灵魂逐渐融入屏障。

  “铿铿铿。。。”,

  与此同时,屏障内部凭空出现了一大串的锁链,这些锁链呼啸间刺穿了铁木耳的躯体,将铁木耳死死地禁锢在原地,使其无法动弹。

  “啊啊!”

  钻心的疼痛让铁木耳惨叫连连,但肉体上的疼痛却比不上心灵上的创伤。

  “爷爷你要干什么!”铁木耳目眦欲裂。

  他是个聪明人,坐守皇位的都不是蠢货,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能看出一些东西。

  “爷爷要用一下你的躯体,然后让我们蒙古族的铁蹄印在全世界的每一寸土地上!”

  忽必烈狰狞地大笑。

  “不,不不,不行!”铁木耳的瞳孔急速扩张,惊悚的感觉充斥全身。

  “你是我的孙子,亲生的,最直系的血脉,甚至连你的父亲真金体内的血脉都没有你的血脉浓,在所有的后代中,你的血脉是和我最契合的。”

  冰冷的语气中,屏障内部凝聚出了一柄三叉怪状的道器,道器缓缓地刺向铁木耳眉心。

  “啊,不要!”铁木耳惊恐地叫喊,却无法挣脱束缚,只能眼睁睁看着三叉状的道器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眉心。

  这种道器的三叉,是呈“品”状分布的,只要伸到铁木耳额头上,刺进去轻轻地转动一圈,就能凿通神识海。

  “我是你最疼爱的孙子啊,我是铁木耳啊,爷爷!”铁木耳还以为忽必烈入魔,丧失了心志。

  “我知道,但是你知道吗,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疼爱你,什么好东西都给你,还把皇位隔代传给你?”忽必烈的灵魂体漂浮在三叉道器上,狰狞地看着铁木耳。

  “为什么?疼爱还需要理由?不是因为我可爱吗?”

  “因为你和我太契合了,我看你的时候,看到的是另一个自己。在你出生的刹那,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你将会是我的备用躯体。”

  “正是有了你的存在,我才敢于施展拳脚,做一些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包括对付铁木真!对付我的爷爷,铁木真!”

  忽必烈语气森寒如魔鬼。

  “呲呲。”

  这时候,三叉道器已经伸到了铁木耳眉心,三叉狠狠地刺进额头,旋转间,凿穿了铁木耳的头骨,在他的眉心凿出一个圆形的孔洞,大小正好容纳忽必烈的灵魂提进入。

  “啊,不要啊!”

  铁木耳惊惧莫名,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呼。”

  忽必烈根本不理铁木耳,身形晃动,就顺着铁木耳眉心的孔洞,进入了他的神识海,进行夺舍。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