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鬼王陨落

  一口透明的古鼎,骤然间显现出来。此鼎三足两耳,鼎身上雕刻着繁杂的纹理。

  古鼎一出,一片浩瀚的镇压之力陡然浮现出来,将周身的术法尽皆阻挡下来。

  我一边炼化铜棺真灵,一边惊讶地看过去,“幕席天?我一直没见他释放鬼域,难道这就是他的鬼域?”

  一只古鼎?鬼域?

  “封天!”幕席天乱发飞扬,额头的方巾在能量的冲击下剧烈地抖动。

  随着幕席天一声低喝,他头顶的古鼎陡然间扩大,转眼间就遮天蔽日了,将所有鬼王都罩在鼎中。

  “炼化鬼域为道器?”巫族的巫师手持水晶球,惊骇地看着这透明古鼎。

  “嘶”,30名鬼王凝重地盯着幕席天,想来幕席天这一手着实让他们感到惊讶。

  我身处四名镇压军都统的包围,自然能将其他三名都统的表情收在眼里。他们并没有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

  “借力给我!”幕席天转身看向卫海3人。

  “好。”卫海略微一沉吟,而后手掌冒出白光,按在幕席天的肩膀上,丝丝缕缕的白广顺着他的肩膀涌入幕席天的体内。

  “万顷如。”奕鑫看了短发女子一眼。

  “奕鑫,你奶奶的,别叫我的名字,万顷如这名字太娘们了,叫我万女侠。”

  短发女子满脸不爽。

  额,貌似你本来就是娘们 ̄□ ̄||

  奕鑫和万顷如手掌搭在幕席天的背后。顿时间,一股股白色的气旋从三人身上卷起,向着幕席天身上汇聚而去。

  “轰隆”,幕席天全身散发出摧残的白光,而后白光被幕席天转移到巨鼎之上。

  “咔咔”,随着能量的注入,巨大的古鼎散发出天威般浩荡的气息,古鼎中的空间出现了密集的裂纹。

  “想要炼化我们?”巫族的鬼王们笑了,“即使是化鬼域为道器,加上4位鬼王的力量,也妄想炼化30名鬼王?”

  “封”,幕席天并不理会他们,嘴唇蠕动,突出一个沉重地音节。

  紧接着,古鼎内出现了令人心悸的波动,空间都扭曲了,诡异的能量瞬间降临,作用在所有鬼王身上。

  “砰”,一位野兽模样的散人鬼王,胸前骤然凹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有意思。”雪熊身披冰甲,利爪挥舞间,将这股看不见的力量轻松拨开了。

  在镇压之力出现的瞬间,30名鬼王皆是面色一沉,纷纷祭出了防御手段,抵抗古鼎中的炼化之力。

  幕席天脸色通红,手掌虚按在空中,“不行,我们力量太薄弱了,寡不敌众,抵抗不了多久的。”

  “吼”,鬼王们纷纷爆发,冲杀过来,剧烈的能量波动辐散过来。

  “噗”,幕席天面色一滞,嘴里喷出了滚烫的血液。

  “挡不住了。”我心沉到了谷底,同时迅速地破开铜棺的重重封印,心神炼化真灵。

  “嗡”,我手上的铜棺闪现出浩渺的微光,铜棺的真灵被我勾连,我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我焦虑的心情顿时平复下来,无悲无喜。心神沉入铜棺真灵,一股极其怪异的感觉充斥我的心灵,这种感觉很熟悉,很亲切,让我很放松。

  “他怎么了?”万顷如瞥眼发现了我的异状。

  “别分心。”

  幕席天低喝一声,四人身上激射出一道流光,连接成一圈,将我紧紧护住。

  “陨石!”巫族的术士手臂挥动,天空裂开,一颗颗磨盘大小的陨星从天外降临,恐怖的速度将空气都点燃了,俨然下起了漫天火雨。

  “天灾!”另一位术士双眼的眼白陡然消失,被深邃的黑雾替代,他板着脸望向幕席天。

  “哗啦”,我们5人身周的空间出现了裂缝,大片的墨黑色气体飘荡出来,将我们环绕。

  “诅咒!”幕席天面沉如水,身体一颤,身上的威压弱了起码3成。

  “镇压军,哈哈,你们四个都统也有今天!以前不知道灭杀了多少族人,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2只食尸鬼双眼血红,眼中的血丝蔓延到耳根,他们踩踏在一只巨大的脑袋上,操控着血液,凝聚出滔天血术,向着幕席天4人攻伐。

  “嘎嘎。。。”

  7名幽冥地府的鬼王惨叫中,激发鬼术,“镇压军?4个白痴,明知事不可为,还为了一枚令牌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轰咔”,远处大片的人潮中,上万的镇压军将所有的鬼怪都挡了下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镇压军部队也开始出现了大面积的伤亡。

  “都统!”镇压军中数十位千夫长看到幕席天四人被铺天盖地的术法淹没,目眦欲裂。

  “誓死也要挡下这数万鬼怪!”镇压军的军官眼睛通红,都统生死未卜,他们无能为力!只能尽职地斩灭眼前潮水般的鬼怪。

  “轰”,大片大片的鬼怪将镇压军淹没了。

  。。。。

  “挡不住了!”幕席天声音中有些无力,面对近在眼前的术法,他转头看了我一眼。

  “老夫,已经尽力了。”

  “玛德,姑奶奶要因为一枚李光令死在这里了?说好的要抢铜棺的。”万顷如艰难地凝聚出一片凝练的气墙,挡在身前。

  卫海冷冷一笑,身形暴掠间,离开了轰击范围,居然在这时候临阵脱逃了!

  “混账!”奕鑫面色阴沉,他踏前一步,将卫海的空缺填补上了。

  “轰咔”,铺天盖地的鬼王形成一个包围圈,将我们4人团团围住,狂暴无匹的术法疯狂地轰击。

  “砰”,幕席天三人的鬼域被打碎,身体一软,差点就要瘫倒在地。

  “噗嗤”,三人大口地吐着血液,他们脚下早已是血红一片了,他们身上尽数是伤口。

  就连万顷如这个爱美的女子,脸上都被划出了狰狞的伤口。

  “轰”,三道整天的响声传出,幕席天三人身形巨震,骨头碎裂大半,身形都佝偻了。

  一股悲壮的气息从三人身上传出。

  “再来啊!”幕席天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抹了一把嘴边的血水,就连额头的黄色方巾,都被染成了血色。

  这样一个耄耋老人,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无畏地迎接30名鬼王的轰击。

  “古鼎血炼八方!”幕席天一个人就挡下了大半的攻击,他仰天狂吼,手握成拳,重重地往胸口锤击,大口的血液激射出来,被他喷在古鼎上。

  随着心头鲜血的浇灌,古鼎骤然收缩,似乎有了神志,瞬息间回到幕席天的手中。

  “哗啦”,幕席天手掌巨颤,古鼎犹如生灵般,吸食着幕席天的血液,而后鼎身上浮现出一条龙纹。

  “去。”幕席天嘴唇发干,他艰难地祭起古鼎,迎向漫天的术法。

  “血炼!”奕鑫面色苍白,能量已经枯竭了,他担忧地看向幕席天,没有想到幕席天居然拼命了。

  “吟”,鼎身上的灵纹从古鼎上脱离出来,将面前大片的术法尽数挡下。

  “昂”,血龙惨嚎,身体上出现了大片的伤口,血水洒落一地。

  “噗”,幕席天神色萎靡,身体一晃,他连忙稳住,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双腿在颤抖,嘴唇不停地哆嗦,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

  “撕开!”远处一声暴吼,巨大的雪熊跃到半空,骑在血龙身上,凶残地将其撕成碎片。

  “你们都去死吧。”30道鬼域碾压而来,而这时,幕席天三人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

  悲凉的气息莫名地飘散出来,因为李广令,他们三人誓死护卫着我。

  “再争取一些时间。”幕席天苍老的声音响起,三人身体摇晃,灵魂都已经透支了,尤其是幕席天最为惨烈!

  “轰咔”,漫天的鬼王,遮天的鬼术,让我们无路可退。

  “拼了老命,我也要尽忠职守!”幕席天眼神一狠,口吐血沫放肆地狂吼,就要祭出生命的道术。

  “啪”,陡然间,一只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

  “辛苦你们了,下面,就交给我吧。”

  “嗡”,天地色变,阴云密布,末日降临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