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崆峒印异变(为???蚣痈??/span>

  “这个地方,荒废了有很长的时间了。”我皱眉走在离愁身后。

  “嗯,是的,那只始母虫的尸体就在建筑群最深处,我带你去看看。”

  离愁一点都不像是受重伤的人,气息平稳,带着我向城池深处走去。

  建筑群的地面上堆积了一层灰褐色的粉末,那些都是尸体风化成的灰尘。

  还有一些修为强大的虫族尸体躺在建筑群各处,尚未被风化成灰尘。

  “既然始母虫死了,你为什么还能感应到她的气息?”一路上走着无聊,我随口问道。

  “始母虫即便是死了,但只要躯体还在,我就能感应到对方的气息。你高估了我的感应程度,我只能大致地感应始母虫存在的方位,不能判断出她们的生命状态。”

  离愁耸耸肩膀,表示无奈。

  一路经过建筑群,我们都没有碰到危险,很轻松地就进入了建筑群的核心区域。

  要不是离愁带路的话,我肯定是找不到核心区域的,树干中建筑群的结构比较复杂,类似于迷宫,一般人很容易在里面迷路。

  我注意到内部的树干壁垒上,有几处地方也贴了白纸,这种白纸和树干外贴的那种是一模一样的。

  我看到了,离愁也发现了白纸,她这次可就谨慎多了,小心翼翼地避开白纸,不敢再毛手毛脚的了。

  “吱呀。”

  在一座大殿前,离愁伸手推开了庞大得不可思议的殿门。

  这扇殿门高达上千米,横展也有数百米,一扇金属质地的殿门要推开,还真得使出吃奶的力气。

  “嗡。”

  走进大殿中,跨过门槛的刹那,我的腰间闪烁出一圈莹亮的光芒,随后一股淡淡的感应从我心中浮起。

  我不动声色,垂下右手,扶住了腰间悬挂着的一个白色小布包。

  如果我没有感应错的话,刚才的异状是从这个白色的小布包里传出的。

  小布包并不大,也就拳头般大小,除了我之外,谁都不知道里面藏的是什么。

  “崆峒印怎么生出感应了?我得到这件神器之后,几十年都没有半点动静,今天这是怎么了。”

  抓着小布包,我的心中却在嘀咕。

  “怎么了?”离愁感应到我的不对劲,转身看了过来。

  “没什么,我在看大殿四周的景象,出神了。”我把手心的布包放下,走了上去。

  大殿里其实没什么可看的,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没有摆设,只有大殿最深处的一张庞大龙椅。

  那张龙椅有多大?我反正是隔着好几千米都能清晰地看到。

  走近了一看,龙椅的坐席距离地面都有上千米,大得不像话。

  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在浮夸的龙椅上,盘坐着一位长发女子。

  这位女子闭着眼睛,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威压,长而亮的睫毛轻微地抖动着,显得十分灵动。

  她浑身就披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色纱衣,所有不能被看的部位都暴露得很清晰。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五官和容貌太精致了,简直就是艺术品。

  而且!她的背后生长有一对五彩斑斓的透明翅膀,就像是蝴蝶翅膀虚化后的产物,那种绚丽,无法用语言表述。

  “她,她是谁?”

  我瞪大了眼睛,诧异地看着女子。

  离愁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始母虫啊,在这种地方的除了始母虫,还能有谁?”

  “她是始母虫?”我的嘴巴张成了“O”型。

  我擦,有没有搞错,这么精致,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是传说中的始母虫?在我的印象里,始母虫就是一只胖乎乎的狰狞肉虫,就和蚁后那样恶心的存在。

  但他吗的!这个女子是始母虫?

  我的世界观要崩塌了。

  “怎么了?你很怪。”离愁搞不懂我为什么会这么震惊。

  “始母虫的样子,和我想象中的区别很大,所以我很惊讶。”我仔细地打量始母虫。

  “你想象中的始母虫是什么样子的?”

  “一只浑身是洞的肉虫。”

  “那是始母虫的初始形态,在始母虫刚诞生的时候,确实和你想象中的差不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始母虫也在进化,所以逐渐就进化到了你眼前的这种形象。”

  离愁指着龙椅上盘坐着的女子。

  “就像你们人类,一开始也不是现在的样子。人类是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你们诞生之初也很丑陋。”

  “嗯,”我明悟地点头,“她这是,死了?”

  “死了,早就跟你说过的。”

  “一点都不像尸体。”我把手伸到始母虫面前,捏了捏她的脸,很有弹性,但是没有体温,皮肤冰冷如寒冰。

  “真死了。”一摸之下,我就感应出来了。

  “死得非常干脆,灵魂瞬间被灭,你也可以看到,临死的时候她是在修炼状态,因此现在还保持着盘腿冥想的动作。”离愁说道。

  “什么样的存在,才能悄无声息地杀到建筑群深处,然后瞬间粉碎始母虫的灵魂?”我询问离愁。

  “最困难的不是瞬间灭杀始母虫的灵魂,而是闯过始母虫的护卫,以这只始母虫的力量和这个域外异次元的规模看,她肯定有大帝级别的护卫。”

  离愁面色沉重。

  “嗡。”

  在我们交谈的时候,女子的体内传出轻微的嗡鸣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当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的时候,赫然发现她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印记。

  是朱红色的印记,正在绽放着淡淡的光芒。

  我和离愁面面相觑,沉默了好几分钟,都不知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她只剩下没用的躯体了,应该不是残留的神力,这具躯体一点作用都没有,既没有精血也没有力量,顶多只能算是个摆设。”

  离愁是始母虫的后裔,对女子的情况很了解。

  “嗡嗡。”不管我们怎么想,女子眉心的印记依旧在闪烁着光芒。

  “奇了怪了。”离愁托着下巴,不断地思索。

  而就在这个时候,悬挂在我腰间的崆峒印却自动飘浮起来,似乎是受到了某种似召唤,不受控制地向着始母虫飞去。

  “啪。”

  我心中一惊,连忙伸手抓住布包,阻止了崆峒印的前进势头。

  离愁听到声音,也懒得回头,目光锁定始母虫,在思虑着。

  我抓回崆峒印之后,犹豫了好久,小心翼翼地从布包中拿出来,将底面倒过来看了看。

  这一看之下,我顿时大惊失色,崆峒印底面的印章纹理,和始母虫眉心处的发光纹路是一模一样的。

  心惊之下,我还可以抓着崆峒印,仔细地比对了很久,确实是一样的。

  崆峒印即便是似被我抓在手上,也依旧想冲向始母虫。

  “崆峒印怎么会和始母虫产生共鸣?没有道理啊。”

  我就这么握着崆峒印,纠结了很久,最终一咬牙,伸手推出,擎着崆峒印稳稳地盖在了始母虫的眉心。

  两者的纹理都是一样的,而且崆峒印和始母虫产生了共鸣,修士的第六感又没有给我传达危险的信号,所以我索性就试试看。

  “彭。”

  崆峒印和始母虫眉心相触,发出了低沉的碰撞声,印章和眉心的印记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

  离愁被巨大的动静惊醒,疑惑地看着我。

  “先别问,自己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目光锁定在崆峒印上。

  “咔咔咔。”

  短暂的寂静之后,始母虫的眉心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内部的场景。

  “吼!”

  裂缝中传出了阵阵暴躁而不甘的怒吼,却是几只狰狞的虫族被禁锢在内部,对着我们怒吼。

  “被困在了始母虫的躯体里,这些应该都是始母虫生产出来的虫族。”离愁瞪大眼睛看着。

  “4尊大帝?”我的下巴都快惊掉了,被困在始母虫躯体里的那4只虫族,身上散发出只属于大帝的滔天威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