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往世,来生

  “你没有在逗我?”徐叔听完了,没有感到惊喜,反而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卧槽,当然没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天尊对魔化都有研究?魔化可不是一种能力,而是灾难,正常修士可不会把魔化当成一种能力来研究。”

  徐叔还是不太相信。

  他经历过入魔的痛苦,知道魔化的可怕,从古至今,成功恢复清醒的也只有徐叔这么一个例子。

  “何止是研究魔化,我跟你说啊,那个天尊的爱好非常广泛,对什么都有研究,包括不同种族的天赋能力杂糅,甚至是双修方面。”

  我无奈地解释道。

  估计是天尊没有敌手,加上寿元绵长,闲得慌,于是就对各种事物进行研究。

  手札里还有对同性双修的研究,不得不说,那位天尊真是人才,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因为当今的修界,同性双修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了,咳咳。

  在那本手札中,蕴含的信息实在是太丰富了,3秒钟时间根本不够我看的。

  别看手札整体很薄,但翻开一看,就会发现每页的纸张非常薄,而且手札内部似乎蕴含着空间法阵,将无数纸张压缩到成了薄薄的一册。

  我现在定神回想了下,就我浏览到的纸张加起来,厚度能有近1米了,非常夸张。

  “你还记得关于魔化的修炼吗?让我来试试看。”徐叔将信将疑地问道。

  “记得,可是修炼的方法不全,有些地方要你自己琢磨。”

  我稍微回想了下,把魔化的修炼方法传给了徐叔。

  “这种修炼方法,前所未见,不可思议。”徐叔接收了信息,顿时愣住了,陷入修炼状态,不时发出惊叹。

  “看来是有效的。”

  看到徐叔这模样,我暗暗点头。

  如果他补全修炼方法,并且进行修炼的话,可以轻易提升至少5倍的战力。

  我看过那份修炼的介绍,简单说来,就是和我的血丹连爆差不多。

  我的血丹每爆炸一次,都能提升数倍的力量,徐叔的魔化能力也一样,只不过魔化提升的力量比血丹连爆更恐怖。

  “咦,不对劲啊,怎么回事。”

  在徐叔陷入修炼的时候,我却惊疑了起来。

  那部分传给徐叔的信息,我突然记不起来了,好似遗忘得一干二净,任凭我怎么回忆,都回忆不出。

  “不会吧,我还有健忘的时候?刚刚传给徐叔,怎么转眼间就忘了?不可能的。”

  我抱着脑袋努力回忆,依旧记不起来。

  难道是手札的问题,信息是无法共享的?

  我冷静下来,心绪浮动,脑海中飘出无数个念头。

  天尊手札里可能是被下了某种神秘的诅咒,在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人得到信息。

  我把魔化部分的信息传给了徐叔,自己就失去了对应部分的记忆,同时天策也看不到那部分的信息了。

  这都是我的猜测,谁也不知道手札是什么情况。

  纠结了片刻,我就不再胡思乱想,把手札里的部分信息分别传给了孟婆和道濂他们。

  虽然我只看了3秒,但看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其中以神通为主,当然这是我自动筛选的,选择性地翻看了神通,其他的部分直接掠过去了。

  像是天尊的突破心得之类的,我就没看,虽然很有价值,但我看不懂,看了也记不住,不如多找点神通。

  能被记载到手札上的,都是威力巨大的神通,而且还都失传了,唯一可惜的是,所有的神通都是残缺的,需要自己补充完整。

  我只留了2式神通,其他的都给了孟婆和道濂他们。

  自己留的2式神通,分别是“控气”和“定身”,定身的效用简单粗暴,就是让事物或者人静止。

  定身是辅助型的神通,但战斗价值很高。

  在双方激战的时候,我施展定身术,把对方定身1秒钟,都足以杀了他。

  还是那句老话,神通不完整,要自己补足。

  “嘭嘭嘭。。。”,

  天策和大帝们战斗到了高潮阶段,双方谁都不愿意放手,打得风云变色,周围观战的修士们都被波及,死了上千位。

  要不是凉亭附近有阵法加持,这片世界都能被拆了。

  徐叔和孟婆他们都无心观战,全在感悟我送的残缺神通。

  “别逼我解开封印!”

  2小时之后,天策浑身负伤,红着眼狂吼,磅礴的气浪震退了大帝们,战场陷入短暂的平静。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被诅咒的家族成员,天氏。”

  御兽宗的宗主脸色凝重。

  “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能拥有名字,天策,呵,据说天意不允许被诅咒的家族族人拥有姓名。”卫神意味深长地看着天策。

  “不要逼我,你们杀不了我,但我能杀你们。”天策狂躁地扫视大帝们。

  他的状态不太好,浑身杀气缭绕,受了很重的伤势,再打下去肯定是要祭出底牌的。

  “你可别死,你死了,老子的沐风剑就没着落了。”我只能期待天策能撑住了。

  “嗤嗤,噼啪~~”

  就在大帝们对峙之际,凉亭边陡然出现了一片雷电交织成的光幕,诡异的气息从内部飘了出来。

  “咻咻咻。”

  我都没反应过来,3位大帝就冲进了光幕。

  “我去,至于嘛,不用这么拼吧,万一那上面有禁制呢?”我汗颜了。

  为了占据最好的夺宝时机,大帝们还真是不要命。

  “走。”

  一声令下,半帝和道皇们蜂拥冲进光幕。

  留在这里也是看戏,还有被余波灭杀的危机,不如赶紧去下个区域碰碰运气。

  如此明显的通道,傻子都能看出来。

  通道出现,那些围攻天策的大帝们开始犹豫了,一方面不甘心天尊手札落入天策手上,一方面又想尽快去下个区域夺宝。

  “来啊!不想死的就继续,大不了同归于尽,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交出手札。”

  观察到大帝们的犹豫,天策当场大吼,态度强硬,没有松口的意思。

  “暂时放过你,后面有的是机会。”

  卫神留下句狠话,就顺着光幕离开了。

  而后大帝们先后离开,转眼间就只剩下天策和徐叔他们了。

  天策这块硬骨头可不好啃,不如去下个区域碰碰运气,至于天尊手札么,就像卫神说的那样,往后还有机会。

  “呼。”

  天策吐出一口浊气,降落到我身前,伸手把银色的沐风剑递给了我。

  “答应你的事,”他对我点点头,“我的灵魂烙印已经解除了,你重新祭炼一下就能使用。”

  “好。”我接过沐风剑。

  “无论如何,这次多谢你,但接下来,我是不会让你的。”天策郑重地对我说道。

  “我理解。”我微笑着。

  简单说了几句,天策就进入了光幕。

  “这份修炼方法,太神了。”徐叔清醒过来,带着转轮殿的修士进入了光幕。

  场景变幻,我们出现在一片空旷浩瀚的世界,里面的灵气浓度非常高,偌大的世界只有两根通天的石柱。

  两根石柱的颜色都是灰色,粗细和长度也一致,区别在于石柱表面的纹理不同。

  一根石柱是黑色的纹理,另一根是白色纹理。

  并且两根石柱隔开了很远,距离至少有十公里。

  最最显眼的是石柱上面烙印的字体。

  字体和手札中的一样,都是很久很久前的修界通用字,我们能够看懂。

  黑纹石柱上的字是:往世。

  白纹石柱上的字是:来生。

  石柱上的字是暗金色的,在灰色的石柱底色衬托下显得异常醒目。

  “什么意思?”我看不懂。

  这里也没别的东西,难道两根石柱就是宝贝?那些先进入的修士也在石柱周边打量,眉头紧蹙,满脸的疑惑。

  “在你们眼前的两根石柱,代表了过去和未来。”

  突然间,一道飘渺的声音凭空出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