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城主司徒炫

  “你也是够了,”老龟捂着额头,“徐叔是安雅琳的爸爸好吗!”

  “哦,也是。”

  我摩挲着下巴,心中也是清明了一些,对啊,徐叔是安雅琳的爸爸,我也不能乱想不是。

  但是他吗的莫名奇妙地感到胸闷啊,别问我为什么!反正就是烦躁!草!

  有的时候,自己知道是不对的,但是就是不爽啊!有什么办法啊!就是这么任性!

  鬼世界中没有白夜黑夜之分,天色永远是昏沉沉的,鬼魂不需要睡觉,只是需要一个安身的地方休息。

  “我们在大漠城里面,倒是可以收敛气息,但也不能够一辈子躲在大漠城啊!”

  我心情沉重,母棺在我手上这个消息暴露了,天知道以后我会面对多少危险,又有多少强者会来追杀我!

  我坐在窗前,看着繁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鬼魂,发现他们的修为有高有低。但是修为最高的,都只是下等鬼将。

  我粗略地数了数,光是客栈下面的这条街道,在10分钟内,来来往往的鬼魂就超过了200多。足以看出这座城市规模之大。

  在我们住进客栈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城市的南北角遥遥地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是血族!”我面色一沉,站起身,透过窗户,向着遥远的天际看去。

  虽然我看不到血族的身影,但是我能闻到他们的气息,我对血族的味道特别敏感,就像是猎狗对猎物的灵敏一般。

  陡然间,城市的上空出现了几十道模糊的流光,流光向着城市中迅猛地坠落下来。

  我眯起了眼睛,那几十道流光,应该就是追杀我的,他们中只有寥寥的几只血族,显然,还有其他势力的强者也赶来了。

  “一路上,徐叔的气息都被他们锁定了,突然间气息消失了,而且正好消失的地方有一座城市。那么他们应该可以猜到我们就在城市里面。”

  空中出现的流光,被城市中的鬼魂们察觉到了,但是这些鬼魂们并没有对其产生太大的关注,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这座城市的鬼魂,似乎已经习惯了入侵,即使空中产生了剧烈的破空声,他们也能安然做着自己的事情。

  “禁空!”大漠城上方陡然间出现一道无情的声音,紧接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长戟横亘天地,浩荡的天威降临,将几十道流光尽皆挡住。

  “砰砰。。。。”,霎时间,天空中阴气缭绕,乌云凝聚,磅礴的能量爆发。

  “哪来的活人?还有血族,居然敢闯我大漠城。”

  大漠城最中央处,一个圆柱形建筑中传出悠远浩渺的声音。

  随着声音的出现,空中的金色长戟越发地闪耀,恐怖的气机在大漠城上空弥漫开来。

  “轰咔”,大漠城北门剧烈地震响,而后大漠城的街道上光芒一闪,出现了三个人,两男一女。

  他们身上荡漾着威严的气息,刚一出现在街道上,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群贱民!”手臂上缠着丝带的女子冷哼一声,摄人的气场放开,将闹市上成千数万的鬼魂压迫。

  “砰砰。。。”,

  数万的鬼魂经受不住压迫,骨节爆响,就要跪伏在地上。

  “吾的子民,只跪吾!”浩然而雄浑的声音,在城市之中响彻。

  “混账,见巡察使而不跪,是想逆反吗?”面容阴冷的男子手上凝聚出一把方天画戟。

  “大漠城,吾为主!”声音落下,圆柱形建筑之中,轰然冲出一束火红的光束,向着三名巡察使激射而来。

  沿路的建筑都被恐怖的冲击波绞成了废墟,狂霸的气势横扫整个大漠城。

  “司徒炫城主!”鬼魂们惊讶地看着这道红光。

  “杨云,”我的耳边传来了徐叔的声音,“赶紧到客栈下面来,我们要离开了,大漠城不能再待下去了,我们的行踪隐瞒不了的。”

  “走,离开客栈,出大漠城。”我对着袁天罡和老龟说了声,和他们一起下楼。

  “房钱!”看到我们一副急匆匆离开的样子,掌柜的冲着我们的背影大喊。

  “房你麻痹的钱!”我头都不回,玛德,看柳茹芸看那么久,还想问我要房钱?

  我们到了客栈外,徐叔和王雅洁4个已经等候在外面了。柳茹芸醒了,她依旧那么冷艳,正安静地站在僻静的角落,和徐叔他们保持着距离。

  “她还是信不过任何人。”

  我心中感叹,柳茹芸这个女人,我捉摸不透,她的心门好像紧紧地闭合了,谁都无法进入。

  唉,也不知道当初陈毅是怎么走进她心中的,柳茹芸居然为了陈毅,甘愿接受血池的洗礼,成为一只食尸鬼!

  “你醒了?”我走向柳茹芸。

  “踏踏”,柳茹芸后退了几步,与我保持距离,并不说话。

  “你怎么了?”我眉头紧锁,心里很不舒服,我这么卑微地对她付出,她整天对我冷淡。

  “没怎么。”柳茹芸扫视了我一眼,她的瞳孔深处微微地波动了一下,而后再次恢复了平静。

  “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受伤很重吧?”我语气中的担心死掩饰不住的。

  柳茹芸摇摇头,不发一言。

  安雅琳站在徐叔身边,离我很远,似乎跟我就是两个陌生人。

  王雅洁一如既往地柔和,无论何时,我只要跟她对视,总会在她眼中看到无止尽的温柔。

  “唉。”我轻轻地叹了口气,真累,玛德,看来我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我只能选一个。

  在这瞬间,我心中浮现出安雅琳的身影,但是看到安雅琳如今的冷漠,我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安雅琳和柳茹芸都对我冷淡,好像只有王雅洁一直围绕在我身边,无怨无悔,现在的王雅洁,我应该选择吗?

  “走!”徐叔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气色好了很多,说话的声音也更加有底气了。

  “柳茹芸,跟着我们,不然你以血肉之躯,在鬼世界之中,绝对是死路一条的。等我们到了人世界,你可以离开。”

  我坚定地看向柳茹芸。

  柳茹芸点点头,并不拒绝。

  徐叔手指点地,激射出一缕缕黑色的雾气,形成一嗖小舟,继而他第一个跳了进去。

  “都进来,趁着追兵被大漠城城主缠住,我们赶紧走,我伤势恢复了很多,已经不会再留下踪迹了。这次我们必定能逃脱追杀。”

  徐叔凝重地看向天空,那里乌云汇聚,电闪雷鸣,一把擎天长戟在乌云中狂霸地劈砍着几十道流光。

  “轰隆”,闹市中,司徒炫全身沐浴血光,没有显露出真容,这道身影虚幻,显然不是本体。

  司徒炫仰天大吼,“大漠城的子民,心中默念吾的名字,吾将带着你们的意志击杀来犯者,击杀地府巡察使!”

  “你敢!”三位地府巡察使来自同一殿,他们狂怒,区区一个城主,居然敢做出这样的逆反之事。

  司徒炫的声音传递向整个大漠城,片刻之后,一缕缕无形之气,从大漠城的城名眉心飘出,向着司徒炫涌去。

  “哗啦”,骤然间,大漠城的半空弥漫着一股玄奥的能量,这些能量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最后融入了司徒炫的眉心。

  “嗡”,我只看到血色的光柱上,出现了一个小型的漩涡,迅速地吸收着无尽的念力。

  “砰”,血色光柱骤然间扩大了10倍,横扫八荒的气息席卷九天,司徒炫的气息迅速飙升。

  “噗”,就在司徒炫实力暴增的同时,大漠城高空的长戟威能大增,势不可挡地将大漠城领空上的几十道光华尽数湮灭。

  “哗啦”,残魂连同血肉,如同雨点般,从高空溅射下来。

  徐叔手掌在虚空中一推,阴力所化的小舟拔地而起,向着天外激射。

  “铜棺宿主!”三名巡察使大惊失色,就要丢下司徒炫去追击徐叔。

  “你们三个,留下吧,巡察使也不能这么猖狂。”威压的声音从血色光柱中传出。

  “为我大漠城带来危险,将我大漠城的城民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你也不要走了。”

  司徒炫如果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话,他这城主做得也太昏庸了!

  司徒炫并没有出手拦下徐叔,因为在大漠城的领空上,还有金色的长戟等着徐叔。

  “地府巡察使又怎样,今天,我就要灭了4名巡察使!”司徒炫暴怒地狂吼。

  “轰咔”,血色光柱将三位巡察使笼罩,滔天的杀机显露无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