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不死之身刘渊然

  “献祭炼天铜棺,你会出事吗?”我比较担心刘渊然,谁也不知道他目前的情况怎么样。

  “不会,你放心,献祭过后,我只会在短期内比较虚弱罢了。”

  刘渊然的声音从炼天铜棺中传出。

  “这就好,”我的心中长处一口气,而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你之前跟我说,在陕西镇压一个神秘的存在,就是秦始皇嬴政?”

  趁着嬴政被炼天铜棺控制住,我一边恢复能量,一边询问刘渊然一些问题。

  “是的,我镇压的就是嬴政,他是镇世铜棺的宿主,野心很大,并且对铜棺力量的开发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

  炼天铜棺的棺盖一直紧闭着,刘渊然始终没有出现。

  “有多高?”我下意识问道。

  关于嬴政开发铜棺这件事,我在和嬴政对战的时候也感应出来了,他对铜棺的开发程度确实很恐怖。

  只是,我没有概念,不知道嬴政现在是处于哪个高度。

  “他大概开发了镇世铜棺4成的能力,而我开发了炼天铜棺2成力量,你的话,1成可能都没有达到,否则也不至于被嬴政压制得那么夸张。”

  “我1成都没有开发?”我着实惊呆了。

  “是的,刚才你和嬴政对抗的那几招被我看到了,你对铜棺的开发度确实不尽人意。”

  刘渊然语速飞快,“我是一直在镇压着嬴政的,本来一切都稳定,可是他在10天前悄然出手,反向把我给封印了。”

  “我当时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看来,他是为了把我支走,好安心对付你。”

  “不过总算是及时赶到,否则你今天走不出主殿。”

  刘渊然没有跟我开玩笑,每一句的语气都无比凝重。

  “他有那么强?我居然都没有还手之力!”被刘渊然这么一说,我忍不住诉苦起来。

  “强,非常强,你可以把他当做上等大帝境界的你,并且是几千年后的你。你觉得现在的你打得过几千年后的你吗?”

  刘渊然反问。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几千年后的我可以吊打现在的我。”我实话实说。

  “那不就行了,修界里能越级杀人的精英很多,比你机遇多,天赋高的人也有,他嬴政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你要走的路还很长。”

  刘渊然语重心长地说道。

  “嗯,现在就赶紧打退他吧。”我点点头,也不敢说抢走镇世铜棺了。

  现在的我,要想抢走3千年后的我的铜棺,那根本是痴人做梦。

  一般的修士在沉睡的时候无法修炼,但铜棺宿主不同。

  铜棺宿主要屏蔽自己的气息,就只要把自身葬入铜棺就行了。

  宿主在铜棺里是可以继续修炼的,所以说嬴政在沉睡的时候也在修炼。

  换句话说,他足足在铜棺里修炼了3千年,再加上沉睡前的实力,那他么的简直丧心病狂了。

  “刘渊然,我忍你很久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动静就是想一举拿下你们两个!”

  镇世铜棺中传出了嬴政霸道威严的吼声,同时铜棺还在剧烈震动。

  “抓紧时间恢复能量,他一出来我就献祭炼天铜棺。有子棺的献祭力量加持,母棺的力量一定会觉醒,虽然不至于杀了嬴政,但足以让你打伤他。”

  刘渊然凝重地叮嘱我。

  “好。”我稳重地点头,压下心中烦躁复杂的心绪。

  “咯嘣咯嘣。”

  为了能更快地恢复损耗的能量还有身上的伤势,我干脆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对对的丹药往嘴里塞。

  丹药这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容易使得体内堆积污秽,但为了能战胜嬴政,我必须忍着。

  今天我被嬴政暴虐了,如果不打回去,以后一定会成为我的心魔,让我圆融的心境出现破绽。

  “记住,在嬴政变形之前,一定要离开,不要和他硬撼。”刘渊然又提醒了我一句。

  “哐当。”

  刘渊然这句话刚说完,镇世铜棺的棺盖就轰然飞了起来,狠狠地撞在炼天铜棺上,把炼天铜棺撞摇晃不止。

  炼天铜棺的杀心很重,特性是炼化。

  镇世铜棺是偏沉稳的,特性是镇压。

  带着镇压之力的铜棺轰然升腾,对着炼天铜棺就撞了过去。

  “轰隆。”

  炼天铜棺周边血色的域场弥漫出来,毫不畏惧地和镇世铜棺对撞。

  “嘭嘭嘭。”

  连绵的碰撞声响彻大殿,在殿外观望的吕不韦等人不由地担忧起来。

  他们不敢冲进大殿查看情况,大殿内的战斗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承受限度,他们一进入就会被冲击波碾碎。

  这座大殿有大秦气数加持,足以承受我们的轰击,短时间内都不会崩塌。

  “嗤嗤。”

  两口铜棺碰撞了一会,不分胜负,而后炼天铜棺的棺盖也掀开,从内部冲出了一只血色的手掌。

  血色手掌破碎虚空,径直轰向镇世铜棺洞开的棺材口。

  “轰。”

  镇世铜棺内部也伸出一只手掌,只不过这只手掌是青铜色的,带着强大的镇压之力。

  两只手掌转瞬间就跨越空间,碰撞了起来。

  碰撞的刹那,一片火星“刺啦啦”地炸开,恐怖的情景看得我直咂舌。

  这才是铜棺的威力,我错了,我这些年忽视了混沌铜棺,没有以前那么重视它,也没有主动去开发铜棺的能力。

  反倒是在其他的方面耗费了很多心力,现在看来,我都做错了。

  就像嬴政说的,铜棺宿主唯一的手段就应该是铜棺,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底牌不如专精铜棺。

  刘渊然和嬴政都是专精铜棺,所以才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威能。

  持有铜棺可以跨越好几个境界杀人,这一点没有错,当初的刘渊然能做到,而如今的我也能做到。

  但我没有刘渊然跨越的境界多,他可能在下等大帝就能和上等大帝对战甚至于杀了上等大帝。

  而我,却要中等大帝的境界,才能和上等大帝对战。

  “献祭!”

  在低吼声中,炼天铜棺的棺盖轰然打开,一位身披白袍的老者缓缓出现,悬浮在铜棺表面。

  “做梦。”

  嬴政低喝一声,如闪电般从镇世铜棺里冲出来,瞬移到了刘渊然身前,一拳带着铜棺的加持轰了过去。

  刘渊然神色泰然,轻飘飘地探出一只手掌,包住了嬴政的拳头。

  “咔擦。”

  骨裂声传出,却是刘渊然的手腕被打断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嬴政身上的龙袍被震荡波扬起,不可一世的霸道气场震慑全场。

  在这一刻,他就是主角,配得上所有的称赞之词。

  “嘭嘭嘭。。。”,

  刘渊然一言不发,手腕瞬间复原,随后一连和嬴政对轰了上百拳。

  在密集的音爆声中,大殿内的空间被打出了无数黑洞,强劲的气浪差点把我掀飞。

  他们两人都有上等大帝的修为,但我能感应到刘渊然是刚突破到上等大帝没多久,境界还没稳固。

  反观嬴政,他至少有3重上等大帝的战力。

  刘渊然有实力和嬴政激战,但打不过嬴政,落败是迟早的事。

  刘渊然差就差在修炼时间上。

  “接收炼天铜棺的献祭。”在激战之际,刘渊然对我低吼。

  “准备好了。”我凝重地点头。

  “铛。”刘渊然一巴掌拍在身前的炼天铜棺上。

  炼天铜棺在震荡间迅速融化成血色的气流,被我身上的青铜铠甲吸收了。

  “停下。”嬴政似乎感应到了危险,瞳孔轻微地收缩了几下,低喝着要阻止刘渊然。

  “除非你杀了我或者杨云,否则献祭过程不会结束。”

  刘渊然死死地缠住嬴政,不给嬴政攻击我的机会。

  刘渊然知道自己打不过嬴政,所以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一来是让我打败嬴政,挫挫他的锐气再离开。二来也是要让我破了魔障,毕竟刘渊然刚才也看到我被嬴政暴虐的场景了。

  “嗤。”

  嬴政把握时机,掌心星辰流转,一指头洞穿了刘渊然的眉心。

  “不好!”我惊呼起来。

  “我杀不了杨云,但是能杀你,你的灵魂和命格被我洞穿了。”嬴政露出了冷笑。

  “是吗?”刘渊然没有任何变化,一脚飞出把嬴政踹退。

  “你,”嬴政怔怔地看着刘渊然,“你,没有命格?”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