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重回羽化门遗址

  那个椭圆形的坑洞是被几句帝骨围绕着的,现场十分惨烈。

  当时我就感觉那些帝骨是在保护某个东西,但是没能守住,或者说是成功让那个东西逃出重围了。

  当年的事情距今太久远了,我只能从现场遗留下来的痕迹判断发生过的事情。

  “所以你觉得那个东西可能是圣女?”刘渊然询问张三丰。

  “极有可能,当时羽化门是唯一能和道门对抗的势力,明知道圣女是道门的敌人,也毅然决然地收留了她。”

  “为什么这么做?”我紧锁着眉头,羽化门不是个唯物主义的势力,对外物看得不是很重,没有理由掺和这场争端。

  “因为羽化门一心想冲出地球,去宇宙中发展,探索宇宙的奥秘,而昆仑镜就能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机会。恰好圣女又是唯一能操控昆仑镜的人,所以羽化门就收留了她。”

  张三丰轻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羽化门在最后时刻一定会试图投射出圣女,所以那个蛋形坑洞确实有可能是圣女逃出时留下的。”

  我暗暗点头。

  “你要想启开昆仑镜的封印,必须要找到圣女,只有她才有解封的办法,其他任何人都拿昆仑镜无可奈何。”

  张三丰反复叮嘱我。

  “好,我知道了。”我点头表示明白。

  “如果你不知道去哪里找圣女,干脆就耐心等着,等她来找你。如果她还活着并且出世了,一定会去找你的,因为你手上有昆仑镜。”

  “嗯。”

  既然张三丰说圣女有可能活着,我就没有质疑的道理,等道门事情处理完,我会立马去一趟蓬莱仙岛。

  实在没有线索的话,我再放弃也不迟。

  “我知道的也就是这些了,再多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张三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一件神器就这么被浪费了,可惜。”刘渊然也端起茶杯,悠悠地喝了一口。

  虽说昆仑镜还有转机,但张三丰和刘渊然都不抱有希望,谁知道圣女是不是还活着,毕竟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

  要是张三丰觉得有机会启封昆仑镜的话,当初也不会大方地把昆仑镜送给刘渊然了。

  昆仑镜好歹也是神器,就算被封印了也依旧是神器,多少还是有点威能的。

  “师父,快点回来,我撑不住了,老头子来巡查了。”

  我们坐着喝茶的时候,浩瀚的世界中响起了焦急的声音。

  “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你就不能成熟点?多大点事,看把你吓成什么样了,再给我撑5分钟。”

  张三丰头都不抬地回话。

  “哎哟,好吧。”那声音惨叫着消散了。

  “这是?”我疑惑地看向张三丰。

  “我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守卫道门秘藏,这个工作太烦人,有事没事都要在那坐着。谁稀罕道门的这点秘藏?”

  张三丰有些无奈:“我一直想辞掉这份职务,随便找个山头隐居的,但上头不允许,说是其他人都没有我的实力和资历。”

  “有点过分了。”我附和着说了一句。

  人家给我解答了那么多疑惑,我赔人家闲扯几句也是应该的。

  “行了,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有的话赶紧说,没有的话我就走了。道门秘藏被我大弟子顶包守了会,马上巡视的老东西来了会露馅。”

  “我没什么疑问了。”我笑着点头。

  张三丰活得还真洒脱,我有点羡慕。

  其实我想知道张三丰是谁转世的,但转念一想,这么问的话太不礼貌了,那毕竟是人家的机密。

  所以我就把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有机会再来看你。”刘渊然放下茶杯就要离开。

  “啊,对了,我还有个问题。”

  刚站起来,我心中灵光闪过,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怎么?”张三丰抬头看我。

  我犹豫了会才开口:“你不是说当时的昆仑仙族有两个人逃出去的么,一个是族长的儿子,一个是圣女。你只说了圣女的事,那个男的有没有消息?”

  “呼。”

  我的话刚问完,张三丰的眸光有些波动,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要不是我观察力敏锐的话都察觉不出来。

  “那个男的,我也不知道下落。只有圣女和我有联系,那个男的跟我没有关系,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他应该早就死了。”

  张三丰微笑着。

  “噢,这样啊。”我点头表示明白。

  “师叔,我们先走了。”刘渊然用眼神对我示意,然后拉着我离开了。

  “哗。”

  张三丰挥手给我们打开异次元,让我们离开了。

  “你这孩子,当时不该那么问的。”

  站在悬崖上,刘渊然责怪地看着我。

  “为什么啊?”我不明白。

  “亏你还是狗子她爸,都是结婚有孩子的人了,怎么都不懂爱情?”

  “什么意思?”这时候说什么爱情啊,搞什么鬼。

  “张三丰都说了自己当时对圣女有好感,你说昆仑仙族族长的儿子和圣女是什么关系?再想想张三丰和圣女,懂了没有?”

  “咳咳,懂了。”我干咳几声,就跟着刘渊然离开了。

  那个逃出来的少族长和圣女有一腿,张三丰想和圣女有一腿,所以我提到少族长的时候,张三丰才会有异样的反应。

  就像我现在想起卫海,都还是会有特殊的感觉,是那种恶心的感觉。

  回到道门的接待大殿,我和刘渊然稍微坐了会,就想走了。

  “那你们先走吧,等我使劲地装完逼再回去。”

  袁天罡对我们挥手,还不舍得跟我们一起离开道门。

  他现在可是道门掌教,牛气冲天,哪里舍得离开?“行。”

  我打开阴阳路,和刘渊然先去了鬼世界,然后再直接去了人世界的蓬莱仙岛。

  …

  天地大变后,陆地合并,海洋被陆地取代,最终整个人世界只剩下了东南角的一片海洋。

  蓬莱仙岛就在这片海洋中。

  我因为去过蓬莱仙岛,所以撑开阴阳路就能直接过去。

  “到了。”我站在一片废墟外,心中充满了感慨。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当时我和徐叔他们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徐叔是鬼世界幽冥地府的总殿主,同时也是羽化门的末代门主,修界都知道徐叔的两重身份。

  因此没有谁敢去蓬莱岛破坏羽化门的遗址,一片荒芜之地而已,没人吃饱了撑得去捣乱。

  “有两片废墟啊。”刘渊然抬头看了几眼。

  “是的,两座羽化门遗址,其一是上官千叶建立的后世羽化门,可最终还是覆灭了。剩下的那座才是真正的羽化门。”

  我略微回忆了一下,然后轻声回道。

  上官千叶是徐叔的师尊,为了救徐叔牺牲了自己,并且在死之前将羽化门的门主之位传给了徐叔。

  真正的羽化门里是有禁制的,一般人没有能力进入。

  我们很快就来到真正的羽化门遗址前,伸手按在空中。

  “嗡。”

  青铜光芒从我们手上浮出,缓缓地渗透到了虚空中。

  “呼。”

  下一刻,我只感觉身体一轻,然后就穿越禁制,到了羽化门遗址内部。

  我和刘渊然都是铜棺宿主,有铜棺的力量加持,很多事情都不是问题。

  穿越一个禁制对我们来说太简单了。

  进入遗址后,我迅速循着记忆中的情景向着内部飞去。

  10分钟后,我带着刘渊然抵达一片空旷的广场。

  说广场空旷吧倒也算不上,因为广场上堆满了碎石和沙土,满目的疮痍。

  但就是在混乱的广场中央,却存在着一片空旷的区域,那是一片被帝骨团团围住的区域。

  帝骨形成的包围圈中,赫然是一个椭圆形的坑洞,坑洞内部有淡淡的烟尘飘出。

  “这是弹射阵法。”刘渊然拧着眉头观察许久,凝重地说道。

  “是用来弹射东西的》”

  “张三丰没有胡说,这个椭圆形的坑洞是弹射阵法启动后,物体弹射出去时撞击地面留下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