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再见安雅琳

  我刚和主宰者对话完,然后混沌星域的位置变化,下个瞬间就被无上的力量挪移到了未知星空聚集了起来。

  正当我观察其他势力的领袖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然后那人缓缓转身,容貌完整地映射在我眼中,让我心中“轰咔”一下降下一道耀眼的闪电,把我整个人,心脏和思绪全都劈得一团乱。

  “是她,是她啊。”

  我在心中叫着,情绪十分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感觉自己很惆怅,又有点奇怪,还带着一丝喜悦和忐忑。

  “靠,那是安雅琳啊!”

  我怔怔地看着那名女子,混沌星域内部却骤然传出了袁天罡的声音。

  “雅琳?雅琳妹子?你乱说什么,她怎么可能在这里。”

  紧接着,老龟的声音传出,在星域中震荡,引起了不少修士的注意。

  “我擦,真的是雅琳妹子!”

  当老龟看清那位宇宙大使的容貌时,惊得大叫起来,心情十分复杂,没想到安雅琳会在这种情况出现,没想到双方会如此尴尬地见面。

  “所有势力的领袖,立即过来集合。”

  宇宙大使仿佛没有听到袁天罡和老龟的声音,目光在众位领袖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开口道。

  别说是认出我们了,她甚至都没有正眼看我们,那对冷漠的目光看得我心寒。

  没错,眼前的女子确实是安雅琳,也是所谓的宇宙大使,但是我不相信她是安雅琳,因为我认识的安雅琳不是这样的。

  准确说来,眼前出现的宇宙大使只是和安雅琳长得一样,行为举止和眼神都和安雅琳截然不同。

  “搞什么啊?”

  听到安雅琳的话,老龟和袁天罡面面相觑,全都懵了。

  既然是安雅琳,为什么不和他们相认?难不成是有什么顾忌?

  “嘘,先不要出声,就算认出了她也要装作不认识。”

  我懵了一会,然后迅速回过神来,凝重地叮嘱袁天罡他们。

  虽然眼前的女子和安雅琳一模一样,但我猜测她应该是那位侵占了安雅琳躯体的神秘女界主,而安雅琳的躯体就被她控制住了。

  我不知道安雅琳的具体情况,只能通过感应得知安雅琳没死,她的意识和灵魂还在,情况还算可以,只不过躯体暂时被女界主接管了。

  至于女界主为什么不吞噬安雅琳的意识,真实原因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猜想是那位女界主自身出了一点问题,不想灭杀安雅琳给自己引来祸端。

  想必那位女界主的修为很强,地位也很高,但是在修炼上出了大问题,误打误撞地到了地球,又误打误撞地进入安雅琳体内。

  这种时候,那位界主如果杀了安雅琳,会给自己染上重大的因果,引来死亡。

  她现在是不想杀安雅琳,也不敢杀安雅琳,所以安雅琳虽然处境不妙,但自身还是非常安全的。

  “赶紧集合,还没到场的领袖,给你们10秒,时间过后还不过来集合,直接打入败者组,失去参加势力对碰的资格。”

  安雅琳那平静的声音传来。

  “别愣着了,去啊。”

  断水界主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催促我过去集合。

  “啊,好,我这就去。”我迅速回过神,点头之后就瞬移到了集合的现场。

  “奇怪了,这小子平时不发愣的,今天是怎么了?”看着我远去的背影,断水界主摩挲着下巴,有些沉吟。

  “对啊,很不正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龟和袁天罡对视了一眼,全都眯起了眼睛,不准备把事情告诉断水界主他们。

  “所有人都到齐了,很好,每一位领袖的气息都十分强大,我作为这一届评级战的宇宙大使,代表宇宙的同时也肩负你们的荣耀,你们的整体实力高了,我也有面子。”

  安雅琳脸上全程没有水雾,平静地对我们说着。

  我们一大群的势力领袖都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安雅琳,等待她下发行动指令。

  宇宙大使这次出现是来巡视我们,慰问我们,给我们加油鼓气的,她出现的时间不会太长,也就是大致地看看我们,再安排几场助兴的战斗表演。

  战斗结束后,宇宙大使也就会离开。

  “作为宇宙的代言人,我需要给你们颁发胜者组的令牌,这块令牌就是你们的身份象征,到时候要带着令牌才能参加势力对碰。”

  短暂地扫视现场后,安雅琳继续说道。

  “令牌?”听到令牌两个字,我当时就愣了,因为之前并没有听说要发什么令牌啊,不就是宇宙大使巡视一下么,怎么突然要发放令牌?

  “记住,胜者组的令牌全都是一样的,这不是你们的免死令牌,而是死亡的召唤,因为任何势力手持胜者组令牌都能参加势力对碰。”

  说完,安雅琳挑眉扫了我们一眼:“大家都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们都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

  各大势力的领袖微微皱眉,继而接连点头表示明白。

  他们知道安雅琳那些话中的意思,不就是说令牌代表了杀戮么。

  所有的令牌都是一样的,到时候任何持有令牌的势力都能参加势力对碰。

  这是什么意思?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实际上就是说其他的势力也可以争夺令牌。

  胜者组的势力要想保住令牌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不过也是,胜者组的势力全都是新晋势力,如果在势力对碰中胜出直接进入最终之战的话,未免太偏袒新晋势力了。

  人家老牌的势力都要参加第二场战斗,争夺最终之战的名额,但是新晋势力就想这么简单地进入最终之战?

  事情可没这么简单,宇宙也没这么仁慈和不公平。

  胜者组的令牌就是宇宙的公正,是用来平衡战争公正性的利器。

  即便混沌星域得到了令牌,也会遭到很多势力的攻击。

  势力对碰不是立即就开始了,那么在开始之前的那段时间中,拥有令牌的势力都会遭到攻击。

  攻击者也许是其他的老牌势力,也许是败者组的势力,也许会是那些散乱不入流的小势力。

  就连那些进入了最终之战的势力,也同样会抢夺令牌。

  为什么?抢到令牌不一定非要用啊,可以给其他势力,也可以不用。

  就算不使用令牌,也能消除很多竞争对手,反正那些势力已经进入最终之战,可以高枕无忧了。

  “恭喜。”

  在我思索的时候,安雅琳已经在给其他势力颁发令牌了。

  每次颁发出一块令牌,安雅琳都会对他们点头示意,说几句鼓励的话语,然后就继续给下一个势力颁发令牌了。

  她的态度始终是那么不咸不淡地,似乎对任何人或事物都没有兴趣。

  “咯噔。”

  看到安雅琳给势力领袖颁发令牌,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一颗心直接沉到了谷底,心情十分复杂。

  我排在众多势力领袖的中后部分,按照安雅琳颁发令牌的速度和次序,估计还要等几十分钟才能轮到我。

  虽然我肯定眼前的安雅琳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安雅琳,但一想到马上就要面对面地单独面对她,我的心情就莫名忐忑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制。

  血傀带领的势力没有出现在胜者组里,估计他没有参加新晋势力争夺战,而是选择抢夺胜者组的令牌。

  我暂时不知道血傀那边的情况,但是估计他肯定找到了昊天的旧部,得到了旧部大臣的辅助。

  “接好,这是你的令牌。”就在这时,安雅琳的声音突然响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