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青出于蓝

  “呼。”

  没等到大司法回答,耀眼的青金色光芒中出现了一个人影,恐怖的威压从人影体内席卷而出,让黑色的能量域场扭曲起来。

  “你居然能再次凝聚出躯体?”

  大司法能清晰地感应到黑色域场内的变化,虽然看不清我恢复到什么程度,可是却能感应到我体内的气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大司法的那一招看似普通,却曾经在无尽岁月前,碾碎过无数界主的躯体和灵魂,曾经在星空中引起过不小的轰动。

  凭借那一战,大司法凭借自己的战力,给星空中的修士带去了极大的震撼,也为宇宙法庭建立了威望。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神秘的宇宙法庭,成为了星空修士心中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

  “轰隆隆。”

  那道人影也不说话,径直从体内激射出磅礴的力量,狠狠地轰在黑色域场上,将黑色域场轰得剧烈摇晃了起来,表面出现了细密的裂缝。

  “我不是在做梦吧。”

  良磊域主瞪大了眼睛,虽然他看不清域场内的情况,可是看这形势,明显是我要逆转了。

  良磊域主潜伏在宇宙监狱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过大司法亲自出手。

  可以他的眼力,能看得出大司法的黑色域场中恐怖的威压,以自己顶尖域主的境界,在面对这个域场时,也会觉得行动变得艰难起来。

  可就是这么强大的域场,居然被我这么一个黑洞级天尊撼动了,这让良磊域主不敢信息自己的眼睛。

  青金色的光芒从黑色域场的裂缝中透出,犹如从云层中喷薄而出的阳光一般,将整个大殿照得通明。

  “给我破!”

  伴随着裂缝的扩散,一个惊天的暴喝声从黑色域场中传出,紧接着黑色域场从内部被击溃成碎片。

  这些碎片短暂地在空中漂浮了片刻,就被青金色的光芒侵蚀,仿佛被融化的冰雪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

  “呼呼呼。”

  失去了黑色域场的包裹,域场内狂暴的能量尽皆逸散而出,在大殿中肆意流窜,恐怖的力量如同龙卷风一般倾泄而下,将大殿中的空间都扭曲了。

  “凝!”

  目瞪口呆的大司法被能量波及,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祭出力量将大殿的空间稳固住。

  如果任由这些力量作用,恐怖这座大殿都会被轰出裂缝,到时候大司法的颜面可就保不住了。

  “老东西,我破开了你这一招,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我从黑色域场的包裹中脱离而出,悬浮在大殿的半空中,嘴角带着得意的微笑,看着一脸错愕的大司法笑道。

  “你这是什么样子?”

  我破开域场后,青金色光芒收敛了很多,大司法和良磊域主看到我的模样,神色全部都变得古怪起来。

  半空中的我,此时被一件青金色的铠甲紧紧地包裹住,铠甲的颜色和质地和之前悬浮在我身后的那口棺材一模一样。

  有了铠甲的加持,我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带出极强的毁灭气息,那气息充盈了我的每个一细胞,似乎随时都会倾泄而出一样。

  和之前不同的是,铠甲的表面不断掠过青铜色的流光,散发出古朴威严的气息,给大司法和良磊域主带去了极强的震撼。

  良磊域主倒也罢了,就连大司法这样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修士,感应到那个气息都有些许的心惊。

  这式棺人合一,是我在地球时,就从铜棺真灵中感悟出来的。

  在我的身体多次破碎后,我直接催动铜棺真灵,施展了这式棺人合一,将两口棺材形成铠甲,为我消耗严重的躯体提供保护。

  我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融合后的两口棺材,不止能给我提供强大的肉体防御,对我战力的增幅非常惊人。

  本以为需要花费极大力气才能破开的黑色域场,我只是轻轻挥出一拳,就轻松将其破开。

  “只是一件宇宙至宝而已,怎么可能对我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大司法感应到角落里良磊域主不自觉的颤抖动作,努力压抑下自己心中的惊恐,对这种陌生的感觉有些不适应。

  作为星空巅峰的存在,在这片宇宙中,大司法已经无数年没有过恐怖的感觉了。

  “只是多穿了件战袍而已。”

  我缓缓地降落在大殿中,将体内的气息尽皆扩散而出,一脸诚恳地看着大司法说道。

  同时我也能从他的苍老的脸上,看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对石棺铠甲给我带来的增幅非常满意。

  所以这个时候,我更是要显得从容,让石棺的气息肆意散出,给大司法带来错觉,让他察觉不到我现在具体的战力。

  这样他才会因为忌惮,不敢对我下死手。

  我不知道大司法现在心里的想法,可是我清楚地知道,大司法对我只是用了一招,并没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

  因此我不能再惹怒大司法,万一惹得他对我下死手,恐怕融合后的两口棺材也不挡不住他的攻击。

  “不愧是混沌天尊,真是青出于蓝啊,老头子不行了。”

  大司法盯着我看了很久,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一直紧绷的神色突然放松起来,笑着对我说道。

  “是大司法手下留情,如果再加上一点点力量,我就真是灰飞烟灭了。”

  听到大司法的话,我心里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知道大司法这是不打算对我下死手了,立刻谦虚地对着大司法说道。

  而且我能从大司法的话里听出明显的感慨,知道他对自己的战力有些不自信。

  当着良磊域主的面,我还是要给大司法足够的面子,如果他再改变主意,有几个我也是不够死的。

  进入星空中以后,我看接触到的高阶修士越是多,越是让我生出了敬畏的想法。

  这不是我变得胆小了,而是太多的事实证明,这片宇宙根本不是我想像得那么简单。

  就连在地球中威望比我高无数倍的女娲他们,在星空中都谨慎小心,我没有理由再像无脑愤青一样,凡事只凭借本能去做。

  我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自身的实力以外,还有很大的偶然性。

  而这样的好运气不会一直跟随着我,如果大司法不是这么自信,放出狂言只让我接下一招,我也无法安然地站在这里。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再来一次,就能杀了你?”

  大司法抬起低垂的眼睛,瞄了我一眼,阴森地笑道。

  “大司法一言九鼎,绝对不会在我这个小辈面前言而无信!”

  我愣了愣,立刻听出了大司法这句话里的玩笑意味,立刻换上一幅无赖的神色,像平时我对爷爷说话那样回应了他。

  “哈哈哈,知道变通,还不算是无可救药。”

  我这句话回答得恰到好处,即拍了大司法的马屁,又顺便提醒他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很少有人敢在大司法面前这样说话,我的神情让一向独处大司法觉得有趣,朗声对着我说道。

  一边的良磊域主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彻底放心,大司法的这种样子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直觉告诉他,这场危机就这么过去了。

  而且看这个样子,大司法对我印象还挺好,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不过你小子,把老头子这里弄得一片狼籍,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大司法环顾了一下大殿,原本整齐疏朗的空间,愣是被我弄得跟废墟一样,原本缓和的老脸,又挂上了不悦的表情。

  “那我给您收拾一下。”

  我立刻收敛起铜棺的气息,做出要帮大司法整理大殿的样子,只是看着这满目疮痍的大殿,还真不知道如何下手。

  “唉,算了,不用收了,就当是老头子的教训吧。”

  大司法也知道这大殿是无法恢复到原貌了,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我和他跟着他一起出去。

  我们走到大殿前时,殿门就自行打开,继而眼前出现了一群气息强大的修士。

  “老头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愣了愣,没有想到大殿外会有这么多的修士,这么近的距离,我却丝毫没有感应到气息。

  这些修士大概有十多位的样子,全部都是宇宙法庭成员,身上都穿着带宇宙法庭标志的服饰,有一些是执行官。

  也有一些是文官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他们的服制,不清楚他们具体的职务是什么。

  他们境界不一,全部都是域主以上的境界,甚至还有几位界主。

  我突然有些忐忑起来,以为大司法是想变个手段,自己的神通被我破了,不甘心之下,找来下属想要围杀我。

  “紧张什么,他们是我召来的。”

  殿门打开后,大司法立刻恢复到威严冷漠的表情,苍老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我说道,。

  “大司法。”

  看到我和大司法走出大殿,那群修士立刻低下头,整齐恭敬地低下头,对着大护法行礼道。

  我古怪地看着大司法和那群修士,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混沌领主,把你石棺里的那个人放出来吧。”

  大司法没有像普通领袖那样,示意那些修士免礼,而是正色立在大殿门中,低沉着声音开口说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