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离开宇宙法庭,双修晋升?

  “麻痹,这话我不爱听。小□?”

  我听到大司法的话,火气瞬间就上来的了,明明是宇宙监狱的责任,凭什么还要威胁蚩尤他们。

  “杨云,别冲动。”

  我正准备发飙,琳遐界主和女娲声音同时在我脑海里响起,及时阻止了快要暴走的我。

  “是,多谢大司法。”

  蚩尤他们哪里看不出现场的形势,当即出声接过了大司法的话锋,也是示意我不要和大司法再起冲突。

  “昊天现在下落不明,大司法职责所在,混沌天尊千万不要和大司法冲突,以免再生事端。”

  就连一直都不敢传音给我的良磊域主,也在这个时候冒着危险传音给我,提醒我现在不是搞事的合适时机。

  大司法虽然答应了我们释放蚩尤,可是谁也不敢保证,如果我再去挑衅,他是否会变卦。

  而且现在血傀的情况也是未知,虽说他能召唤宇宙本体,可是宇宙监狱一样有权力对他进行定罪。

  “既然当事人都没有异议了,我这个做星主的也不好多说什么,还希望大司法不要忘了这件事,大司法对我们的母星,还欠一个说法。”

  想到这里,我强行压下了心中的火气,用地球星主的身份,提醒大司法道。

  万一血傀的事情暴露,到时候我也可以凭这个作为和大司法谈判的筹码,至少不会任意让宇宙监狱摆布。

  “臭小子,不要得寸进尺。”

  大司法哪里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做出佯怒的表情,淡淡地敷衍了我一句,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其实大司法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蚩尤他们的事情,他也确实是心里有些愧疚。

  但是他所处的地位摆在那里,在很多事情上,他必须要权衡利弊。

  宇宙法庭的存在,在星空的超级大能里,本来就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大司法是顶着巨大的压力,靠着自己的执著,才坚持到了现在。

  如果他彻查这件事情,会惊动更多的超级大能,到时候又会引发新一轮的争执,或许还会牵涉到其他的超级大能,这是大司法不愿意看到的。

  “不知道宇宙监狱里怎么了。”

  我摸了摸鼻子,立刻转移了话题,现在血愧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都可以以后再说。

  “我现在去宇宙监狱,良磊域主,你送混沌领主他们离开宇宙法庭。”

  大司法也不和我客气,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了大殿中,只留下了良磊域主和我们。

  “我送混沌天尊和各位界主出去。”

  我还没有说话,良磊域主就先开了口,暗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随后,良磊域主打出一道光团,将我们包裹想来,带我们向着宇宙法庭外飞去。

  我们现在还在宇宙法庭内部,虽然整个建筑内极少看得到修士,可是毕竟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确实不适合交谈。

  宇宙法庭和宇宙监狱不一样,是处在正常时空内的,整个宇宙法庭拥有一片辽阔的星域,星域内充斥着威严庄重的气息。

  每一颗星辰上,都有不同的建筑,供内部成员居住和工作。

  虽然这片星域只有极少的守卫,可是却拥有强大的结界包裹,就连界主也无法轻易打破,而且整个星域内都屏蔽了我们的神识,无法自如地探测到星辰内修士的数量及境界。

  之前良磊域主是依靠着判案的理由,将我们带领进去,现在自然也是由他带出去更合适。

  而且我能明显地感觉得到,大司法并不愿意这件事情扩散,所以就算是我在他的住所里搞出那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守卫和其他成员过去查看。

  片刻后,我们在良磊域主的带领下,从宇宙法庭的正门穿过,被带到了最近的星空传送阵附近。

  “到底怎么回事?”

  直到出了宇宙法庭,我才敢传音给良磊域主,急切地询问宇宙监狱内的事情。

  按之前良磊域主的说法,整个第十重天被宇宙本体给毁了,而血傀的行踪也是未知,这让我感到心急如焚。

  “我刚刚回到分部,从第七重天里带出各位界主,整个宇宙监狱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声,等我出去查看,才发现原本第十重天的区域,被恐怖的力量炸成了飞灰。”

  良磊域主稍稍整理了一下复杂的思绪,将整件事情对我们传音说道。

  爆炸发生后,良磊域主立刻询问宇宙监狱的高层们,得到的答案,是宇宙本体突然降临,和第十重天的宇宙对峙了片刻后,突然爆发出无上伟力,将整个第十重天轰成了一片虚空。

  “我马上着手寻找昊天他们,可是却没有丝毫的收获。在我准备回宇宙法庭向大司法禀报时,才发出桑林界主和袁掌教回到了分部。”

  良磊域主说完后,打开了体内的星辰,从一个隐藏的空间里,出现了三道人影,正是桑林、袁天罡和七情凶灵。

  “卧槽,吓死本天师了。”

  袁天罡一看到我,立刻冲到我的面前,紧张地对着我大叫了起来。

  “第十重天里发生了什么?”

  我拍拍袁天罡的肩膀,一边安抚他,一边询问了起来。

  根据袁天罡的说法,进入宇宙监狱后,一向温顺的七情凶灵一反常态,不停地吵着要吸收宇宙监狱各星域上空邪性力量形成的雾气。

  因为七情凶灵本身就是由无数生灵的情绪形成的,那些邪性力量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养料。

  想着七情凶灵平时对自己的好,袁天罡就决定,血傀他们去昊天盟解救昊天盟领袖时,袁天罡陪着七情凶灵去吸收那些力量。

  就在袁天罡和七情凶灵大肆吞噬邪性力量时,一道比恐怖的冲击波,从第十重天的深处扩散过来。

  幸好七情凶灵反应极快,加上又离第十重天的入口不远,这才带着袁天罡从第十重天的入口逃出出来。

  就在他们刚刚踏出第十重天时,身后的所有星辰和空间,都被那道冲击波震荡成了虚空。

  “如果再晚一步,本天师就没命见你们了。”

  袁天罡后怕地看着我感叹道,这也是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以来,他表现出的最恐惧的一次。

  “他说得没错,昊天让我把守着第十重天的入口,防止内部的守卫外出报信,所以我也在入口处,感应到冲击波的靠近,我就立刻从入口出来了,紧接着,袁掌教他们也就出来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桑林这时候也补充说道,可是看向袁天罡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桑林是在遭遇了瑞祥界主后,和血傀他们分开的,并不知道血傀他们对战的详情。

  “可是她吞噬邪性力量,干嘛要你陪着。”

  确定了解了袁天罡他们的所有情况后,琳遐界主奇怪地看了袁天罡一眼,不明白为什么袁天罡要陪着七情凶灵。

  论修为,七情凶灵甩出袁天罡一大截,平时都是七情凶灵保护着袁天罡,所以琳遐界主不太明白。

  “咳咳咳,那啥,我们发现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方式,提升境界。”

  被琳遐界主这么一问,袁天罡的老脸一红,居然出现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袁天罡这么一说,我们其他人都明白了,全都做出一幅懂了的表情,也明白了为什么桑林说到袁天罡和七情凶灵时,表情会略为尴尬。

  想必袁天罡和七情凶灵因为形势紧迫,并没有机会整理好,所以桑林知道他们当时正在做些什么。

  我也突然想到了女娲之前说的,七情凶灵的境界明显是最近提升的,基础并不稳固,难道是因为这个才提升的?

  “什么方式?”

  可是琳遐界主根本没有朝这方面去想,一本正经地追问道。

  以袁天罡那猥琐的性子,平时和我们在一起都是口无遮拦的,可是自从女娲加入我们的队伍以后,他反倒是有些放不开了。

  毕竟女娲算是人类的始祖之一,又是地球中无上的存在,所以袁天罡才有所收敛。

  “呃,就是特殊的方式。”

  袁天罡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合适,吱吱吾吾地也说不出重点来。

  “我想袁掌教想说的意思,是双修晋升吧。”

  女娲淡淡一笑,替袁天罡找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免去他解释的尴尬。

  “还是娲皇说得对。”

  袁天罡听到这个解释,立刻如释重负一般,对女娲帮他解围感到非常感激。

  女娲虽然看上去威严,可实际是个非常温和大度的人,包容性非常强,善于修士身上的优点。

  再加上自己创造的地球上的人类,对人性中的各种缺点都理解得非常透彻,特别是一双总是带着笑意的丹凤眼,让我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根本无法掩盖内心的阴暗面。

  琳遐界主听了女娲的解释,表情也略微尴尬了一下,继而就将视线转了开去,不再看着我们。

  “既然都问清楚了,我先去宇宙监狱,看看大司法那里有没有什么发现。”

  良磊域主是宇宙法庭驻宇宙监狱分部的负责人,这次宇宙监狱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可是有得忙了。

  而且良磊域主了解得越多,我们就更有可能知道当时第十重天里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才急着赶回宇宙监狱里。

  我又上前和良磊域主交谈了几句,然后才带着琳遐界主他们,一起进入了星空传送阵。

  “也不知道昊天他们现在在哪里,第十重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在向着混沌星域传送的时候,女娲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地开口说道。

  “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我和血傀有特殊的感应,如果他出了意外,我能感应得到。”

  我出声接过了女娲的话锋,虽然我也很担心血傀他们的安危,可是凭借着两具身体特殊的关联,我能肯定,他并没有在爆炸中死去。

  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出现在第十重天的宇宙本体,绝对是由血傀的宇宙之眼召唤出来的,血傀被宇宙本体认为是宇宙之眼,所以宇宙之眼会保护血傀不被冲击波所伤。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