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藏龙卧虎的唐人街

  “卧槽,这是什么?瞎了我的狗眼,这四个字怎么念的?”

  我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盯着手机屏幕看,愣是不相信这四个字是安雅琳发给我的。

  哥哥我要?靠,有没有搞错?打死我都不相信是安雅琳发的。

  出租车在缓慢地行驶着,就在我抱着手机纠结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又来了一条短信。

  “哥哥,我要吸你的大?拧!?br />
  “叮,”

  “哥哥快给我。”

  “叮,”

  “哥哥,我好痒。”

  我一连收到了3条短信,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我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whatthefuck!这真的是安雅琳?安雅琳会给我发这样的短信?

  我一边是强烈的怀疑,一边却想象着猥琐的场景,一张床,我和安雅琳光着身子,在啪啪啪。

  “小伙子,傻笑什么?”出租车司机是个华人,我刚才一直说的中文,所以他也认出我的中国人,用中文跟我说道。

  “额,”我连忙闭嘴,“没什么,就是看到一条笑话,忍不住笑了。”

  傻笑过后,我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几条短息可不是安雅琳的风格,就算她真的想要,也不会给我发这么猥琐淫荡的短信。

  这明显不是一个画风啊!安雅琳是那种内敛高冷的,而这几条短信明显就是猥琐放荡的。

  “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

  我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啊,究竟安雅琳是怎么了?是不是她发的?好像是猫爪子在我心上挠来挠去,很不自在。

  就在我被几条短信搞得云里雾里,想拨打安雅琳电话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刚才的短信,就当没看过。”

  “嘶,”我纠结地盯着这一行字,这又是什么意思?几个意思?

  难道是她刚刚想我了,想要了,信息发出来之后,又感觉不太好,毁了自己高冷的形象,所以反悔了?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在安雅琳的房间里。。。

  “下次还敢吗?”安雅琳握着手机,低头呵斥道。

  “下次不敢了。”

  墙角蹲着袁天罡,他双手抱着脑袋,满脸的“忏悔”,而在袁天罡的膝盖上,老龟双脚着地,两只爪子抱着一只装满了水的杯子顶在脑袋上。“还有下次?”安雅琳语气冰冷,空气放佛都凝结了一层冰碴。

  袁天罡被安雅琳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腿一抖,带动着膝盖上的老龟,而后老龟头顶的杯子里,水溅了出来。

  “水洒了出来,你们要在房间里待一天不准出去。”安雅琳从茶几上端起一个盛满了水的玻璃杯,走到袁天罡面前。

  “把手拿开,背在身后。”

  “好好好。”袁天罡一个激灵,连忙放下手。

  “啪,”安雅琳将水杯稳妥地放在袁天罡的脑袋上,“两个杯子,任何一只杯子水洒出来了,就是一天不能出去,一直叠加,时间半小时。”

  “不要啊,老头子肾不好,蹲马步简直要命!”袁天罡惨号。

  “草,你别抖,弱比,都是你,谁让你趁雅琳妹子不注意,拿她手机乱发消息了!”老龟顶着水杯,幽怨地看着袁天罡。

  “你仙人板板,说得好想你没发短信似的,吸杨云大?拍翘跏悄惴⒌暮寐穑∥掖永炊疾怀腥涎钤?糯螅?故悄惚谎钤拼?耪鄯?耍??毂七哆叮?七哆丁!?br />
  “放屁,我。。。”

  “别吵了!”安雅琳喊了一声,房间瞬间安静了。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记录,安雅琳的脸不由地红了,“他该不会以为我是那种人吧?”

  犹豫了片刻,安雅琳还是拨通了我的号码。

  “嘀嘀嘀。。。”,

  电话来了,我一看是来电显示是安雅琳,连忙接通了,“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刚才的信息不是我发的。”

  “额,不是你发的,是谁发的?”我下意识地问道。

  “袁天罡和乌龟发的,你,别误会。”

  “卧槽!”我不由地骂了一句,“草,我还以为是你,害我白激动了!”

  “你刚才说什么?”安雅琳语气冷了下来。

  “额,没什么。”我心中一惊,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心里一乱,挂了电话。

  “嘟嘟嘟。。。”,

  安雅琳举着手机,听着电话里头的盲音,不由地愣了。

  “他挂了我的电话?”安雅琳不可思议道。

  “挂了。”袁天罡点头回道。

  安雅琳放下手机,握了握拳头,而后一副没事的样子,坐到了沙发上,轻轻地将手机放在茶几上。

  “杨云,节哀。”袁天罡看着安雅琳的样子,心中默念一声,乖乖地蹲好马步。

  “靠,袁天罡和老龟两个傻逼东西!扫兴!”我嘴里骂着,将手机踹进了兜里,丝毫没有意识到主动挂安雅琳电话的隐患。

  15分钟之后,我到了纽约唐人街的门口,付了车钱,我远望这个华人聚集地。

  巨大的牌子上用中文写着三个字:唐人街。

  唐人街里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商店的招牌也是用中文悬挂着的,整片区域,都充满了中国风。

  我刚踏进唐人街,就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这种感觉,跟我册封仪式时,从南京郊区的空间节点,进入镇压军总部的时候,很像。

  看来第一军在纽约分部的驻地,也是开辟了独立空间,只是独立空间的等级要比镇压军总部要差很多。

  我手掌上光芒一闪,出现了一块黑色的令牌,此时令牌上闪烁着莹润的光芒。

  我心神勾连令牌,对这种波动感触很深,令牌似乎有了灵性,光芒浮动,在为我引路。

  我握着杨云令,向着唐人街深处走去。我越是走向深处,令牌上的威压就越是强烈,我对空间节点的感应也越加清晰。

  “小伙子,过来看看,一些瓷娃娃,买回去当收藏品,给小孩子玩都是很好的。”

  唐人街的街边,有很多小摊贩在卖小玩意儿,在我经过的时候,一位卖瓷娃娃的白发老者冲我叫卖。

  我看了他一眼,不由地感到惊讶,这位老者看上去弱不经风,但是他衰老的体内却蕴含着恐怖的能量,内敛而不外散,他是一位修为稳固的中等鬼王。

  我的灵魂强度在中等鬼王,只要是修为比我灵魂强度低的,都没法感应到我的修为,只会以为我是普通人。

  显然,老者并没有探查出我的修为,把我当成了普通人。

  惊讶之下,我上下打量他,他身上穿得破破烂烂,但是头发和身子却很干净,看似混浊的目光内蕴精茫。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隐于市!”我心中暗道。

  我收起杨云令,走到他面前,“老人家,贵姓?”

  “贵姓倒是说过了,小老儿姓墨,叫我墨老头就行了,”老者浑然不在意,“买个瓷娃娃吧,挺漂亮的,不买可就是你的损失哦。”

  “怎么卖?”

  “你随便挑一个吧,给我3美元就行。”老者也不在乎钱,想来以他中等鬼王的修为,也就图一个乐子。

  我笑了笑,随意挑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这个跟安雅琳挺像的,买回去给她。”

  我给了老者3美元,扭头就走。

  老者看着我的背影,不由地皱眉,“怎么总是感觉,他身上有令我感到恐怖的气息?我可是中等鬼王!他一个普通人,为何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

  一路走过去,我心神放射出去,探查到了无数的修士,从上等鬼兵到中等鬼王,最多的还是鬼将级别的。

  这些修士,没有一个凝聚的组织,或是三两成群,或是孑然一身。

  鬼王境界的气息,我探测到了4尊,除了那个老者是中等鬼王,其他3尊鬼王全都是下等鬼王。

  “唐人街,果真是卧虎藏龙。”

  我叹息间,来到了目的地,按照令牌的指示,这里就是终点了。

  只是,这里是一家高档的洗浴中心。。。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诸天万界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