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4章心有纷乱

  叶枫的行为,与举动之中,都是透着了一股无往态势。

  似乎,这天下世间,没有任何一物,任何一人,可以阻挡丝毫,哪怕,让他停留脚步半分,都是无法做到。

  这里,是他的主场。

  除他之外,无任何一人可以进行着任何的干涉。

  这些,都是让前方的魔剑,无比愤怒。

  天下武器,何止上千成万,堪称无数。

  剑更是作为其中的王者存在,其中锋芒不言而喻,能够从无数剑器之中脱身而出,成魔成神,无一不是走天下之极。

  尤其作为一存活了无数岁月,甚至有可能度过了远古之关的存在,其心中傲然,自然不言而喻。

  见到前方所走来的蝼蚁修士,对自己的无视,与轻蔑,尤其,感受到对方面上的淡漠,与冷然。

  以及,内心生出的那些收服之意,都是让魔剑愤怒无常。

  巨大的剑身,不断颤动,整个天地,都是因为他的颤抖,而在那里不断的进行着紊乱。

  一丝丝波纹与涟漪,在此刻生出,就是让这一片天地之内,成为了一片剑的世界。

  这比较之前魔道子所发出的那些剑影还要强大,还要密集,其中所散发而出的威能,更是达到了极致。

  一张张大网,从苍穹落来,洒落人间,让此地,成为了剑的世界。

  魔的气息,不断翻滚,跳跃,将此处,染成了阴森的绝望之地。

  呜呜呜的嗡鸣声音,更是如一只只狂兽的嘶吼,在那里不断扩散,链接整个天地,让这一片苍穹,都是因为这些变化,而产生了颠覆性的巨大转变。

  无法形容的巨大压力,因为眼前魔剑的愤怒,所全部引发而出,这一片地界之上,继续对那前方所走去的叶枫。

  身子剧烈颤抖,身体之内。所有的力量,在那么一个刹那间,竟然有了直接蒸发的现象。

  这些转变,让他心中,猛然一个激灵。

  然后,抬起了头,睁大双目,对着那远方就此看了过去。

  才刚刚看去,看到那前方魔剑颤抖的身躯,看着那在整个天地之内,都是产生的巨大倒影。

  他心中沸腾,一股强大到了让他自身都是难以掌控与压制的欲望,瞬间之内,就是在这里出现,并是全部爆发。

  “原来,自始至终,你都是有所隐藏,你的隐藏,或许,那魔道子也并不完全知晓,看来,你所表现出的一切,都只是在为了等待,等待成为我等一类的存在。”

  “传言,这整个天地之内,仙,灵,妖,三方强大的存在之中,天下任何物事,只要达到一定的积累,都是可以成为一种异类存在。”

  “这种存在,无不是天下巅峰,无不是天地宠儿,无不是苍穹弊端之下的绝强者,而你,所做的一切,所有的谋算,只是为了去争夺那属于灵的空缺。”

  “不知我所说,对也不对?”

  叶枫的步子,并没有因为来自魔剑身上的变化,而有着任何的体顿然,他依然继续走去。

  嘴中话语,也在此时,不断的说道不停。

  如此之话,轰然散开,仿佛震慑了这整个天地。

  在这一片苍穹之中,雷霆般大小的回音,弥漫不断,在这整个天地之内。

  似乎,都是多出了一股异样的气机。

  而这些话语,在落在魔剑的身上之时,魔剑颤抖弧度,瞬间变得更为大了。

  那强烈的杀机,沸腾不断,如同,被人点中了命脉,是那般的怒不可遏。

  后方。

  看着魔剑与叶枫两者之间,那所形成的暗中交锋,木心的内心深处,全部都是震撼。

  那是一种用尽这天下之中,最为强烈,或者最为委婉,哪怕是最为极致的话语,也是无法形容的震撼。

  她怔怔的看着前方所行走而去的身躯,看着那瘦弱身躯之上,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看着那无往的模样。

  仿佛,一双美丽的眸子,都是镶嵌在了那身影之上。

  她修长好看的玉手,微微握在一起,美丽的嘴唇,也是咬在了一起。

  似乎是有着一些犹豫,也有着一些抗争。

  但只是少许,内心的矛盾,所设立的大门,似乎被一股急切,给直接毫无保留的给全部冲破。

  然后。

  她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对着叶枫的身影,大声的喊道:“既然你已知道,他所有谋算,是为了那等存在,那么你为何,还要前往?为何,还要如此?为何,还要就此继续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

  如此四字,落在叶枫的双耳之中,换来的只是一声轻笑。

  而后方。

  说着这些话语,乃至说完这些话语的木心,却是双眼带泪。微微红润起来。

  好像在说出这些话语时,所使出的勇气,乃至,得到叶枫的这么一个看似轻蔑的回应。

  她似是受到了巨大的委屈。

  但转念。

  前方叶枫的话语,就是传达了过来。

  “他既有着沾染灵的打算,那么也就说明,他需要足够的力量,至少,需要足够多的血,而你我之间,在他看来,顶多,也只是这一片地界之中,最不值钱的血罢了。”

  “想要活命,必须将他驱离,要么,将他掌控,让他呈服,否则,你我定死。”

  短短话语,让木心猛地醒转过来。

  她呆呆的看着前方的身影,她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前方。

  像是前方有着那不可抗拒的吸引,真正的存在那里。

  木心的沉默。

  所换来的只是叶枫的继续前行。

  越是前行,所感受到的魔剑压力,也是越加庞大。

  他身上血水不断,每落下任何哪怕一滴血水,都是被前方魔剑给毫无保留的直接吸收。

  与此同时。

  在此处之中。

  任何一个空间之内,任何一点气流,乃至地面之上的尘埃,都是对着魔剑身影所在之地,疯狂而去。

  那所产生而出的巨大吸力,似乎,带来了一股根本难以言说的疯狂。

  让此处世界,都是有着了一种要就此崩溃的态势。

  这一番番的变化,让此地之中,全部都是变得格外的狼藉不堪,这一片地面之中。

  只是短短的半个刹那间,就是变得毁灭不断。

  比较之前魔道子还存在时刻,还要更为惨烈几分。

  如此说明。

  前方魔剑的强大,比较魔道子,也是丝毫不差,至少,有着一定可以与魔道子正面硬撼的资本。

  只是让叶枫很是疑惑的是,为何如此强大的存在,还要依仗在魔道子的身边。

  为何,要随着魔道子的被封禁,而进行跟着封禁?

  

  这些,说来,都是有着一些让人无法理解。

  但叶枫也没有去过多的思索,对他来说,眼下最为紧要的就是,将眼前魔剑收服。

  哪怕不能收服,也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对方真正的屈服,只有如此,才可让自己能够安然无虞在此中继续行走,以及,获取自己所需。

  另外。

  如果能够将这魔剑给彻底的收服,叶枫相信,那么凭借这魔剑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强大肉身之力,以及,那些来自昆仑修士所传达的各种神奇术法。

  自己在这一世界之中,面对那些强大的深渊之修,定然会落于不败之地。

  而一旦达到了这等地步。

  他更是可以,更进一步,将这所有的深渊修士,给彻底的留在这万丈沟之内。

  因在叶枫看来,从自己进入这里,被深渊修士给找上时刻,自己与深渊之中,早就有着根本无法断去的生死恩怨。

  那种恩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既然如此。

  刚才此次,也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这些深渊来人,给彻底的留在这里。、

  只是想要做到这些,难度之大,定然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

  不管如何,叶枫都一定要尽其所有的去做,去尽力而为,只有如此,那么才不负此次之行。

  心怀此类想法,与坚定的叶枫,继续对着前方走去。

  他如同将周边所有翻滚着的毁灭,给全部无视。

  他的心中,只有两个坚定不移的信念,要么,将此等魔剑,给直接镇压,最后收服。

  要么。

  驱逐。

  后方看着这些的木心,心中的复杂,在此时,达到了真正的极致。

  自她存在以来。

  在她的世界之中。傲然是最为基本之物,被人崇拜,更是日食起居,乃至修炼一般平常。

  她所获得的无不是血剑门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

  而此时此刻。

  自己却是在一个男子面前。露出了一幅小女儿态势,更是,流露出了无法形容的急切。

  也是展露出了让自己都是无法相信的真正纷乱。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有着一些欣喜,也有着一些期待,但更多的则是迷惘。

  她小心的收藏着这些感觉,也是复杂的对着前方看去,然后,认真凝视,将那一道身影,给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之中。

  突然之间,她有着一种堪称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或许,会因为前方的那道身影,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那不仅仅是修炼上的改变,而是今后人生的绝对变化。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