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5章必杀剑影

  这种感觉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就是让木心再一次的想起了在自己进入血剑门,成为了无量主座真传弟子身份时刻,无量主座所说的那些话语。

  稚子时刻,对于那些堪称神鬼论调的话语,木心并无知晓多少。

  哪怕是在今日之前,她也并没有去认真思索多少。

  而如今。

  脑海之中,那些话语,却是在不断的出现,似乎在一次次的提醒着自己。

  使得她对着前方叶枫的身影看去时候,也是多出了一些更大的复杂,与一些无法明说的忧虑。

  同时。

  小师弟的话语,也是在她的心中出现。

  这让她嘴角多出了一些苦涩,也是多出了一些让她欢喜的神色时,她看向前方身影的眼神,也是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

  “小师弟,莫非,这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不成?”

  “师尊,莫非,此人当真就是你所说道的那人,此人,当真与我有所关联?”

  “哪怕真是如此,今后不管此人与我之间,到底会出现何等论断,与真正生死之关,但从今日开始,我木心发誓,我绝对不会忘记今日之事,不会忘记,这道背影,不会忘记,这张冷漠到了极致的面孔,不会忘记,有关此人的……。”

  木心嘴中轻声的呢喃。

  这等呢喃,并不是有意而为,而是一种下意识间的自然举动。

  这些话语,按照常理说来。

  若不是仔细去进行倾听。

  根本无法听到。

  可是,一直注意着这一片天地之内任何一切的叶枫,却是恰好将木心所说的所有话语,给全部听在了耳中。

  当时。

  叶枫眉头轻轻一皱。

  然后再次松开,俨然是没有将这些给放在心上,哪怕,连一丝波动都是没有掀起。

  他凝神对着前方看去,继续走去。

  心中所有着的想法,与之前一样,并没有任何的半点改变,他整个人心中的无往,在此时,也是达到了真正的巅峰。

  叶枫的做法与举动,让魔剑再次的变得狂怒起来。

  冷冷的看着从前方所走来的蝼蚁修士,魔剑身躯抖动的趋势,越来越大。

  他恨不得此刻,立即将眼前的蝼蚁,给直接杀死在这。

  可是。

  在伴随着魔道子封禁的这无数年来,他那属于王者身份的实力。

  早就是已经大打折扣,早就今非昔比。

  虎落平阳的他,根本无法直接将在他看来的蝼蚁修士,给直接杀死在这。

  他只能尽其所有的使劲自身气势,与来自自身的强大骇然之力,一点点的对叶枫进行镇压,之后,再以这股镇压之力,将叶枫给杀死在这。

  而正是这种方式,才是给了叶枫一种对抗的机会。

  同样,这也让叶枫心中一亮。

  蓦然间,他像是明白了什么。

  抬起了头,对着前方看去,看着那愤怒无比的魔剑身躯,看着上方,对着此处,对着自己所落来的那无穷剑影。

  他心中终于是有着了一些自身都是难以压制的期待。

  他继续走出,不顾身上那如雨水一样,在那里不断飘洒的血液。

  整个人心头之中,所有着的唯有前方剑影。

  他的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不论如何,都一定要走到那剑影之前。

  活着的走到那魔剑之下。

  亲手将他擒拿在手,然后一点点的炼化,直接将他掌控。

  只有如此,拥有了魔剑的叶枫,才能顾多上一份保障,才能够真正的在这一片天地之内,拥有行走的底气。

  因他始终无法忘记,在之前,在那魔道子还存活着时,在听到自己所说之话的瞬间,所露出的那种迷离与犹豫。

  通过这些,叶枫就是知道,在这一片天地之内,自己所看到的那黑巾修士,或许,还不是最为强大的存在,。

  或许,在这其中,比较黑巾修士更为厉害的对手依然存在,只是一直以来,都是盘旋在某一个位置,在等待着什么。

  而这也是叶枫心中的一种担忧。

  但他相信,只要将魔剑获得在手,那么这种担忧,就会绝对散去,至少,也会让他拥有了一定的自保手段。

  顶着让头皮都是发颤的压力,让身子都是会随时碎裂的骇然,叶枫一点点的继续走去。

  后方的木心,看着倔强顽强的叶枫模样,猩红的双目之中,泪花滚滚。

  不知不觉,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已经被前方的那一道身影,给全部的牵引。

  这样的感觉,让她有着一些排斥,却又有着一些喜欢。

  她满脸的复杂,对着前方紧紧的进行着凝视,内心深处,竟然连那在今日之前,被她看做最为无能,与最为无用的祈祷,也是在内心之中,暗自的来上了无数回。

  即使木心只是站在那里,但她却是明白,对着前方所走去,将此处之中,所有压力,给全部抵挡而下的叶枫,到底是承受到了多么大的冲击。

  她更是知道。

  如果今日,叶枫无法走到那魔剑之前,走到对方的身边,无法亲手将对方擒拿,并是成功炼化。

  那么这一次,叶枫能够生还的系数,必然是极为的微弱的。

  这点,木心并没有任何的质疑,反而,而很是肯定。

  而她自己的生命,与叶枫之间,好似也是早就融合成为了一体,不分你我。

  一旦叶枫死去。

  那么她也是绝对难以幸免。

  此类之事,都是让她全面的,并且很是认真的对着叶枫进行着深沉注视。

  远方的叶枫,在血雨的拉动之下,已经是渐渐的变得悠长起来,透着了一股模糊,也有着了一些疲态。

  踉踉跄跄的身躯,似乎随时都是会立即倒下,然后再也无法站起,成为这里的一抹孤魂。

  但他始终,依然坚定的前行,并没有就此倒下。

  每当随着他与魔剑的距离,一点点的拉近,在这一片天地之中,被他所感受到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而这却也让他变得很是亢奋。

  因他感觉的出来,每当自己的快速接近,他就是发现,在这一片天地之中,对自己的压制,似乎变得越来越大。

  但若是细细的察觉,就会发现,在这无穷大的压力之下,所有着的则是那无尽的生机。

  他更是感觉到了前方魔剑的虚弱。

  那是一种不论怎样,也是无法完全压制的虚弱,需要亲身接近,才能够认真探视到的虚弱。

  察觉到这些的叶枫,对自己之前的肯定,变得越加自信。

  那对着前方所看去的眸子之中,所流露而出的神采,在此时,也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此等变化之中,那魔剑的怒火,已经是真正的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嗡嗡地嘶鸣声音,直接消失,转化成为了兽的怒吼。

  那剧烈颤抖的魔剑身躯,如同扭动的可怖魔影,东倒西歪间,所落下的剑影,也是真正的达到了最强。

  轰!!!

  轰!!!

  轰!!!

  此等强大的攻击之下,叶枫身体之内的保护色彩,全面破去。

  他的身子,也是变得更为的疲惫。

  一道道强大的剑影,更是在此时,对着他疯狂勇猛的彻底落下。

  看着那落来的数之不尽的骇然剑影,他心中冰寒无比,那随时都是会立即死去的危险感觉,赫然出现,让他的双眼,死死的眯在了一起。

  心中也是在快速的思索着应对方法。

  

  后方看着这些的木心,也是因为前方所出现的巨大转变,而心神紧致起来。

  整个人内心深处,所有着的一切,全是那惶然与惊慌。

  没有任何的停留与思索,将心中所有的一切情绪,给直接果敢的全部斩断。

  然后对着那前方之地,直接冲出一步。

  这一步之下,残影不断,她自身的强大修为之力也是全部展露而出。

  可早就消耗过度,自身之能,早就所存无几的她,在走出了这一步的距离之后。

  身子就是一个猛然的局促,然后面色惨白,对着下放之地,就要就此栽倒下去。

  与此同时。

  她的这种举动与做法,似乎,将前方无穷剑影所布置下的一切,给全部的左右而开。

  哗啦间。

  所有对着叶枫进行着死死镇压与不断抹杀的剑影,当即就是对着木心疯狂而来。

  那璀璨的抹杀力量,强烈而又让人心惊。

  如此的一一表现而出之后,就是让此处之中,都是多出了一股无穷的血腥气息。

  在那样的气息之下,这里的任何一切转变,都是成为了一种死灰。

  那股恐怖的压力,与骇然的杀机,就此降临而来时刻,木心头皮炸裂,身躯僵硬。

  她猛地发现,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她竟然连最为基本的反抗机会,都是没有。

  她如同一个瘦小的孩童,在无数的风暴之中,唯一所能够做的,竟然是只有等死。

  她更是惊醒过来。

  也是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则是更是将自己给直接,并且毫无保留的给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她呼吸急促,双眼变得更加的红润,成为了血色,对着那前方身影看去,愧疚之感,无比的深沉,一种死意,也是浮现在了她好看的面容之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