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0章劲松

  可在这沉默之内,所隐藏的便是那惊天动地的惊颤,因眼前的那轮廓,在此时此刻,已经是在他的目中,开始展露出了一定的锋芒。

  那锋芒之内,不再如之前任何一次的过往一样,在这其中,并没有着任何的危机隐藏。

  只是,一种很是平淡,且真实的表露罢了。

  那是一棵,在风雪之中,依然盎然不断,独自存活的松。

  在这松的中间,乃至四周,有着无数的石头,这些大石,数目之多,无法统计。

  那尖锐的角度,以及,那一个个角度之上,所展现而出的凌厉,全部在这出现的时刻,就是让此地,都是成为了一个阴森的绝望之处。

  可就算是在此等情形之下,那劲松依然是挺拔着身子,并是对着那前方之地,就那么的看去。

  它存在于那里。

  它所在之地,似乎任何一切,都是会表露出一些的惊惧,可这惊惧之内,更多的则是怨毒。

  将这眼前的所有,给全部的看在了眼中之后,叶枫就是猛然想起了自身,在那灵的世界之内,所遭遇到的那一杨柳,也是想到了在那杨柳近前的水潭。

  之前。

  在那灵的世界之内,他对水潭本是生出了无数的畏惧,也是生出了巨大的猎奇。

  可是。

  不知为何,在那么一个瞬间之内,这些所有,对他而言,似乎是失去了某种感知,也失去了某种想要去进行探知的想法与念头。

  而如今。

  现在。

  在见到站在那里,如一道身影一样,不论是天崩地裂,还是那山河动荡,都是无法,也是不会动摇的劲松时候。

  他才是想起了这些。

  想起了在那灵的世界之内,所遭遇到的一切。

  更是想到那闪动着腰肢,在那里不断摆动,透露出了一些温和,却又很是倔强的身影。

  那是杨柳。

  更是水潭周边,所引发而出的根本。

  “水潭,杨柳,劲松,白骨,这些的存在,其中,到底是存在着何等关联,眼前这劲松,为何会被此人给生生压制?”

  “此人,为何会在此处,似乎变得有些……。”

  一时间,对着前方所凝视而去,看着那强大无比的一按之下,在彻底的落下之后。

  那劲松并没有任何表露,只是依然站在那里,进行着自然生长,仿佛,对眼前这所有的一切,给全部无视的场景时刻。

  叶枫的思绪,没来由的再次的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有着一种感觉,眼前这所出现的劲松,绝对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出现,既然出现,那么就有着一定的道理。

  而且。

  这其中,也定然是表明了很多极为深沉之物,乃至事情。

  他更是想着,既然眼前的这些,全部都是存在,那么这劲松,与那杨柳之间,到底是否有着什么特殊的关联呢?

  还是说。

  对方,全部都是有着一定的共同脉络?

  在这天地之中。

  天下万事,万物,任何所有,都是有着一定的神奇规律所存,这些规律的存在,不仅仅用以自律彼身,更是用以守护未来道途。

  而任何一旦达到任何程度的物事,更是会自主的产生一定的自然脉络。

  这些脉络的存在,更是表明,他们今后,能够所达到的高度,也会表现出,他们自身,对今后道途的一定期许。

  而眼前,这劲松,与那杨柳,以及,那水潭一样,在他们的身上,都是显露出了规则,也是显露出了隐藏极深的脉络。

  那是天地的脉络,更是自然产物。

  脑海之中,所有的思绪,在一片片的过滤而去后,叶枫的脑袋,都是变得有着一些沉重。

  但猛然间。

  他眸子之中的光亮,就是突然大作,如同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惊人的事情。

  他对着前方再次的看去,这一看。

  刚才所有的迷惑,在当即就是全部清楚开来,任何的一切,在这等注视之下,都是徐徐展开。

  如同,被人掀开了其中的神秘。

  叶枫更是嘴角挂着了一个笑容。

  他再次的走出一步,眼角一闪,对着那前方的白骨身影看去,看着那一按而下的巨大力量,看着那在这一按之下,依然不曾有着丝毫动作与变化的劲松。

  他低沉出声。

  “在此等劲松之下,你如此急切,既然急切,那么也就是表明,你的存在,定然是因为它的出现,而它的出现,也定是因为你的存在。”

  “莫非,你永生无法走出这里,成为这团雾霭之中的被困生灵,全部的一切,全部都是来自于它?来自于这在寒雪飘荡,冷风穿梭,四季动荡的劲松身上?”

  一言一语,没有了之前的强势,变得很是平淡。

  其中,玩味态度,分外明显。

  如此话语。

  落入了那白骨双耳之中,后者,立马身子一个激灵,浑身颤抖,胸腔之中的怒火,怦然而起。

  如同燃烧着的巨大太阳。

  他双眼翻卷,如猛虎一样,对着此处看来,看着走出一步的叶枫,将叶枫面上所挂着的神色,给全部的收入了眼底。

  之后。

  他的面上,就全部都是那无法容忍的杀机,与一丝对眼前叶枫所指明之话的勃然。

  “小子,就算如此,那又如何?莫非,你认为,以你之力,就可改变此木被本座镇压的根本,莫非,你真以为,此木可以以它之力,将本座永生克制在这?让本座今生今世,都是无法走出这里分毫?”

  白骨身影,怒气丛生的话语,刚刚出口,那所按下的惊天力量,顿时就是光芒大放。

  并是在刹那间,爆发出了最为强大的凶狠。

  而且。

  在这之后。

  此处之中的任何所有,也全部因为这一按,而开始发生着某种潜移默化的改变。

  感觉到周边,所出现的一切反常的叶枫,眉头再次的一皱,认真的对着那前方一动不动的劲松看去。

  才刚刚看去。

  就是看到了劲松那轻微摇晃的身子,再看到了在劲松身上,那所不断飘荡四片叶子。

  枯瘦,苍败的劲松身上。

  那四片叶子。

  枯黄,青翠,稚嫩,败落。

  这四片仿佛是代表着不同时代的四片叶子,也似是代表着春夏秋冬四季岁月的流转,也仿佛,是这天地之内,任何一切,所产生的根本逆变。

  此刻。

  在这四片叶子,在那里动荡时刻,在那里不断摇晃的瞬间。

  在此处之内。

  那四片叶子之上,就都是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那里进行着淡漠的挥散。

  那挥散间。

  一股让叶枫十分惊悚的感觉,蓦然的在他的心中出现。

  如同。

  他之前所看到的世界,乃至在这所有见闻之中,任何的一切,全部被他给强势推翻。

  那是一股所从没有见过的强悍力量。

  这力量,十分的诡异,刚刚出现,就是让此处的任何一切,全部开始着改变。

  这并不是岁月流逝,乃至增升所产生的改变,而是,按照此处任何一切,所存在的轨迹,所延缓而出的命脉,所发生的针对他们自身的改变。

  这些的出现,不仅仅是让叶枫面容骤然一变。

  那一按而下的白骨身影,在此时,更是双目收缩。

  他那愤怒难掩的面上,所有的怒色,在当即,全面的散去之后,就是有着一抹涨红,迎难而上。

  那是一抹,因为激动,而产生的畅快,与兴奋之红。

  在这红润之内,任何的一切,在白骨身影看来,都是那般的可有可无。

  唯独。眼前的劲松身上。所透出的那股神秘,乃至伟岸的力量,让他心中,思绪翻滚。

  哪怕时间过去了许久许久。

  久到了他自身都是已经忘记,自己来到此处到底存在了多久。

  可不管过去了多久,他都是永远记得,在自身听闻此处,有关眼前这劲松的消息时刻。

  所产生的那种欣喜若狂,并是不惜所有,只是为了进入此地的场景。

  本以为,来到此处,不说满载而归,但至少,也会有着巨大收获。

  可没有想到,在好不容易,进入这里时刻,却是受到了眼前劲松的压制,而且,在这样的压制之中,自己,竟然无力而为,并且是一直以来,都是处在了这等的受压之中。

  更为重要的是。

  在这无数年的岁月之中。自身一直都是从来没有见到眼前的劲松,展现过如此刻这般,所出现的强大乃至强悍的堪称神奇与神秘的力量。

  如今。

  在亲眼见到时刻。

  他心中的激动,难以掩盖。

  自那一日进入此刻起,他所求的一切,只是为了眼前所出现的这一幕。

  哪怕,如今的这一刻,这劲松所展现而出的这些力量,很是微弱,但对白骨身影来说,这一切已然足够。

  他更是知道。

  眼前的场景出现,是他可以真正从这里离去的机会。

  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何,此等时刻,劲松会表露出如此的一面,但不管如何,既然机会已经到来,那么势必,就不可就此松手,必然要紧紧抓住,然后,带走劲松身上那唯有的四片不同颜色的叶子。

  只有如此。

  此次一行,才可算是有着一定的收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