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9章此人到底是谁

  他白发如狂,肆意的飘荡在此,牵引了一道道的狂风,在此处之内,疯狂游走。

  

  “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切,全部都是无中生有,那该死的老东西怎可安得如此好心,所有一切属于本座的荣耀,被其一手亲自剥夺,这等事情,怎可出自他之手,这一切,全部都是你胡扯而出,这绝非可能,绝非那老东西的手笔。”

  癫狂的话语之中,满是质疑,也全部都是不敢相信,更是不愿相信,他并不认为,眼前的一切会是为真。

  他不相信,那一道存在了无数岁月,抬手之间,就是可以更改山河,让日月暗淡的身影,会为一个所谓的叛逆之身,作任何的他想。

  他更是不信。

  眼前发生在自己身上所有的一切,会是那一道苍老,却是格外强大身影的一念之仁下所产生的悲愁。

  可即使不信,在此时此刻,却是容不得他不去相信。

  因那已经因为自己原因,而彻底沉默的身影,已经是开始醒来,并是真正的醒来。

  他也已经看到了一只正在抬起的手,对着自己的天灵,与灵魂,死死的按了下去。

  “不管你信与不信,这一切都是为真,不管如何,你我都是我族罪人,且是那春秋死,万骨枯的罪人,既是罪人,那么不管如何,你我都是不可再存活于世,唯有如此,才可慰那在那一战之中,所死去的雪族英灵,也只有如此,才可让始祖得到少许的……。”

  “不过,在这之前,你身上所有之物,却必须归还,这是雪族之物,除了雪族之外,任何之人,不可获得,不可占有,否则,只有一死。”

  话音刚起。

  很快就是落下。

  刹那间。

  那面容再次扭曲的白骨身影,疯狂咆哮,似乎是感受到了真正生死危机的到来。

  他变得无比的恐慌,那股一直以来,便是存在求生欲望,以及对命运的不甘,如波涛之水一样,在他的心中,全面散开间,就是直涌灵魂深处。

  

  他大声的嘶吼。

  “不,不,你不能如此,你不能……。”

  可话语还没有完全的吼出,那一只所抬起的手,已经是彻底的落了下来,那嘶吼而起的声音,也是戛然而止,并是让此刻,成为了永恒。

  灵魂的溃散,让真正的白骨身影,在此时彻底死去。

  且断去了轮回之路。

  随着他的身死,在这周边,任何属于他的气息,也是缓缓退散。

  就连前方,这滔天而起的白骨海域,也是纷纷而起,并是散发出了一股绝强的柔和之力,如潮水的崩裂,对着周边,进行着宣泄。

  站在此处的叶枫,立马发觉,刚才所有着的危机,也是全面开始消失。

  唯独。

  在他的前方,还有着一道虚弱且是虚幻的影子,在那里对着他进行着深深的凝视。

  “不管你是谁,但你身上,既然有我雪族的气息存在,且修炼了我雪族密典,那你与我雪族,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而今日一切,若非是你,我雪族断然无法获得这重新回归这片天地的契机,既然一切因你而成。”

  “那么按照始祖所言,你或许就是我雪族破而后立的指路人,那么你便也拥有我雪族至高无上的地位。”

  “在我雪族重新归来一刻,你便是我雪族真正的指路之主,我雪族定会伴随你之左右,此等言语,永生永世,绝不更改。”

  此话出口间。

  周边的滚动的风云,都是因为这话,而彻底的平静了下来,此处之内,任何的动荡,也全部因为这些,而发生了近乎逆天的改变。

  

  而你前方的虚幻身影,似乎还有着对这等决定的不甘心。

  但这等心绪,也仅仅只是维持了那么一个瞬间,就是再次的消散。

  他手中张开,手心位置,两道琉璃色彩的光芒,在那里闪现而过,就是再一次的消散而去,并是成为了此处之中,那一闪而逝的光景。

  此后。

  这虚幻身影不再对叶枫有着任何的理睬,他转身而去,看向了那劲松所在。

  只是一个简单的凝视,面上就是有着一些动容神采,然后,目光黯然。

  无奈苦笑。

  “此等之物,既是能够出现在你面前,那么说明,你与此处有缘,老夫就尽这最后的微弱之力,助你最后一助,若你能够汇聚类似此等之物,那么此后,你所能够获得造化,必定,超出想象,因这里,是一个王国的葬送之地,那是堪比我等雪族要强盛无数倍的远古巅峰,你可好生把握。”

  话音散开。

  这虚幻身影一步朝前,来到了劲松前方,轻轻一抓,劲松身上四片不同颜色的叶子,就是飘荡而起。

  各种各样的色彩,在那里不断变化,宛若岁月的流转。

  当其中的一片叶子一飞而起,安静的落在了虚幻身影的手中之后,就是被一甩而出。

  “这一树叶,乃是老夫全力而为所择,其余三片,若是修为不到,不可获得,否则,你定有生死劫难,切记,切记。”

  随着虚幻身影的声音,此起彼伏,在那里不停跌落,这一片树叶,就是在此时,真正的到来。

  并是出现在了叶枫的身前。

  而那前方的虚幻身影,在此时,也是开始了缓慢的消散。

  看着前方的青脆树叶,叶枫心中有着一些激动,也是有着无数的期待,在内心环绕。

  抬头而去,对着那虚幻身影消散之地,认真看去。

  他沉沉一拜。

  “多谢前辈赠送,前辈之话,晚辈必定谨记,恭请前辈放心,只要晚辈身存,今日之后,雪族定然不会遭受再次驱逐之力,即使遭遇,晚辈也会尽力而为。”

  此等之话。如风一样,对着前方飘去。

  那就要散去的身影,面上就是露出了一个略有苦涩的笑容,无奈摇头,轻叹一声,在那最后的关头,看去一眼。

  这一眼所看向之地,恰是那雪族的下方藏身之地。

  在目光涣散间,他的身影,才是在此处真正的消散。

  ……

  看着手中的青嫩树叶,叶枫若有所思,感受到这叶子之内,所存在着的强大生机力量,再感受到那岁月之中,不断流转而开的强势之度。

  叶枫当时就是对行走在此处之中,多出了几分更为强大的信心。

  那虚幻身影,在消散之前,所说的话语,也是在此时,在他的脑海之内,轰然传开。

  一个谨记。

  对着那劲松深深凝视一眼,就不再有着任何的停留。

  随着他步子的踏出,这雾霭之内的任何一切阻隔,对他已经是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阻拦。

  在他回到了白骨阶梯之上。

  此时他。

  抬起头来,对着前方那之前无尽的阶梯看去,这里,已经不再是无尽地步。

  而是展露出了一副可以数尽的情形。

  而在那前方之地中。

  却也是在此时。

  因为叶枫的这抬头一看。

  两道身影,都是面带孤疑,回过了头,对着后方看来一眼,虽然,这一眼中,后方并没有让他们看到任何。

  但那股突然在他们心中,所涌现而出的惊惧,却是让同样行走在这白骨之道上的魔道子,以及木心,感受到了一些隐隐压制着的锋芒。

  那锋芒,不露则已,一旦展露,必然会绽放出纳无穷的杀机。

  这一感应,让他们两人的面色,都是相继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然后踌躇再前,对后方情形,似乎不再关注任何。

  对于前方所发生之事,才刚刚走来的叶枫,并没有任何的察觉。

  但他知道。

  不管前方有着任何的危机存在,但是,眼下自己手中所获得的那一片叶子,定然会成为自身,最后的保障之物。

  这不仅仅是那劲松身上所展现而出的神秘与强大,给他带来的底气,更是那虚幻身影之前的叮嘱,让叶枫所产生的强大自信,而拥有的绝强依靠。

  微微沉顿了少许。

  抬起步子,继续前行。

  果然。

  叶枫就是发现,在那前方之地之前所存在着的巨大压力,当时就是不再如之前的那般厚重。

  而他身上,所携带着的那一片叶子,在此时,也是散发出了十分璀璨的光芒。

  那是浓厚的生机力量,所引发的绝强之光。

  这等光芒,十分的耀眼,在出现时刻,就是环绕周边,让叶枫感受到了一股无穷的强大时候。

  也是使得他的步子,猛然加快。

  随着他步伐的动作而起,在那前方之地内,那一直快速行走的魔道子,与那木心两人。

  面色再变。

  因他们发现,在他们的后方,已经是有着一股十分仓促的身影,快速而来。

  这速度之快。

  超出了他们所能够认知的极限。

  “此人到底是谁,在此处之中,竟然胆敢如此行事,莫非,不知晓此等做法,是在找死不成?”

  刚刚这么的一个深入思索,木心面上的神情变得更为冰冷与凝重起来。

  心头之内,所环绕而出的肃杀,也是自然而然的就是流转在了她的身周,让她对着此处,都是多出了几分防备。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