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7章独缺凤凰

  从外往内,遵循某种秩序,就这般看去,此处宫殿,巍峨在外,宏伟在内。

  片片残垣,横亘四周,古色的气息,伴随而起,飘转空中,让此处之内,全部都是那沧桑古朴之态。

  行走在前的木心,面色从开始的冰冷,已经是有着了波浪线般的巨大起伏。

  内心之中,忧愁更是开始转化,成为了担忧,与忐忑。

  四周的沧桑气息,悠然旋转开来,爆发而起,如灯火一样,照耀天地。

  任何古色所存之处,也全是危机身存之地。

  头顶上空,白色棺木,如太阳一样,散发出了属于自身的少部分的威能,辐照天地。

  下方。

  木心,小鸟,生死禅,乃至昏迷不醒的叶枫。

  在这等光芒的护卫之下,随着继续的深入,那种伴随而出,存在于外侧的压力,在此时,已经是继续的在那里不断的加深,与厚重起来。

  沉闷的压力,随着空中所起伏的气息,在那里自然的飘荡,融入了残缺宫殿之内的每一个角落。

  似乎,也是如这宫殿一样,一般无二,成为了残缺。

  可这样的残缺,所带来的威能,却是如同,一道飘摇星火,在那成群的黑石炸药之中,化作了无尽威能的中心。

  轰!!!

  轰!!!

  轰!!!

  轰鸣的爆炸声音,在前行的途中,肆意而起,尘土飞扬之间,热浪翻滚之内。

  一大片的波涛,腾空而起,所产生的爆发力量,瞬间之内,就是扩散了这整个所处之地。

  最为前方的木心,在那爆炸之内,身躯摇曳,像是随时都是会在这等爆炸之内,就此丧生而去。

  但就在那危机关头,最后的一丝催命稻草就此形成的刹那,那所有萦绕而来的危机,当先就是立即散去,并是化作了一道无形的风。

  后方。

  背负着叶枫身体的大鸟,见到那爆炸中心,所席卷而来的轰然刹那。

  它面色大变,当时就是有着一种要将后背之上的叶枫,给就此丢弃的想法与念头。

  可在眼角扫射到那来自前方的身影一刻,却是就此掐灭了这个可怕的想法。

  它双目收缩,身子朝着后方倒退,足足退出了百丈距离,才是彻底的脱离了这里,并是成功的躲避掉了此处四处所存在着的绝对危机。

  最为后方。

  生死禅懒洋洋的对着前方跟随而去,本以为有着棺木在侧,这一路上,自然不会有着任何的大碍。

  但此时此刻。所演化而出的全部危机,却是让生死禅知道,这一次所降临的危机,绝对不会只是眼前所发生的这般简单。

  它一个沉思,小眼睛一个闪烁,当先就是做出了决定。

  它并没有如小鸟一样,朝着后方倒退,而是身子一个闪烁,化作了一道烟雾,对着那前方之地,疯狂的前去。

  并是来到了木心的身侧,坐落在了那棺木的最下方。

  才一到来,生死禅就是挤眉弄眼,对着木心看去,并是不断的扑打着翅膀。

  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法,对木心,表达着自己的敬畏。

  以及讨好。

  对此。

  木心只是一皱眉头,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计较。

  而后方。

  小鸟看到生死禅的举动,而且在见到了生死禅得逞之后,还挑衅的对着自己看来一眼的瞬间。

  它有着一种被人玩弄,与小瞧的感觉。

  在那样的感觉之下,那好不容易才因为危机到来,彻底压制下去的愤怒火光,在此等时候,就是再次的升起。

  并是对着那远方,就此跟随而去。

  也想要如生死禅一样,获得那棺木之下的第三个位置。

  但是。

  无疑这等想法,在此时才去尝试,却是要就此落空了。

  不过。

  唯一让它庆幸与兴奋的是,在此时,木心的话语,传达而来。

  “你且在后方跟随,我与它前行而去,我会尽力将其中八成威能给全部阻拦,此等之后的两成如数交付给你,你若无法做到,那么所有后果……。”

  话没有说完。

  可这些话语之内,所透出的意思,却是已经格外的明显,并且,让刚才还满是失落与无奈乃至愤怒的小鸟,变得更为亢奋。

  并以那看白痴样的眼神,对着前方的生死禅就这般的看去。

  在那样的眼神之内,那所看去的眸子之中的神光,更是顷刻间内,表现的分明无比。

  此等展露之下,生死禅身躯高高昂起,面上全是不解,也有着大量的不满。

  本以为,这手到擒来的一切,可在此时,却是似乎成为了一个笑话。

  自己似乎,也是成为了一个苦力。

  生死禅心中的幽怨,可想而知。

  由不得生死禅去做任何思索与停留,它的身影,就是跟随木心,继续对着前方而去。

  前方。

  尘埃滚滚。

  宫殿之内的爆炸声音,不断响彻。

  凡是所响彻之中的任何一切,似乎都是在以一种方法,在进行着碎裂。

  可唯独没有变化的是,在这样的宫殿之内,那所存在着的任何所有,却是没有任何的断裂。

  哪怕,宫殿之内那最为基础的秩序,也是没有因为此处之变,而产生任何的改变。

  古色依旧存在。

  沧桑,也是如原来一般,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从周边岩壁之上,所传达而出的古老气息,更是如一道道指引的灯火,在那里燃烧不断。

  每一个壁面之上,所刻画着的或龙,或游空猛虎,或双目玄武,乃至半壁蟾蜍。

  等等此类,各种鲜有存在于这个年代之内的举世之物。

  各种图形,依次存在。

  似乎是按照某种规律,在那里进行着分列。

  可在那数之不尽的图形之内,却是唯独,缺少了一样。

  这便是凤凰。

  看到这里,木心的眉心位置,就是多出了一个印记,那是草木印记。

  这个印记的存在,让她获得了要超出以往数倍的感知力,但却也是让这个印记的每一次出现,会使得她自身,陷入一种未知的迷惘。

  眼前所有图形,几乎全部存在,而且,每样存在的图形,全是那一片天地之内的绝世之物。

  可为何,会偏偏少去了凤凰之形?

  这让木心百思不得其解。

  也是根本无法明白,在这样的宫殿之下,在这本身就是属于凤凰的绝对领地之内,怎会独独缺少了这样的一幕。

  她不得而知。

  但隐隐之间,却是有着某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在心中悄然的出现,并是就此形成。

  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图形,在那壁面之上,全部琳琅满目的依次侧目而起,那小鸟与生死禅,随意扫视间。

  对于这些图形之上,所展露而出的逼真,与那些浩然或是凶悍,乃至磅礴的绝对气势,虽然有着几分震惊,也有着少许的震撼。

  但却是并没有任何的在意。

  似乎,那些所存之物,与它们并无关联。

  但木心,却并未如此。

  她面色清冷,面带敬畏,对着周边看去,对着前方行去。

  那存在于内心深处,所有着的压力,已经是一点点的再次的在那里增加。

  然而。

  不管如何的增加,对她而言,却是并不能改变她的初衷。

  在那小鸟后背之上,如一块顽石一样,安静的端坐在那的叶枫身影,霎时,面色变的更为惨白之间。

  一道比较之前,却是要强悍了少许的生命气息,开始在叶枫的身体之内,所缓缓的升起。

  这样的转变,在才一出现。

  第一时间,就是被身下的小鸟给彻底察觉。

  它面露呆滞,也有着一些不敢相信,浑然震撼而起,对着叶枫的身躯感应而去,手心之内,一道冷然出现。

  就差那么一些,没有直接因为足够的震撼,而下意识的将叶枫给就此从后背之上就此摔下。

  “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明明是一个快要死去之人,为何在此处,这生命气息,会突然变得强盛了一些?虽然只是一些,但在此处来说,却也足以引起巨大的变化,”

  小鸟的震惊,与感叹,在率先之中,并没有谁知晓。

  前方的木心,与生死禅,早已经将注意力给彻底的投放在了那前方之地,对于这些,并未感应丝毫。

  可是。

  很快。

  在叶枫身上,那所存在着的少许生命气息,顿时就是变得沸腾起来,并且在那样的沸腾之下,如阳光的蒸烤,变得格外瞩目。

  呼!!!

  如强大冷流一样,在叶枫的身体之内,翻滚而出,一大片的浪潮,自然而出。

  叶枫身体之内,那保持着最后一丝命脉的气息,刹那间,就是又变得更为强大了很多。

  这一次。

  前方所前行而去,并对着周边审视的两道身影,终于是彻底的察觉而开。

  并且在那样的察觉之下。

  它们的面容之上,全部都是那深沉到了无法压制的震惊。

  首次的,在这宫殿之行内,那木心的面上,全部都是那真正的震撼,也是有着一些压制着在内心深处的狂喜。

  她闪烁着美丽的双目,对着叶枫就这么的凝视而去,才刚刚看去,感受着从叶枫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炽热时刻。

  她的身子,动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