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5章你杀过人?

  就当整个岛屿之内的族人们,都是沉浸在了那种难言的喜悦之中。

  此刻。

  在岛主林水的房间之内,林水却是站在那里,一脸的阴沉。

  看着墙壁之上,所散发而出的一把森然匕首。

  他心中的忧愁,无比的厚重,整个人的内心深处,所存在着的那种迟疑,与愤怒,也是相互交错,就如复苏的春季,与那死亡的隆冬,在争锋相对。

  似乎,要以此搏出一个别样的季节。

  少许。

  仓促的脚步声,就是从外传来。

  一同传来h的还有着一道兴奋的话语。

  “父亲,我回来了。”

  走来的人,是林海。

  才刚一进了房间,撒开了在叶枫那里所有着的矜持,与恭谨,以及那一身的压力。

  此刻的林海,满脸笑容,心中那依然残存着的稚嫩孩童的气息,也是在面上洋溢着。

  整个人,似乎沉沦在了无边无际的幸福之内。

  可才一看到了满脸阴沉的林水正站在那里,林海面上的神色就是彻底的凝固,并是满心的疑惑。

  问道:“父亲。你怎么了?”

  这般一问。

  问到了林水的心坎之上。

  “海儿,你看……。”

  林水艰难的伸出了手,对着那匕首指去,森寒带着必杀气息的匕首边上,有着一张信纸。

  林海将信纸上的字眼,给全部的扫入了眼底,一阵打量之后,就是抬起了头,看着明显要苍老了很多,要疲惫了很多的父亲。

  他的双目之内,有着少许的血丝,在那里游离。

  “父亲,这是他们的联合书?”他问道。

  “是的,海儿,这一次,我们的麻烦,怕是大了,他们胆敢如此做法,也就是说明,背后有人,而那人,或许,就是你所见过的那东源北面来人。”林水一脸忧愁。

  心中的困苦,如兽嘶吼,只有他自身明悟,其余之人,包括身侧的林海,也是难以理解。

  与亲身感受。

  多少年来。

  作为一个无毛之地的微弱家族,能够存在于这里,在这无尽天地的角逐之内,混上一口饭。

  吃上一口食物,就此继续延绵香火。

  这对林水来说,这已经是天地的无上恩泽,这种恩泽,必定谨记在心。

  可此时。

  他心中所有着的无力感觉,萦绕心头,盘旋灵魂,让他的身躯,都是变得有着了一些疲乏。

  他内心自问:“莫非,这是天要亡我之一族?”

  看着满面悲怆,与惆怅的父亲,林海心中的滋味,格外难受。

  他出声道:“父亲,那人虽然强大,他们也虽然是来自东源北面,可是,师尊的实力,比他们都是要强,有师尊在这,或许,他们并不敢如此做法。”

  听着自己儿子这满是关心,与安慰的话语,林水嘴角就是涌现出了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

  但此等笑容,却是此刻的他,所能够做到的极致。

  一直以来。

  他都是告诉自己,任何情况下,都是不能为难孩子,至少,不能让眼前的孩子,太过……。

  唯独,在往日里的严厉中,多出了一些苛刻,但那也只是日常的严厉罢了。

  哪怕知道。

  此刻自己的儿子之话,说的有些道理,可林水却依然摇头,“海儿,希望如此,但是,人在生死关头,所带来的改变,定会极为惊人,这位前辈,或许……。”

  说到这里。

  他就是摇了摇头。

  而林海似乎也是明白了些什么,他细细的想着与自己师尊相处时刻的那种安静。

  在想着自己师尊每个行为,每个举动之间,所透出的那种淡然。

  不知为何。

  他并不认可自己父亲此时的这种莫须有的断定。

  反而。

  对自己的师尊,有着了足够的期待,与相信。

  “父亲,或许,师尊并非那样……。”林海说着:“我相信师尊。”

  前方之话,依然是有着一些迟疑。

  但后方所说,却是成为了无法动摇的坚定。

  “你确定?”林水眯着眼睛。

  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近日来的改观与成长,他看在眼里,也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比较自己,定会更为优秀与强大。

  因此时。

  他的心中,继续的生出了一些希望。

  那是对整个岛屿与族人们的希望。

  “我确定,但不管行还是不行,不管师尊在这件事情中,有着什么样的态度,我都一定要尽力而为,我相信在危难时刻,师尊绝对不会丢弃我们,就算会丢弃,至少,我是他的弟子,哪怕是记名弟子呢?”颇有几分决绝味道的话语,就此散开。

  如同震撼了此刻站在那里的父亲。

  那一个很是疲惫的身影,眼眶之内,少许的晶莹在那里不断的闪烁。

  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青年。

  看着没有任何过大修炼资质,却是成为了男人的存在。

  他兴奋的笑了。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么你就按照你所想去做,不过你要记得,今日开始,整个家族,我可就交给你了,你要记得,你手中所握着的不是一个人的未来,而是整个家族,记得,家族为大。”恳切的话语中,表现出了这个苍老老人心中所有的情绪。

  “我知道的,父亲。”

  狠狠的点了点头,林海就是走出了这里。

  并是,再无回头,那身影,坚定,不动摇,决绝,一往无前。

  ……

  三角海域之内的雨季。

  就如海域之内的狂然大浪一样,是那般的多变。

  转眼之内,半个月的时间就是一晃而过。

  然而。

  那空中的雨水,似乎,并没有任何要就此停下的迹象,继续在那里晃悠晃悠的下个不停。

  所落下而来的雨水,哗哗的响彻。

  连绵起伏,震颤人心。

  清晨。

  只身一人的叶枫,就是站在了窗台边上,对着外边的天空,看了一眼。

  就是对着外边走去。

  “半个月的寻找,不知道汇聚了多少,不过,我还是不希望你们让我有着任何的失望。”

  呢喃了这么一句,就是走出了居住的院子。

  穿过了弄堂。

  巷子。

  小池塘。

  来到了大院之内。

  才一走来,凡是从他身边所经过之人,纷纷都是点头,或者,拜倒在地。、

  以表达对叶枫的无上敬畏。

  而在叶枫来到了大门之后,只是少许的停顿,继续对着前方所走去时候。

  后方。

  却是有着一道身影跟随而来。

  这人,是林海。

  “弟子林海,拜见师尊。”

  听着后方之话的叶枫,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只是继续对着前方走去。

  这让林海的心,狠狠的一个刺动。

  他微微僵硬的站在了那里。

  想着了那一晚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把锋利匕首,想着,那匕首之边,那满是威胁的字眼,与那狠辣的一切。

  他心中有所明悟。

  “他们之所以在这些日子里让此处保持了安静,或许,是他们太过忙碌了吧?不然,早就上门了,毕竟,这不符合他们的脾性,不管如何,今日,或许会是最后的机会,定要将此事寻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师尊。”

  “若是师尊出手,那么一切就可解决,若是不出手,那么或许,父亲所说,是为对的,而我……。”

  心中的念头,继续在那里滚滚不断。

  看着前方的身影,看着那身影之上所散发而出的淡然,林海一咬牙齿。

  变得顽强了起来。

  “脸皮要厚一点,要厚一点,要更厚一点,既然师尊没有否定,那么也就说明,对我的跟随,他老人家并不嫌弃,而这就是我的机会,唯独,我的脸皮,要厚一点。”

  来自父亲嘴中,那似乎成为了名言警句的话语,继续在青年的脑海之内响彻。

  他看向前方的目光,继续变得坚定起来。

  比较那一个晚上,那一双满是期待,被沧桑所萦绕而去的眸子,那眸子之内的光芒,没有半点的涣散,那是坚定,无往的绝心。

  他的步子动了。

  不急不缓,始终与前方所行去的叶枫,拉开了一段距离。

  一步。

  两步。

  三步。

  这每一步的距离,让前方冷漠的身影,似乎,都是在对他进行着某种暗中的肯定。

  而每一步的落下。

  也似乎是让他回想着了自己稚子时候的欢笑,想着了少年时代的懵懂。

  想着了如今青年时光,近期之内所发生的一切。

  所有的记忆,如潮水一样,铺展在了他的脚下,让他越走越稳。

  不管前方的身影,如何的对待,如何的冷漠。

  他继续走去。

  直到。

  那个距离,依然不曾拉开丝毫。

  终于。

  前方的叶枫,停下了步子。

  并是转身而来。

  对着林海看了过来。

  他问着:“你身有杀气,你杀过人?”

  这一问,仿佛,是一种某样血腥的东西。扑面而来,凄惨的画面,也是展现在了林海的眼前。

  他茫然的摇了摇头。

  “师尊,我没……。”

  “你的事情。我不会出手,如果想要解决,你就必须杀人,比如这海域一样,看似平静,吞噬人命时刻,却是不动声色,你能做到吗?”

  叶枫再问。

  “我不能。”林海回答,说出了心中的真实所想。

  看着前方的青年,叶枫摇了摇头,“如果不能,那么就哪里来,哪里去,家死,族破,只是你个人之事罢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