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1章暗影影灭

  “此等宝物,非一般气运之人,根本就是无法获得,此人能够获得此等之物,简直就是一天大造化,而且,如此也就算了,此人竟然还能够激发出此等宝物的锋芒,这怎么可能?”

  

  对着前方看去的吴淞,面上全部都是那不敢置信的神色,然而,在这样的质疑之下,所见到的一切,却是将他所有的质疑,给全面撕裂。

  而正是如此,才是导致,他心中的贪婪,变得无比的强烈。

  眼神之内,所有着的光芒,也是达到了一个十分深沉的地步,那等深沉,让这周边任何的一切景色与光亮,都是失去了本真,成为了暗淡之态。

  “此人身有如此造化,按照如今情形,即使我想要获得,却是不太可能,此处,定然已经全面引起了那些老家伙们的关注,或许,那些老家伙们也在此时,暗中争斗,既然如此,在这之前,我与此人并无任何明显的交恶,不如,退而求之,与此人彻底交好,或许,此人会成为我今后的一大助力。”

  “有着此等助力存在,今后,给我所带来的方便与造化,也定然是难以形容。”

  这些话语,一一从嘴中而出。

  吴淞心中主意,彻底形成,他一步步的对着那前方之地,就此走去,无限靠近那战争场所时刻,也是保持了一个相当的距离。

  这一距离,乃是绝对安全,既不惹人误会,也不惹人嫌恶,可以随时出手,也可以随时退去。

  ……

  深山之内。

  漆黑黑的坚硬山峰之中,一道身影,在那里自由的穿梭。

  无视了任何一切山峰岩石的阻隔,他如同透明,也如同,非是人类躯体。

  对着前方而去的葬桑,双眼不断闪动,如幽灵一样,散发出了一股鬼魅,对着前方扫视着时。

  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就当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间。

  在那后方之地,一道悍然的气势,刺破苍穹。

  让他侧目看去。

  就这般看去,双目之内,当时就是多出了一些疑惑,随后,惊诧。

  少许,更是面带笑容。

  “不错,不错,当初,果然没有看错,能够让大师兄都是有所动容之人,果然非同一般,今日之后,你必属我十峰之人,因你与我十峰,已经有着无法分割的缘分之念。”

  “这是我十峰,是整个天下之中,都是独有一份的缘之道途。”

  呢喃过后。

  葬桑再次回转,对着前方就那般的看去。

  才一看去。

  面上所出现的笑容依旧,可是,在这样的笑容之内,却全部都是专注。

  那是一种入骨的专注。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无数年来,我总共出手三次,每一次出手,都无例外,都是有所生死,有所获得,今日,即使无法将你留下,但也定要看看,你为何而来。”

  突然之间。

  葬桑眼神变得格外凌厉。

  刚才的文弱书生的样子,在此时,变得格外凶猛。

  手中书卷,光芒大放,宛若利器,对着前方轻轻的一送,。

  一道影子出现,一把尖刀悬浮。

  直接一落而下。

  下方石头碎裂而开,一道烟雾出现。

  一道残缺的影子,也是在此时,从那石头碎裂之地,从那烟雾之中闪烁而出。

  “你很不错,凭借你之修为,能够发现本尊踪迹,能够寻到本尊所藏,你很不错,但你无法阻拦本尊,天下大势将成,以你之力,既然无法阻拦,又何必这般穷追不舍,不如,与我一般,崇尚自由,做我想做,为那大自在,行一番……。”

  暗影身躯,浮现而来,转身而起刹那,一双绿色眸子,如阴鬼转动,对着葬桑看去。

  看着葬桑手中书籍,有着一抹忌惮闪过。

  那些话语说出时候,却是带着鬼哭狼嚎之笑。

  而听到此等话语的葬桑,却是洒然一笑:“大自在?”

  “你之一类,与我并无任何瓜葛,我本也不愿插手任何,但你既然来到了我血剑门,既然你插手了我十峰之事,哪怕我实力低弱,但今日,你这一分身之影,却是再也无法留下。”

  

  “哪怕这一影子的散去,对你根本造不成任何的损害,今日,却也无法留下,这是从你出现时刻,就是该有的结局。”

  说话间。

  “书开。”

  两个字眼,就这般的从轻轻吐出,如对着温柔的情人,在那里温柔的诉说。

  刹那。

  藏桑手中之书,就如一耀眼的花朵一样,在那里一点一滴的散开,并且,长成了翅膀,飞翔而去。,

  见到这里。

  那暗影当即不再停留,就是想要就此离去。

  然而。

  身子才一动作,那来自书籍之上的巨大威能,却时产生了一股莫大的牵引,并且将他直接震慑。

  在此之后,更是吞没而来。

  “你当真要如此做法?难道,你就不怕我加快任何?”暗影影子话音冰寒。

  “你若有此能耐,不妨试试?”

  葬桑似乎并没有将这暗影影子之话,给就此放在心上,而是这般淡淡言说。

  “罢了,哪怕今日这道影子留在这里,那又如何?就如你所说,这影子的离去与否,对我本尊,无法造成任何影响,但在今日之后,本尊必定杀你。”

  书籍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困乏感觉,也是就此滔天。

  那股吞没之感在此时,更是雷霆而动。

  此等之下,那前方的暗影影子,直接就是消散不见。

  而做完这些的葬桑面上笑容,则是开始收敛。

  他的眉心位置,有着一滴汗水就此留下,看着那对着地面而去的晶莹。

  葬桑面上无奈之色,愈发深重。

  “看来,隐患比我所想,还要更为严重,只是当日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稍稍低语。

  葬桑面上落寞首次出现。

  “大师兄,时间可是不太够了啊,你若再无法归来,那么一切,等你归来时刻,或许,已经全部晚了,你可真是让人好等啊,你……。”

  喃喃话语的传开,为此处增添了少许的温和,可在这样的温和之内,隐藏而起的却时战时前奏所有着的萧瑟。

  ……

  前方。

  战火滔天。

  整个天地,在此时,似乎都是被燃烧了起来,在这样的一片天地之内,星河抖动,

  那一股股本不该出现在此处的镇压力量,与那疯狂的态势,在这里彻底发酵而起的刹那。

  在此处之内,不断蔓延而开,那等雷霆力度,轰然散发之间。

  在此处之中,所存在着的凶悍,忽然之间,就是变得柔和起来,而这柔和之内,所存在着的力量,却是震慑世间,因它似乎,干扰了此处的一切。

  来自那法宝之上所存在着的各种能量,在那般相互转化之间,让叶枫的双目都是不自然的瞪大。

  这一路所修之中,所见过之法宝,不计其数。

  可如眼前这一类法宝,却还是首次见到。

  因他从眼前的那一法宝之中,感受到了一些不该属于冰冷杀器所有着的柔和,那应该时天地灵物的根本。

  然而。

  正是这等本不该存在之物,在此时,却是就这般的出现,并且,泠然不断。

  为眼前所存在着的所有,直接展开了那无穷的镇压之后。

  在这样的一片天地之内,所出现的诡异态势,终于,让那一片苍穹,开始了震颤与摇晃。

  这一变化。

  当先就是让那头颅光亮修士面带不敢置信,这一术法的成功让他对一般的大恒星巅峰修士根本就是没有半点的畏惧。

  可眼前之人倒好。

  凭借那区区恒星后期的蝼蚁修为,将自己逼迫到了如今的地步,那么也就算了。

  更为神奇的是,竟然连自己全力而为的术法,在此时,也似乎时被彻底的镇压而起。

  这让他的心中愤怒无双,导致他对着叶枫所有着的杀机,也是在此时,变得格外的沉重。

  以此同时。

  一种隐没在心底深处的危机感觉,竟然也是如一颗种子一样,在那里生根发芽,变得格外强壮,并且,就此生长了起来。

  如此的一幕幕,让头颅光亮修士,变得心神紧致。

  他对着前方所看去的眼神,也是森寒不断。

  他知道,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眼前的一切破去,将眼前的叶枫给直接杀死在这。,

  否则。

  危险必定爆发

  一旦爆发,那么自己的生死,或许,也会得到惊天的逆转。

  虽然他不相信,如今之下的自己,眼前的叶枫,还能够将他给彻底的杀死。

  但他却时不敢去赌。

  哪怕任何一丝这样的想法都是没有,因为他知道,任何一点疏忽,在如此的战斗之下,所带来的都是无法复苏的重创与绝对的生死。

  对于任何一个修士而言,这样沉重的代价,他是绝对无法接受,也是不能够去进行着任何的接受啊。

  因此。

  他必须全力而为,付出那比较自己所想象中,还要更为惨重的代价,去有所做法。

  不然。

  后果难料。

  诸多想法的一一剥离,所存在着的杀意,成为了独一无二,对着前方而行时刻。

  头颅光亮修士的面上就是多出了一个惨然笑容。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