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2章深秋杀始一

  自始至终,葬桑所说之话,都是那般温和,哪怕此等时刻,以他的身份与强横的实力,也依然是态度平静,以一种平淡的态势,对着叶枫问询。

  而非命令。

  这让叶枫对眼前的葬桑,更加的感受到了一种深不可测时刻,也是知道,能够让眼前之人,都是这般对待之事,或许会很是不平凡,也很是不简单。

  可自己是该答应呢?

  还是不答应呢?

  心中这么一想,叶枫就是知道,不管在接下来眼前之人,会说出何等话语,似乎,自己都是没有躲避开掉的可能,也是没有拒绝的资格。

  哪怕对方,并不在意自己的拒绝,自己却也不能拒绝,因为,那是缘之一道的牵扯。

  不可肆意而为。

  至少,对如今还没有触碰到任何缘之一道的叶枫而言,确实如此。

  “师兄请说,不管何等事情,师弟都会尽力而为。”叶枫思索至此,点了点头。

  “好。”葬桑说着,“我前来这里,是为拜托师弟一件事情,在这一次之后,在你离去时刻,你务必在百年之内,将这一物事,给脱手而去。”

  说着,葬桑的手中,就是多出了一本古朴的书籍,这书籍,乃是他平日里,所认真观摩,并且带在身上之物。

  如今,却是极为不舍的取出,并是出现在了叶枫的身前。

  看着这书籍时候,他的面上,既有不舍,也有无奈。

  而叶枫,则也是被眼前一幕,给弄的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本以为,这会是一极为艰难的事情,可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

  似乎,还有些简单。

  将叶枫面上的表现,给看在了眼中,葬桑再次出声,“师弟可是认为,这是一极为平常事情?”

  “师弟可是想过,若真是如此,那么此等事情,我怎会亲自交付于师弟而为?”

  听着这话,叶枫也是猛然醒悟,也是在此时,终于知道,这一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师弟愚钝,还请师兄详说,如此,师弟也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师兄所说。”叶枫平静说着。

  “这个不可多说,时机一到,你若碰到那等适合之人,你自会知晓,你可需要切记,这一事情,对为兄来说,很是重要,你只有百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之内,任何一切,我会为你尽力争取,整个第十峰也是如此。”葬桑首次的变得愁绪起来。

  他手中一闪,一枚树枝,也是在此时出现,并且,就此对着前方一送。

  “这一物是为兄所给你之物,也是今后你与大师兄相见时刻,所有着信物,你也务必切记,作为我第十峰之人,任何一切,讲究随心而为,更讲究缘之来去,若是有朝一日,你能触碰到真正的缘之道途,那么你就会发现,在这整个天地之内,任何一切,都会变得极为的简单,任何一切,都会因为缘之一道而退避四舍,只是可惜,如此多年,为兄对这一道途的领悟,实在是太过微弱了。”

  站在那里的叶枫,将那书籍,与那树枝,给全部收起。

  他不明白,今日葬桑前来寻找自己,为何会说出如此之话,且对方似乎忧心忡忡。

  像是有着巨大的劫难,随时都是会就此降临。

  这让叶枫也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安,但却是没有表露出来。

  他认真点头:“师兄放心,我会尽力而为,也一定会在百年之内,将这书籍交给适合他之人。”

  “很好,既然如此,那么你且去吧,等时间一到,你可随意离去。”葬桑沉沉说着。

  见此。

  叶枫则是转身。

  朝着茅屋方向,回返而去时刻,脑海之内,全是葬桑刚才所说的话语。

  随着一次次的回味,似乎,从这些话语之内,捕捉到了什么,也似乎是产生了某种明悟。

  也是因此,更是察觉,似乎,这笼罩在整个血剑门上空的那种阴霾,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而那丹会时刻,也正是这一阴霾,彻底碎裂的时候。

  而葬桑之所以会在今日,对着自己做出这种叮嘱,或许,只是他需要时间,也是担心在这之后,再也无法对自己进行着那等嘱托,这才会有着今日这些举动出现。

  压下心中所生出的纷乱。

  他回到了茅屋。

  才刚一到来,就是看到了起身,面上全是精彩笑容的普土。

  “前辈,我成功了。”

  察觉到后方动静。普土转身而来,对着后方就此一看而去,手中所出现的一颗成品丹药,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极为的光亮。

  叶枫一个探视,果然发现,这一丹药,成色不错,以普土资质,且是初次炼制此等丹药,就是有着如此成绩,也实在是足以让人惊叹。

  这也难怪,普土本人,会这般兴奋。

  这一成品丹药,对他人来说,或许,就仅仅只是单纯的成品丹药罢了。

  可对普土而言,意义非凡,这是普土第一次接触到救人丹药之时,首次而成的作品。

  这其中,有着他所有的感悟,也有着他的心血,这等贵重程度,自然是难以说明。

  让普土所在意的程度,也是达到了一定的水准。

  而叶枫只是对着那丹药一个凝视,对普土面上的笑容,看都不看,就是这般走去。

  在来到了茅屋大门前才是停下了身形。

  并且,话语传来。

  “在丹会之前,你若是能够完成我之前所需,你将会获得更多更大的收获,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了这话,叶枫转身,就是对着前方茅屋走去,并且,一个眨眼,直接就是消失不见。

  而这里,也是在此的恢复了之前了然的态势。

  普土呆呆的站在那里,面上的笑容,也是开始定格,如同成为了一副雕像的模样。

  他的心头之内,却依然是兴奋难耐,可却也有着一些复杂。

  在这最后的几日之内,炼制上百颗如此丹药,自己真的能够做到么?

  他没有一点信心。

  哪怕只是那一丝一毫的信心,他都是没有。

  但如今情形,却也依然只能那般去做,因这是他心中所想,也是此刻的他心中最为急迫所念。

  从之前,到现在,随着自己这第一颗成品丹药的出现,对叶枫的相信,几乎也是达到了一种相对盲目的地步。

  他很是明白,这些对他来说,会是一次崭新的历练,或许,也会给他的丹道一途,带来极为巨大的改变。

  这些所有,全部都是普土此时心中最为真实的所想,也是他认为,自己所必须要去全力以赴的事情。

  ……

  回到了茅屋。

  看着身前所摆放着的树枝,以及那古朴书籍。

  叶枫的心中,有着一些沉重,这书籍在他看来,能够让那葬桑都是这般对待,其重要程度,几乎是不言而喻。

  可这书籍,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很想要知道。

  可即使再如何的好奇,却也是没有去翻看任何,而是认真凝视了少许,就是将这书籍给就此收了起来。

  旋即。

  认真的看向了身前的树枝。

  这是槐树树枝。

  树枝模样苍老,其上纹路,清晰万分,一种无形与有形的轮廓,在这树枝之上,不断的流转而出。

  在此处之内,在这相对昏暗的环境之下,这树枝竟然有着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仿佛,这树枝并不如表面的那般苍老,而是极为活力满满。

  似乎,这树枝,并非真的只是一简单的树枝,而是一把,极为冰冷,且是带着生杀之气的冷冽兵器。

  似乎,只要这兵器,能够展现出一定的锋芒,那么这天下之内,将少有人能够阻拦。

  将这些全部感应在心,叶枫的心头,忧愁更重。

  通过这些,他隐隐察觉,似乎,这一次事情,比较他之前所想象的还要更为严重。

  若非如此,那么眼前的这一切,也是断然不会出现,也不可能就此出现。

  将纷乱而起,就差没有产生烽火的烟花的一切心绪,给全部转动收起。

  叶枫不再去进行着任何的思索。

  而是继续沉浸在了炼制丹药的氛围之内。

  不知不觉,时间再次从手心位置之内流淌而过,随着一日日的远去,这肃杀的深秋,黄叶跌倒,荒野深处,层层猛兽也是开始不断嘶吼。

  震慑天地,一大片的山河之中,血光冲天。

  整个东源星域,也是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巨大的转变,一道道的身影,更是在旷野之中,迎风而立。

  浑身黑色之衣,如幽灵飘荡,带着那一抹森冷,在此间之内,展现出了无双的风华之后,此处,森然死寂。

  对着远方的崖面看去,站在最为前方的一个黑衣修士,抬头一看,将那头顶金阳看在眼中。

  森冷沉声,“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此次一行,只为等待主上命令,一旦命令下达,不惜一切,横扫四面。”

  “是。”

  后方之地,无数黑衣修士,如烟雾滚滚,雷霆回应。

  旋即,此处所有的身影,如冷然秋风疯狂扫荡,眨眼之内,就是直接消失不见,再也不在此处存在。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