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2章守护之战二

  暗影所说话语很是明显。

  血无听到这话之后,面色不变丝毫,而叶枫,与葬桑两人,却是各自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血无对着此处走来,身影扩散,化作了无数的残影,出现在了暗影之前。

  抬手,就是对着一边一压。

  这一压落下,那对着后方所逃离而去的如天,直接就是身死。

  “即使如此,可那又如何,你所说不错,我在此处,就是为了等待你而来,在这一场战争之中,有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所推动,若没有你,这场战争就算发生,我血剑门也足以抵挡,既然其中,有你之因果存在,那么这一次,你定然是逃无可逃。”血无语气冰冷,对着那暗影所看去的眼神,也是杀机勃勃。

  “哼,你果然并非什么所谓血无,你果然是那剑十三,老东西,你我二人,纠缠了无数万年,即使在此等年数之后。你依然靠着那最后的一丝气机,悬挂在了一个后辈之上,你既然对本尊有着如此杀机,那么这一次,本尊就算倾尽所有,也一定要让你彻底死去。”暗影疯狂大笑。

  声音刺耳,震慑此处,也是让此处所有血剑门修士们,全部都是震撼不断。

  剑十三。

  在血剑门内,这是一个属于传说之中的名字,这是一代血剑老祖,曾经,在血剑门的历史之上,辉煌无边。

  如今的血剑门之所以能够在一次次的劫难之后,再次重生,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与底蕴。

  其中,有着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剑十三这一身影的存在。

  所有血剑门之修,都是以为,这一身影,早就消失在了那岁月的无情长河之内。

  可如今看来。

  这一切,并非为真。

  此刻。

  整个所有的血剑门之修,在听到这一名讳时候,个个都是满心亢奋,就连那死去同门之伤,所带来的悲愤,也是在此时,轻微化解。

  “我等拜见老祖。”

  

  “我等拜见老祖。”

  “我等拜见老祖。”

  “我等拜见老祖。”

  “……”

  浩荡之中,满是血腥的话语,在此处传达,震慑此处天地,这一片星河,似乎也是因此,而彻底动荡。

  一股盎然的气势,更是在此时,猛然的惊天而动。

  此处之内,风云滚滚,每个血剑门之修,在此等情形之下,似乎都是变得有着一些激动。

  那身上所散发而出的强烈气势,也是在此时,让他们越杀越为勇猛。

  与此同时,

  那正处在了全面战场之内的血剑之奴,以及第十峰之主,也是在此时,对着剑十三所在之地认真看来。

  “师尊。”

  

  一声轻微的叫唤,就此传达而开,此处,似乎一股更为强大的气势,也是在此时,变得更为凶猛。

  而那正与无量主座厮杀在一起的青年男子,则是在此时,对着剑十三看去。

  才一看去,他双目一颤,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就是在心中出现。

  这哪怕是他依靠了自身法宝,加上那法旨力量,也是不可战胜之修。

  这是他在此处,碰到的最强者。

  就连那暗影在他看来,也是可以战胜,因他身上,有着专门的可以克制之物。

  而这剑十三,对他而言,则是永远无法战胜。

  因对方身法,以及实力,包括术法手段,都是实在太过诡异,也太过惊叹。

  其余几方阵营之内的修士们。

  那鹰眼老者。

  以及那出自黑水沧桑老人。

  南宫家族的大长老。

  楚家家主。

  以及吴家之人,等等此类强大势力之修,在此时,也全部都是因为剑十三这个名字,而彻底震撼。

  “莫非,这就是你血剑门最后的依仗与底蕴?若真是如此,那么就算你剑十三依然存在,实力与之前巅峰相比,必然也是难以比拟,而这也会导致,这一次你等守护,依然无用。”

  “我等数方,接连而来,所行手段,就是生死之杀,这一次,若无意外,血剑门必灭,其中所有底蕴,与资源,也定会成为我等依靠。”

  “你剑十三虽然强大,但我很是想要看看,你剑十三要如何扭转此处命运,我黑水之修,在此处,恭请尊者,还请尊者现身,为我黑水,灭掉这血剑门。”

  “……”

  一道道的话语落下。

  在前方的高空之内。

  再次的有着数道身影出现,这些身影,要么浑身血色,要么身穿黑衣,要么,如此处气流一样,变幻无穷。。

  可每一道身影的出现,所产生的变化,却是惊天动地。

  随意之间,抬手而为,就是可以爆发绝大的生死压力,甚至,毁灭一修,举手之间,就是可以轻易做到。

  诸多如此类转变,在这里生出,与转化而成之后。

  在此处之中,所存在着的那些气息,更为凶猛与张狂,此处所存,更是就此达到了某种巅峰。

  而血剑门之修,那无比高昂的气势,也是因为这几道身影的这般出现,变得就此再次朝着之前的态势,滚滚而去。

  每一个血剑门之修,在此时,全部对着剑十三看去,似乎,剑十三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神。

  也是成为了他们绝对的依靠。

  似乎,只要有着这个身影存在,那么任何一切危机,就是可以全部躲避。

  而与暗影相互对视而起的剑十三,察觉到场面之内的变化,对着那前方的几道身影看去。

  他的心中,满是无奈,与悲怆。

  “老祖,莫非,你所成立的一切,在这一次中,当真会全部毁灭而去?莫非,连半点机会都是没有?此处所有,都会就此在此处全部一一葬送?莫非,这就是我血剑门的轮回命运?”剑十三虽然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可心中,却是悲伤无比。

  他清楚的知道,以自己之能,想要抵挡前方几人,没有半点可能。

  哪怕加上那实力稍微低上很多的血剑之奴也是无法抵挡。

  至于无量主座,则是被他彻底排除在外。

  在他看来,违背师道,走上私有之路的弟子,所修习术法,就算再为强大,又能强大到哪里去?

  可就在此时。

  无量主座,将一个达到了银河级别的大能修士,随意灭杀之后,就是一步走出。

  “师尊,当年在我所做出选择时候,你满是悲愤,但今日,我却要用事实告诉于你,我所做出选择,乃是正确之路,我所走出之路,也是这天地间,最为神秘与宽广之路,你既然不信,那么今日,我就让你看看。”

  “我无量是如何凭借一人躯体,阻挡前方五人,我是如何以一木剑,展现我自身缘之道途之上所见所闻。”

  说完这些话语,无量主座,再次深深的对着剑十三之地看去,这一眼,是曾经一个叛逆之徒,违背师尊宏愿。

  走上独行之路,废去万载所有修为,独自开辟自身之道,只为寻找在那天地之内,或许存在,也或许不会存在的所谓飘渺缘之一路。

  

  收回视线,没有任何的停留,无量主座更是没有任何思索,直接就是对着葬桑,对着叶枫等人看去。,

  他的眸子之中,首次的出现了一些期盼,也是有着了一些等待,更是带着了一些畅快淋漓。

  

  “第十峰之修,此等画面,我这一生,只可展现一次,你等且是看好,若是有所领悟,也算是为师对你等的最为深刻的教导,若是无法领悟,在今后能够再次见到为师,若是还有机会,我定会亲自将熟练而出术法,一一教出。”

  “在今后道途之上,你等切不可忘记,天下之中,任何一切,缘为始,缘为终,若是深得缘之精髓,那么任何修士,你等都是可以一力杀之。”

  

  话语落下。

  他双眼一凝,对着叶枫直接看去,这一眼中,有着他的认可,也有着他的希冀,此刻,叶枫在他看来,不再是自己那唯一女弟子身边,那一个满是生杀气息,全是鲜血染目之人。

  而是他真正所认可,自无常之后的又一弟子。

  此等所想,他虽然没有言说而出,可叶枫却是心领神会,他连忙对着无量主座沉沉一拜,“弟子拜见师尊。”

  这一拜,没有任何的迟疑,全部是真心所为,这不仅仅是对于缘之一道的渴望,所引发的拜倒之礼。

  更是他眼前无量主座,内心所生出的无数崇拜,所产生的绝对强大冲击而形成的自然举动,。

  这让无量主座,很是兴奋。

  他哈哈大笑,就是冲向苍穹。

  看着那前方的五道身影,没有半点的畏惧,整个人的身上,全部都是浩然之气。

  看着这一幕第十峰二弟子葬桑。

  对着无量主座看去,眼角之内,一道柔和闪过,一些无奈,也是接连而出,“大师兄,你可是看到,你若是再不归来,那么或许,今后的第十峰,将不再存在,作为师尊最为骄傲的弟子,作为整个血剑门内,最为鲜有之修,曾经一招就是……,难道,你当真就是无法走开么?难道,你就会如此见到,我血剑门自今日之后,不复存在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