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3章 花草阵法 四

  从叶枫动作而起,到如今,以及之前,叶枫在此处之内,在整个江家之中,所有着的一切表现,都是让此处修士们认为。

  叶枫或许,就是他们是否能够走出这里的唯一希望。

  这一希望,不仅仅会关系到今后,整个漠边之地的一切格局,更会牵连到他们自身的性命,这对他们来说,那重要程度,与重要性质,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而眼前,叶枫却在此时,受到了重创,这让他们近乎所有之人的心弦,都是全部悬浮而起。

  也都是瞪大着了眸子,对着那前方之地就此看去。

  才刚刚看去的刹那,每个人心中,再次的忧心忡忡,仿佛某种主心骨,在此时,彻底的丧失掉了。

  前方,端坐在那的叶枫,受到了来自那阵法之上的强大压力,与冲击之后,他就是立马睁开了眸子。

  虽然,在这前方之地内,那些所存在于那里的花草,依然只是花草模样,可在如此的花草之内,所展现而出的一切威能,却是让他知道。

  在如此的情形之内,所出现的一切,可并不简单。

  之前,在自己的感应之内,所出现的那些刀剑的气息,是为真实所存在着的,并非任何半点的虚假所为。

  这些所有,也全部都是真实的,那些强大的攻击,与重创之能,更全部都是如此,若非这般,那么叶枫,也断然无法在刚才的那种重创之下,受到如今这般强大的伤势,并且,牵引了此刻的自身根基。

  有着这种明悟的叶枫,对着那前方所看去的眼神,在这一时候,已经是起到了巨大的变化。

  如此的变化,在转念之内,就是全部生出,并且,盎然而起,落在了他的眸子之内时刻,就是让他整个人都是知道,眼前的一切,绝对非自己所看到的那般简单。

  这阵法,比较自己所想象中的还要更为厉害。

  按照他的推测,以如今他所掌握的一切之能,想要在如此的状态之下,就此退化而去,将这阵法破去,完全没有半点可能。

  说来也是。

  毕竟,眼前的这一阵法,可是融合了古老大族江家无数先辈的智慧光芒而成,这可以说是整个江家的全部结晶。

  就算不是如此。

  至少,其中也是蕴含了一部分的江家底蕴,与气势。

  至于,为何江家之修,只是出手,暂时将此处所有修士,给困在这里。

  叶枫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但他所知晓的是,如今的这等情形之下,如此刻这等状态,绝对不会维持多久,就会彻底的崩裂掉。

  而一旦达到了那一地步,那么此处之内,所有修士,必然都是难逃一死,这几乎是不用去多做任何述说的事情。

  另外,在这其中,所存在着巨大谋算,到底是为何物,叶枫在此时,也算是有着了少许的猜测。

  他对着前方所有在那里摇摆不断的花草,就这么的看去,眼神之内一个闪烁。

  整个人的身上,在出现了一抹更为强大的气息之后,正要就此闭上双目。

  可不知何时。

  那来到了身后的枉为,却是突然的出声了。

  “以叶道友的能耐,对此处之变,有着多少把握?”枉为站在了叶枫的身侧,那一双眸子,对着前方所看去时候。

  那眸子之内,所不断闪现而出的光芒,顿时,就是扩散而起,且是在那里接连不断。

  仿佛,只是这一眼,就要将前方的所有花草,给看一个透彻,看一个干净一样。

  可是。

  在他的视线就此收回时刻,却是并无任何的半点发现。

  而听到他所说之话的叶枫,却在这时候,眸子闭着,“并无任何把握,以道友之能,可否看出什么端倪?”

  “我虽然出自一剑宗,但对此等阵法,却也是束手无措,当然,如果叶道友可以在此处阵法之内,撕裂一道缝隙,那么或许,我就可以发挥出一点效用,虽然,并无多么强大的把握,可以将这一阵法,给就此破开,但却也是有着了一定的先机存在。”枉为说着。

  听到这话。

  虽然依旧是没有任何过大的希望存在,但这些对叶枫来说,却无疑,是多出了一些触动,也是知道,只要继续如此下去。

  那么或许,自己就是有着一部分可能,真的走出这里。

  但,如此念头,在才刚刚一想,他就又是否定了这一念头。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些,想要做到,不太可能。

  “此处之变,超出你我想象,另外,有一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叶枫出声。

  “道友请说。”枉为眸子看来。

  “不管是黑铁宗门,还是青铜势力,哪怕是那白银先锋,在我看来,在此次的危机之内,若是没有全部走出,那么怕也是难以奈何这江家,这只是我的一种感觉,并非有意任何针对,还请道友不要……。”叶枫缓缓说道。

  枉为眸子,蓦然一凝,面皮之上的凝重色彩,在此等时候,也是达到了极为惊人的地步。

  并且,他的呼吸,都是有着了少许的改变。

  “道友真实如此认为?”许久,他问道。

  “不错,这是我的全部感觉,如果道友相信,那么道友自会做出选择,如果道友不信,那么之后,若是真有着巨大事情发生,那么这或许,就会是一场真正的巨大劫难与浩劫。”叶枫继续说道。

  枉为沉默了下来。

  对着叶枫看了一看,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出声与言谈,身子一转,就这般对着那前方之地内,继续走去。

  继续在那里开始端坐了下来。

  仿佛,自始至终,什么都是没有发生,而刚才那种似乎是推心置腹的话语,也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但是。

  如此这般的念头,以及刚才叶枫所说,却是在他的心中,引起了一阵巨大的轰鸣。

  在这之前,他个人认为,叶枫或许有着一些能耐,也或许是依靠了某种强大的法宝,所展现出了一定的无穷力量。

  但在如今的情形之下,这些,似乎全部都是变了。

  仿佛,是超出了自己所想。

  而一直以来。

  在从因为一定的好奇,而就此走上了这江家前往的路途之后,所见所闻,让他更加的确定了一点。

  那就是,任何一切强大,在真正的白银先锋之下,都是蝼蚁罢了,自身弱端,也会显露无穷。

  哪怕,是这古老江家,有着无数谋算的江家,在之前的他看来,也是如此。

  就连之前,身处在这阵法之内,他也依然是满脸淡然,不觉任何着急。

  因为他始终相信,也是贯穿一点,那就是,在白银先锋之下,任何一个修士,任何一个势力,只要清楚与明朗白银所带来的强大威能,与强大。

  那么就会对白银先锋之力,产生真正的畏惧,那是一种本能的,根植在骨子之内的畏惧,短时间内,绝对无法改变。

  正是因为这些外在属于白银先锋的光环,在黄金准月水准不出的情形之下,他白银先锋,无人敢掠其锋芒丝毫。

  这些,全部都是之前,是枉为心中所想。

  可叶枫刚才所说的那些话语,却是如一个雷霆让他彻底改变了对此次事情的看法,对这江家,也是重新的多出了一层和深厚的审视。

  他也是猛然醒悟,与知晓。

  自己最终,还是太过低估了眼前的一切,低估了这江家所有着的能量,与底蕴,更是低估了这江家的强大。

  “看来,这半月之地,动荡已生,或许,当年宗主那一剑之言,很快就会发生,如果真有着一场浩劫,就要引发整个半月,那么这对我一剑宗而言,到底是福,还是祸?”

  “但不管如何,既然作为白银之修,身在此处,那么此次之事,就不能轻易就此而去,况且,想要就此而去,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看来,这江家谋算,当真极大。”

  枉为此刻的之想,已经是越来越为深刻了很多。

  整个人身上,所出现的那些气息,在此等时候,也是变得更为深沉了很多。

  就当如此的一幕,在这里继续发生。

  叶枫则是在吞下了一颗丹药之后,继续的沉浸在了那等入定的状态之内。

  这般所有,在才刚刚形成的瞬间,此处之变,蓦然的就是再次的有着了一定的转变。

  而如此的情形,也是在此时,产生了翻天覆地之转。

  所有之修,不管何等修为,何等身份,在这一时候,更是对着那前方,就此看了过去,所有眼神,更全部都是落在了叶枫的身上。

  唯独。

  其中枉为的眸子之内,精光闪烁,极为厚重。

  而端坐在那前方之地的叶枫,则在此时,面容之上,全部都是凝重。

  这是他在此处之内,第二次,以纯粹之能,在对着那前方之地内,进行着接连的感应。

  如此的感应,可以说是一次风险,也是一次危机。

  但在如今的情形与状态之下,这些,却全部都是势在必得,且是不可耽搁,因为,内心深处的危机,已经,又是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层次。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