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天要红了!

  “这……这到底咋回事儿呢……”一朝意外,竟令到老者无数年沉寂的定力,在这一刻彻底崩溃。≥>

  而后,他顺理成章地看到了房间里面生的那一幕令人噱的闹剧……

  那个实力远胜,原本该占据了全面主动的巅峰高手步相逢,竟在对方三言两语之后,折服就范,变成了人家的保镖,个中转折,若非亲眼所见,如何能信……

  变故如斯惊人,却是令到那老头在上空笑得差点要喘不过气来。

  “他么的,果然不愧是姓叶的,就只是说了几句话,也能造成这么牛逼的后果,确实是名门之后,传承有继……”老者笑得打跌。

  然而恰在此刻,且见远方又有一道人影,以肆无忌惮的方式向着这边飘身过来。

  而在那道人影身后,另有两道身影相随,由远而近,飞凌半空,却是一副就要向着这边出手的架势。

  偏偏前面那人身子一折,竟是根本没现后面有人在尾随自己,径自那敞开的窗子而去。显然是与开窗房间主人有所渊源,非请亦入。

  老者见状不禁眉头一皱,随即便是一挥手。

  后面尾随的那两个人突然间感觉自己面前蓦然出现了一道柔韧但决计无可突破的屏障,将两人的身体,彻底隔绝到了另一边。

  这下变故骤临,两人齐齐大吃一惊,旋即举目望去,正见那白老人突兀地出现在面前,却是吃惊更甚,径自就空中跪倒:“老……老祖宗……老祖宗您怎么……您怎么亲自出来了?”

  这一刻两人心中受到的惊吓,当真是无与伦比的剧烈。

  今夜之事竟然惊动了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老祖宗,再踏尘世?!

  这……这个现实位面也太惊悚了一些吧!

  但让两人更加费解的是,老祖宗为何要妨碍自己等人执法呢?

  “此间之事我已了然,你们回去吧,不要管他们。”老者淡淡的说道。

  “可是……”其中一个守卫者愣愣的说道:“刚才那人于一夜之间将城西一孙姓之家杀了一个干干净净,却是有违纷乱城律令,此例一开……”

  “那又如何,我说了不要管。”白老者淡淡道:“从今天开始,纷乱城大抵就要正式成为纷乱城了,一家一户之灭何足道哉!”

  “啊?”两人大惊失色。

  显然老人一句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量是弥足惊人的!

  老者脸上流露出一个欣悦的笑容,说道:“长期一统、安稳度日,未必就一定是好事,江湖的本质就是纷乱,我们从现在开始,无须再操心太多。将这座纷乱城,重新交还给纷乱!”

  来缉拿白龙的两人如同被霹雳击中一般,一下子就呆滞了。

  这咋回事,什么情况……

  这……怎么说着说着就要全面放权了?

  这……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

  这是为什么?

  突然间就生了这种事情?

  太意外,太突然了吧?

  纷乱城的守护者们,这许多年以来,当真是用了许多心力,才算如当前一般确立了纷乱城的的秩序,令到此城成为一方乐土,可是此际,说放弃原则就放弃了,这……

  老者见二人陷入懵比状态,倒也能够理解俩人想法,却又不愿意多说什么,很干脆的直接下令道:“尽通知所有人手,立即撤回。然后给我通报到九大长老,尽快赶到我这里来。就只传达一句话就好。”

  “什么话?”两人屏息静气,隐隐感觉有什么大事情要生了。

  “告诉他们,之前约定的时间到了,天要红了!”

  老者说完这句话,二话不说,一个闪身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要红了?”

  两人面面相趣,显然是不明白这句话到底喻义何在,实在是太过莫名奇妙了……

  但,老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有心想问也欲问无人。

  当然了,就算老者还在,两人也是万万不敢问的。

  别说他们,就算是两家的家主,家主的长辈们,在面对这位老祖宗的时候,也只有俯听命的份儿,全无半点置喙的余地。

  ……

  叶笑与步相逢还有黑煞之君的这场酒已经去到了尾声。

  黑煞之君由于太过兴奋,喝得有些大了。

  他们喝的可不是寻常佳酿,乃是红尘天外天专门针对高阶武者酿造的神仙醉,这种美酒酿造工艺特异,乃是用灵力无法排除特殊酒类,而黑煞之君因为心底欢喜,喝得又比较多,如何不醉。

  其实又何止是他,连步相逢都觉得自己已经量了。

  唯有叶笑的眼神仍旧清冷,锐利,清明。

  此际已至散场的时候了。

  叶笑举杯致意:“喝了这杯酒,今天就这么了,彼时共醉之时大把,不争朝夕。”

  三人一起举杯。

  步相逢哈哈一笑:“总说难得糊涂,却又不知何为难得糊涂,明知是糊涂的糊涂,如何能算糊涂,但今天也不知道怎地……所有的事情都是稀里糊涂,但,我居然感觉很值得……这大抵可算另一种难得糊涂吧,却是值得一醉的。”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为这难得的糊涂共进一杯。

  三人正要举杯一饮而尽之时,一阵急剧的衣袂破空的声音突兀传来,随即,一个声音自黑煞之君居住的客房门外响起——“黑煞,你在么?”

  黑煞之君此际虽然因为酒醉而神智半浊,但闻言之下顿时酒醒了一半,下意识的沉声回应道:“是白龙!”

  叶笑抬头,眸子中不禁流露出疑惑的光彩。

  在他的预料之中,白龙却是不应该这么快过来。

  尤其今天,实在不是一个很恰当的时机!

  但对方偏偏却来了。

  这是为什么?

  叶笑向着黑煞之君点点头,黑煞之君便即开门,开声道:“白龙,我在公子这边。”

  白龙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多谢。”

  说罢便即飘身过来,走进叶笑的房中。

  叶笑满心疑惑的问道:“白兄,这般夤夜来访,却不知道……有何要事?”

  白龙走进房中,突然噗的一声跪倒在地:“白龙在此多谢公子赠药之情,救命之恩!”

  叶笑哈哈一笑:“不过举手之劳,何足挂齿,白兄何须如此。”

  白龙却是坚持跪着不起来:“公子,白龙一生见公子如此人物,深深折服,且尚有知遇之情,救命大恩,却是无以为报。白龙知道公子胸怀天下,是以……白龙特意今日前来,欲要在公子麾下,谋求一个马前卒的职位……还请公子不弃收录。”

  叶笑闻言愣住了。

  这么顺利?

  虽然之前的一切作为,尽都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但,白龙这么快的到来,而且还是这么主动请求,还是要出乎了叶笑的预料之外。

  “白兄你……”叶笑狐疑的说道:“这……这是为何?”

  白龙惨然一笑:“孙家满门上下……都被我杀了……所有老弱病残奴仆,也全被我遣散……”

  叶笑吓了一跳。

  这个变故就更出意外了,尽管叶笑对孙家半点好感也欠奉,但孙家,尤其是孙家家主可是对白龙有过救命之恩的,所谓君子绝交不出恶声,白龙就算不再为孙家效力,转投自己这边,也没必要做的这么极端吧,再说句不好听的,若无特殊因缘,白龙今日能够对孙家杀手无情,他朝未必就不会对叶笑狠下辣手,叶笑岂能不惊!

  “此事却是一言难尽,人心莫测,竟至于斯。”白龙怅然叹了一口气,将事情始末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畜生!一家畜生!”

  白龙说完自身所历,在场三人中最激动的竟然是步相逢,却见其怒目圆睁,大怒怒斥道:“这世上,怎地竟有这等不仁不义,寡廉鲜耻之徒!当真该杀!”

  白龙神色黯然,道:“人心沦丧,固然死之该然。但白某……终究还是做了一次忘恩负义的勾当。”

  步相逢道:“这算什么忘恩负义?白龙,你这许多年来已经为他们家做得够多了!却是不必在丝毫内疚,问心何愧?!”

  白龙苦涩的笑了笑:“白某却当真不敢便道问心无愧!然此身已是无依无靠无家可归之属,纵观整座纷乱城,并无白某甘心依附的家族……而且杀了孙家一架之后,然会面临纷乱城的追捕……若是公子不弃,肯与接纳,白某今日先来见一面公子,等若是留得命在,刑满之后,为公子效命。若是时运不济……也只有今日扣谢公子大恩……”

  步相逢转头看着叶笑,目光中希冀叶笑应允收留白龙的意味显而易见。

  叶笑斟酌了片刻,旋即爽快地说道:“之前许多做作,骨子里本就是想要与白兄成为朋友,如今白兄来了,那就没有当叶某人是外人,既然如此,你就算是还想要走,我也是绝不会放你走的,大家此后就是一家人!”

  “至于纷乱城的戒律……若是他们找不到这里,我们自然不需要理会,找到这里的话……”叶笑沉吟了一下,道:“再说。”

  心中在考虑,如果守护者真的找来了,如何开脱白龙?

  白龙大喜:“多谢公子收留!公子放心,一旦纷乱城找来,白龙绝不会连累公子。”

  黑煞之君知道此间经过,对于当前结果并无多意外;但步相逢却不知道事情始末,他本来对于自己的选择还存有不少疑虑。

  然而于此三更半夜之际,意外得见一神元境高手前来休息奥这个仙元境修为的公子,这样极小概率事件凝然眼前,自是大惑不解。

  这小年轻,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竟能以弱纳强,无论是原本是老黑,自己,还是刚刚来投效的白龙,都入其麾下,难道真有其魅力所在吗?!

  可是自己怎么就没感到呢?!

  虽然对于白龙的遭遇,步相逢深感同情乃至义愤填膺,嘴上尽是关慰之说,实则对于白龙杀了那边,接着转投叶笑这件事,心底却是不理解的。

  黑煞之君亦是明透之下,却是压低了声音,?步相逢解说了一遍,步相逢听罢,却也陡然生出几多佩服之情。像叶笑这般,能够这么用心且舍得付出的人,委实是不多了。

  那可是丹云级数的七回丹啊!

  步相逢甚至觉得,这颗丹纵使是雇用自己都绝对够了……

  既然叶笑能够给白龙这个还未决定投效之人丹云神丹,那么应允给自己的异种奇金,多半也非是一句口头承诺,不会嘴上说说便罢!

  有意无意间,步相逢看着叶笑的眼神,又变了许多。

  隐隐然,生出了一种热切的味道。

  这是之前,绝对不曾有的。

  ……

  当天晚上。

  纷乱城中那些已经退隐,或者说早已经不再理会红尘俗世的九大家族掌舵人,连同祖辈长老,一起集中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展开了整整一夜的会议。

  虽然具体内容不详,但从第二天一早,整个纷乱城,突然纷乱了起来。

  这个“纷乱”非是一时半刻的纷乱,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纷乱!

  这个纷乱的源头,源自纷乱城官方,亦是守护者那边传出来的消息,所有得知这个消息的人、实力,集体懵逼,难以自已——

  “即日起,纷乱城,归于纷乱。九大家族不再负责稳定纷乱城秩序。”

  “江湖仍归江湖,此后纷乱城,也是江湖的一部分!”

  “从此取消战斗禁令!”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瞬间引爆了纷乱城,接着,又引爆了整个无疆海!

  自打纷乱城初建,纷乱城禁止争斗的禁令就从来没有打破过。

  时至今日,这已经是纷乱城的第一铁律了!

  纷乱城的秩序守卫者,乃是公认为最神秘的存在。

  没有任何人、任何实力知道这些守卫者是什么人,姓什么,叫什么,隶属于哪一个势力……

  但却知道,每一个守护者的修为都颇为了得,难以匹敌。

  且在这些守护者之后,另有实力更强的高层守护者在后为援,若然出现守卫者出面制裁之时,不敌敌人的那种情况,守卫者之中的真正高手就会立即出现。、

  将捣乱者一举擒拿,或者当场击杀!

  从来不曾例外!

  这亦是纷乱城铁律的根本高正所在!

  相对的,只要纷乱城风平浪静,这些守卫者就像是阳光下的泡沫一般,完全不见踪迹,消失得无影无踪,从不会依仗自身守护者的身份,作威作福。

  这十多万年以来,一直如此!

  是故纷乱城的守卫者,地位极端的特殊,就像是这个城市的绝对执法者,固然拥有最高的权限,却从不会滥用其权限,也正因为这般,纷乱城才能如此安稳,成为天外天的一方净土,无争之都。

  然而这个巨大的,绝对的,垄断的权限,竟然就此不存,烟消云散了?!

  “听说了么?纷乱城的第一禁令被取消了……”

  “我刚听说,这是咋回事呢?是因为遭逢劲敌,还是另有变故呢?”

  “不知道啊……貌似是莫名其妙地取消了,全无征兆,突如其来的……”

  “真奇怪啊……”

  “你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才会如此”

  “废话!不出事能突然取消这一铁律么?”

  “我听说是有强大势力意图入驻纷乱城,某位绝世高手直接被打死……守卫者上下直接被一锅端了……”

  “啊?此话当真?!”

  “听说的,不过八成是真的,要不纷乱城的第一铁律何至于被取消。”

  “嘶……可是,谁有这么大本事……”

  “这个就的真不知道了,反正必然是大势力所为……”

  “守护者如何了太过高端,咱们管不着,更管不了,但就当前而言,在纷乱城中,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在纷乱城想干什么就做什么?是这么说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

  “打架,战斗,全都行?”

  “对!”

  “抢地盘,夺利益,也都行?”

  “对!”

  “连奸淫掳掠都行?!”

  “怎么不行?!只要你有本事,有那能力,就算去强暴一头母猪都没人管你……”

  “我靠……大好事啊!”

  “……”

  ……

  变异骤临,一时间纷乱城上下自然什么传言都是有的。

  但入驻在纷乱城的各大势力却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个消息的重要性。

  尤其是在确认了这条消息的详实之后,各大势力更是都在第一时间就派遣出大量高手源源前来。

  所有人都意识到:一旦纷乱城接触禁武的限制,这里将是一座金山!

  更是一座宝山!

  整整十万年的长治久安!

  纷乱城城中居民的富庶,无疑已经是达到了一个令人指的地步。

  只是,这笔财富难以动得天外天绝巅强者之下,余者纵然动心,但考量于一直守护在纷乱城的那些神秘人,任何人也是不敢造次的。

  往昔漫长岁月,也不是没有修者,没有势力想要破此禁例,可惜最终结果都是修士死,势力灭,鸡犬不留,满门被诛!

  不意今时今日,纷乱城居然重归江湖秩序,不再禁武了。

  那岂不就是说,只要能够占据了纷乱城,城中的这些个财富,全都是自己的了?

  最起码的,也能够挖出相当的一部分来吧?

  一个巨大的城市,数亿的人口聚居,长达十万年的和平守序,人间乐土……

  这的是一笔多么庞大的资源。

  这是一块何等巨大的肥肉!

  唯有一个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的傻了眼。

  步相逢!

  老步也算是悲催,他刚刚跟叶笑签了约,纷乱城就解除了禁令。

  步相逢仰天无语。

  “哪怕是我拖到今天再做决定……只是拖一夜过去,我也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早就不知道到了哪里去,依然还做我的自由人……”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我刚签了十年的约……”

  步相逢欲哭无泪。

  “不带这么捉弄人的……不带这么坑人的……”

  当然,叶笑与白龙乃是最高兴的,最担心的事情,居然一下子化作了乌有!

  ……

  纷乱城,当真是彻底地纷乱了起来。

  …………

  <今天是‘白虎战神’的生日,让我们祝福他生日快乐,

  今天中风了……

  早晨起来,右肩右胳膊和左腿不能动;昨晚太热,我自己住在小房间,南北窗子打开空气对流,睡着了。

  结果今天早晨完全不能动,木了一般。好不容易挪下床就让媳妇开车去了医院,一阵推拿针灸,算是恢复了一点点,直到现在,左腿没事了,左手手指头还是麻木的……

  我一直以为是落枕了。

  医生撇着嘴说:落枕?你想得美,这是中风,不是落枕!幸亏年轻,要是年纪再大个一二十岁,就说不定怎么样了;

  一阵后怕……>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