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奇异石碑

  可是,冰焰这玩意很古怪,很奇异,很非常相当的罕见加不可思议好不好,你光说这么一句算个什么鬼,可是二货貌似真的很忙,以及并不是太把“冰焰”当回事,叶笑这个见识浅薄的主人也只能暂时将问题搁置,更某喵忙完了,闲下来再做详细说明!

  至此,北天之极的环境干扰不存,不再冷得承受不了了。?

  但问题仍在,所谓的北天之极实在不是很大,一共就只得那么大点地方。

  叶笑将自身的神识散出去,就能够做到完全覆盖,如是前前后后地仔细搜寻了一遍,不要说人,就连任何的活的气息,也没有半点。

  其实对此地不见半点生息,叶笑还能表示理解,就刚才此地的极寒冻气连自己都负荷不了,遑论他人,可是……白公子的情报可是明明白白地将君应怜的下落锁定在这北天之极,怎地并无所获呢?!

  “怎么回事?”叶笑皱起眉头:“是情报有误?还是我理解有误!?”

  叶笑干脆飞天腾空而起,整个人在又开始飘扬的漫天雪花中迅捷无伦的兜转了一大圈,仍旧没有任何现。而再往前,便是所谓的混沌之属了!

  亦是天之极!

  这里当真就是天之极了!

  叶笑皱着眉头,仔细思量自己可能忽略的东西,心思百转之下,不禁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红尘天外天的时候,那时候,自己不也曾经进入到一片奇异的空间之中吗?!

  基于这个认知,再加上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白公子会骗自己,迅得出一个结论,这北天之极,就在这里,定然还存在有一片神秘的天外之地。

  但是,要如何进入,当前却是半点头绪也没有。

  此外,还有一个让叶笑疑问的问题就是:假如真有这样的空间存在的话,那么,君应怜又是怎么进去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叶笑站在那红色的石碑前面,沉思不已。

  他之前曾经试图强冲那天外混沌,却根本就冲不进去,宛如蚍蜉撼树,螳臂当车,毫无结果。

  “到底该怎么进去呢?”

  “此境中定必藏有特异空间。”

  “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要如何进去,而且在进去之后还要出得来!”

  “白公子固然不会骗我。但他也这么做的出点也必然不会是真心帮我。个中一定存在对他有利的事情,或者说,我来到这里本身对他就已经是利益!”

  “所以,我需要凭着自己的能力进去,而且还要尽快进去,尽快找到应怜,完成这件事。”

  “可是,到底要怎么进去?”

  叶笑深深的吸着气,甚至有将前次在古战场的往事仔细回想,却仍旧没有任何头绪,两者似有相关,却又似全部相关,但此刻他的心中,却是一片冰雪一般的冷静,并不见丝毫的烦躁。

  “一定有办法的!”

  叶笑紧张的思索着。

  他的手,有意无意地轻轻拍着那块红色石碑。

  如是拍了几下之后,突然间整个人猛地愣住了!

  “石碑!”

  叶笑眼中猛然射出来强烈的光芒。

  “对,契机就在这块石碑上,因为这块石碑本身不就是一个不解之谜。”

  “多少万年不变。”

  “在这个北天之极地界,一直都在下雪,这块石碑却不会掩埋。始终殷红如血。更是从古到今,上面从来没有半点冰雪留存!”

  “这般亘古存在的特异物事!必然有其古怪之处!”

  “而这份奇异,想必有所因缘?”

  “其实,我之前经历的多次机缘,契机都是着落在石碑上,万药山如是,相会计策两族也是如,或许石碑就是我的幸运物也说不定!”

  “没准,这石碑就是打开异空间的钥匙,又或者说是契机所在!”

  叶笑沉思着,抚在石碑上的右手渐次加力;但一直到他用出了所有的力量,连叩击石碑的那五根手指头都掐得生疼……这块石碑,仍旧无动于衷。

  要知道叶笑现在修为,全力挥,运使到一只手,五根手指上的力量,纵使是打碎一座山峰都是等闲事,就算是一块以坚固而著称的奇金星辰铁,落在他的手中,也能将之捏爆捏碎,捏成齑粉!

  但这一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石碑,在如此巨力作用之下,居然是纹丝不动,全然没有半点反应。

  这本身已经是一种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叶笑收了手指,忍不住自己揉了两下。

  这块石碑,并没有形成任何的反弹、反噬力量,触手感觉坚硬,就是一种触摸石头的感觉……

  但,质地却是难以想象的坚硬……

  叶笑哼了一声,手腕陡然一翻,一把剑出现在手中。

  叶笑此次拿出来的剑,自然不是君主剑,星辰剑那种类型的神兵;无论是君主剑或者星辰剑都不适合当前这个场合,毕竟当下要做的是实验,而非是破坏,再说了,叶笑现在也拿不准这块特异石碑的质地到底达到一个什么程度,万一受到则损的是自己宝剑呢,那可就太冤枉了!

  但这口剑同样是红尘天外天的神兵利器,是叶笑糅合了多种奇金异铁炼制出来的极品神锋,较之君主阁部众多数人所持兵刃尤胜数筹!

  宏大剑光骤闪,叶笑没有丝毫犹豫,径自将灌输了自己六成以上威能的利剑悍然劈落在这块红色的奇异石碑上。

  噗!

  利剑劈击所造成的响动很特异,并不是那种金铁交击的清脆声音,反而是一种很沉闷很古怪的钝物交击声响。那感觉更像是一具大铁锤,蓦然轰击在了一根朽烂木头上所形成的声响。

  随即,剑身被高高的弹起,叶笑注目看去,只见原本锋锐犀利的剑身上,赫然多出了几个类似锯齿一般的缺口,相信若是自己刚才再用力大一些,长剑多半已然当场断裂掉了。

  再看面前的石碑,却是没有任何变化。

  甚至,连一道浅浅的白痕也没有。

  叶笑目光一凝,很干脆地抡圆了胳膊又来一记。

  “当”的一声脆响之余,那口长剑断成两截。

  石碑仍自岿然不动。

  叶笑灌输在这一剑的劲力,叶笑自信,就算千丈大山,对上自己这一剑,只怕也要应声劈开。

  可是,这块古怪的石碑,在承受先后两剑重劈之后,却愣是连一点点痕迹也没有。

  世间有何“石”碑能够坚硬至此?!

  叶笑手中一抖,又再多出现一柄巨大的铁锤,遍体五彩斑斓,一见便知乃是特异奇金炼制的品兵器,仍旧是没有任何犹豫,一锤砸了下去!8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