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如此叙旧

  吕布衣霹雳一声暴喝:“我待怎地?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宋破霄嘿嘿冷笑:“血债血偿?嘿嘿……就凭你吕布衣,还不够资格说这个话!”

  吕布衣气喘咻咻,两眼如铜铃:“宋破霄,我是否有资格说话,就请你宋四爷亲自来掂量掂量吧!”

  说罢突然双手一展,随着“咔嚓”一声,半空中响响两声雷暴,吕布衣的眸子中,电光爆射,一声断喝道:“剑来!”

  天空中乍然风云激荡,随着“铮”的一声轻响之余,一口凛然长剑乍现,剑气纵横捭阖,当真只是一把剑出现,并没有任何人操纵运使,但自的辉煌剑气,却已将漫天云彩吹得四面飞散,顷刻无云。天『籁小『说

  那吕布衣一伸手,乍现之剑平平落在他的手中,挥剑凭空一指:“宋破霄!给我上来领死!”

  宋破霄哈哈大笑:“吕布衣,别以为哥儿们给你面子,你就能真能充大瓣蒜了,来来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七朵金莲!”

  衣袖一拂,连兵器都没亮,径自赤手空拳地冲了出去。

  剑光会拳劲,雷霆霹雳轰,两个人的身影瞬间裹入了一团雷电光芒萦绕之中,再也看不清楚谁是谁。

  大家的脾气都是辛辣之性,暴躁之极,不过三言两语之间,赫然正面对上,动起手来。

  这个结果让素来老成持重的秦梦魂还有云端路等人都不禁相视苦笑,半晌无语。

  交手不过片刻,半空中骤来一声爆响。宋破霄的长笑声音响起:“吕布衣,再敢出言不逊,我们就当真灭了你!”

  宋破霄的身影赫然展现,看起来却是破有几分狼狈,一条胳膊直接裸露在了外面,那幅衣袖,显见是被对方剑气撕了个粉碎。但整个人仍旧是气定神闲,并没有当真受损。

  紧跟着剑光一闪,吕布衣的身影亦随之出现了,他的脸上多了一丝稍瞬即逝的暗红。手中长剑已然不知去向,他目光深邃凝重地盯着宋破霄,冷哼道:“真的不是你们?”

  “废话!”宋破霄大怒:“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不会是我们干的,现在还在放这等没滋没味的屁有什么意思!”

  吕布衣哼了一声,道:“你们好自为之!来日疆场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说完,竟不等七朵金莲再回话,径自一挥手,转身而去。

  竟不回头。

  连他带来的那十大高手亦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大帅这一次前来到底是来干嘛的,就这么转身走了,这也太虎头蛇尾了吧……

  但主将已走,他们又能多说什么,没奈何之下,也只好一头雾水地跟了上去。

  “这混蛋明知道不是咱们干的。”宋破霄喃喃怒骂:“偏偏还要过来找骂!”

  “他此行不过是找个借口过来更我们见上一面罢了。”关山遥一声叹息:“现在这一面已经见过了,下次见面,就是真正的立场迥然,那一句你死我活将见真章。老四,若是你下次再对上他,不可再贸然以拳对剑,人情不再,就是真正的刀剑无眼了。”

  宋破霄咧咧嘴:“我还晓得个中厉害。这次不过是心里实在是气闷不过,正好这个老混蛋心里也有闷气,大家借机泄一下,算是互利互惠了……”

  兄弟几人齐声大笑。

  ……

  “大帅,那几个老家伙已经亲口承认了,为何不令我等动手?”吕布衣回去路上,随行的高手纳闷问道。

  “他们承认了什么?你们又动什么手?”吕布衣哼了一声:“真要动手的话,咱们十一个人只怕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那……”

  “军营被劫,分明就不是七朵金莲干的。”吕布衣目光深邃:“七朵金莲还做不出这等勾当……事实上,大帝那边也明知道之前的事情也都不是七朵金莲干的,只不过……”

  吕布衣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化作了一声长叹。

  但是大帝始终是需要一个借口对垂天之叶出兵……

  叶大先生退隐红尘,五方天帝可以任其逍遥,纵使重现,若只将其势力局限在无疆海地界,五方天帝也无可无不可,甚至叶大先生意欲晋位为第六方天帝,五方天帝也不会有太大反应,但叶大先生的意图是剑指天下,君临红尘,唯我独尊,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了!

  五方天帝肯定要将这种可能性彻底扼杀,而扼杀的方式自然是越早动手越好,难得现在有时机有借口,如何不为!

  “那我们这次来……”随行的一位副将张口结舌。

  “这次只是我一个人来叙叙旧罢了,你们算是跟班……”吕布衣白了他一眼,道:“你们尽问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还不赶紧回去整顿军营,犯什么傻!?”

  十个人整齐的抽了抽嘴角。

  叙旧?

  这是来叙旧的?

  还有这么叙旧的?

  我们几乎都认定你们这一动手就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若不是大帅暗中传音不许动,我们恐怕早已经一拥而上了……

  吕布衣一声长叹,脸上流溢出来无限萧索。

  “一地烽烟起,万载情谊长;各为其主故……”

  吕布衣悠悠然往前飘去,口中似乎是叹息,似乎是怅惘,又似乎是充满遗憾地说出来最后一句:“……你伤我也伤……”

  声音悠然,尽数飘散在云雾之中……

  ………………

  “只是,若然当真不是七朵金莲出手来袭,那么出手的,到底是谁?”吕布衣在中军帐中,也在不断地皱眉思索。

  “要么就是还有一股势力在兴风作浪。若是如此,那么这股势力亦是非同小可,敢在垂天之叶与五方天帝之间玩这种借刀杀人、驱虎吞狼的恐怖游戏,绝非易于!要么……就是其他几位天帝陛下其中一位等不及了,不惜制造灭绝己方大量人员的假象,引动这场大战,进而联手众位天帝,消灭垂天之叶这一最大隐患……否则,断难出现这么怪异的状况。”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状况,这天下的大乱之格已经无可避免,生灵涂炭哪……”吕布衣沉沉叹息。

  ……

  “其实,这天下并没有乱,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的乱起来。”叶笑在君主阁众人都在感叹的时候,如此说道:“所谓乱的就只是人心。越是有能力者,有权力者,心,也就越敏感,也相对更容易乱。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而在此时此刻,却是责任越大,心也越乱,

  正是因为这些有能者,责任者的心率先乱了,这才导致整个天下都跟着乱了。”

  “但是我们的心却是不会乱!”叶笑义正言辞的慷慨陈词道。

  众人纷纷点头。

  显然此际尊上大人是在彰显本身意愿,现在拯救乱世的责任就要落在君主阁的头上了,作为有能力者的从属,与有荣焉!

  不意叶笑接着说道:“因为我们的心,从来就没有平静过!”

  “……”

  众人登时一阵无语。

  敢情自己等人刚才完全会错意了,因为就是这位分明就一最大的野心家。

  这是要乱中取利,借势而作?!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