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章:无人转身吗?

  听到后台念到自己的序号,莫白带着淡定的笑容走上舞台。

  【沙漠之中怎么会有泥鳅

  话说完飞过一只海鸥

  大峡谷的风呼啸而过

  是谁说没有】

  一首前世周杰伦的歌曲《印地安老斑鸠》就此出现。

  说起华语乐坛,无疑,周杰伦是一道绕不开的门槛,在他的周式音乐之下,前世袭卷了整个中国。莫白在前世就很喜欢周杰伦的歌曲,不过,要说现在唱周杰伦的歌曲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莫白觉得,以自己的嗓音唱周杰伦的歌再好不过。

  【有一条热昏头的响尾蛇

  无力的躺在干枯的河

  在等待雨季来临变沼泽

  灰狼啃食著水鹿的骨头

  秃鹰盘旋死盯着腐肉】

  有人说,周杰伦的歌曲非常的有特色,正如这一首歌曲一样,他将各种风格的原素融入到了里面。不过,同样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周杰伦歌曲也有另一个很大的特色,咬字不清。或者说,不叫咬字不清,因为你根本就听不出到底周杰伦唱的歌词是什么。

  而同样,当莫白唱起这一首来自前世周杰伦的歌曲之时,四位导师当场蒙逼。

  “什么情况?”

  哈林竖着耳朵,想听清楚一些,但怎么也听不清莫白到底唱的是什么。

  “王峰,你听清楚这位学员唱的是什么吗?”

  那瑛也是一脸的疑惑,轻声问起了王峰。

  “我也没听清楚。”

  “不要看我,我年纪比你们都大,你们都听不清楚,我怎么能听得清楚。”

  一边的刘焕伸了伸手,表示也是半个字也没有听清。

  如此之间,四位导师暂时没有一位按灯。

  没有人按灯,自然也没有导师转身。

  “这家伙唱的是什么歌呀。”

  “汗,搞笑的吗?”

  “倒不是搞笑,就是这歌到底唱的是什么?”

  “说真的,我也很想知道。”

  台下的观众也是一脸的问号,好声音初选好几天了,这是唯一一位不知道唱的是什么歌曲的学员。

  “吓死我了,我当这家伙真能拿冠军呀。”

  “哈哈,志华哥,你还真以为这家伙能拿冠军吗?”

  “真不知道这家伙前几天接受采访的时候,怎么好意思说出拿好声音冠军的话。”

  “看吧,四位导师愣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脸丢大了。”

  后台一些看莫白不顺眼的学员亦不时滴沽。

  其实周杰伦的歌曲虽然很有风格,但是,在初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周杰伦的风格。哪怕这一首看起来很有创新,很有风格的歌曲,但在很多人耳中却有些无病呻吟。

  仍是没有导师转身。

  那瑛直接选择放弃了。

  听了两分多钟了,她并没有从莫白的歌声当中发现亮点。

  哪怕有亮点,那瑛也认为,这样的学员并不适合自己战队。

  所以,自己选择转不转身都无所谓。

  一边的王峰也是轻微摇了摇头,他也放弃了。

  “这歌……”

  音乐元老级的刘焕倒是一直认真细听,他倒不认为台上那位歌手是在无病呻吟,他反倒觉得这是一种新的曲风。只是,这种曲风实在是太过于超前,哪怕乐坛元老级的刘焕一时之间也没有消化。初步判断的话,他感觉,这样的风格虽然创意,但却是无意义的创新。

  最终,刘焕也放弃了。

  当然,对于这一些,莫白是不知道的。

  他仍是在唱。

  虽然他知道,唱了这么久,四位导师一位都没有人转身,这已经代表机会渺茫。

  但莫白并没有放弃。

  有的时候,创新的歌曲就是这样。

  当年的周杰伦不也是用了很久时间,这才被他人认可吗?

  特别是周杰伦当年一首双截棍,刚出来之时,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可是,慢慢的,一年之后,两年之后,三年之后,十年之后……周杰伦与他的双截棍成为了一个传说。而在那个时候,你重新回来再去品味一下双截棍,你会发现,这首歌曲在当时该有多么的创新。

  所以莫白继续唱着,或者说,继续念着歌词。

  “这首歌。”

  或许没有人知道,虽然看起来四位导师当中没有一位导师转身。但是,在四位导师当中,仍有一位在细细的品味着莫白唱的这一首歌曲。

  这位明星导师,便是哈林。

  说起来,哈林在音乐圈是一个很有个性的歌手。

  他即会唱,也会弹,同样还会编曲,家世渊博,可以说是音乐全才。

  不过,哈林并不满足于此。

  哈林对于歌曲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他一直不满足于单调的只是唱歌。他喜欢将音乐表现出多各种表演形势,或将民族唱法与流行唱法相融合,或用各种唱腔去演奏某些金曲。因为他爱玩的性格,所有一直以来也被圈内称之为“音乐玩童”。

  可以说,哈林不是圈内最红的歌手,但无疑,哈林是圈内最为有个性的歌手。

  而此时,哈林便在细细的感受这一首歌曲当中的变化。

  当然,初开始哈林并没有觉得这一首歌曲有什么不同。他与其他三位导师一样,刚开始的时候也被这一首歌曲吓了一跳。特别是莫白咬字不清的唱腔,他愣是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不过,哈林并没有就此放弃。虽然听不清楚歌词,但旋律还是可以听清楚的。

  慢慢的,当哈林一直听下去的时候,哈林突然之间感觉,能不能听出是什么歌词已经无所谓了。

  音乐音乐,其实歌曲本身最先开始的还是乐,他不是歌词。

  有乐的话,没有歌词又有什么紧要的。

  而且,这会儿哈林已经听出了这一首歌的味道。

  他感觉这一首歌非常有想法,编曲也非常的大胆,这是一首非常有创意的歌曲。

  他很想按灯转身,但他又怕现在按灯之后打扰了舞台那位学员的演唱。

  或者说,也谈不上打扰,他想静静的完全一丝不差的听完这一首歌曲。

  “转身。”

  “转身。”

  “转身。”

  看到四位导师没有一位转身,亦双在后台不断的为莫白祈祷。

  只是,上天并没有听到亦双的祈祷,3分钟就快结束,四位导师仍是没有动静。

  【这里什么奇怪的事都有

  包括像猫的狗

  印地安老斑鸠平常话不多

  除非是乌鸦抢了它的窝

  它在灌木丛旁邂逅

  一只令它心仪的母斑鸠】

  当唱到这里之时,这一首《印地安老斑鸠》已经结束。

  “又一位被淘汰的歌手。”

  观众席上,有人轻叹道。

  不管怎么说,淘汰学员总是一件伤感的事情。

  特别是那一些同样有音乐梦想的观众,他们知道每一位歌手都不容易。

  不过,这毕竟是一个比试的舞台,有人晋级,有人就得淘汰。

  “怎么会这样。”

  看到四位导师没有一人转身,亦双将双手档着自己的眼睛。

  她有一些不忍心看到莫白离去的场面。

  “要离开了吗?”

  一曲结束,莫白略微苦笑。

  看来自己的策略出现失误,观众与导师暂时还并不能接受周式风格的歌曲。

  不过,就在莫白做好了离场的准备之时。

  一声巨大的爆灯声音,“砰”的一声响起。

  这声音吓了全场所有人一跳。

  随后,人们看到的是:四位导师当中有一位导师就此转身。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