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六章: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你,你,你……”

  蒋文斌与许华差点吐血,指着莫白说不出话来。

  他们却是知道,虽然莫白说话太难听,但不少纯文学作品的确是国家在扶植。比如,举办什么文学奖项,又弄一个什么文学宣传,真正普通人购买纯文学作品的少之又少。这也是当下纯文学所碰到的困境,作协方面多次进行了研究,讨论,但一直难于寻找到一个好的方法。

  “莫白先生,不要激动,喝口茶。”

  李建南打断了莫白继续说下去。再这样说,说不定还真人pk了。

  “头疼。”

  李建南按了按太阳穴,他也是头疼。

  早知道这一些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有这么大的仇恨,将他们拉到一块做什么。

  现在好了,这个沙龙才刚刚开始,转眼就成了掐架。

  “既然莫先生说你们网络文学是主流,也说你们网络文学其实与所有的文学都一样。那么,我们就不说其他,我们就说我们文学这一块的传统。正如刚才的诗词歌赋,虽然诗词歌赋仍在传承,但这个社会懂得人也越来越少。莫先生是网络文学的佼佼者,想来对于我们这一些传统文化应该有研究吧。”

  “略有研究。”

  “既然如此,我这里有一篇诗歌,还望莫先生指点。”

  文人一直比较傲,心里都有老子天下第一的想法。

  刚才被莫白这一骂,蒋文斌与许华哪会罢手,说什么也要找回场子。

  “两位,或许你们不知道,莫白可是很会写诗的。”

  不想看着两人又是被打脸,杨曼提醒蒋文斌两人说道。

  “是吗,那一会也想欣赏一下。”

  蒋文斌一点也不在意。

  他了解这一些网络作家,虽然知道这一些家伙聪明好学,口才也不错,但到底是底子比较薄,也不是科班出身,大都是野路子,根本上不得台面。要作一些打油诗或许还可以,但要写一些有思想,有内涵的诗句,那就难了。

  当然,这只是他们心下想的。如果中午的时候他们知道莫白给他的一些粉丝人手一首赠言,恐怕再借十个胆子给他,他们也不敢拿诗歌说事。

  只是可惜,当时几人签授会离得有一定的距离,几人倒不知道莫白写了什么。

  还以为只是与他们一样,在纸书上签一个自己的笔名就是了。

  【不能到你的墓地献上一束花

  却注定要以一生的倾注,读你的诗

  以几千里风雪的穿越

  一个节日的破碎,和我灵魂的颤栗

  终于能按照自己的内心写作了

  却不能按一个人的内心生活

  这是我们共同的悲剧……】

  或许是对莫白的轻视,或许是对自己的诗歌功底很是自信,即使杨曼出言提醒,蒋文斌也没将他当回事,看了一眼莫白,蒋文斌便站了起来,念出了自己最近写的一首现代诗。

  “好诗。”

  许华第一个鼓掌。

  “很有诗意,老蒋,你的诗歌功底又精进不少了。”

  李建南也是开口赞赏的说道。

  “业界早就传闻文斌很会写诗,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这首诗其实还可以,不过,真要去研究的话,其实也就那样。

  身为作协理事的杨曼一向眼界很宽,虽然心下不觉什么,但也小小的点评了一下。

  “哪里,哪里,大家见笑了,只是随手而作,当不得什么。”

  蒋文斌客气的说道,虽然看起来谦虚,但心里却不知道有多高兴:“比起许华来,我的水平还差远了呢。许华,你还坐着干什么,将你的大作拿出来吧。”

  “蒋兄说什么话,我的水平也就这般而已,献丑,献丑。”

  两人早就商量好,蒋文斌念完了自己的诗作,许华便也接着念道。

  【父亲是多么有力。肩上驮着弟弟

  背上背着我,双手抱着生病的姐姐

  十里长的灌溉河堤,只有父亲

  在走。灰色的天空被撕开一条口子

  远在闽南的母亲,像光线落下

  照在父亲的前额

  逆着河流的方向。我感到

  父亲走得越快,水流得越急……】

  念完之后,许华说道:“这是父亲去世三周年时有感写下来的,时至今日,我也当了孩子的父亲,更是感触良多……”

  大概是感情真挚,念完这一首诗,许华却是两眼通红,很是煽情。

  “厉害,许华,你这首有感而发之作,强了我太多呀。”

  蒋文斌内心一惊,说道。

  这首诗作确实比他的那一首高明得多,而且也有内涵的多。

  “许华,节哀,逝者已去,我们应该更好的生活下去才是。”

  李建南安慰许华说道。

  “这首诗很不错,让我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之前很多人都看不起现代诗歌,如果有更多一些像这样的诗歌,我想,我们现代诗将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如果说之前蒋文斌的那一首评价一般,那么许华这一首,杨曼还真是令眼相看。

  “写得很好。”

  莫白这时也鼓掌说道。不管两人的人品怎么样,但每个人毕竟还是有着他的闪光点。这一首父亲的现代诗,确实写得深刻,让人回忆良多。

  “能够得到莫先生的称赞,实在是难能可贵。”

  看到连莫白都开口称赞,蒋文斌心下得意之时,却很快便说道:“不知道莫先生是否有大作与我们一起交流欣赏。”

  “这个呀……”

  莫白有些为难,摇了摇头,说道:“我对现代诗没有太多研究,平时我就写一些打油诗而已。”

  “莫先生谦虚了,文学切磋嘛,不分高下,只是交流而已。”

  打油诗。

  果然,这一些家伙就知道写打油诗。

  蒋文斌心里更为的得意,但为了诱惑莫白写诗,他越是说得客气。

  “是呀,莫先生还是不要太谦虚了,你要知道,你的一些粉丝可是很期待你的大作呢。”

  这是许华说的。

  刚才沉浸在对父亲的感触当中,这时也清醒了过来。

  说完之时,许华还不忘指了指前方不少捧场的一众粉丝。

  “我靠,麻烦了。”

  “怎么了,有什么麻烦,莫白大大可是写诗小王子,怎么麻烦?”

  “难道你没有看出,这两个家伙是逼着莫白写现代诗呀。”

  “咦,这倒是。”

  现代诗与古诗词并不一样。

  哪怕古诗词写得再好,现代诗也不一定能写得怎么样。

  两种是不同的诗歌。

  古诗词还好说,有各种格式,写得好与不好,大半还是能够分析得出来。

  但若说“现代诗”那就麻烦了。

  因为没有格式,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也让整个的现代诗缺少了评判标准。

  你说他写得好可以。

  你说得他写得不好也可以。

  而且,几乎是99%的网络小说作者,他们都不会去写这样的现代诗。

  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一些现代诗其实就是无病呻吟。

  “好吧,既然两位这么执意让我写诗,那我就写一首。”

  莫白虽然并不喜欢现代诗,但并不代表现代诗里没有经典的作品。

  哪怕莫白再不喜欢现代诗,在他脑海里,随便拿出一首现代诗也是完爆他们两个。

  他刚才说不怎么会写,只不过是想逗逗他们而已。

  看似被逼无奈,实则莫白早就成足在胸,想了想,脱口而出,说道:“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