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九章:胡笳十八拍

  “姜老师,姜老师,姜老师,不得了,不得了呀。”

  “吕方,这么慌张做什么。”

  “刚才台下有人写了一幅神作。”

  “神作?”

  “吕方,老头子血压高,你别开玩笑了。我在这里坐了一上午,别提什么神作了,全是一些书法爱好者。还有一些连拿毛笔的姿式都不会,你竟然跟我说神作。”

  “不是,真是神作,姜老师,您先过过目。”

  说着,吕方便将收过来的作品递了过去。

  “吕方,你的欣赏水平是越来越退步了,这部作品连书法的门槛都没进,你还说神作。”

  拿起第一幅,姜老师看了一眼。

  “姜老师,您再看第二幅作品。”

  “哦,我看看。”

  姜老师翻到第二幅作品:“没想到还真有一人写得还可以呀。”

  “不过,这幅作品也只是略通书法的门径,哪能称之上神作。哦,还是蒋文斌写的。这个家伙我知道,还是我们书法协会的会员。不过,这个家伙为人不怎么样,哪怕懂得了一点书法的皮毛,但我觉得,书法水平也就止步如此了。”

  “姜老师,您再往下看。”

  “你这小子,不直接拿出来,搞这么多套路做什么。”

  虽然姜老师说是这样说,但仍是往下看去。

  “多宝塔碑文。”

  刚开始姜老师还不在意,只是,当眼光一扫之下,姜老师却是赫然站了起来。

  “这字……”

  看着作品上面的字迹,姜老师连忙将之前的两幅作品放到一边。

  然后,又极为小心的将手中这一幅作品滩开放到石桌面。

  “该作品下笔多用中锋,起笔和收笔有明显的顿按。起笔藏锋为主,兼用露锋,方圆并用,有些横画起笔较为外露,多不似现在正楷作品齐头方脚,而是稍存斜尖,并参以含蓄的笔意使之变化丰富;收笔用顿笔和回锋的较多,强调“护尾”,尤其于横画中最为明显,写横行至收笔处,常向右下方重按,顿笔回锋……”

  一边看,姜老师一边不断的评价。

  越评价,姜老师越来的兴奋。

  越兴奋之即,姜老师的血压也越为的暴涨。

  看着这字,仿佛血压就跟着手中的字迹,浩浩荡荡,奔流不止。

  当看到最末,姜老师早已被整幅作品所透露出来的“大气雄浑”之力所折服,血压也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值,瞬间爆表……一时站立不稳,就要跌倒于地。

  幸好一边的吕方见机得快,一把将姜老师扶住,赶紧送去了医院。

  ……

  “这里不错,杨曼姐,我们坐在这里听听音乐。”

  一把将杨曼拉住,走走停停,莫白来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

  “嗯,这琴声好哀愁呀。”

  有一些脸红的将手抽了回来,杨曼与莫白坐在了石凳之上。

  “我们国家的一些古典乐曲大都这样,哪里有像现在流行音乐一样,那么的激.情悦耳。”

  不过,说是这么说,莫白倒是很喜欢听这种古典乐曲的。

  “这应该是胡笳十八拍。”

  听着一会,杨曼说道。

  “杨曼姐,这你都知道。”

  莫白说道。

  “又笑你姐了,这可是十大古典名曲,知道也很正常。倒是你,还没跟你算帐呢。之前你是故意将字写丑的吧。”

  杨曼瞪了莫白一眼。

  “杨曼姐,你怎么又提这一出了。”

  “不提哪知道从认识你开始的时候,你就在忽悠我,当时还为你的字给你说好话来着。”

  “是呀,是呀,多谢杨曼姐。”

  “别来这一套,我看你这个读书人不行呀。读了这么多书,不拿来做正经事,总静想着忽悠别人。不过,刚才你演讲的时候,说的那个我们为什么要多读书,还蛮有趣的。”

  “哈哈哈哈,有趣是吧,我就说嘛,这就是读书的好处。”

  “行呀,看你这么会说,那你说说,看到美女之后,读书人应该会怎么说。”

  之前莫白演讲的时候有说一段看到帅哥的句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会儿,杨曼还真想听听莫白在看到美女的时候,他还能怎么说得有诗意一些。

  “看到美女呀……”

  莫白搔了搔头,故意装着在思考的样子。

  “杨曼姐,这个比较难呀。”

  “难吗,你不是出口成句嘛,现在就想一个。”

  “行,我想一想。”

  说着,莫白又是想了一会,然后点点头,看着杨曼说道:“想到了。”

  “说来听听。”

  杨曼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

  “好像杨曼姐你是燕京人吧。”

  “是呀,我是燕京人,怎么了?”

  “没怎么,杨曼姐,你听好了。”

  看着杨曼,莫白缓缓说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口中念着诗,恍然间,眼前的杨曼还真有一些诗中佳人的感觉。

  这不免让莫白有些心动。

  “北方有佳人……”

  听着莫白念出来的诗,杨曼一愣。

  她可从来没想过,莫白还真能一下子就写出这么好的诗。

  而且,这诗写得也太好了吧。

  “什么北方有佳人的,北方哪里有佳人,更不用说倾人城与倾人国了。莫白,我看你们这一些诗人写诗都是写得夸张无比。难怪历史当中,一直都将女人称之为红颜祸水。”

  杨曼有些脸红,嗔了莫白一句。

  不过,虽然是这样说,但内心里面杨曼却是砰砰直跳。

  北方有佳人。

  刚才他问自己住在哪里,燕京不正是北方吗?

  这首诗是他以前写的吧。

  这首诗,不会是写给自己的吧。

  “我们还是去那里喝喝茶,仔细听一听胡笳十八拍吧。”

  岔开话题,杨曼连忙朝前而去。

  “好咧,杨曼姐,等等我。”

  见杨曼离开,莫白也是拍拍屁股,跟了上去。

  “这个曲子太悲伤了。”

  两人来到了一处凉亭旁。

  凉亭正中一位女孩正在弹着古琴,正是两人刚才所说的古曲胡笳十八拍。

  “是呀,据说胡笳十八拍是当年蔡文姬写的。蔡文姬可是当时有名的才女,可是生不逢时,当时汉朝国力衰落,蔡文姬也被俘虏去了匈奴,并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后来曹操有感于蔡家英才,花了无数的财宝这才将蔡文姬从匈奴那里赎回。”

  莫白也是一度感慨。

  “这位先生高见,胡笳十八拍的确是蔡文姬所著。只是可惜,几千年来,这一首曲子的歌词却失传了。好在还有音律,还能让我们记起当年那一段历史。”

  这时,边上弹奏古琴的女孩子停了下来,突然说道。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