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二章:除了会吹牛,别的都不会

  莫白只是刚发微.博,一众粉丝都是纷纷围观。

  “咦,这首诗怎么没学过,哪里的。”

  “楼上的太没文化啦,这首诗是圣诗里面的诗歌。”

  “哦哦,圣诗呀,这么有逼格,大白这家伙又来装逼了,赶紧翻译下。”

  “呃,我只知道是圣诗里面,怎么翻译不会。”

  “鄙视楼上的,大能出来。”

  “翻译达人出来啦。大家听好了,这首诗的意思是:

  老鼠有皮,人却没有威仪。

  人若是没人威仪,为何不去死。

  老鼠有齿,但人却没有廉耻。

  人若是没有廉耻,你怎么不去死。

  老鼠有肢体,但人却没有礼仪。

  人若是没有礼仪,还不赶紧的去死。”

  这首诗出自圣诗里面的《?风:相鼠》。

  ?风就是“?国”的国风。

  可以说,这首诗是华夏最古老的一首骂人的诗。

  不过,虽说是骂人,但这首诗却写得无比的雅致。

  哪怕就是骂人,骂得也是那么的有文化。

  翻译达人只是一翻译,一众粉丝又是被打了鸡血:“我了个去,大长姿式,又是大长姿式呀。”

  “这首诗太有文化了,这骂得也太牛逼了。”

  “还不赶紧的去死,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两位教授,大白这首诗有没有文化,出来评价一下呀。”

  若问最具有逼格的诗,无疑是圣诗。

  只要是出自圣诗里面的诗句,哪怕就是一句屁话,都是那么有赋有内含。

  更不用说,这一首相鼠。

  莫白分别@了马元,丁文明两位教授。

  两位教授点开微.博一看,瞬间暴跳如雷。

  “臭小子,还在老子面前显示自己有文化。”

  “还叫我去死,像你这样的垃圾才最该死呢。”

  相鼠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一看,无名火就此暴涨。

  如果说之前两位教授还有一些矜持,此时哪里顾得了什么。

  这一说,那可是脏话,国骂齐齐的涌来,浑然忘了自己身为教授的身份。

  而对于这一些,莫白却是什么也不说,他只静静的看着两位教授骂娘。

  甚至,对于自己的一众粉丝,莫白也吩咐他们不要动。

  他知道,哪怕就是自己不说,哪怕自己的一众粉丝不回应,一众看客都会代替自己与两位教授好好的交流一下。

  果不其然。

  在两位教授被莫白一首《相鼠》骂得失去理智疯狂骂娘之时,一众看热闹的网友纷纷说道。

  “哎呀,之前还有一些同情两位教授,怎么说被一个明星攻击有一些不道德。现在来看,妹的,两位教授也就这德性。”

  “是呀,其实我并不喜欢莫白,甚至现在也不喜欢。但是,两相一比,我反倒觉得莫白可爱多了。”

  “那是。也不看看人家莫白骂人也不带脏子,两位教授在说别人之时,没想到自己也出口成脏,这真是讽刺呀。”

  “早就跟你们说过,这一些教授这一些砖家也就这鸟用,脱下了教授这个称号,其实与我们一样。现在看到了吧,还不是一样的骂娘,还不是一样的没有素质。”

  眼见一众看客纷纷骂起了自己,有的还是一些自己的粉丝。

  甚至,有的还是复大的学生。马元,丁文明瞬间醒了过来。

  “不好,上了这臭小子的当了。”

  内心后悔不已。

  早就知道不掺和这戏了,没想到竟然将自己也搭进去了。

  不过,两位教授也算是牛人,虽然发现自己被坑了,但却无比英明,瞬间删除了刚才自己发出去的微.博,然后又再度解释:“抱歉,各位朋友,之前帐号被黑.客盗了,直到现在才找回,对于之前说出的一些话,我向大家表示道歉。”

  说完,就此下线,转眼消失无踪。

  “我了个去,这也行。”

  “妈呀,骂完人直接就说盗号,我服。”

  “无耻程度都要赶上大白了,我都想粉你了。”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虽然两位教授看起来无耻,但这一招还挺管用。

  至少,哪怕别人不相信,未来在媒体面前,也有一个比较好的解释。

  而且,自己还当众道歉了呢。

  “汗,大白,这两大教授成功脱身了,怎么破?”

  “是呀,刚才差点ko他,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醒悟。”

  一众莫白的粉丝暗叫可惜。

  “人家毕竟是教授,算了,下次再找机会了。”

  莫白倒是比较淡定的说道。

  只是,莫白殊不知,这一次微.博大胜之时,有一群人却是记恨住了莫白。

  这一群人,便是水木学生会团体。

  说起来,这事还得从选手“曹子同”提及。

  当时曹子同被莫白ko,不少水木学子便议论纷纷,说是莫白污辱了水木的学生。

  只是到底是曹子同自己先挑起来的事,水木一干学子也不好意思找莫白麻烦。

  但当看到莫白连翻对刘明,韩俊东,甚至是两位教授大打出手之时,水木学生会团体终于忍不住了。

  “华夏传统美德不是拿来打架骂人的,如此羞辱两位艺人的行为真的好吗?”

  “更不用说某人对掐复大两位教授了。事实上,在我们看来。哪怕两位教授之前的言词有多不好,但最多也是建议性基多,但某人以及某人的粉丝却对两位教授喊打喊骂,太有失德行。”

  “华夏文化大会是传承华夏文化的重要栏目,而做为擂主的莫白更需要谨慎微言。如果这一些都做不到,可以来水木,我们水木可以给某人好好的上几堂思想品德教育课。”

  “水木学生会团体”以水木学生会官微连发数条微.博。

  这一发,风云再起。

  “我了个去,又有人来骂大白了。”

  “谁呀,阿猫阿狗就算了,大白哪有时间天天陪这一些人玩。”

  “不是阿猫阿狗,是水木学生会团体。”

  “我曰,水木学会生团体,大白什么时候惹他们了。”

  “谁知道。大白一向不惹谁,但似乎很多人都看不惯大白。”

  “赶紧叫大白。”

  水木学生会团体只是一发微.博,莫白的一众粉丝便已接收到信息。

  大水龙一个电话,赶紧打给了莫白。

  “坑呀,大龙,都快睡了,又来骚扰电话。”

  莫白郁闷不已。

  自从有一次在群里暴光了电话之后,时不时的都会接到一众骚扰的电话。

  有一些自称是送外卖的。

  还有的说是查水表的。

  当然还有问要不要来一发的。

  之前莫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一问,竟然是群里一众粉丝搞得鬼。

  “呃,大白,不是骚扰,不是骚扰,这一次不是骚扰电话。”

  “那是啥事,这么晚想与我谈人生,我对男的没兴趣。”

  “滚,我对你也没兴趣。事情是这样的,有人又骂你了。”

  “啊……不是叫大家都撤了吗。”

  “我们是撤了,但有人就是看不惯你。而且,还是人家水木学生会。”

  “水木学生会?”

  莫白有一些奇怪:“我惹他们了?”

  “我们也正奇怪呢。”

  “大白,你说,怎么办。”

  “这个呀,我上线再看看。”

  没办法,人出名了就是这样,业务太忙,莫白赶紧上线。

  “我叉,水木的圣母婊来了。”

  “看来我们家大白最近大火呀,个个都想喷一喷大白沾沾大白的火势。”

  “那可不。我就是有些奇怪了,这一帮圣母婊怎么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之前韩俊东,刘明,两位教授不时攻击大骂莫白的时候,这一些圣母婊去哪了。现在一看这一些家伙被大白骂怕了,竟然过来与大白讲大道理了。”

  “不愧是水木学生会呀,一口一句华夏文化,整得与之前的两位教授一样了。”

  虽然莫白已然下线,但一众粉丝哪里受得了,早已和水木学生会团体干了起来。

  “哎哎哎,还不能让人说了。做为一个公众名人,连被人说的气量也没有。我真怀疑,就这点肚量,某人是怎么夺得华夏大会擂主的。”

  “严重怀疑华夏文化大会第一期与第二期,真要有本事,请接受我们水木学生会的挑战。”

  水木学生会官微似乎与莫白硬干上了。虽然被莫白一众粉丝大骂圣母婊,但仍是不肯罢手,一面质疑莫白,一边又抛出了一个杀手锏,挑战莫白。

  “挑战就挑战,怕你呀。”

  “之前还觉得水木牛逼,现在一看,原来是输了不服呀。”

  “我说怎么水木学会生脑子抽筋了,没事骂我们大白做什么,原来是输了不认输呀。”

  “曹子同,这就是你们的学校,这就是我们国家最牛逼的大学。”

  “兄弟们,别上了他们的当。好意思说挑战莫白,你们水木学生会是准备一个人来挑战莫白,还是整个水木学生会的所有人来挑战莫白,更或是所有水木的学来前来pk莫白?”

  “我靠,没想到水木竟然这么无耻,原来是一群人来挑战呀。”

  莫白冷静看了几分钟。

  大致上也明白了。

  原来是自己ko了水木的曹子同,然后引起了水木学会生的不满。

  本想与他们教量一翻,只是看了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加上今天又与大家骂了一天,有些累。想了想,莫白便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本人不接受水木学会生团体的挑战,至于原因,大家多看看我与曹子同的比赛就知道了。大家也别跟水木学生会扯了,该洗洗睡吧。”

  发完,莫白不再多说,就此下线。

  不过,莫白下线,但一众粉丝却哪里睡得着。

  “大白这话什么意思?”

  “这个,不知道呀。”

  “大水龙,你说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呀。”

  “你不是在现场嘛,现场有什么情况?”

  “现场基本上与大家看到的差不多,不过,就是剪辑了一些,现场比赛更火爆而已。”

  “该不会另有隐情吧。”

  “别猜了,大白不是叫我们多看一下与曹子同的比赛视频嘛,我们多看几遍就是了。”

  第二期华夏文化大会早就播放出来,网上也有了第二期的比赛视频。

  虽然众人都是不解,但却纷纷打算再看几遍比赛视频。

  第一遍,一众粉丝没看出什么明堂。

  第二遍,一众粉丝仍是没看出什么明堂。

  第三遍,有一些粉丝好像看明白什么了。

  第四遍,又有一些粉丝提出了莫白为什么让曹子同写这么简单的吹牛两个字。

  直到第五遍,当看到曹子同除了吹牛,其他的全部都不会时,答案就此出现。

  “真相竟然是这。”

  “佩服莫白,佩服莫白挖的一手好坑。”

  得知真相,无数粉丝乐不可吱。

  他们终于明白了莫白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还要说,曹子同是什么人,他是水木的。

  曹子同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吹牛,那岂不是说,水木学子也是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吹牛吗?

  明白这一些。一向喜欢搞事的“老虫”瞬间写了一个段子:“来来来,水木学生会的一些朋友,不是想挑战大白吗,先过我们这一关。觌氅、餮?妗Ⅶ?e、磲蕤、颥鳎、鹕鲦、鲻耱、貘匚、鍪籴、耋瓞、耵鸫、鲕烃、??、吹牛、?亭……以上的字你们认识几个,是不是发现自己与曹子同一样除了知道“吹牛”就什么也不会了?”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