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七章:等等,你念的诗哪里来的?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转眼,两人又是连对了三句。

  华夏古典诗歌文化无比灿烂,几千年来也造就了无数经典的诗歌。

  而因为诗词舒情,往往很多古诗都极具的浪漫。

  于是在这一些诗里面,关于雪,关于花,关于梅,关于酒之类的诗便不时出现在我们眼里。

  同时,这也是飞花令能够一直吸引这么多人的原因。

  正是因为有华夏这么灿烂的诗词文化,飞花令才显得那样的别致。

  不过,哪怕如此。

  当两人争锋相对瞬间几十句有关于酒的诗脱口而出之时,仍是止不住的震惊无数人。

  “我现在才发现我们华夏古诗文化的博大精深。”

  “是呀,现在多少首了,两人还没有分成胜负。”

  “好像20多首了,我不记得了,也有可能30多首了。”

  两人对得越久,现场观众越是激动。

  对到后面,往往两人每次念出一首带有酒的诗后,现场众人都是纷纷鼓掌。

  特别是那一些大众团的参赛选手,虽然他们并没有机会参加飞花令,但他们在对诗的时候自己也在思考一些有关于酒的诗。但他们不管怎么思考,比起现场两人,他们都是暗自摇头,自己上场恐怕支撑个几轮,就要败下阵来,哪里能够如现在一样几十轮仍不见任何停歇。

  “啧啧,这个陈更简直人才呀。”

  一边对诗,莫白暗自咋舌。

  他能对这么快,完全是脑海里面有一个系统。

  可是,眼前的这个陈更,完全是凭记忆力,凭临场发挥。

  如果不是知道系统具有唯一性,莫白还真想问一下,你脑袋里是不是也有一个系统。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正想着,不自然间,莫白又与陈更对了三首。

  待陈更又是一句:“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鬼使神差的莫白却是接了一句:“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只是,接完这一首诗,莫白暗叫一声,坏了。

  念错了。

  是的。

  这一首《酒剑仙》其实是前世游戏《仙剑奇侠传》里的一首诗。

  当时酒剑诗教“李逍遥”武功的时候,念的也正是这一首诗。

  只是,这一首在前世只是游戏里的一首诗,在这个世界自然是没有的。

  而如果没有,那么,按规则莫白就要输掉比赛。

  正在莫白以为主持人会叫停莫白时,没想到,主持人董清没有半点反应。

  当然,不只是董清,两位教授亦是没有半点反应,甚至是陈更仍是接了一句:“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我靠,什么情况?”

  这也能行?

  弱弱的,莫白看着陈更,又看向了主持人。

  随后,莫白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哈哈哈,董清,陈更,还有两位教授都被这一次的飞花令比得蒙了。哪里还能分辨得出莫白这一首诗是前世的,还是这个世界的。”

  “况且,这一首诗写得本来就好。虽然董清也很有才华,两位教授更是厉害。陈更亦是拥有几千首的诗词储备量。但哪怕如此,华夏诗歌文化太过于灿烂。哪怕就是他们,穷尽一生也未必能背得出华夏所有的诗词。”

  不用说,莫白随口说出的一首这个世界没有的诗,他们半分也没有怀疑。

  或者他们也知道这首诗自己没听过。但没听过就没听过,自己没听过的诗太多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眼看系统里面关于有酒的诗越来越少,莫白想也不想,直接念起了李白的诗。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诗仙李白,也没有诗魔白居易,同样没有诗豪苏轼……但没有就没有,反正这会儿一众看客包括所有人都不可能知道自己念的是一首什么样的诗。而且,哪怕就是知道莫白念的诗他们没学过,没听过,也没看过。亦不可能怀疑莫白,只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又是一句前世著名的诗句。

  这首诗是李白的《结客少年场记》,写的是关于侠客“荆轲”的诗。

  虽说系统里面有关于酒的诗差不多见底,但加上前世一系列的诗,瞬间又暴涨出来几百首。

  “啧啧,王教授,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呀。”

  看着莫白与陈更仍在对飞花令,康正感慨的说道。

  “是呀,哪怕就是要我上,我估计着最多十几轮我就要几下阵来。”

  “十几轮不错了,现场比拼拼的不只是诗词储备量,还比的是临场发挥。不过,他们的诗词储备量真是厉害呀,不少诗我都没听过。”

  “嗯,特别是莫白刚才念的那一首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这诗写得很有气势呀,这首诗叫什么名字,你有涉及吗?”

  “惭愧,我也不知道这首诗哪里来的。回头得翻下书籍,免得被大家笑话。”

  “呵呵,我也得补下功课。还有那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句子,我也不知道出自哪。”

  两人都是有些尴尬。

  华夏文化大会请两位教授过来做什么?

  无非就是两位教授华夏文化功底深厚,碰到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两位教授可以进行解释。

  譬如两人念到的一些诗,两位教授就可以向大家介绍这一些诗的典故。

  可是,现在好了。

  当两人比拼到这,两位教授不但没有说出这一些诗的典故,到了后面,两人竟然有很多的诗没有听过。

  陈更念的诗还好。

  虽然两位教授也有一两首诗没怎么有印像,但以前或多或少有涉略。但莫白最后念的几首诗,两人可真是一点印像也没有。

  “老了。”

  “看来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两人暗自惭愧,心下决定回去之后一定得恶补诗词。

  只是,就在两人暗下决定之时,康正突然却是想到了什么:“王教授,不对呀。”

  “康教授,怎么不对?”

  “你说陈更念的那几首诗我们没有太多记忆,但多少有点印像。可是,莫白念的那几首诗到底出至哪,我们怎么一点印像也没有。”

  “康教授,你是老糊涂了。华夏有多少首诗,几十万首都不过份,有一些诗我们没听过太正常了吧。”

  “不是,王教授,你没有明白我说的意思。我是说,有一些不太知名的诗我们没听过很正常。甚至,我们完全没有接触过也正常。可是,那一些名句,那一些经典的诗句,我们怎么可能一点映像也没有呢?”

  “咦,康教授,你是说?”

  康正一说,王利群教授似乎也明白过来。

  “你看莫白刚才念的这一首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这首诗有气势吧。”

  “有。”

  “有意境吧。”

  “也有。”

  “那么问题出来了。这么一首有气势有意境的一首诗,我们怎么可能一点没有听过?”

  越是怀疑,越是发现里面问题太多。

  接着,康正教授又说道:“还有这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虽然初听这一句不觉得什么,但仔细回味,这一句诗比之上一首还要经典。”

  “没错。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虽然用词简单,但意境却不俗,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还有刚才莫白念的这一句,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这首诗的气势不用我们分析,哪怕就是普通人看了这一首诗,都会被这一首诗的气势吓倒,从而不可能忘记。你说,我们学中文学了一辈子,怎么就没有听过有这样的一首这么经典的诗呢?”

  这一分析,两人都是愣愣的看着莫白。

  “康教授,你是说,这诗是莫白……”

  王利群没有将话说下去。

  因为他都不想往那方面去猜。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我不知道。”

  康正苦笑的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有往那方面去想,只是,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吓人了。

  “康教授,我们再仔细分析分析,会不会我们记错了。”

  眼前这一幕太过于吓人,王利群仍是有一些不敢确定的说道。

  “我也很想自己记错了。”

  康正拿出手机,对着王利群说道:“刚才我用手机搜索了一下,莫白说的那几句诗,搜索引擎上面一句诗都搜不到。”

  看着搜索引擎上面因为没有搜索到诗而胡乱搜索到的一些关键字,王利群深呼吸三口气。

  看着康正,两人都是点了点头。

  “等等,莫白,你先等等。”

  终于,两人对着还在比赛的莫白两人,喊了一个暂停。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