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二章:李白:结客少年场行

  进入微.博。

  莫白点击设置,修改称号。

  之前莫白在微.博上的称号是“装逼小王子莫白”,现在,莫白又在装逼小王子上面加上了一个“华国第一诗人”。

  当然,本来莫白是没有这种想法的。

  不过,既然这么多人不服,莫白却偏要这么做。

  于是,整个称号就变成了《华国第一诗人装逼小王子莫白》。

  嗯,这个名号不错,够拉风。

  以后若是跨界还可以再加上一个书法大师,奥运冠军,围棋第一人……等等称号。

  莫白嘴角微笑,很是欣赏自己刚才修改的称号。

  不过,莫白只是一修改,一众网友便注意到了这一点。

  “华国第一诗人装逼小王子莫白,我去,莫白这家伙真不要命了。”

  “这家伙要疯了,一定是疯了。”

  “得,之前自称还感觉不过瘾,现在直接就在自己名头上挂上了这一个称号。我只想问,莫白,你有多么的不要脸。”

  “还以为误会这家伙了呢,没想到,这家伙真这样。”

  “华国第一诗人,莫白,你也配。”

  华国第一诗人这个名头实在是太过于响亮,之前一众粉丝仅仅只是这么一说,就已引起了无数网友的大骂。更不用说,莫白直接就将这一个名头强行写在了自己的称号之上。这般作法,当场更是引来了无数网友围观。

  “莫白,给我滚出来,你有什么资格担当得上华国第一诗人这个称号。”

  “就是。装逼小王子也就算了,知道你平时很喜欢装逼,但这个逼你能装得下。”

  “华国第一诗人,莫白,说这样的话,不怕天下人骂死你吗?”

  这会儿,不用马元推动,无数人便破口大骂。

  不管怎么说。

  这个称号实在是太嚣张了。

  哪怕你再有才,别人都要怀疑。

  更不用说,莫白还并没有做到让所有的人都认可。

  “尼玛,大白这是要做什么。”

  “天呐,大白竟然将这个称号修改到自己的昵称上去了。”

  “我去,大白,不要这么狠吧。”

  哪怕就是莫白的一众粉丝,看到莫白这么修改,也是吓得够呛。

  “各位,淡定。”

  看到群里面一众粉丝吓得不轻,莫白小小的安慰说道。

  随后,莫白便通过自己的微.博,写起了第一首诗。

  春晓。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这才是春晓的原貌。

  至于之前,只不过是莫白恶搞而已。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我的白,原来这首诗是这样的。”

  “春晓,好美的一首诗。”

  做为一首在前世流传了千百年的佳作,春晓的经典之处不用多说。

  哪怕就是莫白不用旁加介绍,通过微.博,这一首诗便令一众网友目瞪口呆。

  “咦,怎么回事。”

  “春晓不是夜来翻墙声,处女变大嫂吗?”

  “怎么变得这么有意境了?”

  《春晓》这首诗初读似觉平淡无奇,反复读之,便觉诗中别有天地。它的艺术魅力不在于华丽的辞藻,不在于奇绝的艺术手法,而在于它的韵味。整首诗的风格就像行云流水一样平易自然,然而悠远深厚,独臻妙境。

  自幼一直熟读古诗的网友,当看到莫白这一首春晓之时,却是情不自禁从内心暗叫一声好字。

  甚至,当莫白这一首春晓出现,第一时间康正教授便已转发,并且进行了深刻的点评:“一直很关注莫白,一直也很关注媒体大家对于莫白的见解。之前就很想为莫白说几句,只是身为华夏文化大会的嘉宾,恐怕引起大家的误解。不过,面对着这一首诗。我想,哪怕大家再误解,我也忍不住的想想对莫白说一句。莫白是不是华国第一诗人我不知道,但是,至少,就这一首诗的水平,在我朋友圈内,已经无人可及。”

  与康正一起转发的还有另一位嘉宾王利群。

  王利群倒没有说什么,则是直接对于该首诗进行点评:“春晓的语言平易浅近,自然天成,一点也看不出人工雕琢的痕迹。而言浅意浓,景真情真,就像是从诗人心灵深处流出的一股泉水,晶莹透澈,灌注着诗人的生命,跳动着诗人的脉搏。读之,如饮醇醪,不觉自醉。诗人情与境会,觅得大自然的真趣,大自然的神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是最自然的诗篇,是天籁。”

  两位教授的名气不比“马元”低,虽然两位教授都是华夏文化大会的嘉宾,但两位教授的点评,却令不少网友重新开始审视起莫白。

  “虽然莫白太过于嚣张,但这诗当真写得好呀。”

  “之前什么处女变大嫂,看来是一些网友对莫白的偏见,或者是恶搞出来的。真正的春晓,竟然是如此的有意境。”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王利群教授说得好。不说其他,光是这一首春晓,请问,华国有哪几位诗人写得出来?”

  不少有一些理智的网友评价说道。

  “其实不只是这一首春晓,如果大家能够理智的去品味。那么,另一首莫白写的静夜思,则更为的惊人。”

  见有一些网友稍微变得理智,两位教授又是对另一首《静夜思》开始点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千年以来,思乡诗有很多。但是,从来就没有一首思乡诗能够与这一首静夜思相比。”

  康正与王利群是真正的喜欢莫白。

  不只是因为莫白参加了华夏文化大会,更是因为莫白令他们都为之惊叹的才华。

  “听两位教授一解释,这个静夜思还真是写得不错呀。”

  “本来就是。这明明是一首思乡诗,但却被一些家伙黑成了一首污诗。”

  “若是能将污诗写得这么经典,我也算是服了。”

  “希望那些看热闹的网友不要被人带了节奏,睁大眼睛看清楚。”

  不少理智的网友开始为莫白说起了好话。

  不过,一众网友对于莫白成见太深,加之又先入为主,一时要扭转看法还真不容易。

  哪怕就是莫白写了这一首春晓,又加两位教授点评,但他们仍是不服。

  “哟,两大教授都开始为莫白说好话了。”

  “看来莫白的关系网不错呀。”

  “既然如此,那么,那个锄禾日当午怎么说,谁是锄禾,谁是当午?”

  春晓被理解为污诗解决了。

  静夜思被理解为污诗也解决了。

  那么被网友一直转发的《锄禾日当午》又被拿了出来。

  对此,不用两位教授解释,一些比较理智的网友便开始说道:“坑爹,看你们的脑子是没救了。怎么任何一首诗在你们眼里都成为了污诗,这首诗明明是劝大家珍惜粮食的。怎么在你们眼里,竟然成为这样了?”

  “还有点健康的思想吗,还能正常的看待这个世界吗?”

  不少渐渐理智的网友也算是明白了。

  之前网上流传出来的一些关于莫白的污诗,其实一点也不污。

  不但不污,如果你细细品味,这一些诗相反还非常经典。

  就像春晓,就像静夜思,当然以及这一首锄禾日当午《悯农》。

  “如果你们还是以这样的龌蹉思想去看待莫白,那么,请看一张图片。”

  这时,有一位网友上传了一张图片。

  图片拍的是一个学校,学校的校园墙上写着一些名言警句。

  而其中莫白的这一首《悯农》,也在其中。

  “锄禾日当午,汗滴和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是一首多么阳光,多么正能量的一部诗作。读这一首诗,仿佛眼前看到了一位农夫在烈日炎炎之下劳作,汗水顺着农夫的额头流至田地。回想一下这一些农夫这么辛苦,不自觉间想想饭碗当中的粮食,其中的每一粒可都是农夫用血与汗换回来的。

  你认为的污诗,但却进入了高雅的学堂。

  请问,是你污,还是莫白污。

  什么才是正能量。

  这就是。

  什么才是主旋律。

  这便是。

  “原来这首诗竟然是这样的。”

  “好吧,原谅我太污了。”

  “对不起,莫白,你的诗写得很好。”

  不少人一解释,却是让一些看热闹的网友有一些不好意思,纷纷道歉说道。

  “康教授,王教授,感谢呀。”

  莫白没想到两位教授竟然亲自帮自己说话,连忙对着两人发了一条私信。

  “谢什么谢,你的诗写得很好,让人误解实在是太可惜了。”

  “是呀,现在社会上正能量太少了,我这是躺着也中枪。”

  莫白一点也不脸红的说道。

  事实上,这会儿莫白的两大粉丝圈“白玉堂”与“装逼粉丝团”简直笑得打滚。

  “哈哈哈,大白又装逼了。”

  “明明当时是教主巨开始污的,现在竟然装得一脸无辜的样子。”

  “就是,哪怕所有人也没有大白污呀。不过,这种无耻的作风,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看着莫白此前写的几首污诗转眼被洗得白白亮亮,一众粉丝笑得不行。

  但是,不管如何,他们打死也不会说出真相。

  反正这首诗你认为有正能量可以,你认为很污也可以。但是当你说这一些都很污的时候,那我就严正以词的跟你说,瞎了你的狗眼,再给我好好欣赏一下。

  “不过,莫白,你的那句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我们可没办法怎么解释。你还是好好想一想,怎么跟大家一个交待吧。”

  见莫白私m了自己,两位教授都是关切的说道。

  “谢谢两位教授,其实也没什么交待的,真要交待的话,那就是这一首诗并没有写完。”

  “没写完?”

  “是的。”

  莫白点了点头,然后便将这一首诗补完整。

  紫燕黄金瞳,啾啾摇绿?。平明相驰逐,结客洛门东。

  少年学剑术,凌轹白猿公。珠袍曳锦带,匕首插吴鸿。

  由来万夫勇,挟此生雄风。托交从剧孟,买醉入新丰。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羞道易水寒,从令日贯虹。

  燕丹事不立,虚没秦帝宫。舞阳死灰人,安可与成功。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正是前世李白《结客少年场行》里的一句。

  而这一首诗,一位绝世的剑客便就此出现。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