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用菜作诗

  后厨。

  “小白,你竟然真答应了。”

  母亲张兰无比担心的走了过来:“一种食材做三菜一汤本身就困难,而且还要与别人不一样,更是难上加难。”

  “老妈,别担心,你不觉得,要是我们做出了这一道菜,我们莫家餐馆就成为了御赐餐馆了吗?”

  “说是这么说,但这也太难了呀。万一你做不出来,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是呀,儿子,你真有把握。”

  父亲莫及也是一脸的担心。

  “没事,老爸老妈,你就看好吧。”

  莫白一笑,却是一点也不在意。

  “行吧,你既然答应了,那就做吧,对了,你准备挑选什么食材。我帮你想想,要不做鱼吧,鱼即可煮着吃,又可烧着吃,还可以蒸着吃,后面也可以做汤,三菜一汤应该可以做出来。”

  老妈张兰不时给莫白出主意。

  “汗,老妈,这鱼的做法别人都做过,我再做也没什么创意。”

  “倒也是。”

  “那就做**,你外公还有一道叫化鸡的做法,与别人不一样。”

  “老妈,这叫化鸡你怎么没传给我。”

  “谁知道你这孩子学不学厨,而且当时也没想过让你学厨。”

  “好吧,不过老妈,有这叫化鸡也没用,除非你能想到另外三种与他人不一样的做法。”

  “这个……”

  其实用一种食材做四道菜并不难。

  通过一系列的手法,一种食材别说是做出四种了,十种都能做得出来。

  但是,难就难在,你的这种做法不能与别人一样。

  可是,不管是鸡鸭鱼肉,虽然很多的名字叫法上不太一样,但基本上大都制作的手法一样。

  不是煮就是蒸,不是蒸就是烧,要么就是腌制……

  中华上下五千年,十八般厨艺早已在无数食材当中使用。

  也因此,要想创新出一道与他人完全不一样的菜系,当真无比之困难。

  不过,莫白既然敢答应,那就已经想到了这三菜一汤应该怎么做。

  “妈,帮我拿四个鸡蛋。”

  ……

  “叶书记,您就不怕莫白做不出这三菜一汤?”

  “别人或许我还有些担心,但莫白嘛,我对他有信心。”

  叶承风笑呵呵,半点也没有为莫白担心,反倒是在等待的时候与众人又是聊了起来。

  “你们平时都来这里吃饭吗?”

  “叶大大,我们也想天天吃,可来这里吃饭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都是排了好几天的队,这才排到的。”

  “看来莫家餐馆果然不同凡响,不过,跟你们说,我也是排队排到的。”

  “哇,叶大大,您也排队。”

  一众食客都是叫了起来。

  对于这位叶大大,他们可是打心里儿喜欢。

  至上位以来,对内严惩贪官,对外更提出无比有魅力的改革。

  更对于国内普通民众,竟然一点架子也没有,与大家面对面亲切交流。

  如今更传出来这里吃饭,叶大大都没走特权,与他们一样,都是通过排队进来的。

  华国有这样的管理者,华国又如何不昌盛。

  ……

  15分钟之后,很快,莫白就走了出来。

  “莫白,您这是做好三菜一汤了?”

  “叶书记,还有一会,很快就做好了。”

  莫白点点头,然后眼珠子转了转,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叶书记,既然您是特地来考我,那学生若是完成了作品,叶书记您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励呀。”

  这一说,众人泪流满面。

  “莫白这丫的太无耻了,竟然敢要奖励。”

  “就是,我们能与叶大大说几句话就三生有幸了,他还讨价还价。”

  “莫白,哥可告诉你,你眼前的可是今上呀。”

  不过,莫白这般说,叶书记倒是很有兴趣的回道:“莫白,你这个小伙子蛮聪明的吧。行,你说,你要什么奖励。只要不犯法,不违反规则条例,我都答应你。”

  “真的呀。”

  莫白大喜:“那叶书记,要不赐我一道免死金牌吧。”

  “啊,免死金牌?”

  众人一听,初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却又是喷血。

  “坑爹呀,还免死金牌。”

  “莫白,现代社会哪里有什么免死金牌。”

  “不过,好像要一道免死金牌也很应景,不是么,电视上不都这样演的嘛。”

  “我也算是服了莫白,这丫的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总在这里放大炮。”

  当然,对于莫白说的免死金牌,叶承风却是摇摇头,笑道:“很抱歉呀,我们国家可没有什么免死金牌,我手里更没有什么免死金牌。商君列传有云,天之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是谁人,只要犯了法,就没有免死金牌一说。”

  “好。”

  “说得好。”

  “说得太好了。”

  这般正气凛然的话,却是令众人纷纷鼓掌,大声叫好。

  “好吧,好吧,既然没有什么免死金牌,那请叶书记为我们莫家餐馆题几个字总行吧。”

  莫白当然不是要什么免死金牌。

  刚才只不过是开玩笑。

  装着有一些失落的说道。

  “行。”

  叶承风又如何看不出莫白那点小九九,笑着答应道:“只要你做出了刚才我所说的三菜一汤,那么,我就答应给你题字。”

  “太好了。”

  莫白兴奋的叫了一声:“叶书记,您稍等,很快就来了。”

  说着,莫白兴奋的又跑回后厨。

  “老妈,发了,发了,我们要发了。”

  这会儿,莫白可是兴奋的跳了起来。

  “什么发了?”

  “儿子,你怎么了。”

  看到莫白手舞足蹈,母亲张兰担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

  “妈,我们将菜端出去吧。”

  深呼吸三口气,莫白与父母一众将四道刚才做好的菜端了上去。

  “叶书记,您要求的三菜一汤,已经做好了,请看。”

  对着叶承风,

  “哇,莫白这家伙真用1道食材就做好了三菜一汤了。”

  “做的是什么?”

  看到莫白端出三菜一汤,一边的食客忍不住好奇的看向了桌子。

  只是,待他们看到桌子上的三菜一汤之时,却是瞬间傻眼。

  “不会吧,就这三菜一汤。”

  “妈呀,这明明是在蒸蛋黄呀。”

  “是呀,被莫白坑了。第一道菜是蒸蛋黄,妹的,有这样蒸蛋黄的吗,第二道是蛋白拼盘,我也算是开了眼界,这蛋白都拼出图案来了。至于第三道,我有些哭了,明明是炒蛋白嘛。最后一道奇葩的不行,那几个蛋壳是怎么回事?”

  看着这几道菜,一些食客泪流满面。

  他们怎么想也没能想到,莫白竟然交出了这三幅唬弄的作品。

  “啊,就这三道呀。”

  叶承风也是一愣,但过后却是笑了起来:“咦,你这三菜一汤倒蛮有意思的。”

  “呵呵,叶书记您过奖了,那您觉得,我这算不算是达到您的要求了?”

  莫白笑着继续问道。

  “达到了,你这三道菜的确是很新颖,也很别人不一样。”

  虽然这三菜一汤出乎了叶承风的意料,但真要计较的话,这三菜一汤还真是符合刚才叶承风所说的作品。

  第一个,莫白的确做出了三菜一汤。

  第二个,莫白所做的三菜一汤完全与别人不一样。

  第三个,莫白也只用了一种食材,也就是鸡蛋。

  “莫白,您可不能这样坑叶大大呀。”

  “是呀,莫白,您这三菜一汤算什么菜,我都能做得出来。”

  “就是,莫白,你这三菜一汤做是不行,回去重做。”

  看到叶承风竟然点头认可莫白的作品,一众看客却是不答应了。

  虽然他们知道,莫白的确做到了叶大大所要求的三点,但这也太唬弄人了吧。

  叶大大能同意,他们也不同意。

  一时之间,几位看客便纷纷说道。

  “哎,众位,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莫白当然知道这一些食客会不认可,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我这三菜一汤看起来简单了一点,但是,这里面可是学问大着呢。”

  “哦,莫白,这三菜一汤里面还有什么学问?”

  叶承风也是问道。

  “是的,叶书记。”

  说完,莫白对着左边第一道菜说道:“大家来看看这一道菜,仔细的看一看,大家难道没有发现这是一幅很美丽的画卷吗?”

  “没有呀,什么画卷。”

  “对呀,莫白,这明明就是蒸蛋黄嘛,还有什么画卷?”

  一众食客大是不满,纷纷说道。

  “不,他不是叫蒸蛋黄,他叫做:两个黄鹂鸣翠柳。”

  指着第一道菜,莫白念起了一句诗。

  “两个黄鹂鸣翠柳?”

  “什么意思?”

  “莫白这句好像写的是诗。”

  “我当然知道是诗,但问题是这诗是什么意思。”

  “我好像明白了。”

  “这两个蛋黄就是黄鹂。”

  突然有人指着两个蛋黄说道,众人猛然一惊,一下子醒悟。

  “我去,不会吧,这蛋黄就是黄鹂呀。”

  “我也算是服了,这比喻的是有一些形象。”

  “那翠??在哪?”

  “在下面,就是那几缕葱。”

  两个黄鹂鸣翠柳。

  黄鹂有了。

  翠柳也有了。

  一幅美丽的画面,还真是在这一句诗里展现了出来。

  “现在看这一道菜还真是感觉很不一样了呢。”

  “嗯,看上去很美,不是吗?”

  边上围观的一众食客无比的惊讶。

  “两个黄鹂鸣翠柳,有意思。”

  叶承风亦是点了点头。

  刚才虽然他认可莫白的作品,但其实内心并不是特别的满意。

  只是,当莫白念出这一句诗,整个菜便一下子变得完全不同。

  “那第二道菜,大家知道是什么吗?”

  看到大家一片惊呼,莫白知道,第一道菜自己算是过关了。

  “莫白,这不是蛋白拼盘嘛。”

  “是呀,莫白,拿蛋白做为拼盘,你也算是厉害了。”

  “难道,这道菜也有一个像两个黄鹂鸣翠柳一样的名字?”

  虽然刚才一直吐槽,不过,在两个黄鹂鸣翠柳之后,众人已经对莫白这三菜一汤慢慢感兴趣起来。

  “当然。”

  莫白点了点头,说道:“这第二道菜,叫做一行白鹭上青天。”

  指着拼盘上面用蛋白拼出的白鹭队形,又一幅美丽的画面扑面而来。

  “厉害了。”

  “原来这个蛋白就是白鹭呀。”

  “很形象,难怪刚才我觉得这蛋白拼出来的拼盘有点意思呢。”

  众人纷纷点头,迫不及待的追问道:“那第三道炒蛋白叫什么名字?”

  “这个呀……”

  莫白说道:“第三道菜的名字叫做窗含西岭千秋雪。”

  不用莫白解释,一众食客已经根据着这一句诗分析着这一道菜。

  “这里的蛋白就是雪的意思呀。”

  “确实很贴确,也很像。蛋白这么白,又将蛋白切成了像雪一样的形状,我仿佛看到了茫茫大雪。”

  “不过,窗子怎么没有?”

  “你傻呀,没看到人家用木盒子装的这一道菜嘛,这木盒子就是窗子的意思。”

  一众食客喃喃自语。

  看着这三道菜,他们早已经忘了之前说的是什么了。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好诗,好诗。”

  这时,叶承风也是赞叹的说道:“那么最后一道菜,就由我来问吧,莫白,你这最后一道菜,又叫什么名字呢?”

  叶承风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文学。

  莫白这三句诗一出,他又如何品味不出这三句诗的意思呢。

  有一些激动,叶承风问起了这首诗里的最后一句。

  “叶书记,最后一句叫做门泊东吴万里船。”

  指着最后一道汤里面的蛋壳,莫白如是说道。

  汤代表的是河。

  蛋壳,不是船又是什么!

  chaptererror;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